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62章 从华润到润华


    一个名字而已,因为一个名名字去得罪一家大型央企,在陈耕看来绝对是蠢的可以,自己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当然,丁月梅的一片好心必须要感谢。

    “谢我倒是不用,真要谢就谢谢你在首都的老领导吧。”丁月梅笑眯眯的道。

    首都的老领导

    能够称得上老领导的,就只有国家防务部的李建国主任了,这么说来是李建国让丁月梅提醒自己的不过也是,自己和丁月梅素未相识,人家和自己非亲非故的,吃饱了撑的才会来提醒自己,但这么一说就有了根脚。

    陈耕是真的没想到李建国主任对自己这么看重,哪怕自己已经从国家防务部离职了也依旧在关注着自己,心里感动的厉害,眼眶有些也发红,抽了下鼻子,道:“老领导的厚爱,我真是如果不能做出点成绩来,就太愧对老领导的关心了。”

    第二天一大早,华润实业股份调整的方案草案就贴在了华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门口,如果对这个方案不满意,可以现场向军企改革小组反应意见。对这个草案不满意的人还真不是,但不满意的原因却让人大跌眼镜

    “怎么陈经理的股份才45”看清楚华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份调整之后的分配方案,立刻就有人不满的叫了起来:“最少也得过50吧”

    “凭啥要过一半啊,”一旁的人立刻就不乐意了:“陈经理的股份过了一半,那咱们华润实业算是国有企业还是私人企业要我说啊,就坚决不能过半。”

    “你懂个屁啊”

    说话的这位立刻就一头唾沫吐在地上:“没见识的玩意儿,陈经理的股份只有45,三修厂的股份却有55,知道这是啥意思不大股东还是咱们军区到时候上面给咱们公司派个屁都不懂又喜欢瞎指挥的新领导,到时候怎么办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好日子,到时候你找谁哭去”

    “不会吧”刚刚还对陈耕拿走了45的股份很不舒服的家伙立刻就傻了眼,迟疑着的道:“上面不都给了陈经理45的股份了么”

    “怎么不会上面的领导屁都不懂,一拍脑袋就来一出的事情还少了”说话的这位恨恨的道:“领导想要换陈经理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到时候他们真的这么做了,你能怎么办你敢保证新来的领导能比陈经理有本事”

    “那可怎么办”这位立刻就慌了,虽然他对陈耕拿走了45的股份心里颇有些不舒服,但整个华润实业,不管是服气陈耕的,还是不服气陈耕的,都承认一个事实:没有陈耕,自己的日子绝对没有现在这么舒服,换一个新领导,大家的日子肯定不如现在舒服。

    这才一个多月呢,一个多月前自己过得是什么日子,大家都记得清清楚楚。

    “还能怎么办投票支持陈经理呗。”说话的这位悻悻的道:“没看这份草案么,陈经理说了,今年的工资涨0,从明年开始,每年都涨,你以前见哪个领导敢这么做”

    “对哦,那没说的,必须得支持林经理”

    在一片纷纭中,投票的结果出来了,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份方案的支持率竟然高达95

    这个支持率一出来,连郭海军都一个劲的摇头,对华东军区的同志道:“看到了没这就是老百姓自己的选择。”

    陪同的那位华东军区的同志苦笑着,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如果这个草案无法通过就给华润实业的工人做一下思想工作的准备,哪想到这个方案不但就过了,而且还是高票通过,心里却不免又有些酸溜溜的。

    刘前进和彭光明则笑的很开心。

    接下来,是领导发言和换牌仪式,这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唯一值得说道说道的,是牌子从之前的“华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变成了“润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昨晚回去之后,陈耕特意找人了解了一下这个华润公司的情况,不了解还没关系,这一了解差点儿把陈耕给吓倒:这个华润公司,不但是国企、央企,人家根本就是国企当中的老大哥

    这个华润中的“润”字,甚至与开国太祖关系匪浅

    后怕之余,陈耕心里那叫一个庆幸:幸亏现在的华润实业还是个没有人在意的小虾米,否则等到华润事业发展壮大的那一天,到时候那才叫一个麻烦

    什么都不用说了,改名字吧

    但是改成什么名字呢想了挺长时间也没想出个朗朗上口的名字的陈耕,干脆偷了个懒,将俩字一颠倒:润华

    他就不信有了华润之后,还能有个国企老大哥叫润华。

    等这一套程序折腾完,已经是上午0点多,送走了军区和军企改革小组的领导们,陈耕笑着对眼前的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同僚们道:“大家去会议室坐坐”

    “是得去坐坐,”曹军捶捶后腰,夸张的道:“迎来送往不容易啊,这两天下来可是把我这老腰给累坏了。”

    众人顿时哄然大笑

    大家都知道曹军有个腰肌劳损的毛病,但知道归知道,并不妨碍大家拿这件事来揶揄老曹同志,刘前进就笑骂道:“老曹,不是吧我记得你才40来岁,这腰这就不行了你腰不行了,弟妹可怎么办”

    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开开这样的玩笑当然无伤大雅。

    曹军也不生气,笑骂道:“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老子的这腰还能再用30年。”

    大家说说笑笑的往会议室里走,待到都坐定之后,彭光明轻咳了一声:“小陈,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大家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尽管说,不管是什么事咱们都商量着来。老刘,你说呢”

    刘前进点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彭光明和刘前进的这番表态就代表了整个第三军械维修厂的意思,虽然话没有说的太明白,但大家都听懂了:虽然润华实业不再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三产办了,第三军械维修厂只持有华润实业55的股份,但在润华实业上班的孩子可都还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孩子,咱们没那你当外人看,小子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你眼前的这些人可都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叔叔伯伯,不要有什么顾虑。

    这话的确没错,虽然现在成了两家企业,但也不知道是军区领导和军企改革小组的领导同志疏忽了还是怎么滴,陈耕的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副厂长的道职务并没有被免掉,本身与眼前这些人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大家彼此之间不是外人除了沈建华这家伙。

    当然,陈耕现在毕竟成了润华实业的股东,有些事情该说清楚的还是要说清楚。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陈耕点点头:“好,那我和诸位老大哥就说说我对润华实业未来发展的规划以及对利润的划分的一些设想:

    第一,我想问一下,之前我提到的那个乘用车避震器项目咱们维修厂有上马的计划吗如果没有,我打算在润华实业内成立一个汽车零配件项目部,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就上马这个避震器项目。”

    刘前进和彭光明碰了下眼神,随即大手一挥,道:“算了,咱们厂接下来我们的重点就是全力做好化油器这个项目,至于其他的项目,咱们没有钱、也没有精力去顾及,这个项目是你提出来的,你想做就做吧。”

    彭光明点上一根烟抽了两口,慢悠悠的道:“当然,大家谁有什么想法,尽管畅所欲言。”

    厂长和书记都表明自己的态度了,谁还会去不识趣的去“畅所欲言”而且大家心里也都明白,厂子的资金状况、技术条件也的确不允许上马这个项目,这一条自然是毫无悬念的被通过了。

    陈耕:“第二个,我想确认一下,我还是和没改制之前一样,对润华实业在生产、销售、经营等方面拥有完全的管理权,是这样吧”

    “没错,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润华实业还是你说了算。”彭光明道,他和刘前进早已经就这个问题沟通过了。

    “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陈耕先向大家道了谢,这才接着道:“不过出于财务和监管方面的考虑,我希望维修厂至少在润华实业的财务部门派驻一个人,如果能派驻一个副总就更好了”

    不等陈耕说完,刘前进的眉头已经拧了起来,不悦道:“小陈啊,没这个必要,真的没这个必要,大家信得过你。”

    一直没说话的陈红军忽然开口了:“陈耕说的没错,的确是应该派个人过去。”

    谁都没想到陈红军会在这个时候开口,而且一开口竟然就是要求第三军械维修厂向润华实业派驻财务人员,一时间都有些愣神:老陈,虽然大家都知道你的性子,但陈耕可是你的儿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