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66章 把床单带走吧


    回力轮胎?

    陈耕立刻就笑了:自己怎么可能会没有听说过?简直太听说过了,不但是自己,整个时代,整个共和国,没听说过“回力”这俩字的人还真不多。

    七八十年代的人,谁没有听说过回力球鞋的大名呢?谁脚上若是能有一双回力的篮球鞋,比30年后脚蹬一双限量定制版的手工定制的小牛皮鞋拉风太多了。

    想到回力球鞋,想到回力轮胎,陈耕忍不住就敲了敲脑袋,暗骂自己是猪脑袋,怎么连回力轮胎、回力轮胎厂都给忘记了?大中华橡胶厂,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回力橡胶厂,早在1982年的时候就生产出了我国的第一条轿车用子午线轮胎,自那之后回力轮胎就成了上&海牌小轿车和红旗轿车的专用轮胎品牌。

    枉自己还是混汽车这个圈的,竟然把这个给忘记了。

    其实这个严格说起来这倒也怪不得陈耕,一辆轿车上有上万个零件,当初引进普桑的时候,连最普通的螺丝、螺丝帽都是从德国直接引进的,魔都大中华橡胶厂虽然能够生产轿车用的轮胎,但他们生产的轮胎规格和普桑上的轮胎规格不一致,性能指标也略低,大中华橡胶厂想要成为普桑的轮胎配套厂,不但必须要改进自己的轮胎生产模具,同时还要改进配方和生产工艺,而这,不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

    对于在1982年才生产出第一条国产轿车用子午线轮胎的大中华橡胶厂来说,想要生产出达到狼堡方面给出的性能指标的轮胎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依旧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有很多难题需要克服,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在于当时并没有任何一个单位给大中华橡胶厂下达必须要在xx时间内生产出合格的普桑专用轮胎的命令,对于现在也习惯于靠国家计划来安排生产的企业而言,没有国家的命令谁也就不愿意动弹:万一失败了呢?责任由谁来承担?太多的问题在那里等着。

    1984年10月10日,普桑汽车有限公司在人民大会堂正式签字,至此,普桑公司才算是正式正式成立,大中华橡胶厂能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为普桑提供出合格的轿车用子午线轮胎,在这个年代,已经堪称是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极致了。

    “陈,你要来魔都吗?”电话里的金德勒欢快的道:“如果你来魔都,我可以帮你安排参观大中华橡胶厂。”

    “好啊,”陈耕好不犹豫的答应下来:“金德勒先生,太感谢你了,还有,我们可以一起喝一杯。”

    “哈哈……好,我们一起喝一杯!”金德勒的心情很愉快,任何一个能够让自己赚钱的机会,他都这么愉快,有时候陈耕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犹太人的血统,否则他怎么就这么不像德国人呢?

    ……………………

    “这就是软卧啊,啧啧……是比硬座舒服太多了,”张向阳用力在软卧上坐了两下,满意的半眯着眼睛,那惬意的模样看的陈耕都觉得心疼:“在火车上美美的睡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到魔都了,比我爸他们出差的时候舒服太多了……这床单真白,老三,你说咱们下车的时候把这床单装包里带走怎么样?”

    这次去魔都,陈耕将张向阳给带上了,人生第一次走进软卧车厢的张向阳同志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对软卧车厢里的一切东西都感到好奇,看到桌子下面的暖瓶他感到好奇,看着窗户外面飞快消失的风景他激动的大呼小叫,现在,连床上铺的床单也不肯放过。

    陈耕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眼皮都没翻一下:“拿走倒也不是不行,但你丢得起这个人么?”

    “这有什么丢人的,”张向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我爸出差的时候,还不是把招待所的毛巾拿回来给家里用了?”

    “……”陈耕顿时无语,这个理由太强大了:“你要是不怕下车的时候被列车员检查出来,那你就拿呗。”

    “啥?列车员还检查?”正兴致勃勃的盘算着是只拿自己床上这张床单还是将这个包厢里的四条床单都拿走的张向阳,立刻就傻了眼。

    “你以为呢?”陈耕吓唬他道:“你该不会以为就你想要把床单塞行李里面带走吧?”

    作为一个第一次做卧铺的土鳖,他还真不知道坐卧铺,下车的时候要不要检查行李,但陈耕这么说,他就下意识的以为真的是这样的,也是啊,既然自己看到这洁白的床单有揣包里带走的冲动,估计其他人十有**也会这么干吧?

    “那还是算了,”迟疑了半晌,张向于一脸不甘的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被人检查出来就太丢人了……你说铁路怎么就怎么小气?连条床单都舍不得?”

    “嗯……是挺小气的……”陈耕胡乱的应付道。

    好在第一次做卧铺的张向阳的兴趣转移的很快,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就不再纠结于床单,而是的向陈耕问道:“唉,老三,你说咱们以后还能坐卧铺吗?”

    这次能弄到去魔都的卧铺票,还是陈耕通过军区的关系搞到的,张向阳觉得这次能弄到卧铺票,下次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再说了,哪能此次出差都坐卧铺呢?那也太浪费、太奢侈了。

    “卧铺?呵呵……”陈耕笑了笑:后别说卧铺了,等咱们公司的也发展起来,飞机你也得经常做,哪怕坐的想吐也得坐。”

    “坐飞机会够?”张向阳瞪大眼睛,吃惊的道:“你就吹牛吧,”说完,不能陈耕说话,他就一脸憧憬的道:“别说经常坐飞机了,这辈子我要是能坐一次飞机我就知足了。”

    “这辈子坐一次飞机你就知足了?”陈耕笑道:“你这个目标也太简单看,这样,到了魔都,我让人帮忙问问有没有从魔都飞咱们海洲的航班,如果有,咱们回来的时候就坐飞机。”

    刚刚躺下去的张向阳一下子坐直了,可以坐飞机的兴奋、期待和不敢置信交替出现在他的脸上:“老三,你没开玩笑?咱们回来的时候真的能够坐飞机?”

    “不过是坐个飞机而已,至于这么激动么?”陈耕无语的道。

    “我能不激动么,这可是坐飞机啊,坐飞机!”大概是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情说一遍不能显示出重要,张向阳将坐飞机这件事强调了两遍,激动的道:“咱们厂长都没坐过飞机,就算是咱们军区,正师级以下的干部也没有几个坐过飞机的,现在我竟然能坐飞机了!”说完,他傻笑了两声:“哈……我竟然能坐飞机了?”

    “这样吧,”陈耕想了想,道:“不和你开玩笑,只要这次的事情能办成,又有魔都到咱们海洲的航班,回来的时候我就让普桑的人帮咱们订两张机票,算是奖励,怎么样?”

    对于陈耕这种短途出行习惯了有车,长途出行习惯了有飞机的人来说,坐这个没有空调卧铺觉得已经够委屈了,去挤现在跟桑拿房似的的硬座车厢?陈耕觉得不如让自己死了舒服。

    如果买不到卧铺,他宁愿一路开车去魔都,这还真不是他穷讲究,这只是单纯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就跟你让一个习惯了大鱼大肉的人去吃窝窝头一样,一顿两顿还行,顿顿吃,那简直让人生不如死。

    但刚刚还一脸憧憬的期待着坐飞机的张向阳,听到陈耕这话却迟疑了:“可是……我听说飞机票很贵啊。”

    “那就让别人给咱们买。”陈耕随口道。

    “谁会给咱们买?”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兄弟俩随意的聊着,也不知道过了几站,陈耕的这个包厢里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手里拎着个不大的旅行包,穿着看上去倒是挺讲究,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能买得起软卧、舍得坐软卧的,基本上不是政府机关的也是国企的领导,穿的不讲究的也没几个。

    看到陈耕两个小年轻竟然在这个软卧包厢里,中年男子微微一愣,不过还是笑着向两人点头,这年头,坐火车能坐软卧的,都是有点身份、有点能力的人,等闲人等别说舍不舍得出这比软卧的钱了,他根本就是拿着钱也买不到软卧票,陈耕和张向阳两个人虽然年轻,可既然两人能出现在软卧车厢里,中年男子却是一点也不敢小觑了他们。

    安顿好自己的东西后,中年男子客气的对陈耕和张向阳道:“两位小兄弟,你们这是去哪?”说着,笑眯眯的掏出一盒石林来,“来,两位小兄弟,抽烟。”

    “抽我的吧。”陈耕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包没抽几根的中华。

    “嚯!中华啊,好烟!”中年男子顺手将自己的石林揣进兜里,不客气的接过一根来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啧,好烟就是好烟,醇!”

    “我们去魔都,”陈耕打量了眼前的中年男子一眼,问道:“这位同志,你这是……出差回去?”

    ————————————————

    ps:兄弟们,今天就一更了,原因么,今天是千年的生日,2月29啊,四年才有一次的机会,不容易,所以千年小小的给自己放半天假应该是可以原谅的吧?

    嗯,今天的生日,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顿火锅,就是没有蛋糕,稍显美中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