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异世无冕邪皇 第2573章 五色气团


    林空之外,穆少游看着徐青山远遁而走,脸上终于流露出安详的笑容,等到看着徐青山的身影离开视野,穆少游放声狂笑:“来吧,啸月宗穆少游就在此处,不服就来。”

    那神秘人黑纱之下的面孔为之一狞,身形一闪便来到了穆少游的面前,举掌便杀。

    穆少游凛然无惧,无双剑技三招狂刺而出,与神秘人掌剑交错对轰七十余招,之后,神力耗尽,被神秘人抓在手中。

    “好一个穆少游,啸月宗有你这号人物实在是幸事,说,你是啸月宗哪部分弟子?”神秘人知道想追上徐青山不已经不现实了。

    因为穆少游献祭了神力,他身边的高手一个都派不上用场,这个时候再追,显然已经晚了,他迫切的想知道,啸月宗现在的底蕴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然而穆少游已经献祭神力,哪会轻易上对方的当,嘴角溢血的穆少游大笑三声道:“想探啸月的底,死也别想。”言罢,穆少游心神一动,居然发动神力展开自爆。

    轰!

    神秘人见状大惊,身形狂退,在穆少游自爆之前及时闪开,看着空中一大蓬血雨,神秘人愤恨的攥了攥拳头,然后在空中发现了一个百宝袋,伸手一抄隔空抓来。

    将百宝袋拿在手里,神秘人运功一探,一块令牌被取了出来,上书:刺喉,二字。

    “刺喉?”神秘人眉头一耸,将令牌收起,沉声道:“这两个人进退有矩,想必已经通知了啸月宗,此地不宜久留,抹除惜环洞一切痕迹,马上走。”

    号令一下,一群神秘人转身离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

    数个时辰之后,凭借一口气逃出沧溟山的徐青山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倒在了丛林中,虽然他是妙渡强者,而且路上不断服下了丹药,可丹药的效果一次比一次差,再加上为了活命把消息带回,徐青山是一刻未停,故而此刻连跑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找到了个林中溪潭灌了两大口水,徐青山倒在地上泪流满面,回想与穆少游的种种,悲恸欲绝。

    “殿主。”

    就在这时,宫家老大宫威虎疾驰而来,并按照线路看到了力竭的徐青山。

    飞身下来,宫威虎将徐青山扶了起来,见其脸上满是泪痕,心中顿时闪过不详的预感:“殿主,副殿主呢?”

    徐青山死死的抓着宫威虎,道:“少游,没了……”

    “什么!”宫威虎如遭电击的愣在原地。

    ……

    数日后,啸月宗。

    “老二,你废物。”啸月宗大殿,宫威虎气势汹汹的抓着宫威熊的领子啪啪就是两记耳光,而且没有停手的意思。

    “够了。”殿内,章元泽厉喝一声阻止了宫威虎,叹气道:“事出有因,此事不能全怪他。”

    啸月宗大殿一片肃杀之气,风绝羽、红杏夫人、巫映雪,皆在殿中,而那个暴露了行踪的宫威熊跪在地上眼泪跟豆大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一副懊悔的样子。

    徐青山颓废的坐在殿上下首,一言不发,这几天眼睛都哭肿了,还是忘不了穆少游死前的一幕。

    风绝羽面色冷峻,看着宫威虎道:“威虎,算了,威熊也是不小心,少游的事不能让他领全责。”

    “公子,是俺,是俺害死了副殿主。”

    “你这个笨蛋,跟个人还能把自己露了,在金霄塔里学的东西都吃了吗?”宫威虎气的脸红脖子粗,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这个弟弟。

    “威虎。”徐青山喝了一声:“这事怪我,是我不小心,把少游带到险地,公子,夫人,属下甘领其责。”

    红杏夫人狞着眉毛烦躁的摆了摆手道:“你们都有过错,但罪不至死,穆少游虽死,但确保下了你们,你们一个个到本夫人面前领罪,难道不想给他报仇了吗?”

    “夫人……”众人抬起了头。

    风绝羽接道:“夫人说的没错,犯了错就改,不能让枉死的兄弟心寒。”他说着,话题一转道:“青山,你说少游临死之前有重要线索要你带回来,是什么?”

    徐青山这才想起来穆少游的叮嘱道:“少游与对方交手的时候,看到那个神秘人手腕上有五色气团一样的刺青。”

    “五色气团?”风绝羽和红杏夫人双双皱眉。

    这时,巫映雪道:“启禀公子,夫人,日前我们在霸空城逮到的三个狐妖已经被看押起来,近几日由胡阁主亲审,她们三个也曾说过,那狐妖惜环岂不止一次与手腕上有五色气团的神秘人有过会面,而且之后,惜环便将她们安排在霸空城几位府卫的身边。”

    乍听此言,众人猛然一震,风绝羽道:“那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了?刘福和陈长金两个府卫呢?他们审了没有?”

    霸空城总管王莽道:“也审了,可以确定,这两个人是在赵靖死后,被徐义骁买通的,而且也承认,他们是在望香楼结识的几个狐妖,并且成亲之后,不断的打听有关啸月宗的底细。”

    “冲着我们来的,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徐青山一听,愤然无比。

    风绝羽想了想道:“既然是冲着我们来的,那这几个狐妖要看好,也许另有用处,她们现在关在哪?”

    “回公子,已押至后山地牢。”

    风绝羽闻言,断然道:“不,把她们几个送到霸空城啸月宗看押,王总管,王铮,派人日夜看守,不得有半点松懈。”

    风绝羽话音未落,红杏夫人又道:“映雪,你也跟着过去,住几天。”

    众人一愣,旋即恍然大悟,看来风绝羽是准备拿三个狐妖诱人过来了。

    巫映雪领命,自行退去,而徐青山等人因为伤心过度,也没有多留,不过刺喉没了一个副殿主,总要有个人选,风绝羽和红杏夫人商量一阵之后,便对徐青山说道:“青山,少游虽死,但刺喉不过没有副殿主,你对刺喉的弟子最是了解,这副殿主的人选就由你来决定……”

    徐青山一听,刚要答话,红杏夫人摆手道:“人选你定,什么时候定,也随你,下去吧。”

    徐青山闻言,感激的看了红杏夫人一眼,方才拱手告退。

    是的,刺喉刚没了副殿主,又是以如此方式报效宗门,这个时候马上再选出一个副殿主确实不近人情,但红杏夫人告之他什么时候定出人选都行,这等于明白了刺喉弟子的心意。

    刺喉不能没有副殿主,人选必须要提上来,但时间比较充裕,足以宽慰人心了。

    当众人退去之后,章元泽方才道:“公子,夫人,我还有一件事想认真探讨一番。”

    没了属下,风绝羽也不用装作高高在上,声音缓和道:“哦?什么事?说说看。”

    章元泽捻了捻胡子道:“回来的时候听青山描述过那些神秘人,当中首领的装扮,让我很疑惑。”

    “装扮?”

    “嗯,短打黑衣,干净利落,头戴斗笠、黑纱遮面,而且其人身上有股阴煞之气……”

    章元泽郑重描述,风绝羽和红杏夫人听完先愣了一下,然后细细的一琢磨,二人突然同时皱眉。

    风绝羽沉声道:“这装扮好像在哪见过?”

    “自在宫!”红杏夫人一语落定,众人齐震。

    “对,就是那伙人。”风绝羽咬牙切齿道,旋即一歪头,疑惑道:“不对啊,单凭装扮不能确定他们就是一伙人,而且当时没有人跟他们近身对搏,不知道他们身上有没有五色气团的刺青,万一他们不是一伙人呢?”

    红杏夫人无比慎重道:“这事儿还得查,他们明显是冲着啸月宗来的,不查个一清二楚,我们永远处于被动,如今啸月宗已声名在外,不再是我们单打独斗的时候了,所以任何事必须做到运筹帷幄,不然像这次的事件还会发生,我觉得那三个狐妖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叫惜环的丫头。”

    风绝羽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道:“唉,可惜咱们身边的人手太少,若凡他们实力固然不错,却无法独挡一面。”

    红杏夫人摆手道:“这不难,待萧老回来之后,他会立刻炼制一批丹药,金霄塔配合萧老神丹,当可让上官若凡几人尽快突破,而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惜环抓到,而且我觉得,这个丫头势单力薄,单凭他一个人很难闯进啸月府,或许,那伙人会再次出现也说不定。”

    风绝羽想了想,掰着手指说道:“如果他们要杀人灭口就说明那几个狐妖还有事没说,要是她们来了,没准能掏出更多的东西。”

    “对。”

    “那就这么办,实在不行,我亲自走一趟。”

    “你?你不能凡事都参与,你还更重要的事,还记得之前我提过的那件事吗?”

    “玄净斋?”风绝羽心中一凛。

    就在徐青山和穆少游出事的那个瞬间,红杏夫人就找到了风绝羽,并提到了玄净斋,可是章元泽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于是问了一句:“玄净斋怎么了?”

    风绝羽冷声道:“段飞凰出事那天,屠天阁几乎是瞬间到场,章老圣皇,你觉得呢?”

    “是玄净斋的传送阵?”章元泽眼睛一瞪:“混账,我看这个清净是不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