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1章 争和不争:上(求点击、求推荐…


    第21章争和不争:上(求点击、求推荐……)

    按照惯例,刘前进的这番话之后,就到了陈耕表态的时候。

    陈耕也不怯场,落落大方的按照惯例表示自己会虚心向在场的诸位学习、请大家多多支持之类,都是一些场面话。

    等着一番仪式走完,尽管大家心里对陈耕这个20出头的小年轻成了自己的同事、成了有着600多名职工、成了正团级编制的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副厂长的这个现实感觉很怪异,但军区政治部的委任状就是委任状,手里握着军区政治部的委任书的陈耕和自己一样成为了工厂的领导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陈耕同志,对于你未来的工作安排,你有什么想法?”刘前进亲切的问道。

    陈耕的刚刚不卑不亢、信心十足却又谦虚谨慎的表态让刘前进对陈耕很满意,也放心了不少:这小子倒是够沉稳,不急不躁,看上去倒是个好苗子。

    陈耕欠了欠身,谦虚的道:“我刚刚从学校里毕业,虽然此前和老师在普桑学习过一段时间,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工作经验,说实话,我心里诚惶诚恐,也很忐忑,我是这么想的,希望组织把我放到一个不那么重要的位置上,让我先锻炼一段时间。”

    军区政治部只安排了陈耕为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副厂长,但却不会指定陈耕具体负责的工作,一个是出于不干涉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内部管理事务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有考校陈耕工作能力的因素:陈耕虽然是大学生,但大学生眼高手低的也不少,先看看这个陈耕能不能干好具体工作再说……当然,如果陈耕在实际工作当中表现的不好,在军区大佬的眼中自然是大大的失分的。

    陈耕不知道的是,就如何安排陈耕的分管工作这件事上,其实刘前进和彭光明也很头疼,为了这件事刘前进和彭光明早就开了好几次碰头会,很是确定了几个原则,首先一点,安排的不好肯定是不行的,军区首长都在关注着呢,可另一方面,陈耕什么都不懂,他知道如何开展工作吗?

    为如何安排陈耕的分管工作的事,两人愁的几天都没睡好觉,就怕陈耕年轻气盛,仗着自己的身份一通乱来,但现在,陈耕竟然主动开口表示先把他放在一个不重要的岗位上锻炼一下,这可有些出乎刘前进和彭光明的预料了,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惊喜。

    彭光明立刻问道:“陈耕同志,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是的,政委,我真的是这么想的。”陈耕诚恳的道。

    彭光明明明是厂部书记,但陈耕为什么要称呼彭光明为政委呢,因为第三军械维修厂是华东军区的军区直属工厂,工厂从上到下全都是军人,实行的是军事化的管理,大家还是习惯于用军队的那一套来称呼,对彭光明这个书记,大家习惯上还是称呼为政委。

    这也是全国所有军队直属工厂的习惯。

    “这样啊……”

    彭光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但还没等他说完,陈红军忽然轻咳了一声打断他的话:“政委,厂长,有个情况我要向组织汇报一下。”

    “嗯?”

    陈红军的突然开口,让大家顿时一愣:这陈红军……这是在帮他儿子抢权呢?

    “哦?什么事?”彭光明的脸色未变,问道。

    “是这样,陈耕这臭小子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在普桑学习过一段时间,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位德国狼堡的专家……”

    听着陈红军娓娓的将他儿子认识那位狼堡的专家想要和工厂联合生产化油器的事情道来,厂长、书记和副厂长们全都愣住了,然后……全都激动的脸色潮红!

    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虽然前些年的日子还挺好过,但自打中央首长做出了将d的工作中心转移到发展经济上来之后,军队的日子就难过了。

    军队的日子难过,军队直属工厂的日子当然就更难过,虽说第三军械维修厂基本上什么军事装备都能修,但前面不是还有第一军械维修厂和第二军械维修厂呢么,能够落在第三军械维修厂头上的业务也不会有多少,为了扩展业务,第三军械维修厂的领导们都快愁白了头发,可效果却一直不明显,但是现在,陈耕这小子刚一道工厂报道,就给大家带来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给普桑供应化油器的业务?这可是块大肥肉!

    化油器是汽车发动机的核心配件,属于高对于精密的机械产品,技术含量极高,如果第三军械维修厂真的能够和那位斯文—克里斯蒂安·金德勒工程师合作生产化油器,并且能把化油器卖给普桑,第三军械维修厂就再也不用为业务发愁了。

    现在普桑一年需要的化油器就是10000个,但并不意味着普桑每年需要的化油器就是10000个,车子坏了需要维修吧?各地的销售商那里需要一部分备件吧?这意味着即便是最低的要求,普桑一年就能消化差不多15000个化油器。

    甚至普桑这里的需求还是小头,有了普桑这个样板工程在,第三军械维修厂就可以去拿下其他的工厂,北汽的2020吉普要不要化油器?昌河面包车要不要化油器?黄大发要不要化油器?夏利要不要化油器?嘉陵摩托厂要不要化油器?

    能卖化油器的地方多了!

    只要能够拿下这个项目,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前途一片广阔,前景一片光明!

    “陈耕同志给咱们第三军械维修厂找了个好活计啊,”彭光明高兴的连连点头,呵呵笑道:“有了这个项目,咱们厂未来30年都不愁没饭吃了。”

    厂长刘前进也很激动,看着陈耕的眼神就像是看到自己儿子有出息了那么老怀大慰,点头附和道:“没错,陈耕同志刚来,就给咱们厂带来了这么大的一个业务,你为咱们厂立功了。”

    “我也是咱们厂的一份子,都是我该做的。”面对工厂一号大佬和二号大佬的表扬,陈耕表现的很沉稳,既没有因此而喜不自胜,也没有因此而进退失据,很符合大家心目当中年轻有为的副厂长的形象。

    “说的好啊,陈耕同志的觉悟很高,这很好,”刘前进点点头,随即话题一转,问道:“不过我有个问题,那个德国专家有没有说过这个利润怎么分配?如果哪位德国专家要的太高……”

    “金德勒先生要的不多,”陈耕立刻道:“他只要净利润的三成。”

    “只要三成净利润?”刘前进惊讶了,他没想到金德勒要的竟然这么少。

    不仅刘前进惊讶,其他人也大为惊讶,这个比例大大出乎了大家的意料:那个德国工程师竟然只要三成?就在刚刚,大家心里还在暗自揣测着,以外国人的贪婪,能给咱们第三军械维修厂留下四成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只要三成。

    “是不是有其他的什么附加条件?”主管生产的副厂长曹军立刻追问道。

    曹军的这句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落在了陈耕的脸上,有紧张、有不安、有忐忑……

    “的确是有个条件。”陈耕点点头。

    “有要求是正常的嘛,嗯,只要要求不是太过分,咱们都可以谈。”刘前进笑了,人家只要三成的利润,能没点儿额外的要求?他丝毫不觉得奇怪,相反,如果金德勒没有点儿额外的要求,他心里反倒是有点不落底。

    “对对,没错,只要那位金先生的要求不过分,咱们都可以谈。”副厂长、副书记们立刻乱糟糟的跟着附和。大家也不是没有出去找业务,但这年头的业务哪有这么好找?好不容易有这么一块大金饼落在了自己头上,大家的眼睛都绿了:对方有条件?别说条件不过分了,就算是稍微过分点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的注视下,陈耕缓缓的说道:“是这样,根据金德勒的计算,这些产品的净利润最少有25%,所以他的利润核算点就是25%……”

    “什么?25%的三成,那不就是售价的7.5%要给他吗?”不等林铮说完,负责财务的主任立刻就叫薛福来立刻就叫了起来:“咱们工厂的运营成本高,给了他7.5%,咱们还有的剩吗?”

    三成的净利润是多少,大家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但一说售价的7.5%,大家顿时就激动了,薛福来的话音一落地,其他人也跟着叫起来:“就是就是,售价的7.5%,这根本就是抢劫吗?”

    “7.5%,这德国人要的也太多了……”

    陈红军虽然没说话,却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大家刚刚还对他的做法赞赏有加,可眨眼之间就颇多批评,他有些担心儿子会不会受不了。

    陈红军没注意到,彭光明和刘前进也在偷眼观察着他儿子。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后面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bug,千年需要对后面的存稿进行重写和修订,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这三天就只能每天一更了,还请兄弟们见谅,三天后恢复每天2更。

    再次真诚的向大家道歉,都是我的疏忽给大家带来了不便,对不起。

    最后,小声的问一句,这种情况下向大家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会被打吗?大家会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