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都市最强仙医 第2132章 找上门来


    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汪杰想要搭讪的黄眉眉,此刻见美人在浴又哪里忍得住,直接就想上前占便宜。

    不过,就在这执绔靠近的时候,浴桶那边的黄眉眉也作出了反击,一大蓬的水花直接被泼了出来,洒向猪哥一样的汪杰。

    而跟随着这一大蓬水花的,是一股淡蓝色的劲气,这劲气居然有些古怪,就像一条龙一样曲曲扭扭的,不过,却是一条两指直径的瘦龙。

    黄眉眉居然也是一个修炼者,而且看样子这修为比汪成要高很多,估计至少是个筑基后期。

    而随着龙形劲气突然出现,这一头血鲨团团长梅隆惊讶一声:“御龙劲?这是宫里的心法,你是王室的人……”作为滨海城最顶级的铠修团团长,梅隆的自然是见多见广,知道能够修炼御龙劲的人都是王室成员,那么眼前这个姑娘身份就不简单了。

    ……

    嗷……

    被洗澡水泼到,然后又中了一记龙形劲气的汪成刚才根本就没看清黄眉眉的攻击,不知道眼前这个姑娘发出的是王宫绝学御龙劲,不过就算看清楚了,这家伙多半也认不出来。

    疼呼了一声,汪成直接摔倒在地,而且还是一个非常难看的大马趴。

    这家伙再次爬起来之后,还是死性不改,不顾刚才的疼痛发着猪哥一样的笑:“还真是够烈的!姑娘,好心好意给你打招呼你不应,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边威胁,汪成一边继续向那边扑过去,“本少最喜欢降服烈马了,来啊,来快活啊!”

    “汪少,不可!”

    就在这时候血鲨团团长梅隆却一把拉住了他:“算了吧,这事就到为止。”

    同时凑到汪少耳边小声一句道:“你可能惹到大麻烦了,这姑娘掌握了王族绝学,绝对是王室方面的人!”

    “她……王室的人?”汪杰感到不可思议。

    “是的,王室的人,刚才她发出来的是卸龙劲……”

    “御龙劲?”汪少心头一跳,他虽然只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是作为官员的儿子,当然还是知道王宫方面王族掌握的一些武学,御龙劲自然是其中之一。

    既然眼前这个姑娘掌握了御龙劲,那就绝对跟王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自己父亲虽然位高权重,在滨海城算是第三把手,但是如果真的惹到王族的话,那肯定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大湾王国,到底还是王族为尊,而眼前这姑娘很可能是王室成员之一,至于是公主,还是王妃,或者是王族成员的贴身待女……就不知道了,反正自己不能惹,不然就是给自己父亲添堵。

    作为一个执绔子弟,他其实也是得到过自己父亲告诫的,平时自己混一点没事,但是整个王国哪些人不能惹,父亲还是给他指明了,所以眼力招子必须放亮一点,不然这个执绔也不好做。

    所以,现在知道了这浴桶里面的姑娘是王室的人之后,汪杰就算是再猪哥,现在也不能不打退堂鼓。“对……对不住了姑娘,我走……我走还不行么?”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带着血鲸团这些人退出了黄眉眉的房间。

    不过,在退出房间门的时候,汪杰脸上还是露出一脸的痛惜,为什么这姑娘就是王室的人呢!自己这运气也太差了!

    而从房间退出来之后,他的心中对秦朗的恨意却更浓了:“走!继续搜……一定要将那个落了我面子的混蛋找到,梅哥,我还是那句话,打断那家伙的四肢,不,是五肢!”

    “好吧!”阴郁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自己堂堂滨海城第一冒险团团长,居然混落到帮一个执绔子干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上去了,是不是越混越回去了一点。

    不过,没办法啊!谁让这混蛋的爹是滨海城渔业部部长,掌握着海关经济命脉,自己这些冒险团铠修基本上都要出海讨生活,也不能不巴结这混蛋的爹。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无奈,这就叫做现实吧!

    ……

    接下来,血鲸冒险团团长梅隆带着手下人继续帮执绔公子堵门,闹得整个招待所鸡飞狗跳,一家一家的寻找着汪杰心中的目标。

    这个招待所虽然在王城是个偏小的招待所,但是也有一百多个房间,也就是说住了一百多个客人,汪杰带着血鲸团的人在招待所闹出那么大动静,自然影响到了不少的客人,让这些客人虽然不敢嘴里多抱怨,但是心中肯定都是牢骚。

    “这一家,不是……”

    “这一家,也不是……”

    “这一家,又不是……”

    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排查过去,亏得汪杰这个执绔公子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还真是偏执而有耐心,平日里这个执绔子哪里有功夫在一件事情上折腾这么久。

    由此可见,仇恨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汪杰这家伙又是一个特别记忆的,一直都是无法无天惯了的主,现在有人落到他的面子,这对他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所以,这执绔公子现在的所有精力都弄到报仇这件事情上来了,不达到目的不罢休也是自然的。

    ……

    整整二个时辰,招待所一百多个房间都搜了个遍,血鲸团的人这才锁定一间古怪的打不开的房间。

    而之所以锁定这一个房间,也是因为其它的房间基本上都闯入搜索过了,而眼前这一间,也不知道房间里面的人布置了什么禁制,导致房门一直打不开。

    这禁制应该是阵法禁制,也就是说,房间里面的人应该精通阵法之道,是个阵道高手。

    毕竟,梅隆这些血鲸团的人都是滨海城铠修里面的精英,个个冒险经历很丰富,虽然这次带来的人里面没有阵法师,但是对于阵法都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如果是次一级的禁制什么的,他们都可以凭自己蛮力破开的。

    但是眼前这个阵法禁制,他们居然无法凭蛮力马上破开,由此可以证明,布置这个阵法禁制的人至少拥有初级阵法师的阵道水平。

    “可惜啊……这样的人物怎么就成了汪少这混蛋要对付的对象……”梅隆心中叹口气,虽然大湾国懂阵法之道的高手不少,但是这些高手基本上都是各大势力拉拢的对象,无论是炼器坊,还是铠修冒险团都需要这样的人才,所以如果没有汪杰这一出的话,梅隆还真有将这种阵法人才收为麾下的想法。

    可惜了,现在两者之间注定是要闹茅盾的,眼前这个阵法师肯定是得罪了汪杰之人,现在要倒霉了。

    梅隆让手下一个对阵法之道精通一些的人看了看,估计众人蛮力破坏眼前这个阵法禁制的话,至少要半个时辰的时间。

    想了想之后,梅隆下令:全力破开这个房间的阵法禁制,将房间里面的人揪出来给汪少出气!

    而执绔公子汪杰得知这个房间里面的人很可能是自己要找的仇人时,也是精神大阵,上下下蹿的给血鲸团的人打气:“快点!加油,给我破开这间房……”

    秦朗沉浸在研究超级大阵的过程中,突然间感觉自己房间里面禁制出现强烈的灵力波动,禁制出来了极不稳定的现象,就好像随时就会崩溃掉一样。

    “奇怪了!”他从自己的精神世界退了出来,精神回归现实,然后道:“刚才只是随手布置了一个小禁制,没这么快就消失吧!那个小禁制虽然没怎么花精力,但稳定性应该很不错的!”

    神识这时候散发,他顿时感应到了,不是自己的布制小禁制的能力不行,而是房间外面正有人对自己布置的阵法禁制进行强行破坏。

    “什么人?这么胆大,居然闯入自己打了禁制的房间……”

    秦朗喃喃一声,眼睛划过一抹冷冷的光,不管是谁打挠到自己,都成功引起了自己的怒气。

    所以,他准备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触虎须,让自己不痛快,如果外面的人没一个好说法的话,他不介意狠狠教训一顿。

    秦朗其实也没想到外面有人要找他麻烦,而且还是之前自己教训过的一个不起眼的执绔公子寻仇,对他来说,这样的家伙根本就不可能放在心上。

    随手撤了房间的禁制,顿时房间砰的一下被破开了,毕竟没了禁制的话,外面的人要强行破门实在太容易了。

    然后,秦朗就看到了鱼贯而入的一群人,都是彪形大汉……当然了这也是废话,滨海城第一铠修冒险团的这些精英铠修不是太个头也不可能,毕竟铠修走的也是体修的修炼模式,修炼的过程也是强体的过程,所以身体越是壮实,自身实力也越强大。

    当然了,这其中也不是没有例外的,也是身材不起眼的铠修实力偏偏非常强大,但是那只是极个别的现象。

    “你们……什么来头吧?”

    秦朗眼睛微微一眯,望着这些陌生的铠修,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根本就跟眼前这些明显是一个冒险团的铠修没什么将领。

    “鄙人滨海城血鲸团团长,梅隆……”

    为首的身穿黑色铠甲的阴郁中年铠修说话了,扫了秦朗一眼道:“你就是打了汪少的那个人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