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五百八十三章 谈崩


    就如大部分人一样,嘉丽文也不信任潘城的警察。

    毕竟当年的潘城警察系统实在是太黑暗了,很多人都对潘城的警察怀有敌意。

    蒂姆斯满脸通红,他知道潘城警察系统的黑历史,不过他是外派到潘城来的,他到这里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想要洗刷潘城警察系统的耻辱,为境界正名。

    只是,当他到来后,他发现潘城的市民对警察的不信任,每次当他报出自己身份的时候,所带来的总是怀疑的眼神。

    就如嘉丽文这样的眼神,像她这样直截了当的人也不在少数。

    蒂姆斯张口欲言又止,说的再多,解释的再多,也不如实际行动来的实在。

    “请相信我,相信新生的潘城警界。”

    “在我没看到成效之前,不要指望我能对你们有所改观。”

    “嘉丽文阿姨,其实蒂姆斯先生从上任以来,一直都致力于改变潘城警察的风气。”伯顿忍不住帮忙解释道。

    “现在这件事,不只是关系到潘城警界的颜面,同时还有潘城居民的安全,嘉丽文女士,我希望你能从那些无辜的市民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

    “我说过,即便没有你们警察,我们也会这么做,而且你也看到了,我们在猎杀那些东西。”嘉丽文淡然说道:“对此,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们不止是要猎杀那些魔,还要找到源头,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

    “源头我们早就找到了,不过阻止不了。”

    “怎么会阻止不了?一定有办法的……”

    “我们武馆比你更了解这些魔的来历,如果能阻止的话,你觉得我们会坐视不理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个机会,现在潘城的警察系统虽然还不够完善,可是至少人数多,我相信……”

    “告诉你们只是让你们送死。”

    “嘉丽文阿姨,那我们魔法协会分部呢?”

    “我也不会告诉你们,免得栗儿知道了,让她陷入危险中。”

    伯顿无奈的看了眼蒂姆斯,就像是在说,该帮的都已经帮你说了,我也没办法了。

    虽然嘉丽文拒绝了蒂姆斯,不过蒂姆斯并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

    他想要证明给嘉丽文看,现在的潘城警察,已经不是过去的潘城警察了,他们是值得信任的一群人,不过这并不容易。

    蒂姆斯失落的离去,伯顿追上蒂姆斯的脚步。

    “蒂姆斯先生,别怪嘉丽文女士,她……”

    “我没怪她,我能理解她的顾虑。”蒂姆斯说道:“不过,关于魔的调查,我不会停止。”

    “蒂姆斯先生,你没听嘉丽文先前说的吗,那些魔并不是现在的你们能够对付的。”

    “也许她说的实话,可是这不代表我就要坐视不理。”

    “没有人让你坐视不理,我是觉得,你不应该正面对抗,那些东西的可怕你也看到了,以目前潘城警察系统的装备来看,你们如果对上他们的胜率接近于零,即便你不怕死,可是你至少也该体谅一下你的手下吧。”

    “那我该怎么做?”

    “这不还有我们魔法协会分部么,而且即便我们对付不了,我们还能向总部求援。”

    “对了……如果魔法协会能够插手的话,我相信魔的问题一定能够解决。”

    蒂姆斯虽然惋惜被嘉丽文拒绝,可是在他看来,魔法协会才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组织。

    如果能够得到魔法协会的帮助,那么魔的问题将会变的微不足道。

    目前潘城的分部实力有限,有战斗力的人不超过十个,可是在魔法协会总部,却有着强大无比的实力,那可是就连骸骨皇帝都要退避三舍。

    铁枷兵团三番两次的与暗算魔法协会,却都以失败告终,并且每次都是丢人又丢面。

    “我回去与栗儿商量一下。”

    “嘉丽文女士不是说不想让栗儿知道吗?”

    “这种事怎么可能不让她知道,她毕竟是分部的总负责人。”

    “可是……你不怕嘉丽文女士找你算账?”

    “那我也没办法,职责所在,这种事根本就瞒不住。”伯顿说道:“与我一起去分部,直接和栗儿汇报。”

    “好吧,现在吗?”

    “当然,你想拖到什么时候?”

    ……

    “伯顿,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栗儿疑惑的看着伯顿。

    伯顿耸了耸肩,转头看向蒂姆斯。

    “我们去调查那个案子了,黑化尸体。”

    “你们去调查案子,为什么不叫上我?而且还向我撒谎?”栗儿的语气里已经表露出几分不满了。

    要知道,她可是这里的负责人,如今自己的手下居然瞒着自己调查,这算怎么回事。

    “因为我们要找人帮忙,而这个人是你绝对不想知道的。”

    “谁?别告诉我是我妈妈。”

    伯顿和蒂姆斯顿时无言了,或许栗儿只是无心一问,可是却恰恰就说中了。

    看到两人的神色,栗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会真的是我妈妈吧?”

    “是……”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我妈妈插手我的工作吗?”栗儿完全不顾蒂姆斯和伯顿的脸面,当面就破口大骂起来。

    “栗儿,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她能解决的问题,难道我们自己还解决不了吗?”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一些事件不一定,可是这次的事件,你的母亲却最为清楚。”

    “什么意思?我妈妈她知道这个案子?”

    “事实上我们也在见到她后才知道的,她比我们更了解这个案子,甚至早在我们发现之前,她就已经在处理这个案子的事情了,而且她还知道幕后真凶是谁。”

    “是谁?”

    “她没说,她不肯告诉我们,她说我们没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太过分了,她太过分了!她凭什么这么说?她凭什么这么认为?凭什么她觉得她能解决,我们就没能力解决?”

    “我们之前发现,潘城里悄然无声的出现了一个黑暗会社,这个黑暗会社给信徒喝下一种黑色液体,然后信徒就会变成他们一样的怪物,或者是死亡,我们发现,你的母亲的弟子正在狩猎那些怪物。”

    “你们等下,我打电话问一下她。”

    “你确定你说服的了她?”

    “这……”栗儿的电话拿在手中,又陷入了迟疑中,她还真没这个把握。

    撒娇?自己的母亲可不吃这套。

    从小到大,母亲很少会迁就自己,栗儿满脸无奈的放下了电话。

    “她不告诉我们,那我们就自己调查。”

    “你对你的母亲开设的那个武馆了解多少?”

    “去过两次。”栗儿说道。

    “你的母亲传授的是格斗?”

    “在我眼里就是格斗,不过不管是妈妈还是身边的人,总是说那个叫做武功,反正我是分不出来有什么区别。”

    “你的母亲没教你吗?”

    “我没学,我更喜欢魔法。”栗儿理所当然的说道:“那种格斗哪里有魔法在战斗的时候华丽。”

    “你的母亲的弟子似乎很强,就连一个小姑娘都非常强。”

    “你是没见过我妈妈和白晨动手的时候,他们那才叫强。”

    “白晨?谁?”

    “我弟弟,我妈妈的养子,不过又不是母子……反正白晨和我妈妈很奇怪,事实上,我的灵魂魔法,就是他教我的。”

    “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十四岁,那时候你就已经会灵魂魔法了,你弟弟多大了?”

    “事实上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学的,那时候他才一岁多。”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白晨今年十一岁,他好像什么都会,不管是魔法还是武功,我只是见过他和我妈妈比试,不过两人都没动全力,所以我也不知道白晨有多厉害,可是我估计不在我妈妈之下。”

    “那……你有没有办法,将你弟弟带过来?”

    “你想干什么?”

    “也许你弟弟也知道一点情况,而且他的实力这么强,对我们的行动也有帮助。”

    “这……这恐怕不容易,白晨可没有那么好糊弄。”

    “试一试,总比什么都不试强。”

    “那好吧……当年好像你就是这么骗我进的魔法协会。”

    “这不叫骗……”伯顿翻了翻白眼。

    “我妈妈说,如果当时知道的话,他会直接杀了你。”

    栗儿还记得,那次嘉丽文带着栗儿去空旷的游乐园,那年她十四岁。

    然后在嘉丽文去买票的时候,遇到了伯顿。

    因为那个游乐园不久之前刚刚被怪物袭击过,所以几乎没人,伯顿看到栗儿一个人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所以担心她出什么事情,就上前去询问。

    嘉丽文回来后,知道了伯顿的身份,起初也没在意,却没料到第二天,栗儿就说她要加入魔法协会。

    嘉丽文依然没意识到,觉得栗儿学习的是魔法,加入魔法协会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她却忘记了,当时潘城魔法协会分部的处境,不同于其他地方的魔法协会分部,主要任务是发展,而潘城魔法协会分部的任务却是守卫潘城。

    等嘉丽文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以后,嘉丽文看待魔法协会潘城分部,总是抱着幽怨的眼神,就好像是他们拐走了她的女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