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33章 成家不分家


    “咱们的工人?”谢老爷子顿时笑的见眉不见眼的,似乎连面色都红润了不少:“咱们的工人那可都是师傅,你说呢?”

    好吧,陈耕知道自己似乎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润华实业承担培训任务的无一不是第三军械维修厂有着多年车辆维修经验的老师傅,耐心好,技艺精湛,前期又接受了陈耕的专门培训,最后接受了陈耕的考核才被授权上岗的,陈耕对于他们的考核可比现在正在进行的这场考核严格的多了,如果当老师的被自己的学生给比了下去,那就真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和还有心思聊天的陈耕和谢闵声老爷子两人相比,来观看这次结业考核的五家单位的领导心中就忐忑的厉害,虽然来接受润华实业培训的无一不是本单位的技术尖子,但自己家派来的是技术尖子,其他家单位何尝不也是派出了本单位的技术尖子?

    虽说陈耕一再表示了只要能够通过润华实业的要求就算是通过了考核,不会故意卡下来几个人,但对于领导们来说,多做点准备、对给自己增加一道保险总不是坏事,这不,华东军区江南省军区车辆维修厂的厂长宋军伟就慢慢的蹭到了陈耕旁边:“陈经理,如果一会儿我们单位的人……”

    不等宋军伟说完,陈耕伸手一指江南省军分区车辆维修厂的那两辆车,点点头对宋军伟道:“宋厂长,你放心,只要你们单位的人不遇到意外,通过考核绝对没问题,你看你们的工人,技术多熟练?放心吧。”

    “放心,放心,肯定放心,”宋军伟听的连连点头,自己的人的情况他看在眼里。也赞同陈耕的话,只要没意外,通过考核的问题不大,但他哈市压低了声音对陈耕道:“陈经理。我在我们省军区招待所定了一桌,请您一定要给我一个表示感谢的机会……”

    “我说老宋,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地道了,”没等宋军伟说完,也没等陈耕回应。海洲行署车辆维修厂厂长韩大军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难道就你想要表示一下对陈经理的感谢,我们就以为自己是大爷了不成?”说到这,他满脸堆笑的对陈耕和谢闵声老爷子道:“陈经理,谢老,我们厂在行署招待所那边安排了几桌便饭,请您和咱们厂的同志一定要赏光,给我们一个表示感谢的机会……”

    宋军伟和韩大军是聪明人,可其他人也不是傻子,没等韩大军说完,其他三家车辆维修厂的领导顿时就急了:“我说姓韩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合着好人都被你们当了,就我们忘恩负义?”

    骂完宋军伟和韩大军两人,三人满脸堆笑的冲陈耕和谢闵声道:“陈经理、谢老,请您们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代表全场几百号老少爷们谢谢您们……”

    陈耕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遇到别人哭着喊着请自己吃饭的机会,还是那种不吃不行的那种,不过说句实话,他觉得听高兴的:“大家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吃饭就不去了……”

    这怎么行?!陈耕话音未落。5家单位的领导立刻就急了:你不去怎么能行?

    问题的关键不是你陈耕去不去我,而是你不去的话我们不放心啊,万一你被其他混蛋给“公关”了怎么办?

    但还没等大家开口,就听陈耕继续说道:“大家的心意我明白了。不过大家这么多人,而我们……”

    陈耕两手一摊,表情显得有些无奈。

    大家立刻明白了陈耕的为难之处:大家彼此之间都是合作伙伴,接受谁?又拒绝谁?这不等于认为的分出了个三六九等、亲疏远近了么?这么做当然不妥。

    但理解归理解,如果没开口也就罢了,但现在开口了。却是谁也不敢轻言放弃,就像是那个笑话当中说的一样,谁送礼了我没记住,但谁没送礼我是全记住了,大家不奢望自己送的礼物能够被陈耕记住,但如果自己不请这顿饭,会不会被陈耕认为是不够意思?

    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太糟糕了。

    所以,虽然知道陈耕很为难,但大家还是眼巴巴的望着陈耕,一副“不管怎么样,你他一定要答应我”的表情。

    陈耕心里也为难,他扭头看向谢闵声老爷子,但老爷子却一脸饶有兴致的望着他,显然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明白这是老爷子在锻炼自己,这会儿他是肯定不会伸手帮忙了。陈耕心里叹了口气。

    不过别说,还真被陈耕给想出来一个主意,眼睛一转,他计上心头:“大家的心思我知道了,不过说起来惭愧,其实我真的没做多少工作,真正做工作的事大家,是那些给工人们提供技术指导的老师。“

    说着,陈耕伸手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一群人。

    陈耕手指的那些人,他们身上穿着润华实业的工装,但此刻正攥着拳头、瞪大了眼睛给场内那些正在接受考核的鼓劲,他们是这段时间给五家单位的工人进行培训的老师。

    这是什么意思?陈耕的动作,让5家企业的负责人一时没转过弯来。

    指着那些培训老师,陈耕道:”我大致算了下,大家请我吃饭的钱拿出来,差不多够买两口大肥猪的,既然是这样,那咱们就干脆去买两口大肥猪,你们出买猪的钱,剩下的钱我们出,直接就在我们单位办个流水席,请所有人好好吃一顿,一个是感谢这些培训老师这段时间的努力工作,另一方面,也算是庆祝大家顺利出师,大家觉得怎么样?”

    既然接受谁的邀请都不合适,那干脆大家就坐一起吃一顿好了,陈耕解决问题的办法简单粗暴,但不得不说,这个办法不错,起码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还真是这样,仔细想想,大家觉得陈耕的这个建议还真不错,请陈耕吃顿饭也不便宜,起码的一点,档次不能低了,再加上几瓶好酒,这么一来一桌饭菜估计两百块钱未必打的住,现在大家把钱凑一凑,买两口猪,做个流水席,大家所有人在一起大吃一顿,也算是庆祝徒弟顺利出师,似乎也不错?

    唯一的问题,是时间还来得及吗?

    “买猪的事交个我了,”曹大军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拍着胸脯向陈耕保证:“我有个朋友在下面一个屠宰厂当副厂长,多了没把握,但2头猪还是没问题,这个面子他肯定会给我。”

    作为海洲行署车辆维修厂的厂长,虽然他的职务和级别不高,但架不住需要和行署、地位的各个科室、部门的人打交道,所以曹大军在行署、地委的人脉其实挺广阔,认识的朋友不少,而反过来,知道曹大军的人脉广阔之后,大家自然原因与这样的人交朋友,原因么就算他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他认识的人多,这些人总有能够帮得上你的忙的,当你遇到事的时候,哪怕能找到一个牵线搭桥的人也是好的,怕就怕提着猪头也找不到庙门。

    “那好,猪的问题解决了,”陈耕点头道:“接下来大家分头行动,多组织一些人手分头去买些青菜、鸡鸭鱼、米面以及其他的一些副食,争取在下午把东西弄出来,晚上咱们来个流水席,大家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就这样了,陈耕的话都这么说了,谁还能反对不成?

    很快,各类肉蛋、蔬菜、米面等东西流水一般的开始往润华实业这边送。

    听说润华实业这边要摆流水席,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家属们以及闲着没事的工人们都自发的来帮忙,看着来帮忙的第三军械维修厂的人越来越多,陈耕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

    好在现在弥补这个错误也不算晚,找到5家单位的负责人,陈耕道:“几位,有个事我想要和大家商量一下。”

    宋军伟客气的道:“陈总您太客气了,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

    “是这么回事,我看第三军械维修厂过来帮忙的同志挺多的,这个……”

    该死的,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真是不应该,太不应该了!都是人精,陈耕话还没说完几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润华实业的前身就是第三军械维修厂三产办,说起来在润华实业上班的都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小孩、家属,现在的润华实业虽然**核算了,但两家公司还在一块地皮上,说的形象一点,这两家单位的关系就跟孩子长大了、结婚成家了,虽然家庭财务上分开了,但却还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差不多,依旧算得上是一家人,现在儿子这里吃了口好吃的,能不想到当爹妈的吗?

    蠢啊,这种事情自己早就应该先想到的,这么好的一个送人情的机会竟然生生的给浪费了。

    不等陈耕说完,宋军伟就拍拍脑袋:“瞧我这脑袋!猪一样!喝酒就要大家一起才热闹么……我老家的几个亲戚家都有养的猪,估摸着也差不多到了出栏的时候了,这样,我安排人过去把猪弄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