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五章 轮回之门


    感谢:砸锅卖铁人的月票支持!也希望大家多多订阅投票支持!

    …………………………

    无咎循声回头,微微错愕。

    只见点点星光从天而降,缓缓消失在弥漫的黑雾之中。而转眼之间,那轮回之源、生命之泉,竟出现一道道身影,相继穿过禁制光芒,奔着远处的峡谷而去。其中有人、有兽,有飞禽、也有爬虫,形态迥然,所去的方向各异。

    甘水子惊讶之余,猜测道:“哦,八道峡谷,莫非便是八道轮回之门,天、地、人、鬼、神、兽、禽、虫……”

    如其所说,虽然生死归一,却轮回不同。那一道道匆忙的身影,分别奔向不同的峡谷。加以区分,可不就是八道轮回之门。

    无咎怔怔片刻,眼光一闪,转身便走:“随我来——”

    “往何处去?”

    “既为轮回,便有往生。峡谷之中,必有出路……”

    无咎转身蹿出光芒禁制,又收住脚步。

    甘水子随后而至,恍然道:“岂非是说,只要避开鬼、兽、禽、虫,便为出路?”

    八道峡谷,其中四道,应为鬼、兽、禽、虫所去的方向。余下的四道,另有不同,究竟出路何在,一时难以辨明。

    “我也懵懂,稍后或见分晓!”

    无咎摇了摇头,继续迈开脚步。

    甘水子不再吭声,步步紧随。

    两人结伴往前,走走停停,时不时的左右张望,时不时的瞠目诧然。

    深陷的大坑,就在身后。轮回之源的禁制光芒,犹然扯地连天。而形状神态各异的身影,一个接着一个相继闪现,旋即各有去向,匆匆忙忙擦肩而过。

    一头白色的蛟龙盘旋而至,狰狞吓人,尚不及躲避,已从两人的头顶呼啸而去。虽栩栩如生,身影却虚实不定。浅而易见,那只是一道魂影。

    紧接着几头猛兽蹦跳而来,张牙舞爪,摇头摆尾,气势汹汹。随后一片鸟群,“呼啦啦”越顶而过。紧接着光芒闪动,鱼儿凭空遨游,虫蚁随风漂浮,花儿寂然凋零。诡异的景象,匪夷所思。转瞬又各自远去,奔向不同的峡谷。

    无咎早已是愕然连连,轻声感叹:“天地万物,皆有轮回……”

    甘水子则是触景生情,自言自语:“生亦如是、死亦如是,却不知匆忙之间,又为了哪般……”

    须臾,又是一群人影出现。

    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或黑发黑眸,或金发蓝眼,或红发褐目,或白发紫瞳,肤色毛发各异,显然来自不同的族群。而无论彼此,全无轮回的悲伤,亦无转世的彷徨,皆神色坦然而脚步匆匆,便如行走在生命的途中,只为抵达、并继续另一段的旅程。

    无咎大开眼界,自顾又道:“天地有五行,人的族群也分五色,当真神奇哦……”

    甘水子随声道:“据说以毛发金黄,双眸蓝靛者,为玉神殿的神族特征,最为尊贵……”

    “纯属放屁,我呸——”

    无咎想都不想,脱口啐道:“你我黑发黑眸,肤如金玉,筋骨天成,智慧无双,且上山擒虎豹,下海能捉鱼,还能凭借修炼,纵横天地之间,难道不是最为尊贵的族群,为何要妄自菲薄而自甘堕落呢?”

    他无心掩饰,粗鲁霸道,而话语之中,却不无道理。

    甘水子神态发窘,脸色微红。遭到一个男子的如此训斥,前所未有。她竟然没有气恼,而是咬着唇角默然以对。

    而无咎只顾说话,根本没有多想,接着又道:“若论尊贵,比起月族如何?而那帮家伙虽然身高体壮,五官肤色与你我也没两样。我说姑娘,自重者,人恒重之,自轻者,人恒轻之!”

    “想不到你有如此境界,令人刮目相看。不过,你方才唤我什么?”

    “嘿,随口一说,与境界无干啊!”

    突然受到夸奖,很是意外。

    无咎咧嘴一乐,却见甘水子凑到身边,竟眸子生辉,像是逼问,神色中又透着诱惑的意味。他忙扭头躲避,歉然道:“或有失礼,大姐莫怪……”

    他素来口无遮拦,而称呼一个人仙高手,为姑娘,难免有失礼之嫌。而他本想道歉,谁料适得其反。

    甘水子竟大失所望,失声叱道:“无咎,你可恶!”

    “咦,怎么啦?”

    无咎急忙躲开几步,满脸无辜,却无暇多顾,伸手示意:“且看,那四道峡谷,应为天、地、人、神之轮回所在……”

    甘水子暗吁了口气,心绪莫名。

    却见几里之外,自左至右,相隔十余里,有四道峡谷静静矗立在高峰之间的黑暗中。而神识所及,另有奇观。一道峡谷,有黑、白光芒闪动;一道峡谷,有赤、碧、黄三色光芒变幻;一道峡谷,为五色光芒隐隐;一道峡谷,则幽暗莫测。

    甘水子跟着凝神张望,禁不住疑惑自语:“天有三光,地有三才。天、地、人之外,那呈现五色的峡谷,或通往神界也未可知……”

    这女子说到此处,忽而振奋起来:“你我身为仙者,与众不同,何妨前往神界,必然有番机缘!”

    只见那一道道亡魂的身影,仿佛按照既定的宿命,相继奔向另外三道轮回之门,却并无一人涉足五色闪烁的峡谷。或许如其猜测,其中没有修仙者。因缘际会,当如此时。

    无咎却摇了摇头,反问道:“你不想见到师父了,也不想返回玄明岛了?”

    “凡事随缘,不然又能如何?”

    甘水子的情绪稍稍低落,旋即又振作道:“辛苦修炼,还不是为了成就长生而逍遥天地?若能机缘巧合,师尊他老人家也会欣慰不已!”她迫不及待往前两步,竟容光焕发道:“无咎,你我携手共赴神界,从此甘苦与共……”

    而话没说完,却见某人又是一阵坚决摇头。

    甘水子神情一窒,不解道:“为何……”

    无咎倒是坦坦荡荡,理所当然道:“我放不下亲朋好友,放不下故土家园啊!”

    “你……”

    甘水子难以置信道:“你乃修仙者,方外之人,岂能沉迷于红尘而自毁仙途?”

    “嘿,承蒙抬爱,而我就是一俗人!”

    无咎耸耸肩头,咧嘴一笑:“至于修仙,纯属无奈啊,奈何难以从良,且一条道走到黑……”

    “你狂妄,你胡说八道——”

    甘水子很想恢复她从前的淡定从容,至少维护她一个女子的矜持与尊严。而自从与某人相处以来,种种奇谈怪论,与难以想象的遭遇,总是让她猝不及防。

    且听听他说了什么,修仙竟然成了低贱的勾当?他不是胡说八道,他在羞辱天下所有的修仙者呢!

    甘水子憋了一肚子火气与委屈,无从宣泄,此时此刻,很想争吵一番。

    无咎却抬脚便走,并佯作无事般举手示意:“依我之见,那道峡谷,应为真正的轮回之门,且凑近了一探分晓——”

    他所示意的峡谷,在左侧的七八里外,随着一道道人影消失其中,尚在闪烁的黑白光芒渐渐黯淡下来。

    无咎看得清楚,急忙挥袖一甩:“事不宜迟,走——”

    一截蛟筋出手,瞬间缠住甘水子的腰肢。转瞬之间,两人离地蹿起。

    甘水子竟然没有争执,也忘了发作,只管抓着蛟筋,随同疾驰而去。或许是怕错失脱困的良机,或许习惯了身不由己。亦或许……

    不消片刻,那道峡谷已近在眼前。

    而前后再无人影穿过,黑白闪烁的光芒渐趋消失。

    无咎去势极快,脚下不停,匆匆抬起右手看了一眼,然后带着甘水子一头扎入峡谷之中。

    与之刹那,景物变换。

    无咎落下身形,顺势收了蛟筋。

    甘水子随后落地,踉跄几步,堪堪站稳,却不由得心神一紧。

    来时的轮回之谷,已被黑雾阻挡。而左右两侧,则是峭壁高耸。当间一道十余丈宽的峡谷,幽暗阴冷。一度减弱的阴风,再次盘旋而至。就此往前,黑暗茫茫而似乎没有尽头。曾经穿越此间的人影,消失无踪……

    甘水子愕然道:“出路何在?”

    无咎耸耸肩头,也是一脸雾水:“谁知道呢?”

    甘水子无力道:“你又装傻,此前便不该放弃神界之门……”

    “所谓的轮回之门,仅为猜测,说不定那背后藏着烈火炼狱……”

    “眼下如何是好?”

    “来之安之,大不了就此投胎传世!”

    “你我并非亡灵,何来转世?”

    “或许,你我早已身亡,苦不自知!”

    “啊……”

    “嘿……”

    有个说法,人死了,七日之内,亡灵未必知晓。

    甘水子尚自惶惶无措,忽被吓了一跳,却见某人面带奸笑摇晃而去,这才明白受到了捉弄。她却不以为忤,伸手撩起凌乱的长发,悄悄抿起嘴唇,旋即腰身一拧追了过去。

    两人顺着峡谷,寻觅往前。

    而除了盘旋的阴风与彻骨的阴寒,似乎并无凶险。

    无咎加快脚步。

    甘水子渐渐落远,出声唤道:“无咎,带我一程——”

    而某人只管往前,好像忘了她的存在。她不由得心慌起来,全力追赶,怎奈步履沉重,根本追赶不及。眼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就要消失,她焦急大喊:“该死的无咎,不要丢下我……”

    而喊声未落,那道人影竟慢慢停了下来。

    甘水子的心头生出一分莫名的欣喜,趁机追到近前,尚未出声埋怨,却又微微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