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35章 没一点进步都如此艰难


    去德国mtu公司考察的时间终于确定了下来,日期为10月30日至11月16日,去掉来回路上的时间,正好是半个月。

    办理出国手续的事情不用陈耕操心,社会主义就这点好,只要把相应的资料交给别人,自然有人帮你把一切办的妥妥当当的,一切都不用陈耕出面。而相比于整个考察团的其他人,陈耕的签证有效期长达2个月,原因么自然是陈耕忙完mtu的事情之后还要忙活长江750出口的事,那么现在陈耕又在干什么呢?

    陈耕此刻正和金德勒一起,瞪大了眼睛的盯着一台从长江750上拆下来的发动机,这台发动机被固定在一个1.5米搞的铁架子上,吼的撕心裂肺的,撕心裂肺的程度就像是让人飙个8度的高音差不多,憋的脸红脖子粗……是的,看到这里,很多朋友应该能够想到这是在做什么了,这是在做发动机的某个测试。

    发动机近乎声嘶力竭的嘶吼说明此刻发动机正运转在一个相当高的转速,而已经烧的通红的排气管前段说明这台发动机此刻已经以极高的转速运转了挺长一段时间了,再看旁边临时接上去的一台转速表上的数字:4800转/分,而这台发动机的最高额定转速只有3300转/分。

    即便是这台发动机的运转速度已经相当于额定转速的1.5倍,但陈耕和金德勒都没有将发动机停下的意思,直到……

    “砰”

    毫无征兆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伴随着一阵嘁哩喀喳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和一阵浓烟,发动机的哆嗦着、颤抖着停止了。

    陈耕扭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座钟,一脸失望的叹了口气:“3小时42分钟,还是不行,达不到要求。”

    金德勒同样一脸的失望:“拆吧。”

    说起来,这已经是被陈耕和金德勒“玩坏”的第4台长江750的发动机,不过比起前面那三台,这台刚刚被“玩坏”的发动机其实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前三台发动机维持4800转/分的时间分别是58分钟、1小时39分钟和2小时07分钟。这第四台发动机能够以超过额定转速1.45倍的转速竟然能够维持将近4个小时的时间,其实多少有些出乎陈耕和金德勒的预料,只是两人依旧不满意,原因很简单。两人改造长江750发动机的第一阶段目标是让这台发动机的最高额定转速达到5000转/分,为此两人做了很多工作,甚至为了模拟发动机在这个转速状态下运行时必然是在高速行驶状态,两人还专门弄了台落地扇对着发动机的汽缸猛吹这在发动机台架测试当中几乎很少使用,不过考虑到这台发动机是一台风冷发动机。没有循环液冷系统,这么做倒也不算违规但结果却依旧让陈耕有些失望。

    待发动机稍稍冷却,两人一起动手,准备将发动机拆开之后分析一下原因到底出在了哪里,但在拆卸左侧中缸的时候两人遇到了困难:中缸竟然拆不下来。

    “缸体变形了,”仔细观察了一下,陈耕咂咂嘴,有点郁闷:“缸体材料的耐高温耐高压的能性能还是差了些,现在4800转就这样,如果上了5000转够呛能撑2个小时。”

    “简单。德国有合适的材料……”

    “想都不要想!我们国家现在只有20多个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国家拼了命的想要增加外汇储备都来不及呢,话钱从德国卖材料造合适的缸体?上面根本不可能批准的。”陈耕直接毫不客气的打破了金德勒的小算盘。

    金德勒叹了口气,陈耕说的这些他都知道,这个国家对外汇储备的渴求简直饥渴到了恨不得饮鸩止渴的程度,既然没办法从德国进口合适的缸体材料,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等成都航空发动机厂的工程师和设计师们来了之后,在他们掌握的金属材料当中推荐一种价格不算贵、耐高温高压、同时又比较容易加工成型的合金了。

    陈耕也是这个想法,此外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是:“这汽缸怎么拆下来?难道要用切割机?”

    金属的特性是热胀冷缩,现在汽缸的温度还有差不多200多摄氏度。陈耕和金德勒两人刚刚拆卸这台发动机的时候还需要带上隔热手套,若是等过会儿缸体再凉一点,估计更没办法拆了。

    金德勒提议道:“先处理一下右边的汽缸,右侧汽缸不一定会卡住。说不定等我们拆完右边,左边的就能拆下来了呢?”

    正常情况下这种情况的确是有可能出现的,但很遗憾,这一次陈耕两人没有遇到这样的好事,虽然右边的中缸很容易就被拆了下来,但拆完右缸之后。左侧汽缸还是和刚才一样的“冥顽不灵”。

    面对这台死活不肯从机身上脱离的发动机,金德勒也没招了:“切吧,看来只能上切割机了……”

    其实金德勒真的不想用这么粗暴的方式对待它的,问题是左侧汽缸不给面子。

    伴随着气割机飞溅的火花,左侧的中缸好不容易被拆了下来。

    只是等陈耕和金德勒两人将这台发动机还原成零件状态、在对每一件零件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两人的脸都黑了:不止是汽缸有问题,连杆也出现了问题,而且是两只连杆都出现了问题:表现出现了裂纹!

    出现了裂纹就意味着连杆随时都有可能断掉,这就意味着不但缸体材料不合格,连连杆的材料也不合格,都无法满足发动机长时间高速运转时的强度要求。

    不过相比于缸体,对于连杆的问题陈耕倒是挺乐观的:“连杆倒是好办,现在的连杆使用的是铸造工艺,我们用强度更高的锻造应该没问题,不过老金,你确定活塞没有问题?缸体、连杆都出问题了,活塞没道理还好好地啊。”

    金德勒很肯定的道:“我很确定活塞没有问题,倒是这个机油我觉得以后没法用了。”

    机油?陈耕仔细一瞅:嘿!可不是没法用了怎么着,连颜色都不太对劲了。

    通常来说,摩托车、尤其是风冷型摩托车发动机对于机油的要求非常苛刻。因为摩托车发动机是一种高度简化的发动机,其使用的机油不但承担着为润滑这一基本职责,同时还作为变速机构的润滑兼冷却油,但你以为这就完了?还早着呢。除了润滑和变速机构的冷却,摩托车机油还承担一部分发动机的冷却的重任……摩托车机油等于既是发动机机油,又是变速箱油,同时还是散热介质,身兼三职。相比起来,汽车发动机机油就幸福的太多了。

    不过长江750的这套动力系统和传统的摩托车发动机稍有不同,它虽然同样是一台风冷发动机,但发动机和变速箱是分开的两个**的系统,和汽车上的动力总成差不多,发动机是发动机,变速箱是变速箱,各自有各自的专用油,金德勒说的已经在高温下产生变性的机油,就是发动机的机油。

    长江750上用的机油是国产矿物油。而且质量相当低劣,实话实说,咱们国内的机油水平相比于世界水平还是落后不少,更要命的是因为咱们国家的摩托车工业不发达,连带着摩托车专用机油的水平也很低,国内现在几乎就买不到更高级的摩托车专用半合成和全合成机油,清一色的全都是矿物油。

    这可就要了老命了,难道还要从国外进口机油不成?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知道怎么办?”但对于陈耕的担心,金德勒却回以满满的鄙视:“将来搭载改进之后的发动机的长江750全都是出口的,磨合期内没有人会将发动机的转速拉到3000转以上。等到首保的时候推荐用户选择半合成或者更高级别的全合成机油不就成了?我们还能在机油上赚一笔钱。”

    “……”好吧,陈耕服了,这家伙不愧是资本主义国家出来的,脑子就是灵光。稍稍转了一下就是一个赚钱的点子。不过也是,哪家经销商和4s店不靠买机油和保养赚钱啊,比如一桶4升装的灰色壳牌机油,在奶茶妹他老公家只要不到300,还包邮,可是在4s店人家就敢跟你要588!

    4s店做得。哥们我凭啥就做不得?

    一番忙碌和统计后,这台发动机今后大致的改进方向出来了……

    “缸体必须使用更耐高温高压的材料来制作、连杆必须使用锻造的高强度合金钢、活塞虽然现在看来没问题,但保险起见,还是需要采用性能更为出色的合金……”

    在对今后的改进方向逐条念了一遍之后,陈耕向金德勒确认:“基本上就就是这些了吧?”

    “基本上就是这些了,哦,对了,还有外壳的整体的造型,尤其是缸体的造型,”说到缸体造型的时候,金德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在胸口飞快的画了个十字:“上帝啊,必须将现在的结构换掉,这散热片的设计也太丑了!”

    “没错!一定要换掉!”陈耕重重的点头,他也觉得长江750现在的缸体和缸头的设计丑的简直一比:咱们都生产了这么多年了,你们湘江发动机厂就没想着对这缸体和缸头的整体造型改进一下吗?bmwg/s的缸体和缸头造型就很好看嘛:“现在看来在成发的人到来之前,咱们是没办法继续下一步的亚久了,不如过去看看咱们的车改装的怎么样了?”

    “好。”金德勒立刻点头。

    ……………………

    在陈耕和金德勒折腾这台长江750的发动机的时候,军区派来的那一整个汽车连的战士们也没闲着,检查、改装那15辆长江750的工作就交给了他们,除了要对这15辆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进行一番全面彻底的检查、更换所有有问题的零部件以确保性能之外,还要按照之前那15位支付了全款客户的要求进行改装……这个工作其实是最简单的,有了现在已经属于老金德勒同志的那辆长江750做样子,大家比着葫芦画瓢就是。

    陈耕和金德勒过来的时候,正好赶上陈胜国今天值班,知道了两人的来意之后,他道:“我正要和你们说这件事呢,所有车子都已经改装完毕,咱们什么时候可以装箱?”

    “海关那边打好招呼了吗?”陈耕问道。

    “打好招呼了,”陈胜国点点头:“到时候给他们说一声就行,海关上会直接派人来现场协助咱们处理相关手续,保证绝对不会耽误军区的事,”说完,他傲然的道:“他们耽搁不起!”

    军队就是这点好啊,一声令下,连海关都得乖乖的配合,陈耕满意的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再过差不多10天吧,我临走之前装箱发货。”

    陈胜国没有问陈耕为什么要这么安排,他从上级领导那里得到的命令就是陈耕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现在听陈耕这么说,他立刻道:“好的,到时候我再通知您一声。”

    “那就麻烦你了,”陈耕想了想,又道:“对了,还有件事,过几天成发的同志就到了,陈连长您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说。”

    “是这样,我们单位的住房有点紧张,现在还能讲究,可以后再要来人就不够用了,所以能不能请营建处帮我们盖几栋房子?”陈耕有点不好意思。

    “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么一点小事,”听陈耕说完,陈胜国顿时就笑了:“盖几栋房子而已,小事,回头我回军区和领导汇报一下,估计最多三天就能过来人,不过陈经理,既然你们单位有钱,为什么不盖两栋楼?”

    “盖楼?”陈耕有点傻眼:他还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对啊,盖楼。”陈胜国反倒是有些奇怪陈耕的反应:“有钱了,大家做的第一件事不都是盖楼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