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9章 不能开口子


    金德勒并没有说太多,和大家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后,他就自己找个地方坐了下去,完全没有和人交流的意思,但是对于金德勒这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在场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觉得意外、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觉得金德勒的做法理所当然。

    改革开放已经有几年了,大家已经不像前几年的时候那样对外国一无所知,随着出国过的人逐渐增多,从这些出过国的亲戚、朋友、领导……们的嘴里,大家知道了国外的情况和我们从小受到的受到的教育而形成的概念中的国外情况完全不一样,外国的老百姓们绝对不是等着被咱们解放的受欺压的、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劳苦大众,而是家家都有小轿车、有豪华小别墅,据说每一家都有一个大仓库专门用来堆放彩电、冰箱、洗衣机和录像机等等这些东西,家里用的家电坏了之后人家外国人根本就不修,直接丢掉,而是从仓库里再搬一个新的……

    听说很多留学生都是捡人家丢掉的家电,拿回家之后修修一样的用,不但不花钱,还过上了四个现代化的生活……

    听说像是这位金德勒先生这样派驻在咱们国家的技术人员,每天德国狼堡总部给他们的补助就有上百美元……

    所以人家矜持一点、高傲一点是完全正常的,不矜持、不骄傲才不正常,正相反的,陈耕那家伙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竟然能够得到这么一位德国工程师的青睐,真是……老天爷瞎了眼啊,为什么不是我呢?

    但进金德勒已经来看,不需要他做什么,只需要他往那里一坐,周围的人立刻就放低了声音,唯恐打扰到这位尊贵的外宾——这年头,能够在重要的活动中请到一个外国人给自己站台撑场面的,放眼整个海洲,陈耕算是独一份。

    为什么要让金德勒给自己撑场面呢,因为来的单位这么多,最终能够与润华实业签订合作协议的单位只有5家,那些被筛下来的单位能甘心吗?肯定不甘心!虽然陈耕已经制定了就这个时代来说非常严密的评分制度,可以根据每家单位的设备、技术工人的数量、规模以及厂区面积大小等等进行量化,最终根据量化出的总分,选择与分数排在前10位的企业合作——如果前5位中有谁觉得润华实业的条件太苛刻,不愿意合作,则依次递补,但只要是来的,就绝对不会有人肯放弃这个合作的机会。

    在来的这些家单位中,有的单位的情况很糟糕,但为什么他们明知道自己单位的分数不高还要来呢?无非就是个侥幸心理:我们的条件虽然不好,但备不住其他单位的情况也不好啊,说不定那些条件好的单位就不去了,他们不来,我们不就有几乎了么……

    算盘打的很响,但面对这么一个稳赚钱的项目,没有谁肯放弃。

    所以,当最终的分数出来之后,那些没有了机会的厂长、书记们立刻叫了起来:

    “不对啊,为什么我们单位的分数只有这么一点?是不是什么地方算错了?”

    “我们厂的分数也有问题,马厂长他们单位的情况还没我们单位好呢,凭什么他们单位的分数就比我们单位的分数高?”

    “陈经理,我们单位排名第六,可与前面的单位就差一分,您高抬贵手网开一面,给我们一个机会么……”

    现场一片混乱,要求重新评分的、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的全都跳了出来,这个时候,金德勒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随着陈耕的一个颜色,金德勒轻咳了一声。

    金德勒咳嗽的声音并不大,但伴随着这一声轻咳,刚刚还喧闹无比的会议室骤然间鸦雀无声,整齐的就仿佛被一只只无形的手捏住了大家的喉咙。

    虽然大家谁都不清楚金德勒先生为什么要表示不满,也不清楚他有什么资格表示不满,但大家都知道,没有金德勒先生的支持就没有润华实业的今天,而陈耕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因为自己去得罪金德勒先生的,所以既然金德勒先生表示自己有意见,自己最好还是老实一点。

    金德勒没有说话,陈耕轻咳了一声:“诸位同志,规矩就是规矩,既然咱们之前已经定下了规矩,就要按照规定来执行。谁觉得自己单位的数据有了错,可以自己核算一下,但话先说在前面,如果我们没核算错,大家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陈耕这话一出口,刚刚叫嚣着自己单位的分数核算错误了的厂长、书记,立刻低下了脑袋,装作刚才喊的人和自己没关系。

    陈耕也懒得和大家计较,望着那个觉得自己委屈的第6名:“叶厂长你们单位1分落选,我能理解你们的苦衷和委屈,但第7名与你们单位的差距也只有3分而已,叶厂长,你说如果我照顾了你们单位,是不是也得照顾一下第7名?第8与第7的差距也很小,我是不是也要照顾?这个口子只要一开,想要关上可就难了,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的确是这么回事。大家都默认了陈耕的说法。

    确实,规矩就是规矩,这么多家企业,就只要5个,只要给一个人开了口子,那就是坏了规矩,坏了规矩就是坏了规矩,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坏了规矩,大家心中肯定不服气:你陈耕肯为第6名开个口子,为什么不能为我们开个口子?这么开下去永远都没个尽头,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从一开始就刹住了。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排名第6名的叶厂长依旧觉得自己也很委屈,他高声辩解道:“陈经理,如果我们厂是因为技术实力不如人,我当然是没什么好说的,但我们之所以落后一分就是因为我们工厂偏了一点而已,但地方偏了点这也不耽误修车啊。”

    叶厂长这么一说,大家也觉得他们挺悲催、挺倒霉的,虽然地理位置也的确是打分的影响因素之一,但两家单位的技术实力都差不多,但叶厂长他们单位就因为位置偏了点而落选,这可真是……啧啧……简直和天上的鸟屎正好落脸上有得一拼了。

    有和叶厂长比较熟悉的人同情的道:“老叶的确是倒霉了点,可这也怪不到老叶的头上啊,单位开在什么地方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老叶的确是倒霉了点,可既然规矩已经定下来了,他倒霉也没办法,谁都有苦衷,总不能看谁有苦衷都要开个口子吧?”

    “也不是不行啊……”

    “嘁!那不又成了大锅饭了?还有,技术是人家陈经理的,人家愿意把技术教给你是人家仗义,可你也不能太欺负人了吧……”

    “都别说了,看看陈经理怎么说吧。”

    “对对,都别吵吵了,赶紧看陈经理怎么说……”

    一番争执之后,众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在了陈耕的身上。

    叶厂长更是满脸的紧张,虽然理智告诉他陈耕不可能为自己开这个口子,不管是因为什么干音,可心中不免还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如果有个万一呢?

    迎着众人的目光,陈耕缓缓的开口了:“对于叶厂长的情况,我个人也很同情……”

    叶厂长的心顿时就是一沉:要糟!

    果然,叶厂长的感觉应验了,陈耕道:“但规则就是规则,既然在此之前大家对我们这次甄选合作伙伴的方式谁都没有提出异议,那么这个规则就是在场的每一位共同认可的,叶厂长他们单位的情况我也很同情,但还是那句话,规则就是规则,既然大家都认可这个规则,就要尊重在这个规则下出来的结果,否则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平。”

    略略一顿,陈耕继续道:“当然,如果前5名的单位中有谁觉得润华实业的合作条件太苛刻,不愿意接受润华实业的条件,叶厂长他们单位就可以递补上去,这是规则允许的。现在我想问一下,前5名的单位当中有没有无法接受润华实业的条件的,或者愿意发扬风格把自己的资格让给叶厂长他们单位的?”

    排在前5名的单位的厂长和书记们忙不迭的一阵摇头:开什么玩笑!今天能出现在这里的,全都是日子快要过不下去的,全都指望着陈经理提携自己一把,好让自己喝口汤呢,觉得条件接受不了?觉得条件接受不了的单位,今天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至于发扬风格把自己的资格让给叶厂长?谁敢发扬风格,回去之后立马就能被全厂几百号职工给生撕了!

    怀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叶厂长逐个看过去,当确定没有一个人肯发扬风格的时候,叶厂长这个40多岁的汉子还是痛苦的捂住了脸。

    但这能怪得了谁呢?谁都不怪,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

    就在大家或强打笑脸、或一脸黯然的准备走人的时候,陈耕却是再次开口了:“不过对于诸位这次没能入选的企业,我有个建议,大家是否愿意听一下?”

    ———————————————

    ps:今天周末,嗯嗯……我知道大家肯定想要骂娘了,但昨天丈母娘和老丈人带了儿子一天,今天千年和夫人不好意思继续让丈母娘和老丈人继续带,所以今天就只有一更,还请大家多多体谅,毕竟是成家立业有孩子的人了,家庭和谐很重要啊,大家说是不是?

    不过和以前不一样的是,明天就2更,不会像前几天那样连续2天都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