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5章时局多艰


    五万美元,惊动中央!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笑话,区区五万美元就能惊动中央?但这就是事实。

    很多人根本无法想象此时的共和国被外汇给为难成了什么样子,但此刻的共和国就是这么艰难,或者说,比想象当中的还要艰难,艰难许多。

    在外汇的压力下,对于此时的中央政府来说,任何一个能够给国库的外汇储备增加一点厚度的举动都是政治正确的举动,不管你要做什么,只要能转来外汇,一句话:全程绿灯!

    如果华东军区真的可以做到每年给国库增加500万乃至1000万美元的外汇储备,这将会是华东军区最大的成绩,从上至下没有一个敢给华东军区设置障碍的,中央甚至会以督导小组的形式来重点保障这个项目的顺利运行,谁敢给这个项目使绊子谁就是被****的对象,结果只有一个:办他!

    至于长江750的成本,只要陈耕真的能帮华东军区拿回结结实实的外汇,那都不是事!别说每辆长江750还能赚到不少钱了,就算一分钱不赚乃至于亏本,中央也会高高兴兴的看着这个项目亏钱,还是那句话,只要能够赚到外汇!

    为了赚外汇,景德镇的瓷器、苏杭的纺织工厂、景泰蓝以及国内所有能够出口创汇的企业都在拼了命的在生产,后世有一句非常贴切的话来形容这个时代国家对外汇的需求和紧迫:为了增加外汇,国家甚至恨不得去卖血!

    有人说了,没有外汇就没有外汇呗,钱多有钱多的花法,钱少有钱少的花法,总不能为了一点点的外汇就拼了命的去贱卖咱们的底子,这是败家子的行为,不,连败家子都不会这么干!

    对于这样的圣母婊和道德帝,陈耕只有俩字送给他:呵呵……

    丫根本就不了解国家当时的情况就敢随口乱喷,知不知道此刻全国有无数的工业企业正等着外汇来对生产设备进行升级换代?知不知道国家的国防形势异常严峻,军工系统迫切需要外汇来提升自己的国防硬实力……这些东西都需要外汇,你让国家怎么办?

    至于军队做生意这件事,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在意这一点,军队应该做生意不?正常情况下肯定不应该,这一点放到哪里都没话说,但国家改革开放,削减军费投入,军队要自己养活自己了,不做生意还能怎么办?靠着那点儿军费早就饿死了,哪怕是饮鸩止渴,也先喝了再说。

    甚至于在当前这个大环境下,军队能赚钱那就是本事,如果军队在赚钱的时候还能给国库增加一点外汇储备,那是会受到重点表扬的……海军这会儿不正在利用自己的优势往国内倒腾原油、汽车么?虽然海关一个劲的抱怨自己没收到关税。

    见陈耕明白了,李雪山反倒有点担心起来,他认真的问道:“小陈,你给我说句实话,你到底有多大的把握?如果能成这自然是不用说,这几年咱们军区这几年最大的重点保障项目,如果不成,你也给我说句实话。”

    “我只能说有一定的把握,如果一定要量化,大约一半对一半吧。”陈耕认真的想了想,道。

    “能有一半的把握?”李雪山的眼睛大亮!

    “有!”

    “跟我走。”李雪山二话不说,拖着陈耕就往外走:50%的把握,足够拼一把了。

    陈耕还有些懵懂:“首长,您这是……”

    “跟我去见政委。”

    见政委?

    如果是其他的副政委,李雪山一律以“x副政委”称之,能够被李雪山用“政委”称呼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华东军区最高行政长官、华东军区两大巨头之一的政委张立国同志。

    “就这么一点事还要去见政委?”

    “小事?呵呵……小子,我给你说,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这就能成为咱们华东军区的头等大事!”

    …………………………………………

    从军区机关大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直到现在,陈耕还有些不相信自己今天经历的一切:这真是堂堂军区司令和军区政委能干出来的事?咳咳咳……

    想到堂堂的军区司令和军区政委这种放眼国内军界也是跺跺脚颤三颤的人物,竟然为了这两斗米折腰,陈耕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别人都是不为五斗米折腰,您好歹撑到四斗米也行啊。

    回到家的时候,妈妈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炒最后一盘子菜,老爹陈红军正坐在桌子前面有滋有味的看着电视里面的新闻——多说一句,回来这么长时间了,陈耕还是不适应家里的那台14英寸的泰山牌黑白电视机。

    看到陈耕回来了,袁佳随口抱怨了一句:“你们爷俩都是属狗鼻子的啊,闻着味才肯回家?”不等陈耕回答,她又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说今天去军区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回想今天被军区首长们反复询问的痛苦,简直是不堪回首,陈耕摇头苦笑道:“事情比较多。”

    袁佳原本只是顺口这么一问,她以为儿子从军区机关回来之后去润华实业了,现在听儿子话里面的意思,敢情儿子是在军区呆到现在才回来?立刻吓了一跳:“你这是刚从军区回来?”

    “是啊。”陈耕苦笑着点头。

    袁佳立刻关切的追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怎么要用这么长时间?”

    “过几天我要去首都出趟差,可能要在首都呆一段时间。”陈耕终究还是没好意思把今天遇到的事和自己老娘说。

    “去首都出差?”袁佳“哦~~”了一声,嘴巴却仿佛机关枪一般响个不停:“什么事?要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出发?”

    陈红军虽然没有说话,却同样转过头来,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不能说,是政治任务,具体什么时候出发要等通知,至于时间,差不多要半个月左右吧。”李雪山并没有告诉陈耕具体的出发时间,只说让陈耕等通知,这无可厚非,政治任务嘛,都是这样的。

    听陈耕说是政治任务,袁佳就不再追问,作为一名现役军官的妻子,她很清楚不该问的问题不能问,不过却关心的问道:“这次去首都,你要去看看你的老师和同学们吧?”

    “那肯定是要去的。”陈耕点点头,自己工作这差不多2个月的时间,虽然没少和同学们写信联系,但通过信件联系的感觉毕竟不一样,到了首都的确是要和和同学们联系一下。

    “那你可得好好想想,给你那些同学们带点什么礼物。”这一次陈红军终于抢在了袁佳的前面。

    “我知道的,妈。”陈耕点点头应道,说完,他转头对陈红军道:“爸,您过段时间可能虎被调回军区。”

    “什么?”陈红军没想到这居然还能和自己扯上关系,这冷不丁的听儿子这么一说,直接就愣住了。

    “具体的我不能说太多,不过最多到年前应该就有消息了。”陈耕含糊的道,见自己老爹想要继续追问,陈耕赶紧堵住自己老爹的嘴:“您别问了,我也不能说,反正您有现在有个心理准备就行——您不是一直想要调出咱们三修厂么,这次总算是如愿了。”

    为什么?还能是为什么?只要确定陈耕的用长江750给军区赚外汇的做法确实可行,在暂时没办法给陈耕升官的情况下,陈红军就一定会被提升,这就是酬功和奖励,在确定了陈耕的设想的确可行之后,李雪山就给了陈耕暗示:只要确实可行,就绝对亏呆不了他。

    陈红军愣了良久,终于缓缓的开口问道:“我就不问是什么事了,不过……和这次的事情有关系吧?”

    “有一点。”陈耕并没有否认。

    “有没有危险?如果有危险的话……”

    出于一名父亲的本能,陈红军总觉得儿子要去做的事情极有可能会非常危险,如果自己这次被调回军区是靠儿子以身涉险才能够达成,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的耻辱,老子宁愿脱了这身军装也绝对不答应!

    “爸,您想哪去了?”陈耕哭笑不得的道:“我就是一个学生,还是学汽车的学生,上面会让我做什么危险的事?您想多了。”

    但陈红军可不是怎么好糊弄的,他盯着陈耕,一脸狐疑的道:“真的没有危险?”

    “爸,真的没有危险,我很确定。妈,您也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算了,我稍稍捡能说的给你们透露一点吧,国家需要从国外引进一些东西,需要懂汽车又懂多门外语的人参与尽力,这件事关系到咱们的国防建设,这次我去首都就是去做这件事的,危险是绝对没有的,我这么说您两位能够理解了吧?”陈耕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袁佳这才一脸的释然:“我就说嘛……”

    “妈,”陈耕抽了两下鼻子,忽然打断袁佳的话:“菜糊了。”

    “嗯?”袁佳愣了一下,嗅着房间里弥漫的糊味,然后风一般的冲进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