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8章 我愿意(1/4)


    ps:以前都是过了午夜就可以上架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是公众章节,还不能上架,不过没关系了,千年说了过了零点发一章就一定要发一章,算是以此来表示千年对大家支持的感激。

    今天四更,第一更给大家奉上。

    ————————————————

    “废话!谁不想?谁不想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但富翁哪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你到底想说什么?”金德勒有些恼了,焦躁的把扳手丢地上,“医疗费用”这个词,更是给了金德勒莫大的刺激,他之前就是因为给老婆凑医疗费而被陈耕拖下水的,现在对“医疗费用”这个词他格外的敏感。

    “我想说的是,现在你就有个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的机会,”陈耕也不卖关子了,指了指眼前这辆bmwr71,道:“你说,如果我们想办法把这些长江750好好休整一番后运到德国去,通过各地的老兵会、车友会或者军迷组织去销售,会不会是一个好生意?”

    “你是说……我们合作做这个生意?”金德勒脸上的焦躁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睛立刻亮了。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父亲还是一名二战老兵的德国人,金德勒太清楚bmwr71这款侧三轮摩托车在德国人心中的地位了,无数人想要拥有一辆bmwr71而不可得。

    同时也知道因为历史的原因,bmw公司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重新复刻生产bmwr71这款德国人心目中的经典车型的,只要他们敢这么做,立刻就会被人扣上一顶“为法西斯招魂”的帽子,哪怕bmw董事会集体抽风,他们也不敢这么做。

    但bmw公司不能、也不敢生产这款车,中国人就没问题了,中国人是二战战胜国,他们生产的长江750卖到德国去不但不用担心会被上骂名,还能填补这个巨大的市场需求。

    意识到这一个巨大的市场,金德勒心底开始迅速的盘算起来:

    自己的父亲所在的老兵会就有1000多人,是整个下萨克森州最大的老兵会,但下萨克森州的老兵会不止一个两个,据自己所知至少有二十多个,人数也从二三百人至1000多人不等,但哪怕是规模最小的老兵会,也有不下上百名会员,这些都是长江750的潜在消费者。

    除了这些老兵会之外,整个德国还有无数的军事爱好者和军迷组织,他们也会是长江750潜在的消费者,这些人是否也希望拥有一辆bmwr71或者长江750?这是一定的!

    除了德国之外,放眼整个欧洲呢?在摆脱了bmwr71身上那层尴尬的“纳粹帮凶”的身份之后,长江750可以以一个正义的面貌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任何一个在二战时被德国侵略过的国家……

    这个市场有多大、自己一年能够卖掉多少车呢?金德勒说不准,但哪怕是最保守的估计,只是通过哪些老兵会和军迷组织,一年最少也能卖出去上千辆吧?等运作个几年后,一年卖掉个三五千辆估计也不是问题,哪怕一辆车自己只赚1000美元呢……

    嘶……上帝啊!

    哪怕一年只卖1000辆,一辆只赚1000美元,自己也能成为百万富翁!

    如果一年能够卖掉5000辆,一辆赚2000美元,自己就会成为一个人人羡慕的千万富翁,到时候别说住豪华别墅、开豪车了,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飞机都不是问题!

    如果再经营服装、改装件等周边产品,再做车辆改装等方面的生意,等赚多了钱自己再做其他方面的生意……

    意识到这是多大的一堆钱在向自己招手,金德勒的呼吸猛然急促了起来:如果真的能够运作好这件事,何止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啊,连亿万富翁的门槛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摸一下,自己就真的走上了人生巅峰。

    在金德勒皱着眉头思索的时候,陈耕也在小心的观察着金德勒的反应,虽然他确定运作这件事肯定能赚钱,但他不确定自己的建议对金德勒的诱惑力有多大,在网上也许多关于长江750的段子流传的很广,比如:

    “一辆黑色中国产750挎斗摩托轰鸣般开过来,我那几位开哈雷摩托的兄弟都傻了。在德国,开哈雷不如开长江750气派!”;

    “不少外国的驻华使节在回国的时候也会买一辆出口版的长江750带回去”;

    “长江750吸引了一批忠实的国外爱好者,是怀旧玩家的宠物”;

    “欧洲人非常痴迷于长江750,虽然俄罗斯的乌拉尔在美国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但是在国外的受尊重程度还是不及长江750,如果骑哈雷的人看乌拉尔是平视的话,那么看长江750则是仰视”……

    如此等等等等。

    但实事求是的说,以陈耕在德国多年的生活和观察来看,长江750的确是在国外有一定知名度,不过似乎并没有达到这个高度,这与陈耕的接触圈子有关系,毕竟他接触的人和层次主要是狼堡以及设计领域,而非各个军迷组织和老兵会,而且说实话,到了2000年以后,那些二战老兵们的年纪也大了,让一个80多岁的老爷子去玩偏三轮也的确是为难了他们。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即长江750在德国的的确是有一定的知名度,而且德国人对于这种形式的摩托车也挺喜欢。

    可惜的是不管长江750在国外多么受欢迎,似乎并没有引起国内的重视,也没有人借着这个知名度去开发这一市场,对于这一点,陈耕觉得相当可惜。

    至于来自官方的最大的一个问题:排放,陈耕其实反而不担心,现在才1985年呢,欧一排放标准的实行是在1992年,欧洲现在还没有什么排放限制法规,这意味着长江750可以在德国乃至欧洲正常出售,而不像是在90年代后陆续流入德国的长江750那样还要改合格证。

    终于,金德勒想好了,他一脸严肃的向陈耕问道:“我想不到拒绝的理由,但你确定你能找到足够的货源?”

    “货源你不用发愁,我既然敢操作这件事就有办法解决,”陈耕心道金德勒你是不知道我们国家对于外汇的需求有多么迫切,知不知道为了等你这句话,华东军区的首长们眼珠子都红了?不过这些话就没有必要和金德勒说了:“我觉得你需要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如何开发市场以及阻止后来者,你应该知道,当看到我们在操作这件事之后,别人不会无动于衷的,如果长江750的生产厂家也来操作这件事,我们怎么办?”

    对啊!我可以直接与生产厂家去谈这件事的啊。陈耕的话提醒了金德勒:陈耕这家伙精明的跟鬼似的,自己能从他身上赚到多大的便宜?但其他中国人可是傻傻的,如果自己能够直接去找到厂家,与厂家合作,岂不是赚的更多?

    看到金德勒有些闪烁的眼神,陈耕就猜到了这家伙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这没有出乎陈耕的意料,他也没生气,“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一直都是外国人的行事准则,有赚更多钱的机会,在外国人看来有意就要往后排,不过只一句话,陈耕就让金德勒乖乖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金德勒,如果你只是打算赚一些钱,直接与厂家合作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如果你想要将这个做成一项事业,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家,我建议你还是再认真的考虑一下……比如你有没有考虑过拓展这种车的客户覆盖范围?”

    仅凭几句话就让金德勒放弃去找厂家谈合作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但陈耕的话也的确起了一些作用,金德勒立刻意识到,陈耕思考这件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不只是单纯的运作长江750这款车,还有着严格长远的发展规划。

    比起单纯的卖车,一个长远的规划对金德勒的吸引力显然更大,

    更重要的是,陈耕这幅胸有成竹的样子让金德勒心头不停的敲着小鼓,他不确定如果自己甩开了陈耕单干,这家伙会不会再寻找另外一个人来运作这件事,如果这家伙这么做了,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独占这个市场。

    不能独占市场,还要冒着得罪朋友的危险,如果陈耕参与进来和自己竞争,必然会压低价格,如此一来自己赚的钱反而是更少,算一算,怎么都不合算。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现在的金德勒手里没钱!

    作为一个聪明人,金德勒很快就捋顺了这其中的关系,立刻的放弃了撇开陈耕单干这个有人的想法,问道:“合作当然没问题,但怎么合作?还有,你问我的问题我也想要问你:如果有后来者进入这个市场,我们怎么办?”

    陈耕松了一口气:和聪明人合作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至少他们不会做傻事。道:“这样,我们把这辆改装的车子送到德国后,先试探一下市场的反应,我们可以委托您的父亲帮我们接单,只要有5辆车的订单,我来想办法筹集货源,车子在我们这里改装,改装完毕后再运去德国。只要能够确定这是一桩好生意,我们就共同成立一家公司来运作这个项目,我们分别持股50%,利润平分,你觉得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