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9章 拉兄弟企业一把:上


    第49章拉兄弟企业一把:上

    张向阳的目光充满了热切:“除了你说的这些之外,这玩意儿还有什么好处”

    作为从小在维修厂长大的孩子,他可以不懂技术,但从小就蹲在车间里看自己老子拧螺丝,耳濡目染之下,对技术总会有种发自骨子的好奇:一根和12号螺纹钢差不多的东西竟然能当弹簧用这引起了张向阳极大的兴趣。

    “好处就是相比于螺旋弹簧,扭杆弹簧的成本要低不少,结构也简单就这么一根杆子,想复杂也难并且通过调整扭杆弹簧固定端的安装角度,很容易就可以实现车身高度的调节”

    张向阳打断陈耕的话,兴奋的问道:“这玩意儿还能调节车身底盘高度”

    他立刻意识到,这个特点对于军用车辆和越野车来说很重要,军用车辆为了保证越野性能和通过性,对离地间隙的要求比民用车辆的要求高得多,虽然现在的212吉普车多数都是民用,但有了这个特性,以后就可以去做军队的生意了。

    “是,”陈耕没好气的道:“别打岔还有一个好处是在工作的时候扭杆弹簧没有摩擦、自身的特性也比较稳定,所以在很多对空间要求比较高的机械产品上,扭杆弹簧比螺旋弹簧还受青睐”

    其实从整体效果上来说,扭杆弹簧更适合与等长双a臂悬挂、单双纵臂悬挂组合使用,但等长双a臂悬挂有个问题,需要冲压设备来冲制钢制a臂和羊角,第三军械维修厂加工连杆还没问题,但冲制钢制件需要最少5000吨的冲压机,这么高大上的设备第三军械维修厂可没有,再考虑到零部件的通用性,没奈何,就只好在现有的这套4连杆悬挂的基础上去掉螺旋弹簧,上扭杆弹簧了。

    至于扭杆谈话的一些缺点,比如对材料的要求比较高,如果是定位于低成本的扭杆弹簧,在滤震的效果相比于螺旋弹簧要差一些,也就是在过滤震动的过程中表现的不够细腻这些缺点,就没有必要告诉张向阳了。

    好东西啊。

    张向阳笑的合不拢嘴,虽然他此前对扭杆弹簧这东西一无所知,可现在听老三说连63式装甲车和59式坦克都在用这种弹簧而不是螺旋弹簧,这个扭杆弹簧的性能也就可想而知了,当然,最最重要的是,这种扭杆弹簧咱们国家自己就能生产,之前的麻烦立刻迎刃而解,再也不需要为去哪儿找螺旋弹簧而发愁,至于液压减震筒,张向阳觉得完全就可以用212吉普车上原来的那个,唯一的问题是

    “对了,轮胎呢轮胎的问题怎么解决”

    “我打算最近去杭城一趟,”陈耕道:“听金德勒先生说,江北省杭城市的杭城橡胶厂准备给普桑提供轮胎。”

    “杭城橡胶厂没听说过啊,他们能生产轮胎”

    “就是生产朝阳轮胎的那个。”

    “哦,知道了,我一直以为朝阳轮胎是朝阳轮胎厂产的呢,原来是杭城橡胶厂那弹簧的事你打算怎么解决”张向阳立刻恍然大悟,说杭城橡胶厂他不知道,但若说朝阳轮胎他就太清楚了,第三军械维修厂的手推车上用的轮胎就是朝阳轮胎,据说这种手推车轮胎是得过全国金奖的,张向阳觉得既然能生产手推车轮胎,生产轿车轮胎应该也不是太难。

    “去军区,问问63式装甲车是哪家工厂产的,然后从生产厂家问扭杆弹簧生产厂家的联系方式”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陈耕一头扎在自己的办公室。

    之前在图上画的只是一副确定可行性的示意图,以此确定这种改动确实可行,但底盘结构的改动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哪怕是一毫米的修改都要经过认真的计算,确保没有任何安全隐患,否则就是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

    但陈耕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从完成计算之后接待的一个客人,竟然会是林书瑶。

    看到林书瑶的时候,陈耕的下意识的皱了两下眉头,当初在军区被林书瑶差点儿坑死的记忆还历历在目:这妞不但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根本就是条疯狗啊好不好

    警惕的望着林书瑶,陈耕觉得自己离她远点比较好:“林书瑶同志,不知道您大驾光临有什么重要指示要传达”

    至于那个和林书瑶站在一起、似乎有些拘谨的中年军官,则直接被陈耕无视。

    林书瑶设想了100种和陈耕见面时陈耕的反应,但惟独没想到陈耕看着自己的时候就跟防贼似的,顿时就不乐意了:“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欠你钱不还了,还是砸你们家窗户玻璃了”

    “你还好意思说”林书瑶不说也就罢了,一提起这件事,陈耕就恨的牙都痒痒:“知不知道自打我认识你之后,现在我每次去军区,你的那些同事们看到我都恨不得打我一顿我说,你到底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

    林书瑶脸毫无征兆的红了一下,悻悻的呸了一口:“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明明是你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像好人,还怪我头上来了”

    陈耕无语望天:哥们虽然不敢说甩的惊动d中央吧,好歹也和贼眉鼠眼沾不上边,果然和这种女人就是没道理好讲。

    那位一直没说话的中年军官看看陈耕,再看看林书瑶,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算了,懒得跟你一般计较,”陈耕对扭头看向和林书瑶一起来的这位中年军官,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人吵吵什么,不够丢人钱,丢下这烦人的小妞不管,向对方伸出手,热情的道:“同志你好,我是华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经理陈耕,请问您是”

    “陈经理你好,我是咱们江南省军区车辆维修厂的,我叫宋军伟,”中年军官就满脸笑容的对陈耕伸出了手,莫名其妙的很激动:“早就听说陈经理的大名了,今天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宋厂长是江南省军区车辆维修厂的厂长。”林书瑶在一旁给陈耕介绍道,这会儿她倒是没捣乱,规规矩矩的像个正常的女孩。

    “宋厂长你知道我”陈耕指了指自己,奇怪的道。

    “知道,当然知道,”宋军伟连连点头:“咱们华东军区唯一的华清大学的高材生,放着首都的好的好工作”

    “宋厂长您太客气了,其实就是我年轻气盛,为这事不知道我都被人骂了多少回缺心眼了,”一听这个开口,陈耕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不是陈耕有未卜先知之能,实在是这一个多月来这种话听的耳朵里都起茧子了,连忙打断这位宋厂长的话,苦笑道:“宋厂长找我这是有事”

    这不是废话么,两人此前从来都不认识,他专程来找自己,还特意带了林书瑶这著名的军区一朵花,肯定不是来给自己送钱的也不是来给自己介绍对象的。

    宋军伟满脸堆笑的小心道:“是有点事想要请陈经理帮忙。”

    “您说,只要我能帮得上的,一定尽力。”陈耕痛快的道,大家都是华东军区的一份子,也算得上是一口锅里搅马勺的,只要不是太为难的事情,能帮一把的就帮一把,现在大家都不容易。

    大概是没想到陈耕居然这么好说话,宋军伟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陈经理果然痛快是这样,陈经理知道咱们这些军队所属企业要改革的事吧”

    “嗯,知道,刚学习完文件。”陈耕点点头,心里却是一动:难道

    “是这样,”宋军伟搓了搓手,似乎有些为难:“不知道林经理您能不能能不能”

    “你说的是不是我们华润实业改装212吉普的技术”陈耕忽然开口问道。

    第三军械维修厂是一家军用车辆维修企业,江南省军区车辆维修厂也是一家省军区下属的车辆维修企业,和第三军械维修厂一样也面临着从正规部队变成军属企业的局面,华润实业的212吉普改装项目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宋军伟他们的厂想要活下去,除了用华润实业的212吉普改装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之外,还能靠什么

    指着他们自己想个让自己吃饱饭的活路,实在是太为难这些习惯了靠国家给安排计划的企业领导了。

    宋军伟可怜巴巴的望着陈耕,语气里不禁带上了哀求之意:“陈经理,看在大家都是军人的份上”

    但陈耕想都不想的拒绝了:“不行。”

    宋军伟顿时一脸的失望。

    虽然来之前就有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当陈耕真的这么干脆利索的拒绝了自己的时候,宋军伟还是心痛的厉害:这小子,当真是一点余地、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啊。

    林书瑶尖叫一声:“姓陈的,你什么意思我看错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