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16章 有恃无恐的敲诈


    “是吗u确定无法接受”顾新宇语气一如之前,向克劳斯尼德迈尔问道。,

    “没错,”不知道为什么,顾新宇的反应让尼德迈尔尼德迈尔感觉有些不太妙,但作为一名谈判的老手,他当然不可能因为心底里的这么一点感觉而退缩,点头道:“之前我们的成本核算出现了错误,所以不得不对之前确定的意向进行调整,对此u非常的抱歉和遗憾。”

    成本核算出现了错误,这是一个极其荒谬的说法,哪怕是一家年产值只有几百万德国马克的小企业也不大可能出现这么荒谬的错误,更不要说是u这种级别的巨头,这根本就是一个拙劣的借口,克劳斯尼德迈尔这么说摆明了就是告诉中方谈判代表:这就是我们的条件,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们的条件,大家大不了就一拍两散。

    克劳斯尼德迈尔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让自己有峙无恐:中国人虽然已经与美国康明斯集团合作,以许可证的方式生产康明斯b系列柴油机,但b系列柴油机是民用中型柴油机,排气量为39升和59升,根据不同的市场需求,功率覆盖范围从0k到30k,主要用于轻型和中型卡车、客车以及城市公交车;

    中国人正在与奥地利斯太尔集团洽谈合作,引进斯太尔的重卡车车技术以及相应配套的d65型柴油机作为动力,但d65柴油机的最大功率覆盖范围也不过从76k至20k,刚刚好与康明斯b系列形成高低搭配。

    不论是康明斯b系列还是斯太尔d65都无法作为军用装甲车辆的动力系统。但u39603系列柴油机则完全没问题。这一系列的柴油机的功率覆盖范围从345k一直延伸到920裤当然不会将920k的柴油机技术向中国人转让。而且以中国人现有的技术条件他们也没有相应的生产设备和技术能力,除了u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国家的企业会向他们中国人提供如此大功率、技术如此先进的动力系统了,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够对u形成威胁,所以克劳斯尼德迈尔老神在在,丝毫不担心中国人不答应自己的条件,他很清楚,中国人引进u的大功率柴油机的目的。目的就是军事用途。

    顾新宇终于皱了下眉头。

    德国人的有恃无恐和出尔反尔,让他很头疼,也让他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奈:正是因为我们没有,德国人才敢这么有恃无恐的敲诈和勒索,如果我们强大起来了,德国人又怎么敢这么狮子大开口问题是

    怎么办

    说其他的都没有用,既然德国人已经出招了,u39603系列柴油机又是我们的国防建设和经济发展急需的一款柴油机,那么最终只有一个问题:怎么化解德国人的招数

    陈耕不由看向顾新宇:听说顾新宇有个外号叫“狐狸”,不知道这个狡猾的谈判高手接下来会怎么做

    马上。他就知道顾新宇怎么做了

    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顾欣宇欣然道:“已经中午了。尼德迈尔先生,不如我们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下午再继续”

    “好啊。”虽然知道这是对方在故意拖延,但克劳斯尼德迈尔还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他并不在乎中国人是否在采取拖延战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拖延又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要答应u的条件

    心事重重的中方谈判人员刚刚走进休息室,还没有关上房门,66厂的厂长曹毅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该死的德国人,怎么能这么不守信用之前明明已经说好了的,他们怎么能出尔反尔”

    不但曹毅气的脸红脖子粗,几个没有对外谈判经验的新人也是气的胸膛起伏个不停,显然是被u的做法给气的不轻。

    拜改革开放所赐,大家通过各种渠道对国外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只是信息在传播的过程中造成了严重的失真,给大家造成了外国人、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的外国人都是善良的、友好的、乐于助人的,之前u明确表示愿意向我们提供u39603系列柴油机的全部技术和工艺这一点更是奠定了这个认识,但是现在,u的做法等于给了所有此前对这次的谈判无比乐观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作为一个在绝大多数时间没什么存在感的小翻译,陈耕没什么反应,心里却在一个劲的叹气:一群天真的孩子,知道了吧,这才是国际交往中最正常的方式,不,其实u的做法甚至已经称得上是“友善”了国际间的交往就是这么的冰冷无情。

    站在陈耕旁边的是来自洪都机械厂的技术科科长黄学军,此前几天两人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对于德国人出尔反尔的做法,他也很愤怒,但看到陈耕平静的表情,黄学军立刻疑惑不解:“小陈同志,你怎么”

    “我的反应不该是这样的,对吧”陈耕笑了笑,将黄学军没说完的话补充说明了一下。

    之前在国家防务部和李建国聊天的时候,陈耕已经知道了洪都机械厂的同志准备以u39603系列柴油机为基础开发出一系列的大型柴油发电机组的设想,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会这么巧,自己竟然与洪都机械厂前来谈判的黄学军很聊得来,没几天的时间两人已经很熟悉了。

    “嗯,”黄学军点点头,随即小声道:“你看大家”

    陈耕轻声的解释道:“我在普桑项目组实习了一年多时间,所以”

    这就可以理解陈耕的反应这么平淡了,敢情他对德国人早就有所了解了啊。黄学军恍然大悟犹豫了一下,他小声问道:“他们都是这样的吗”

    “您说德国人”

    “嗯。”黄学军点点头,克劳斯尼德迈尔的做法给黄学军的思想和认识带来了巨大的困扰,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从陈耕这里得到能够让自己的三管不会动摇的信心。

    可惜陈耕的回答让他失望了,笑了笑,陈耕道:“黄哥,你忘了么,咱们老祖宗早就说过,天下乌鸦一般黑,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怎么会这样”黄学军的表情看上去失望极了。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陈耕随口道:“资本主义的目的,就是赚钱,既然人家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赚钱,你和他们谈理想、谈友谊,那不是对牛弹琴么外国人自己也有句话,叫做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意思是哪怕两个人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有非常非常好的私人交情,但如果在一起做生意,也是该怎么来就怎么来,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朋友而有所照顾。”

    “真的”黄学军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陈耕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顾团长出国很多次国,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这样的。”

    黄学军的眼神瞬间暗淡了下去,陈耕知道,又一颗对外国满怀圣母般期望的心破碎了,不过现在的黄学军和当初的自己何其相像当初的自己不也是傻乎乎的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工作、认真学习,就一定能够受到狼堡高层的青睐而脱颖而出,然后一步步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但是最终的结果呢呵呵

    就在陈耕琢磨着应该如何安慰一下黄学军的时候,顾新宇严厉的目光扫了过来,沉声道:“黄学军同志,陈耕同志,你们两个在聊什么”

    “我们”

    黄学军脸一红,心中有些惭愧,刚要承认错误,陈耕抢在他的前面开口道:“我们在商量应该如何化解德国人的阴谋。”

    “哦你们真的是在商量这个”顾新宇被陈耕的回答给气笑了,刚刚陈耕和黄学军两人的对话可没有瞒过他的耳朵,他原本的目的不过是要小小的警告一下这两个家伙,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还敢当着自己的面撒谎,一时间有些恼火:“那你们商量出了什么好办法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我被你害死了黄学军苦笑着望着陈耕,刚要开口说话,却不防再一次被陈耕抢在了前面。陈耕摆摆手,“谦虚”的道:“不能说是办法,只是一个想法。”

    “想法也行,说出来听听。”顾新宇丝毫没有放过陈耕的意思:我就看你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是,我的想法是,既然u可以利用他们的优势来敲诈我们,为什么我们不能反过来利用我们的优势呢”

    陈耕话还没有说完,众人已经是一阵哄笑:“优势我们有什么优势”

    “就是就是,我们有什么优势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呵”

    面对这些嘲笑声,陈耕不为所动,而是继续看着顾新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