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5章 回家


    第15章回家

    当陈耕再次找到李建国的时候,李建国就知道,这个好苗子自己是留不住了。

    虽然有些失望,可李建国心里又有些欣慰:像是这种有理想有抱负、不计个人得失、一心一意只想为国家做点实际工作的年轻人,自己有多少年没见过了?

    眼见着留不住人,出于爱才的心思,也因为打心底里喜欢陈耕这个小伙子,李建国只好用自己的方式表示一下对陈耕的关心:“小陈,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我就不说什么了,作为你的领导,我祝你在新的岗位上大展宏图。嗯,我和你们华东军区的李副政委关系不错,你的事我会帮你给李副政委打个招呼,让他适当的照顾照顾你。”

    “谢谢您。”陈耕感激的道。

    自己就算是想要调回去,可国家防务部的人直接调入下面一个军区直属的维修工厂?那绝对是不可能的,陈耕不在乎这个,国家防务部还要脸呢,陈耕的工作关系是从国家防务部调到华东军区,之后再由华东军区给安排到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

    “说这些做什么,”李司长摆摆手:“还有,以后如果在工作当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你就给我说,写信或者打电话都可以,千万别觉得不好意思,大忙我帮不了,小忙还是能帮上一点的。”

    这份人情太大了,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谁敢欺负你,报我的名头!”,李建国的名头在地方上好用不好用那还是两说,但在军方系统,哪怕是军区大佬也不敢对国防部的一位司长无动于衷。

    可以这么说,若非是李司长爱才和爱惜陈耕这个人到了极致,他是断然不会说出这番话的。

    陈耕也清楚李司长的这番话的分量,重重的点了点头。

    见陈耕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李建国又俯身从办公桌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两瓶茅台和4条中华放在桌子上:“拿走。”

    “司长……”陈耕不由得动容。

    “我也是从基层上来的,下面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李建国拍拍桌子上的烟和酒,感慨的道:“这些东西,你拿回去,能派上用场。”

    茅台酒和中华烟,可是这个时代办事开道的利器,手里握着这两把神兵利器,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只要不是太违反原则的,几乎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还有,记得你可是从国家防务部出来的人,是我招到的人,到了基层也代表着咱们国家防务部的形象,说话办事别坠了咱们国家防务部的面子,遇到了困难就给我打电话,咱不能让人欺负了。”

    感受着李建国这番话背后浓浓的关切,陈耕用力抽了下鼻子,脚后跟一并,大声道:“是!不管走到哪里,我都是您的兵,绝对不给您丢脸!”

    “好!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气氛有些伤感,李司长眼睛微微一红,用力挥了挥手:“好了,去收拾一下吧,正好你的同学们都在首都,趁着这个机会去和你的同学们切告个别,以后你们再想见面可就没怎么容易了。”

    ………………………………

    80年代,是理想与现实交织的年代,一方面,大家在拼命的追求着更好的生活,另一方面,多年来受到的教育,让大家对陈耕这种为了理想和信念而能够毅然决然的放弃首都的优渥生活的人无比佩服。

    听说汽车工程系的陈耕要下基层学以致用,不但今年毕业的汽车工程系的同学们自动自发的来了,连前几届毕业的华清的师兄师姐们也了不少,甚至连北大的师兄也过来了一些。

    刘长志端着酒杯,一脸佩服的望着陈耕,道:“老三,兄弟4年,什么也不说了,只一句话,祝你成功!”

    “谢谢。”两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郭剑挤过来,大声的对陈耕道:“三哥,到了下面后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一定一定要记得开口,千万别跟兄弟客气。”

    “你觉得我会跟你们客气?”陈耕哈哈笑道:“你以为我来找你是做什么?还不是觉得马上要走了,心里没底,干脆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免得到时候你们不认账。”

    听陈耕这么说,刘长志也乐了:“成!有你这句话就成,要是被我知道你有了困难不跟兄弟们吱声,看我怎么收拾你……对了,我们报社还有几个咱们中文系的师兄,听说了你的事他们都很感兴趣,他们本来是打算过来的,可惜临时有任务,不过没关系,等下次你来首都的是到时候一定给我说一声,大家一起认识认识。”

    陈耕太清楚如果有几个在《人民日报》的师兄照顾意味着什么了,话不多说,用力拍了拍刘长志的肩膀,陈耕道:“老四,谢了。”

    “自己兄弟,说谢就没意思了,老三,加油……”

    让陈耕没有想到的是,丁若烟也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看着背着手、巧笑嫣然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丁若烟,刚刚还伶牙俐齿的周旋于同学们之间的陈耕,忽然有些结巴。

    “怎么?不欢迎我?”偏着头,丁若烟俏生生的站在陈耕的跟前,笑道。

    刚刚还利索无比的嘴皮子忽然不灵光了,陈耕结结巴巴的道:“当然不是,呃……我是说欢迎都来不及呢……”

    “既然是欢迎都还来不及,为什么你要走都不给我说一声?”丁若烟嗔道,看上去有点像是在兴师问罪。

    看着宜喜宜嗔的丁若烟,陈耕忽然感觉呼吸有点困难……

    ————————————————

    一直到下了火车,陈耕还在回味着那个美妙的夜晚。

    不要误会,两人之间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连拉拉小手这样纯洁的动作都没有出现,这么些一定会让期待着两人干了点啥羞羞的事的读者感到很失望,我们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写这个?但事实就是如此,聚会结束后,一群牲口们很体贴的让陈耕送丁若烟回学校,平常也就20分钟的路程,俩人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然后陈耕将丁若烟送到了寝室楼口,就这么点事。

    但这一个小时,对于陈耕来说意义重大,他以一个工程师、设计师的敏锐直觉意识到,自己与丁若烟之间似乎发生了一点什么化学反应,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甜蜜,如此的让人回味无穷,以至于他从车站走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直到林红军喊他才反应过来。

    “臭小子,傻乎乎的,想什么呢?”看着呆头呆脑的儿子,陈红军没好奇的道。

    “没什么,”林铮随口找了个理由糊弄了一下:“爸,您没开车?”

    陈红军不过是个营级干部,以他的级别而言当然没资格配车,但军区在第三军械维修厂维修的各种车辆不少,身为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副厂长,陈红军其实也不怎么缺车开,可陈耕一眼扫过去,破败陈旧的火车站外面没见任何熟悉的汽车的影子,甚至连辆长江750边三轮都没有。

    林红军随手一指:“这不是在那么?”

    然后,一辆黑老鸹就映入了陈耕的眼帘。

    黑老鸹是人们对轻骑15的俗称,严格来说轻骑15应该算是燃油助力车。

    仔细瞅了瞅,哦,原来是一辆轻骑15型摩托车。

    这个15并不是排量只有15毫升,而是因为这辆是在建国15周年的时候正式定型,这才被命名为轻骑15,这辆车有个很响亮的名字:黑老鸹,原因么自然是因为这车一身黑色的涂装,二冲程的发动机跑起来又如同老鸹叫起来一样聒噪,这才有了这么一个亲切的外号。

    轻骑15在国内可谓是古董级的摩托车了,与从本田幼兽逆向测绘仿制而来的嘉陵50不同,轻骑15看上去很像是在自行车上加装了台小型汽油机的助力车。若干年后,不是摩托车爱好者一般不知道这货的存在,但在现阶段,全国大多数区县级政府职能部门的一把手也就刚刚有辆嘉陵50或者轻骑15,能有这么一辆摩托车开着那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社会地位基本上等同于奥迪a6l。

    轻骑15和以本田幼兽为原型的嘉陵50一起,是20多年后很多摩托车爱好者心目当中的收藏圣品,陈耕一直想要找一辆收藏一下,可一直没找到,没想到现在遇到了。

    目光在这辆黑老鸹的身上流连了两下,陈耕道:“爸,我要回来,院子里没人说什么难听的话吧?”

    “你还好意思说?你说你都出了个什么主意?”陈耕不说这个也就罢了,一提起这个,陈红军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来作势要打:“知道不,现在你老子我的名声在厂里算是臭大街了,碰到个人就上来问我怎么想的,不让儿子在首都呆着,非得让儿子回来。知不知道你爹我现在都快没脸见人了。”

    “哈哈……”陈耕顿时笑的乐不可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