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4章 世仇


    第24章世仇

    “哦……”

    刘前进点点头,但却根本没把陈耕的话往心里去:三产办想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你开什么玩笑呢?犹豫了一下,道:“那就5000……6000吧,陈耕同志你觉得怎么样?”

    至于这笔钱陈耕打算做什么,他压根没打算细问,在刘前进看来陈耕要这笔钱的目的就是在三产办树立自己的威信,新官上任不能只烧三把火,还要能给大家带来点实实在在好处才行。

    “好的。”陈耕点点头,虽然刘前进用的是商量的语气,可陈耕很明白,这6000就是刘前进的底线了,好在6000也足够了,何况厂子里怎么也要留点备用的钱:“第三,我想和大家求个情,如果我们赚钱了,给厂里提交的利润比例能不能降低一些?”

    说到最后,陈耕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但刘前进却笑了:“你想降到多少?”

    “现行规定中规定的是40%吧?”陈耕道:“能不能降到30%?”

    刘前进大笑着摆摆手:“也别30%了,嗯,就20%好,只要你们三产办能赚到钱,给厂子里交20%,剩下的80%都是你们的!”

    对于陈耕的这个条件,刘前进根本就不在意,不管是30%还是20%,只有挣到钱才有意义,就三产办现在的那个烂摊子,你们能挣到钱才见鬼了,哪怕就算老子答应你们把挣到的钱自己全部留下,那又有什么意义?

    若非除了三产办其他地方也委实没办法安置陈耕,刘前进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陈耕的条件。虽然如此,刘前进还是暗自下定了决心,等化油器项目上来之后,说什么也得把这小子弄回来。

    按说到了这个时候,可以说这次的会议是一个成功的会议、是一个圆满的会议,可以宣布结束,大家可以休息一下吃饭了的时候,一个唱反调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厂长,书记,同志们,我觉得陈副厂长的要求还有待商榷。”

    谁啊?谁在这个时候唱反调?大家顿时怒目而视!

    陈耕也有些奇怪,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视线最终落在一个胖子身上的时候,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原来是他啊,难怪!

    这人是陈家的“老熟人”了,熟到什么程度呢?熟到当年沈建华和陈耕的老爹同时喜欢上了陈耕的老娘袁佳。

    沈建华一米七五的大高个,用若干年后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长的有点小帅,也会哄女孩子开心,没多长时间,陈红军就在与沈建华的争夺战中落入了下风。

    这原本也没什么好说的,公平竞争嘛,但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袁佳几乎是瞬间断绝了和沈建华的关系,转而选择了陈耕的老爹。

    因为这个,沈建华也就因此和陈红军结下了仇,但凡只要是陈红军支持的,沈建华必然要反对,若是有给陈红军下绊子的机会,沈建华必然不会错过,陈红军都40多岁了,到现在还是个营级干部,这其中沈建华“功不可没”……这一切听起来很狗血是吧?但现实就是这么狗血。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陈耕没问过,但知道每当提起沈建华的时候,自己老娘就没什么好脸,气愤之余还带着一点庆幸,陈耕估摸着,若是换个写手来写书,这一段最起码能写出100章的狗血剧,拍电视剧都能拍50集。

    在会议伊始,陈耕就觉得这沈建华肯定要出幺蛾子,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真能忍,生生的忍到了现在,不过,你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么?

    陈红军的脸上猛然抹过一脸的血红!

    如果沈建华这混蛋只是针对自己也就罢了,他还能忍,可现在这混蛋竟然敢针对自己儿子,那就万万不能忍!

    刚要说些什么,陈红军忽然发现陈耕一脸淡定的冲自己摇了摇头。

    这臭小子竟然一点都不生气?以为陈耕年轻气盛肯定受不了的陈红军,愣了一下,忽然有点惭愧:自己这个当老子的,竟然还不如儿子冷静。

    沈建华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刘前进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扭头看了彭光明一眼:老彭,你的人跳出来了,你也不管一下?

    自己的人给自己掉链子,彭光明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狠狠的皱了下眉头,沉声道:“沈建华同志,你觉得陈耕同志的哪些要求欠考虑?”

    沈建华在开口之前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面对自己老大的压力,他泰然自若的道:“书记,咱们厂三产办的情况大家都看在眼里,陈耕同志主动站出来,愿意扛起三产办的大梁,我是十分佩服的,……”

    彭光明又是皱了下眉头,重重的道:“说重点!”

    “是,我的意思是,陈耕同志年轻、有冲劲,又是大学生,有本事、见识也广,三产办交给他就有可能发展起来,所以为了更大程度的调动陈耕同志的工作积极性,我认为可以把这个上缴利润的比例再降低一些。”

    彭光明以为沈建华是来找茬的,可现在沈建华的一番话惊的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闹了半天,你是在帮陈家小子说话?

    下意识的看向陈红军父子,彭光明的面色有些古怪。

    不止是彭光明的脸色有些古怪,其他人脸上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沈建华和陈红军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一对千年对头,这是整个第三军械维修厂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在大家看来两人对着干那是理所当然的,谁能想到有一天沈建华竟然会帮陈红军的儿子说话?

    沈建华这家伙没吃错药吧?

    “那你意思是……”彭光明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不知道陈耕同志是否可以把三产办承包下来,只要每年向厂里缴纳一定的承包费即可……”

    刘前进忽然重重的一拍桌子,指着沈建华的鼻子怒气冲冲的骂道:“沈建华,你他娘的胡闹什么?”

    他刚刚就觉得不对劲,姓沈的怎么可能帮陈家小子说话?现在算是明白了,敢情这老小子是挖了个坑,想把陈家小子推进去!

    如果沈建华只是给陈家小子挖坑倒也罢了,可陈耕这小子可是军区首长都在关注的人,如果老子听了你你沈建华的,让陈耕承包三产办,军区首长们知道了会怎么想?你彭光明故意打压年轻人?合着你的心胸就这么小?

    你他娘的竟然连老子都打算坑?!

    想到这严重的后果,刘前进很有种狠狠的踹沈建华的两脚的冲动。

    彭光明也是面沉如水:“沈建华,你搞什么搞?!”

    刘前进还只是想要踹沈建华两脚,同样很清楚沈建华的建议对自己的影响的彭光明,已经有把沈建华的孩子塞井里的冲动了。

    陈耕倒是对承包三产办有些心动,但犹豫了一下,陈耕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自己刚刚开始工作,无论是资历还是人望都不足,算了。

    ————————————————

    会议不欢而散,沈建华的提议连讨论你都没有可就直接被枪毙了。

    陈耕成了厂里三产办、或者说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的事,并没有在第三机械维修厂引起什么波澜,甚至连个水花都没有泛起来。

    没有人认为厂里的安排有什么不妥,甚至还有人为陈耕感到不平:陈耕好歹是咱们大院里唯一的大学生,哪个地方安置不下,非得安排在三产办?

    这明摆着是在欺负人嘛。

    听到陈耕被安排到了三产办的消息,张向阳拎着根棍子冲到陈耕家,怒气冲冲的拉着陈耕就往外冲。

    陈耕被张向阳的反应给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老二你这是干什么?”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今天二哥我就去帮你讨个公道!”张向阳咬牙切齿、一脸狰狞的道:“你可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这些王八蛋,不把事情说明白了、给你换个好工作,老子今天跟他们豁出去了!”

    张向阳一副“不给老子个说法老子就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陈耕又是好笑又是感动,手上的动作却不慢,飞快的夺过他手里的棍子丢一边去,笑道:“别犯傻了,咱们这里是军队,你去好好说也就罢了,拿根棍子去?你觉得能成吗?”

    张向阳顿时一窒。

    第三军械维修厂虽然是个军事装备维修厂,但同时也是一支军队,张向阳可以过去和领导反应问题,甚至可以把领导堵办公室里痛骂,这些都没有问题,但绝对不能动用“兵器”,一旦动了这些,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他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在他看来,自己的兄弟被人给欺负了,自己作为兄长,就有责任有义务帮兄弟出头,至于其他的,管不了那么许多……你指望一个初中毕业的家伙能考虑多长远?

    ————————————

    ps:兄弟们,从今天开始恢复2更,下午6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