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52章 野心


    “金德勒先生会理解的。”沈大明说的有些轻描淡写。

    陈耕明白了,在沈大明看来,在金德勒向华东军区提供了化油器的技术和生产设备之后,他觉得金德勒已经没有了什么利用价值,这种“用完了就扔”的感觉让陈耕心里很不舒服,你今天会这样对待别人,改天你会如何对待我呢?

    “咳咳……”陈耕轻声提醒了沈大明一句:“沈部长,咱们军区的长江750摩托车的出口业务,可全都靠金德勒先生的帮助……”

    沈大明的脸色顿时一变!

    陈耕不说他还没有意识到,可现在听陈耕提到长江750,沈大明就再也无法淡定了,长江750是什么?是军区首长们都高度关注的事情,是华东军区最赚外汇的项目,如果因为自己的举动影响了长江750的出口……

    别看自己是后勤部的副部长,但在这种事情面前,自己一个副部长根本就不算什么。

    沈大明的反应也很快,立刻眉头一皱,装作茫然不解的道:“唔……还有这样的事?”

    你就装吧!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同志们齐齐的点头表示确有此事的同时,却在心里狠狠的鄙视着沈大明。

    沈大明其实是很想找一个接盘侠的,但无奈,这年头谁都不傻,你沈大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凭啥你让我给你接盘我就接盘啊,一个个都低垂着脑袋装作不知道。

    大家都在装看不到,沈大明也没招了,一番哼哈之后匆匆的告辞而去。

    沈大明一走,刘前进可就有些坐不住了:“小陈,看来咱们的这个化油器早就被人给盯上了啊。”

    若说这次沈大明的开口,背后没有其他人在推动,打死刘前进他也不相信。

    “被人盯上是正常的,没人盯着咱们我才觉得不正常,”陈耕的反应倒是还算比较平静:“我觉得现在的重点是如何拦住今后有可能伸过来的爪子。”

    刘前进和彭光明立刻醒悟过来:没错,这次沈大明伸出来的手被挡回去了。但挡住了沈大明,还会有张大明、李大明、王大明……如何拦住这陆陆续续伸过来的脏手才是最考验第三军械维修厂的。

    彭光明虽然是做政工工作的,但对于生产和管理也不是一点不在行,立刻向陈耕问道:“小陈。你觉得咱们的技术有可能保得住吗?”

    “很难。”陈耕略一思索,果断的摇头。

    彭光明有些失望,不过陈耕的这个回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失望归失望,却也不是太失望。点了下头,他继续追问:“那其他单位有可能生产出这么好的化油器吗?”

    “那怎么可能?”陈耕笑了:“咱们这批设备,最核心的就是那几台三轴数控加工机床,虽然那几台机床是二手货,可精度放在国内那也是顶呱呱的,用来加工化油器内的零件根本就是大材小用,也就是走了金德勒的路子,否则再多花三倍的钱也未必能够买的到这几台机床,你觉得军区会舍得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给他们添置生产设备?”

    “那咱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啊?”彭光明和刘前进对视了一眼,齐齐的道。

    被人学去了技术?在彭光明和刘前进看来这根本不算什么。只要咱们手里有别人没有的设备,第三军械维修厂就能稳坐国内最好的化油器生产企业的头把交椅,既然如此,咱们还有什么好怕的?两人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喜色。

    陈耕心里却是暗自叹了口气:一家企业的负责人,想的不是如何提高本单位的技术水平、服务水平以及管理水平这些与企业的竞争力息息相关的地方,而是沾沾自喜于一些旁门小道,真是……

    有了计算资源的支持,整个一号发动机和二号发动机(长江750发动机的改良型)的研发进度突飞猛进,尤其是一号发动机,本身二冲程的结构就很简单。在有了充足的计算资源之后,困扰一号发动机的最后一块短板也不复存在,成发的工程师们终于爆发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第一批实验室状态下小批量组装的20台发动机顺利完成组装。

    虽然一号发动机是以铃木ax100上面搭载的那台发动机为原型,但针对国内的实际事情情况作出了很多调整,比如相比于ax100,这款发动机上面散热鳍片的面积被加大了20%,导致的结果就是虽然使用的成本更低廉的铸铁缸体,但却可以保证以5000转的速度连续运转4个小时而不会出现动力的热衰减。而铃木ax100搭载的那台发动机以5000转的速度运行半个小时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动力输出开始减弱。

    类似的改进还有很多,都是陈耕在吸取了前人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改进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发动机造出来了,订购的各类生产设施也开始陆续交付,问题是,这发动机怎么卖出去?

    谢闵声老爷子当仁不让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咱们直接生产摩托车就挺好,至于咱们公司现在没有生产摩托车的资质,这算是多大的事?我就不信军区首长们在看到咱们能生产摩托车发动机之后会没有想法,军区还有润华实业的股份呢。”

    军区完全掌握第三军械维修厂的股份,第三军械维修厂又持有部分润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份,所以说军区持有润华实业的股份,这话也不算错。

    现在的各大军区想赚钱都想疯了,如果润华实业拿着自己手里的摩托车发动机去找军区首长,虽然润华实业没有生产摩托车的资质,但谢闵声老爷子坚信以军队的一贯尿性,讹也得给润华实业讹一个资质回来。

    作为一号发动机的项目工程师,虽然杜思睿不是润华实业的高管,但这次也被特别允许参加本次的会议,对于谢闵声老爷子的建议他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为了一号和二号发动机,公司的财务状况已经非常紧张了,现在咱们勉强能够实现一号发动机的批量生产,如果要上马整车。资金上恐怕撑不住……”

    刚刚荣升为润华实业业务部经理的张向阳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咱们可以去找嘉陵、轻骑这些国营大厂去合作,咱们向他们提供发动机,他们用咱们的发动机来生产整车……”

    “想法不错,不过就是太想当然了一些。”张向阳话音还没落,就被人反驳了:“那些国营大厂的破习惯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能对咱们的发动机不眼红?看到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不拼了命的把发动机从咱们手里抢走才见鬼了,还合作?”

    一番争执之后。大家谁也说服不了谁,最终,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陈耕的身上:一号发动机是在陈经理的一力坚持下进行的,此前他从来也没说过这款发动机应该如何推广,但大家都相信陈经理心里应该早就有了主意,现在他不能继续卖关子了吧?

    陈耕的确不打算继续卖关子了。

    “大家说的都很有道理,”翻开面前的文件夹,陈耕拿出一份资料,顺手递给自己左手的谢闵声老爷子:“我为咱们的这款发动机设计了一款摩托车,但我的意思是。我们不生产摩托车,而是提供一个一个标准的模板,发动机、车架、轮毂、油箱……所有的零件的尺寸都是标准的。

    我们润华实业联合轮毂生产企业、油箱生产企业、大线束生产企业乃至刹车鼓生产企业一起,向各大摩托车企业组成一个统一的供货集团,各厂家除了自己按照我们提供的标准尺寸生产车架之外(我的目标是他们连车架都不需要生产),只需要在油箱上贴上自家的logo就可以把摩托车往外出售……”

    陈耕话还没有说完,会议室的所有人眼睛已经大亮!

    众人都明白陈耕的这个意思了:今后的润华实业不再是以一家摩托车发动机生产厂家和配件企业的面貌来出现,而是牵头组织一个摩托车产业联盟,向国内的各大摩托车生产企业一起供应生产这款“公版”摩托车所需要的所有的零配件。

    毫无疑问,如果这个计划最终能够得以实行。不但能够大幅度降低这款摩托车的造价和成本,此前籍籍无名的润华实业也能够藉此机会一跃而成为中国摩托车行业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举足轻重的存在!

    相比于陈经理的这个主意,之前大家设想的自己生产摩托车或者将发动机卖给别人的这些想法简直就弱爆了!

    “可是……如果那些摩托车生产企业不答应,咱们要怎么办?”张向阳弱弱的问出了一个问题。但大家看向自己的目光,让张向阳忽然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傻。

    “没有那些大厂和咱们合作?”陈耕笑了:“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大厂有拒绝咱们的本钱,可那些区域性的小厂他们舍得放弃这个机会吗?又或者,会不会有那些根本就没有摩托车生产资质、但具备一定的车辆组装技巧的企业,会从咱们这个摩托车产业联盟当中采购所有的零件来自己组装摩托车呢?”

    陈耕这话一出口。谢闵声老爷子顿时抚着自己的下巴淡然而笑:在陈耕说出想要组建摩托车产业联盟的想法的时候,他就隐约猜到陈耕打算怎么做了,现在一看,果然是如此!

    如果说长江、湘江、嘉陵、轻骑这些国内赫赫有名的摩托车老牌大厂是中国摩托车产业的第一梯队的话,那么各省基本上还有自己的摩托车品牌,相比于这些生活安逸、颇有些不思进取的一线大品牌,这些二线甚至三线的摩托车品牌的生产压力就大的多了,他们也是最希望求新求变的一个群体。

    除了摩托车企业之外,还有数量庞大的自行车生产企业群体,他们虽然可能拿不到摩托车的生产资质,但多年的自行车生产和组装经验让他们的车辆组装技术并不差,稍加训练就可以胜任摩托车组装的工艺要求,对于润华实业以及润华实业牵头的摩托车产业联盟来说,这些自行车生产企业是一个数量更为庞大的合作群体。

    或许有人会问了,既然他们没有摩托车生产资质,那么这些自行车生产企业生产的摩托车就没有合格证,他们怎么往外卖?车子怎么挂牌?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挂牌就不挂牌,大不了卖的便宜点!

    这年头,不挂牌的摩托车难不成还少了?甚至不排除一些连自行车都不能生产的乡镇企业从这个摩托车配件联盟中买去了配件,自己组装成一辆摩托车整车之后在对外发售的可能性,这些乡镇企业生产的摩托车主要售往三四线城市以及更下面的县城乃至乡镇,这种地方基本上处于三不管地带,更没有人愿意去上牌了。

    至于车辆有可能被警察给没收的危险……这年头能够拿出大几千块钱买一辆摩托车的,哪一个不是“成功人士”?谁不认识几个当地的警察和政府部门的头头脑脑?摩托车不上牌会被没收?这种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绝对是微乎其微。

    顺着陈耕打开的这条线,大家的思路似乎一下子被打开了:“既然这样,咱们不如想办法说服那些生产油箱、大线束等这些配件的企业,让他们搬到咱们海洲来,形成协同效果,这样不但能尽最大程度的降低生产成本、相互配合,还降低了企业的采购难度。”

    “除了这样,还有一个办法,咱们看看能不能和运输系统敲定合作合同,这么一来,他们的成本还能再低一些……”

    “向阳同志,接下来你们业务部门可就要辛苦一些了,咱们公司接下来是吃香的喝辣的还是喝稀粥可就全看你们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