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合体双修 第1203章 毒计


    软泥怪郑重其事地将宁凡拉到一边,张开隔音结界,才将十三脊椎的来龙去脉,讲给宁凡一个人听。

    她这么小心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十三脊椎涉及的真界秘闻太多,并不适合让太多幻梦界生灵知晓。

    传说,在无数虚无的幻梦世界以外,存在着三处真实世界:尘界、逆尘界、山海界。

    尘界是太苍劫灵的领土。

    逆尘界常年处于仙国战乱之中,就连曾经的紫斗仙域,也做不到完全统一整个逆尘界…

    山海界是远古圣宗的道场,界内的道魂族,皆归远古圣宗统属,是三大真界势力最强的一方。蚁主的故事,就发生在三大真界的山海界。

    亘古以前,世间并不存在光蚁族这一道魂族群,直到有一只幸运的蚂蚁,偶得远古圣宗逆圣点化,因感念其恩,自此追随左右,为这名圣人立功无数,并最终,借一身功德,脱胎成圣。,

    功德成圣的圣人,实力大都羸弱,但也有例外,这只蚂蚁便是这种异数。她仅仅涅槃了七十四次,便修出了十纪轮回的高深修为,如此进境,一度令整个真界为之惊叹。因为按照此女的修炼进度,只要行事不出差错,是极有可能在千次涅槃以前,突破始圣,踏入涅圣的!

    这只蚂蚁本来极有可能成为功德圣人逆天改命的励志典范!

    可命运和她开了天大的玩笑,不知如何,她居然惹到了一个元婴小辈,一个自称“亘古元婴第一人”的狂妄之徒…

    而后,她被这元婴小辈生生镇压了十纪轮回!这只蚂蚁,正是蚁主,是光蚁族、圣蚁宗的创建者;那元婴小辈,则是全知老人…

    此事在真界,造就了全知老人的赫赫凶名,当然,宁凡这一界的幻梦界修士,是不大可能知道全知老人凶名的,因为全知老人镇压蚁主,已经是紫斗仙域破灭、紫斗幻梦界与世隔绝之后的事情了…

    软泥怪将全知老人的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尤其是全知老人镇压蚁主的一战,更被她描绘成了破灭轮回纪元的惊世对决…她试图从宁凡脸上看到一丝丝的震惊,可惜…并没有!

    宁凡居然一脸平静地听完了她的故事!

    不,说是一脸平静也不准确,宁凡还是有一丝丝惊讶的,但那惊讶未免也太少了,只微微动容了少许便又收了神色…

    这不正常,太不正常!

    正常人听说元婴修士干翻圣人,不是该震惊到冒汗吗!

    “英雄哥哥,听说元婴镇压圣人,你不感到震撼吗,不意外吗?”软泥怪无语道。

    “是有点震撼。”

    “你骗人…”

    “…”好吧,宁凡确实不太震撼。

    他见过乱古大帝,也见过全知老人,全知老人带给他的压迫感,绝不亚于乱古大帝。他早知乱古大帝杀过圣人,且还不止一个,如此一来,对于全知老人镇压圣人的事迹,他虽然有些惊讶,却也不至于太过震惊。

    他见过蛮荒始祖荒圣道蛮山。

    他被紫斗仙皇传道过好多次。

    他战过冥土,更曾与冥土中的荒圣采薇圣并肩作战。

    他是蛮族的蛮神,一旦踏入真界,拥有号令蛮族圣人的资格!

    他是世间为数不多的神灵,更是一代父神。倘若是神灵时代,父神的身份,直接就可比拟荒圣…

    无形之中,宁凡的见识、阅历都已极高,能让他感到震撼的事情,已经太少、太少了…

    “后来呢?”宁凡平静问道。

    软泥怪没有欣赏到宁凡惊讶表情,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她家英雄哥哥心性如此沉稳,她不是应该高兴吗、膜拜吗,于是乎,眨眼间,她变得更加崇拜宁凡了,眼中闪着更多的小星星,解道,

    “后来主人将蚁主肉身分割为十份,分别镇压于十处轮回…我也不太懂这些第三步镇压手段啦,只多少知道一点,我们所处的这处轮回,被镇压的肉身部分,是蚁主的部分脊骨、部分血肉。光祖地渊正是这部分脊骨、血肉构造而成的血肉世界,每一层地渊,都是一根不同的脊椎骨,前十二层地渊,是十二根不同脊椎,我等此刻所处的十三脊椎,可以算是地渊第十三层。可笑紫斗幻梦界的光族祖先们,还以为光祖地渊是什么洞天福地,一度在这里建国,更创立了光族一脉…后来大概是知道了实情,他们就吓得不敢住在这里了,举族迁离了此地…那些光蚁族强者就更可笑了,他们其实只是主人的玩具,可他们压根不知道此事,甚至不知道主人的真实实力,更不知主人镇压过他们封为神明的蚁主…”

    不对…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你是说,全知前辈是在紫斗仙域灭亡以后,才镇压的蚁主?”宁凡忽而皱眉,问道。

    “对呀。”

    “可你刚刚又说,光族的祖是先发现了这处光祖地渊,之后才建立了光族?”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据我所知,光族是这处幻梦界的十大秘族之一,早在紫斗仙域未灭亡以前,就存在这一族了。你所说的两件事情,时间对不上!”

    时间确实对不上!

    紫斗仙域灭亡,而后全知老人镇压蚁主,之后光族祖先在蚁主残躯之上建立了光族…此事,与紫斗仙域本就存在光族的事实,不符!

    这是时间逻辑上的矛盾!

    “原来…英雄哥哥是在不解这件事啊。这有什么好不理解的呢,时间逻辑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种错觉呀!”

    “错觉?什么意思?”

    “英雄哥哥睡觉时,可曾做过梦?”

    “做过。”

    “梦中的事情,是否往往颠三倒四,与常理不合?”

    “是。”

    “你此刻是否身处幻梦界?”

    “是。”

    “那不就结了,幻梦界也只是一场梦啊,于虚幻梦中,寻找真实逻辑,这是错误的寻找方向。”

    “于虚幻之中,寻找真实吗…”宁凡眉头皱得更深了,只觉得软泥怪说的东西,包含了幻梦界的真实面貌,却无法真正堪破。

    “其实我也不太懂啦,我都是听主人说的。主人时常会给我们讲些稀奇古怪的理论,他曾说,时间与空间,只是用来理解世界的手段,但却并不是世界的真实面貌。这世界,可以大成宇宙,也可以小成芥子;这一世轮回,可以漫长到千秋万代,也可以短暂到只是黄粱一梦。在我等目力难见的微观世界,有微生物瞬息生灭,我等观其生灭只一瞬,殊不知,在它本身看来,他度过的生命可能也是千秋万代…我等自以为修道之后,可以长生不死,千秋万代,但在那些更高层次的修士看来,我等的漫长生命,或许也只是微观世界的一瞬生灭…是不是很难懂!嘻嘻,其实我也不是真懂…”

    “我等的千秋万代,只是他人眼中一瞬生灭吗…”

    宁凡露出茫然之色,他悟了一点,但更多的却还是无法真正领悟。

    这一刻,宁凡真真实实感受到了一种差距,如此近在咫尺、足以触摸的差距。那是他和全知老人的差距,竟令宁凡,感到了久违的挫败感!全知老人的道悟境界,真的太高深了,无论是前一次对他的指点,还是这一次从小泥巴口中听到的只言片语,都让宁凡感到高山仰止。

    全知全知,此人敢以此为名,当真有其本事,并非狂妄啊。

    “全知前辈看到的世界,我果然…还看不到…”宁凡遗憾道。

    宁凡这一霎的挫败口气,竟被软泥怪听出了一丝落寞,这一声叹息,是修道者对于道无涯的感叹。

    软泥怪一瞬间玻璃心了有木有!

    她一瞬间好心疼她的英雄哥哥怎么办!嘤嘤嘤!

    她本来还想请宁凡帮个小忙,但到了此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口了…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宁凡忽然呵呵一笑,一扫心中郁气。

    人生是有限的,但知识却是无限的,用有限的人生追求无限的知识,是必然失败的!

    这才是宁凡的本性!

    他终究只挫败了一瞬,他终究不是一个真正一心向道的人。他修道,本就不是为了比别人聪明,更不是为了了解世界的真实面貌。世界真实与否,于他而言,根本不重要!道为何,亦不重要!他于道之一字其实别无所求,道只是他手中工具,借以守护身后的温暖。

    宁凡不知,世人亦不知,正是这份将道视若无睹的心性,反而比任何人…都要近乎于道。

    宁凡没有从软泥怪口中,过多打探天地大秘,他,不感兴趣!

    他只对软泥怪熬的肉汤感兴趣,此刻误打误撞救回了软泥怪,他自然不会浪费再度喝汤的机会。

    簌簌簌!

    宁凡忽而一拍储物袋,继而数之不尽的蚁种雨点般砸落到地面,堆成一个小山。

    这是他灭杀尸奴王,得到的蚁种,足足有一千四百多个!

    尸奴王是小尸奴的集合体,灭了尸奴王,一次性就爆出了上万个蚁种!可惜的是,当时情况太乱,宁凡根本无法收取全部蚁种,只收取了少部分…

    怪只怪他弄出的爆炸太过恐怖,太过突然,情急之下,他还得带雷泽老祖这个拖油瓶逃命,能收取一千四百个蚁种已是侥幸,其他来不及收取的蚁种,都已毁在了那场爆炸之中,殊为可惜…

    话又说回来了,若不是他搞出了那场爆炸,他也不大可能灭掉尸奴王,一次性得到这么多蚁种的。

    “哇,好多蚁种!英雄哥哥好厉害,居然弄到了这么多!”软泥怪对宁凡的崇拜,持续上升中!

    “嗯,方便的话,给我再熬些汤吧。”

    弄清楚此地是蚁主的脊椎世界后,宁凡倒也不急于离去了。此地拿来修炼法力纯度,似乎也很不错,他跟软泥怪跑出来,本不就是为了此事么?至于光蚁族会不会再来追杀…宁凡懒得管那么多了!

    敌人追至,大不了再打一场便是!

    “方便,当然方便。英雄哥哥是凤沼的救命恩人,凤沼愿意给英雄哥哥熬一辈子汤…”羞!她竟然说了这么娇羞的话!她,她该不会已经爱上英雄哥哥了吧,如果英雄哥哥让她以身相许报答,她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真乖。”宁凡宠溺地拍了拍软泥怪的泥巴脑袋,如拍宠物。

    对,宁凡看这坨小泥巴,真的只是看宠物。

    他自修成万物沟通,对于世间万物的善意、恶意感知尤其敏锐,此刻软泥怪分明对他全无恶意,他才敢拍对方脑袋的,真心有了将对方收为宠物的想法。若是之前软泥怪对他心存算计之时,他是绝对不会如此身体触碰的。

    不过软泥怪不那么想啊!

    她被英雄哥哥摸头杀了!

    啊啊啊!

    她的泥巴心脏快要跳出泥巴嗓子了!心里头好像有一百万头小鹿在乱撞啊怎么办!

    她好开心,一个摸头杀就开心得不得了!

    可她转而又有些担心了。

    “英雄哥哥,这些蚁种汤要全部熬了吗?你一口气喝这么多蚁种汤,不会补得太过了吧…”

    她这是又想起宁凡之前大补过头,去找鼎炉们宣泄的事情了…

    “呃…没事,全熬了便是。”想起自己之前差点被补得暴体,宁凡也是有点尴尬。不过那是因为他事先没有任何准备,倘若他准备充分,补得再过他也不怕,他有的是鼎炉。

    且,刚捉了两个准圣鼎炉,不是正好可以拿来宣泄药力吗?要不要这么做呢?准圣鼎炉的话,宣泄药力的效果应该很不错的,同时还能令他修为大涨…

    只是…

    贸然采补准圣鼎炉的话,会不会有风险…

    宁凡皱了皱眉,他之前拿魅术偷袭红莲,红莲可是挣脱过,魅术,并不是万能的。他以魅术采补两名准圣女修的过程中,倘若二女挣脱魅术,突发变故,绝对凶险万分…专心于采补的他,是最为松懈的,倘若真的被二女算计偷袭,必定万劫不复…

    或者,他应该准备完全之后,再采补这两个女准圣,以免采补过程发生变故?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先喝汤修炼法力纯度吧。

    宁凡在十三脊椎也就是地渊十三层喝汤修炼。

    地渊十二层,光蚁族族殿之中,阴母大祭司却在发怒,将刚刚逃至族地的鹰扬尊者骂了个狗血淋头!

    能不怒吗!

    都是这个蠢货,一口咬定宁凡是远古大修,害得整个光蚁族一度迟疑恐惧,错失了围剿宁凡的最佳机会!

    当宁凡干掉尸奴王时,阴母大祭司终于估计到了宁凡的真实实力,绝对不到远古大修,甚至不如尸奴王!

    可一切都晚了!宁凡居然一个传送术,逃出了爆炸范围,不知逃到了哪里…且,她的天意红名之术,居然无法锁定宁凡了,似乎被宁凡以某种手段屏蔽感知了…她再想追杀宁凡,却不知该去哪里追杀了!

    倘若不是鹰扬乱传谣言,堂堂光蚁族圣蚁宗,怎么会给宁凡这么多机会,干掉如此多的高手!怎么可能被对方跑掉!

    “大祭司,你要相信属下啊!那魔头真的是远古大修!他一击就擒下了花火殿下!一个爆炸就炸死了尸奴王!您老人家当时是不在场,没看到那毁天灭地的爆炸声势,否则你绝对会深信此事,并和属下做出同样的明智决断,选择撤退的!”被宁凡吓破胆的鹰扬尊者,居然还在辩驳,咬定宁凡是远古大修!阴母大祭司一遍遍告诉他,宁凡不是远古大修,可他不信!不信!

    阴母气笑了,她感觉自己所有解释都是鸡同鸭讲,眼见鹰扬尊者还在宣扬宁凡的可怕,雍容华贵的脸上,终于浮现杀机,“你给妾身闭嘴!妾身再说一次,那小子不是远古大修!他甚至不像是一个真正的准圣,他的法力虽多,但很有问题!你再敢擅传谣言,扰乱人心,纵然你是我族准圣,妾身也必定给你一个制裁!”

    “哎!大祭司啊,您老人家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固执,太相信你那天意红名感知了。天意真的不会出错吗,拿天意来感知,也是会有误判的。属下只相信眼见为实!属下的双眼,见证了尸奴王被毙掉的那一幕,更见证了那魔头一招擒拿准圣的暴行,那魔头太厉害了,真的太厉害了…”

    “妾身叫你闭嘴,没听到是吗!”

    阴母懒得再和鹰扬尊者废话了!

    她忽然一拂袖,宽大的锦袖袖口顿时生出一股阴风,朝鹰扬尊者迎面吹去。

    鹰扬尊者本还想继续给自己辩驳,一见阴母祭司出手,顿时面色大变,哪里还敢开口废话,夺路便逃。

    但,逃不掉!

    那阴风一经接触,顿时生出无数阴冷透明的符文,符文透出无穷吸力,任鹰扬尊者如何反抗,竟也无法挣脱那股吸力!最终,一阶准圣修为的鹰扬尊者被阴母祭司一道阴风,强行收入到了袖中世界,面壁思过去了。

    “好好冷静一下!你只是被那小子的表象吓到了,等你清醒过来,会发现妾身才是对的!”

    阴母大祭司好似是在自语,又好似是在和袖中世界的鹰扬尊者交谈。

    见大祭司抬手就抓走了一名准圣,大殿中的其他光蚁族高手,大都敬畏地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大祭司的目光。

    这就是绝对实力带来的震慑!

    众人之中,唯有一名帝服打扮的女子,抬头直视阴母,俏脸一片凝重:可恶…这女人已经强到这一步了吗…一招就制住了鹰扬,我要如何与她竞争蚁后之位,如何报当年之仇…

    此女,是光蚁族四名蚁后继任者之一,废帝花曌。

    “哼!一招制服准圣,好大不了吗!妾身也会,但这又能如何,妾身在二阶准圣之中,仍旧只是末流!那小子也是一样的道理,他手段虽然诡异难防,但真实实力却未必多高。不要再信鹰扬的胡言乱语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找出那小子的下落!然后,杀了此子,救回花火!”

    蚁后大选在即,同为蚁后竞争者,阴母大祭司其实是不想救回花火的。

    可此事事关整个光蚁族的颜面,她不得不救!唯有杀了宁凡,救回花火,才能稍稍洗刷圣蚁宗蒙受的屈辱!圣蚁宗的荣耀,高于一切!

    只是,要去哪里追杀宁凡呢…

    天意红名的感知被屏蔽了,那小子,现在何处呢,会不会已经逃出地渊了,若真是如此…

    阴母大祭司正自沉吟,忽然殿外传来急报!

    一个光蚁族甲士踉踉跄跄跑进来,“大祭司!诸位大人!大事不好了!禁地出事了!十三脊椎的禁地出事了!坐镇十三脊椎的红莲大人,被人抓走了!她正以魂声秘术和我等联络,向我等求救,希望我等杀入十三脊椎,将她解救!”

    “什么!红莲好端端坐镇十三脊椎,怎么会被人擒拿,难道,难道…”阴母大祭司花容震怒,想到了唯一一个可能!

    宁凡!

    肯定是这小子!

    这小子居然没有跑出地渊,而是不知如何闯入到了十三脊椎,更将十三脊椎的守将红莲抓走了!

    居然又抓了第二个蚁后继任者!这是要将圣蚁宗的颜面扔在地上狠踩吗!此子该杀,该杀!

    “传妾身之令,所有仙帝之上强者,随妾身杀入十三脊椎,铲除此獠!”阴母恨声道。

    “办、办不到啊!大祭司定是气忘了,蚁后大选一旦开启,除非结束,否则我等光蚁族之人,根本无法进入十三层以下的禁地,血脉之门根本无法通行…也就是说…我等就算明知那魔头此刻闯入了十三脊椎,也追不进去啊…”其他光蚁族强者闻言,顿时各个露出为难之色。

    谁不想杀宁凡!

    谁不想干掉这小子,洗刷圣蚁宗的屈辱!

    可问题是,他们进不去十三脊椎啊!

    身为光蚁族的最高禁地,十三脊椎是想进就能进的吗!平时出入条件就近乎严苛了,尤其是眼下光蚁族蚁后大选的特殊时期,十三脊椎不容任何本族之人通行,唯有外族才能自由出入…

    “这小子居然如此狡诈!算准了特殊时期,我等无法越过血脉之门追杀进十三脊椎,才特意躲进那里!可恶,可恶!”阴母气得脸都白了。

    “这魔头敢挑衅我圣蚁宗威严,却不敢堂堂正正和我等交战,只会东躲**!何其卑鄙!何其无耻!”一名光头光蚁族准圣愤愤骂道。

    “你们想得太简单了!若是此魔只是进入十三脊椎躲藏还好,就怕他是进去偷‘宝贝’的…那‘宝贝’可是我族兴盛的根基,倘若被外人所盗,后果不堪设想啊…”另一名驼背准圣反而忧虑起来了。

    他此言一出,众人皆时面色大变。阴母大祭司也顾不得杀宁凡泄恨了,她也有些担心十三脊椎的闪失了,但还是摇头道,“不可能!此子不可能知道我族【不灭魂】的存在!也不可能知道盗取不灭魂的方法!便是知晓方法,他也没有那个本事盗走…那可是圣人不灭魂,就算只是一缕散魂,也不可能被第二步修士得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事情发生前,谁又能想到这小子能擒花火殿下、红莲将军,灭杀尸奴王呢…”驼背准圣慎重道。

    “好了!你有何妙计?但说无妨!要知道,值此特殊时期,我等光蚁族人可是无法进入十三脊椎的…”

    “妙计没有,毒计倒是有一个,我等虽然进不去十三脊椎,但花火殿下和红莲将军,不是还在十三脊椎吗。”驼背准圣忽然嘿嘿怪笑。

    “什么意思?她们已经被敌人擒下了,还能有什么作为…”

    “嘿嘿…被擒下又如何!只要她二人肯稍作牺牲,灭掉此魔,又有何难!”

    “你是说…”

    “一个魔头,幸运地擒下了两名准圣鼎炉,他会做什么事情呢?呵呵,就算他没有这方面的兴致,也没关系啊,属下久闻花曌殿下精通魂音魅术,此魔若不上钩,便诱他上钩,又有何难…”

    阿嚏…

    正在十三脊椎喝汤的宁凡,没由来打了个喷嚏,而后…继续喝汤。

    他不知道有人正在设法算计他,也并不关心。

    他不知道光蚁族正处于特殊时期,无法追杀进十三脊椎,所以他一面喝汤,一面还在提防可能来临的其他光蚁族强者。

    上一次,他喝了七十碗蚁种汤,便承受不住药力,险些被补得暴体,这一次显然不会如此。

    每喝一碗蚁种汤,他都会以特殊的魅术手段化掉丹田下方不断涌上来的燥热。如此一来,蚁种汤的副作用大大减少,他一连喝了二百碗蚁种汤,才有些受不了体内的补劲。

    还是得宣泄一下,当然,这一次他事先有了准备,不至于一次宣泄三天那么恐怖了…

    “我去去就回,解决一下问题…”

    宁凡对软泥怪吩咐了一句,便打算遁入玄阴界了。软泥怪一阵娇羞,她当然明白宁凡是去解决什么问题。可惜她已经不是大美人身体了,变成了一坨臭泥巴,不然她也想给宁凡帮帮忙。

    黑魔面无表情的小脸,则变得有些不高兴了,软泥怪的出现,带给她一丝危机感,她不在乎宁凡又多少女人,但她在乎宁凡有多少宠物!于是她忍下内心的羞耻,直白道,“主人,你需要解决问题,可以带上我!”

    “嗯。”

    于是…

    宁凡毫无节操地,带着三无少女黑魔,回到玄阴界洞府。有黑魔的话,倒是不急于找其他鼎炉。

    可是…

    然而…

    他还没有解开黑魔的腰带,一缕魅惑的魂音忽然从玄阴界另一个方向传来!

    那里…是宁凡关押花火、红莲的忏罪宫!

    “怎么回事!那两个女人,怎么会主动释放魅术诱惑我过去!”

    宁凡皱了眉头。

    他何等魅术造诣,居然险些被这魂音魅术惑了心神,对方好厉害的魅术!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两个被擒拿的准圣女人,为何主动诱惑自己…

    她们又是如何在被关押的情况下,使用修为,释放魅术的…

    对方不怀好意是肯定的,让宁凡惊讶的,是二女居然能在被封印修为的情况下,暗使手段对付自己,准圣果然不容小觑,即便是沦为阶下囚的女人,也不能大意啊…

    “主人,快点…”黑魔小脸不高兴了,她以人形服侍宁凡,是十分羞耻的,当然希望宁凡能速战速决,可惜过往的经历无数次证明,宁凡只会持久战,不会速战,真让她头疼…

    “别着急,有人想拿魅术对付我…”宁凡只简单说了两句话,黑魔就满脸杀气了。

    是谁居然敢对她的主人出手!

    该杀!

    “我本不想这么快对这二女出手,但对方既然主动找死,便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宁凡没有和黑魔多做解释,只冷笑一声,一闪而逝。

    黑魔走出宁凡的洞府,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对着宁凡飞走的方向,轻轻摇头,“主人骗人,你才不会去去就回,你肯定要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