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八荒斗神 三千三百四十八 终究没有忘了长宁宗!


    “死!”

    一道低沉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蓝清风模糊的意识都不知道这是那血红色怪物所发,还是由自己幻觉之中的“女儿”所发。

    但是下一刻,那一道从蓝清风后脑之处爆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却是倏然消失不见了,回过头来的蓝清风,看到同一时间消失不见的,还有那强横而狰狞的血红色生物。

    看到这一幕,蓝清风一个激灵,陡然再次转回头来,而这一次,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身穿绿色衣裙的熟悉人影,正在缓缓朝着自己走来。

    “冰……冰儿?!我不是在做梦?”

    蓝清风一代宗主,此时却是像一个获得极为心爱玩具的孩童一般,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当一只略有些温暖的手掌抚往他的肩膀之时,他终于是明白,这绝不是梦,这是真实的。

    来者正是蓝清风之女蓝冰,原本她一直和风翎呆在一起的,可是自沈非他们去住界海之后,由于他们俩实力太差,却是没有带他们同行。

    如今的蓝冰,也已经是达到二重丹圣的强者了,血灵族之难全面爆发,她担心自己父亲的安危,在和风翎商量过后,便一起联袂回到了凡域界。

    这次回凡域界,蓝冰完全是自主行为,却没有想到血灵族之难已经到了这么一个危如累卵的地步,她要是再来迟一步,恐怕就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了。

    “父亲,你没事吧?”

    能见到自己的父亲,蓝冰也很是激动,不过她这话问出之后,已是感应到蓝清风除了血气有些紊乱之外,却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

    轰!

    在这边父女交谈的当口,和蓝冰一起前来凡域界的风翎,却是一拳将那围攻武梦母子的血灵族生物轰得烟消云散。

    然而就在此时,蓝清风却是脸色一变,因为他眼角余光突然看到那个曾经的长宁宗天才,现在的长宁宗长老曹龙,似乎已经坚持不住了。

    “冰儿,快出手救救你曹龙师兄!”

    蓝清风可是知道那些血红色怪物的厉害,他自问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赶得上相救曹龙的,而自己这个女儿的实力他却是极有自信,他相信这么多年过去,恐怕自己在修炼一道之上,连蓝冰的背影都看不到了吧?

    心神略有些激荡的蓝冰,听得父亲的惊呼之声,也是俏脸微变,而转过头来的她正要掠身而出,却是发现一道磅礴的能量从天而降,将那只攻击曹龙的血灵族生物,给轰成了虚无。

    感受着这股能量之中的磅礴气息,蓝冰脸色更甚,因为这道能量似乎比她二重丹圣的力量还要强横太多太多,如果这道能量轰在自己身上的话……

    不说蓝冰在这边心生疑惑,那边死里逃生的曹龙,知道自己来了帮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已是将目光转到了那道力量传来的方向。

    “你……你……”

    这一看之下,曹龙原本到口的道谢之声都变得结巴了,因为那道呈现在他眼中的壮硕身影,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的陌生。

    记忆深处的某个身影如潮水般涌将出来,曹龙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倒是那壮硕身影先开口说话了。

    “曹龙师兄,这么多年不见,不认得我二虎了吗?”

    厚重的声音从那壮硕身影口中传出,这一下不仅是曹龙,连不远处的蓝清风,甚至是更远一些的武梦武轻母子都听得清清楚楚。

    对于“二虎”这个名字,虽然在武梦他们的心中,并没有沈非那么刻骨铭心,却也绝对不会有所忘怀,因为那也是当年抗衡两大帝国灭国之战的耀眼人物。

    在那一战之中,二虎的狼首狼爪之身,给蓝清风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他原本也是属于长宁宗的,后才才跟着沈非一起离开了凡域界。

    “原来是二虎这小子,看来沈非那家伙,终究还是没有忘了长宁宗!”

    看着那个壮硕身影,听着其口所说之言,蓝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同时对那个脑海深处的灰衣青年,又多了几分欣慰。

    蓝冰和风翎都知道,二虎小雪紫骨他们,可都是跟着沈非一起前往界海的,那二虎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沈非的嘱咐,为的就是防备血灵一族的肆虐。

    说起来蓝冰还有些担心沈非现在达到了极高的境界,又有天玄界沈家和狂丹魔一族的父母族群,会将在凡域界的小小长宁宗给忘掉。

    现在看来,沈非终究还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当年给过他恩惠的小宗门,他也绝对不会忘记,二虎的出现,便是最好的证明。

    和那边愣神的曹龙不一样,蓝清风对于这个曾经的长宁宗弟子,印象也极为深刻,听得他感慨道:“唉,你们这些年轻小子一个个都修炼有成,倒是我这个老家伙原地踏步,说起来还真是汗颜啊!”

    “父亲,你也不要自悲了,跟在沈非那家伙身边的都是怪物,二虎更是个怪物中的怪物,丹武大陆数千年也不一定能出一个,连我都是自叹不如啊!”蓝冰明显是想到了跟在沈非身边的那些小伙伴,口气之中也有着一抹羡慕。

    蓝冰其实也算是得天独厚,以一介人类之躯,承受住了狂丹魔狂魔池的脱胎换骨,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二重丹圣。

    但凡事就怕对比,和大陆普通的修炼者比起来,蓝冰已经算得上是佼佼者,可要和沈非身边这些妖孽比起来,那可就相差极远了。

    二虎在来凡域界的这一段路上,已经突破到了八重圣丹境,就连蓝冰都感应不出其具体实力,但她却是知道,有着二虎在此,这一次的长宁宗或者说武月帝国,就一定不会再出现什么惨祸。

    “你是……二虎师弟?!”

    直到此时,曹龙才后知后觉地颤声出口,其实他早就认出了二虎的形貌,只是不敢相认罢了,因为和当初的沈非一样,二虎这个名字,也早就成了凡域界的传说。

    “呵呵,曹龙师兄,等下再叙旧吧,让我先解决了这些血灵一族的可恶家伙再说!”二虎微微一笑,而后从他的身上,已是爆发出了一股极为惊人的气息。

    这抹气息对于人类这一方的修炼者,似乎没有丝毫的伤害,可是当这股气息掠过那些血灵族生物的时候,却是效果显著。

    二虎乃是灵妖变异之毒,以前的时候,他必须得靠沈非打入他体内的天残魔诀丹气,才能控制自己不致毒性爆发,变成一个狼首狼爪的怪物。

    后来随着二虎实力渐长,对于体内毒丹的控制也渐渐变得纯熟起来,但是那丝天残魔诀的气息,却是被他保存了下来。

    对血灵族生物克制效果最佳的是什么?当然是天残魔诀的气息了,二虎虽然没有修炼过天残魔诀,可是在其丹气之中蕴含的这么一抹天残魔诀气息,却是让那些血灵族生物遭了大罪。

    所有人类凡域界的修炼者仿佛感觉到一阵微风刮过,旋即那些刚才压制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血红色雾气怪物,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二虎乃是八重丹圣的强者,那些血灵族生物最多也不过明丹境层次,所以这一手在他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但二虎自认为随手的一击,看在那些凡域界的修炼者眼中,却是惊为天人,如此实力他们简直是闻所未闻,这个传说中的二虎,果然名不虚传。

    “冰……冰儿,二虎他……现在是什么修为?”

    就连蓝清风也看得眼睛都直了,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道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明显的颤抖。

    “应该是七八重丹圣的层次吧!”蓝冰也有些不太确定,说实话她和二虎之间的差距有些大,她又不是魂医师,所以感应得有些模糊。

    “吓!八重……丹圣?”

    蓝清风吐出一口长气,似乎要将心中的震惊尽数吐将出来,因为从蓝冰口中说出的这个境界,对他们这些凡域界的修炼者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由此蓝清风也可以想到,当初这个跟在沈非身边的小胖子都达到了七八重丹圣的境界,那个更为耀眼的家伙,又是什么层次呢,难道已经达到这片大陆的巅峰了吗?

    一想到沈非和二虎都是从长宁宗走出去的,蓝清风就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抹自豪,同时也暗自庆幸,在当初沈非断臂的时候,自己没有像烈云宫那样对其弃之如蔽履,而是待之以温情,所以换来了如今昌盛的长宁宗。

    二虎倒是没有蓝清风那么多的想法,只是解决了一些最高明丹境层次的血灵族生物,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甚至二虎的眼眸之中还有着一丝隐忧,看来自己大哥猜得没错,万年一个轮回的血灵族之难,真的已经爆发了。

    而此刻出现在长宁宗的这些血灵族生物,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真正的大难,还远远没有结束,或者说,才刚刚开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