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帝霸 第2855章安居而天下息


    所有人看着整整齐齐被嵌镶在地上的八卦掌苍生和中域仙老,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感觉背脊是冷嗖嗖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感觉是全身寒冷,好像是被冰针刺骨一样,让人冷得痛疼,更难受的是,八卦掌苍生和中域仙老的死,就像是魔魇一般压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八卦掌苍生、中域仙老,他们都是长存不朽呀,这样的实力,这样的造化,这样的境界,是让多少人为之仰望的存在,在多少人的心目中是他们所企及的境界,可以说,对于多少人来说,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八卦掌苍生他们这样的境界。

    长存不朽,这已经是无数真神心目中的巅峰了,除了始祖之外,世间再也难有人能敌了,在多少世人心目中,长存不朽,那就是意味着无敌。

    但是,时至今日,强大如八卦掌苍生、中域仙老,都惨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而且,这并不是什么残酷无比的激战,这仅仅是一面倒的镇杀,李七夜的实力,那绝对是远远强于他们,他一只手便足可以横扫八卦掌苍生和中域仙老。

    从这样的实力差距一对比,就会发现,李七夜的境界,那是可怕到了无法想象,高远得让人仰止,甚至是让人看不到他的尽头,让人无法窥视他的深浅。

    “难道,仙魔道统又将会出一尊远道长存吗?”有真神望而生畏,肃然起敬,看着站在那里的李七夜,不由仰视。

    这样的话,让多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不由肃然起敬,敬畏地仰望。远道长存,这已经是巅峰的巅身了。

    可以说,远道长存,那已经是真神的极限了,无数先贤都想攀登的巅峰了。万古以来,它就像是大道的标杆一样,一直都屹立在了那里,能攀爬到这里的人,那并不多。

    一时之间,不少老祖、不朽真神都暗暗相视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敬畏。如果说,那怕是在整个仙统界,远道长存,这样的存在,那也是寥寥无几,在仙魔道统,传闻唯一达到这样境界的人也唯有一个而已——姜长存。

    姜长存,一生惊艳,甚至被世人称之为是继仙魔道统始祖之后的第一人,举世无双,大道无敌。

    如果说,今日李七夜将会成为远道长存的话,那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这不仅仅是震撼着整个仙魔道统了,甚至是震撼着整个仙统界。

    如果说,仙魔道统拥有了两个远道长存这样的存在,那就将意味着,仙魔道统拥有着可以与任何一个道统相提并论的实力,不论是龙庭,还是仙铜山,又或者是光明圣院。

    “就算不是远道长存,也不远了,只怕他已经是一位至尊长存,甚至是大圆满的至尊长存,离远道长存那仅仅只是一步而已。”有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不朽真神不由推测李七夜的实力。

    “不,不,这,这不可能,不可能的——”在这个时候,轮回山城响起了一声声悲呼。

    八卦掌苍生、中域仙老战死在了那里,他们两个人的尸体整整齐齐地嵌镶在了大地上,这样的结果那是很强烈地冲击着八卦古国、中域圣地的弟子。

    对于他们来说,八卦掌苍生、中域仙老,都是他们宗门内最强大的老祖,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他们心目中,八卦掌苍生、中域仙老都是无敌的存在,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今日,他们却都惨死在了李七夜手中,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十分难于接受的事实,一时之间,让在场不少的八卦古国、中域圣地的弟子都不由悲呼大叫一声,在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面都不由充满了绝望,甚至连望向李七夜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谈复仇了。

    在他们心目中,八卦掌苍生、中域仙老都已经是举世无敌的存在了,都是可以碾杀九天十地的至尊了,今天他们都惨死在了李七夜手中,而他们这些普通的弟子,在李七夜手中,只怕连蚁蝼都不如。

    就算他们想复仇,那也是显得力不从心,这就好像蚁蝼撼动一样,这是多么的苍白无力,这是多么的渺小可笑,所以,一时之间,八卦古国、中域圣地的弟子都悲呛大叫,不这仅仅是因为八卦掌苍生和中域仙老的惨死,这也是关乎着他们的命运,关乎着他们宗门的存亡。

    对于八卦古国、中域圣地的弟子们悲呛大叫,更多的人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人有更多的言语,也不有多少人抱之于同情。

    弱肉强食,这样的事情在修士的世界实在是太常见了,就算是八卦古国、中域圣地被人毁灭了,对于众多的旁人来说,都难得会去抱之同情。

    毕竟,千百万年以来,八卦古国、中域圣地他们又曾经是灭掉过多少的门派传承、曾经是吞并了多少的疆国大教,所以说,兴衰轮回,这只不过是常态而已。

    “请公子登宝座。”对于这样的一幕,长生殿皇并不惊讶,也不意外,这样的结果,似乎已经在她的意料之中。

    李七夜笑了一下,缓缓向祖座而去,他看起来有些羸弱,有些有气无力的模样,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像是举世无敌的存在,此时的他,似乎更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就算是登个台阶,走三步都要喘一口气。

    长生殿皇亲自挽扶着李七夜登上石阶,那怕是作为长存不朽的她,那怕是大权在握的她,在李七夜面前,她的模样是显得谦卑,犹如是一个柔顺听话的侍女一样。

    要知道,她可是长生殿皇,手握多少人生死,手中更是掌执着仙魔道统的权柄。

    尽管是如此,长生殿皇也依然是谦卑恭敬,亲自挽扶着李七夜登上宝座。

    所有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在此之前,若是大家看到长生殿皇如此谦卑恭敬,那只怕是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都会觉得不可想象。

    但是,此时此刻,所有人看着长生殿皇如此谦卑发恭敬地挽扶着李七夜登上宝座,这让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似乎,在这个时候不论是谁,不论是怎么样的存在,在李七夜面前,都应该显得如此的谦卑,如此的恭敬。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老祖、多少不朽真神心里面感慨地叹息一声,长生殿皇就是长生殿皇,她有着多少人所没有的睿智,她有着多少人所没有的卓远。

    一开始的时候,长生殿皇力挺李七夜,甚至不惜降尊纡贵,亲自抱着李七夜登宝座,这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所有人都不理解长生殿皇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现在再看看,大家才明白,这就是他们与长生殿皇之间的距离,就算是八卦掌苍生、中域仙老他们,都没有长生殿皇这一份的卓见与睿智,所以他们才会惨死在了那里。

    “长生殿皇,不愧是二世为皇,不愧是能掌执大世的人。”有老祖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此时他们对于长生殿皇的做法,那是心服口服,由衷钦佩。

    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第一凶人已经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所有人都明白,未来护山宗崛起之势是锐不可挡。

    但是,今日,当第一凶人站在这巅峰之上的时候,他人想去巴结他,想去攀上高枝,只怕他不见得会高看你一眼。

    然而,在他声名不显之时,如长生殿皇这般的降尊纡贵,能对第一凶人如此的谦卑恭敬,毫无疑问,她肯定是能得到第一凶人的好感了。

    就算未来第一凶不会给她个人带来多少的好处,但是,对于整个长生殿来说,无疑是受益匪浅的。

    而八卦古国、中域圣地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他们已经是与第一凶人彻底的撕破脸皮,彼此为敌,他日,只需要第一凶人一个不高兴,随时都有可能灭掉八卦古国、中域圣地。

    看着长生殿皇挽扶着第一凶人登上宝座,这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时至今日,就算他们想跪舔巴结第一凶人,都已经没有这个机会,都没有这个资格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缓缓地坐在祖座之上,他神态自若,那怕这对于仙魔道统所有人而言,是高高在上的祖座,在他坐来,那也只不过是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位子而已。

    “还有人反对吗?”李七夜坐在祖座之上,目光一扫,徐徐地说道。

    当李七夜目光一扫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为之颤了一下,特别是在此之前反对李七夜登上祖座的修士强者,在这一刻更是冷汗涔涔,双腿直打哆嗦。

    在这个时候,他们多么害怕李七夜记仇,如果李七夜记仇的话,要灭掉他们的宗门,那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公子名至实归,我等心服口服。”立即有人大声叫道。

    “公子名至实归,我等心服口服。”其他的人都纷纷附和,特别是在此之前反对李七夜的修士强者,在这个时候,叫得声音更响亮,以怕被李七夜记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