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9章 合作愉快&管理理念的冲击


    金德勒立刻同意了这个股份分配方案:“可以,这个分配方案很公平。”

    陈耕没有仗着自己手里的钱来要求占大多数股份,这让金德勒松了一口气。

    既然金德勒同意,陈耕接着道:“这么算的话,我们并不需要很多的启动资金,中国这边的问题我能解决,唯一的问题是你需要在德国找一家有外贸进出口资质的企业来帮我们操作这件事。”

    金德勒立刻就道:“我的妻子就是从事外贸进出口行业的,她有20多年的进出口工作经验和渠道、人脉关系,我认为我们可以让她来运作在德国方面的事宜,以上帝的名义,我发誓她值得我们信任。”

    陈耕颔首,金德勒现在是外派期间,现在的他的确不能随便回国,但自己和金德勒需要在德国有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金德勒的夫人是个外贸进出口行业的从业人员,这就再好不过了:“我对您的夫人当然没有疑问,唯一的问题是她的身体允许她出来工作吗?”

    金德勒道:“可以,她现在处于恢复的第二阶段,已经可以从事一些轻体力劳动了,完全没有问题。”

    “那我没有问题了,”陈耕点点头:“至于这个生意的运作方式,我的想法是,我通过军区,直接采购现役的长江750……”

    “等等!”金德勒打断陈耕的话,惊讶的道:“陈。你确定能拿到现役的长江750?你确定你没开玩笑?”

    “我非常确定我没开玩笑,”陈耕表情相当的认真。自己需要的车子不从华东军区的账面上走,华东军区还不乐意呢:“不管我们的业务需要多少辆车,我都能搞到刚刚从现役状态退役的,而且我可以保证这些车辆的服役年限不会超过3年,状态和机械性能优秀,唯一的问题是我们需要用外汇与军区进行结算。”

    普通人直接采购现役的长江750当然是不可能的。这听起来简直就是个笑话!你当军用车辆的管理办法是放在那里好看的吗?偶尔通过报废的方式弄几辆车也就罢了。但如果是大批量的这么做你简直就是找死,你当纠察和宪兵们是摆着好看的?

    但任何事情都有例外,比如将现役的长江750变成外汇。

    自上次和军区首长们说过自己的设想之后,军区首长们就已经做好了计划:只要确定这生意能够做的起来,就直接从洪都摩托车厂采购了车辆,在军区使用三个月的时间,让车子在华东军区的装备物资名单上走一圈,然后转给润华实业。将来如果有必要,这些摩托车甚至完全不需要送到华东军区。直接从华东军区的装备单上走一圈就行了,如果将来生意做的够大,甚至不排除与军方高层协商来运作这件事的可能。

    “如果你确定没问题,那当然没问题。”金德勒兴奋的两眼放光,搓着手道:“陈,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好厉害,性能完好、服役时间不长的现役军用车辆,可比新车受欢迎的多了,这些车我们可以在德国卖个好价钱!这些车的价格可以卖的比新车还要高,这可是真正的军用现役装备……嗯。你继续说。”

    “拿到车之后,先送到我们这里进行改装,主要是提升功率和质量稳定性以及一些外观装饰件,之后再装船送往德国,你觉得怎么样?”

    金德勒对此没意见,长江750的质量稳定性的确是差了点,为了以后的用户口碑,的确需要好好打理一番,提升一下质量的稳定性,点头道:“没问题,之后呢?”

    “之后?之后我觉得看情况,如果条件允许,我们可以直接收购生产厂家,又或者我们可以成立一家生产企业,专门生产这种偏三轮摩托车,除了针对老兵、军迷这些用户之外,我们还要开发面向普通用户的车子,比如我们把这辆车打造成一个文化符号、一种生活方式。”陈耕终于透露了自己真正的想法。

    “文化符号?生活方式?”金德勒的的眼神有些迷茫。

    “比如哈雷,说起哈雷,大家想到的就是不羁和自由,这就是一种哈雷的文化符号,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车子也打造成一种类似的文化符号,比如亲情和家庭,这种可以坐三个人的摩托车是偏三轮摩托车独有的标志,如果我们把侧斗加长,让里面可以坐两个孩子,这种可以一家人出行的摩托车,是不是只有我们才有?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但听起来似乎不错的样子……”

    金德勒有些心动了,提起摩托车,大家想到的第一感觉就是孤独行走在路上的骑士,从来没有人将摩托车与家庭和幸福联系在一起,但的确,偏三轮摩托车具有其他摩托车无论如何都无法比拟的优势:因为侧斗的存在,它可以带着一家人轻松出行,所以至少从理论上来说,陈耕的想法是可行的。

    心动之余,金德勒心里又格外庆幸:陈耕此前的确思考了很多,如果自己真的甩开陈耕单干,说不定真的会被这家伙折腾的很惨。

    作为一名汽车工程师,金德勒从未想这么远过,但他心里很肯定的是,这辆车的确有被打造成亲情和爱情这个文化符号的潜质。

    意识到这一点,金德勒心中躁动起来:陈耕说的没错,这件事的可以当成一项事业来做,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备受人尊敬的企业家,而不是单纯的为了赚钱。

    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是从事自己最喜欢的机械和动力行业,这种感觉让金德勒有种幸福的感觉。唯一的问题是:“但是你还是没有回答我,我们如何阻止后来者?”

    “简单,行政手段,只要我们在德国卖的价格足够高,给国家拿回来足够多的外汇,我的国家的中央政府就会主动出面帮我们阻止其他人来做这桩生意的。”

    “……”金德勒嘴巴都合不拢了:中央政府出面?这样也行?!

    答案是,这样真的行!

    ………………………………

    既然是试探长江750在德国市场上受欢迎程度的第一炮,在努力的提升这辆车的外观和质量稳定性之余,两人还得耐心的等军区后勤处把这辆长江750的合法手续送过来。

    金德勒也在期待着,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把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工人们培训出来,让他们熟练的掌握这些化油器生产设备的使用技巧,问题是第三军械维修厂工人们却很不习惯这么严苛的管理方式,当金德勒纠正了一次又一次,工人们依旧不肯改变他们以往的工作方式和态度之后,金德勒终于爆发了,冲进陈耕的办公室对陈耕吼道:“陈,你能不能管一管你的工人?”

    “怎么了?”陈耕皱了皱眉头,站起来给金德勒倒了杯水:“到底是怎么回事,慢慢说,谁又惹着你了?”

    “除了你的那些工人,还能有谁?”金德勒气呼呼的道:“规章制度!规章制度!我就不明白了,按照规章制度来操作机器,有那么难吧?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按照规章制度来?陈,如果你不去管一管你的工人,我没办法继续培训他们了。”

    虽然已经意识到金德勒说的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工人而非润华实业的工人,但陈耕的脸还是了严肃了起来:自己还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副厂长呢。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不肯听你的话?”

    “不是不肯听我的话,是不肯按照规章制度来操作,”感觉金德勒快要被气疯了,他气呼呼的道:“不管我怎么说,他们就是不肯按照按照规章制度来操作机器,当着我的面他们还会假装一下,但只要我转身一走,他们又故态萌复……”

    “我知道了,”陈耕摆摆手:“这是我的疏忽,”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踱了两步,陈耕开口问道:“嗯,刘前进先生怎么说?”

    “刘前进先生?”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金德勒眨了眨眼,身上的气势竟然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在飞快的减弱:“呃……我……我还没和他说……”

    “……”

    擦!听到金德勒这话,陈耕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不是吧?这种事情你不去和刘前进说,先跑来和我说了?

    金德勒尴尬的解释道:“我被他们气糊涂了,而且……我和你比较熟。”

    和我比较熟?这个理由真是强大的一塌糊涂。陈耕无奈的摇摇头,抬脚就往外走:“走吧。”

    “嗯?”

    陈耕无语的道:“去找刘前进先生,毕竟他才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负责人。”

    陈耕有办法解决这个麻烦吗?有,而且很简单,但化油器这个项目毕竟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项目,刘前进才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厂长,自己一个虚职的副厂长自然不好直接插手单位的生产经营和管理。事情还是要交给刘前进来解决。

    而且,陈耕也不确定自己解决问题的做法是否就比刘前进的办法有效。不要贸贸然的插手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一直都是陈耕的信条之一。

    ____________

    ps:上架了,兄弟们,虽然已经说过一遍了,但千年心中此刻忐忑的厉害啊,不知道成绩会怎么样,所以……再一次的求首订,求求包养,求兄弟们的支持,大家不要厌烦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