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66章 照顾


    “老三,你能不能……能不能……”张向阳站在陈耕面前,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娘。

    “有话就说,”陈耕好笑的望着张向阳,道:“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你什么时候变的扭扭捏捏的?咱们兄弟之间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

    “嘿嘿……”张向阳笑了两声,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虽然陈耕的办公室里没人,可他还是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道:“老三,你能不能给我批一辆摩托车?”

    “你想要一辆摩托车?”陈耕有些惊讶:“不至于吧?咱们公司的车,你想用哪辆就用哪辆,要摩托车干什么?”

    “这个……我这不是刚谈了个对象么,我对象他弟弟马上要订婚了,听说我是润华实业的业务科科长……”

    “我明白了……”陈耕点点头,张向阳谈了个对象这件事他是知道的,现在听老三这么说,他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老三的那个准小舅子要订婚了,知道自己姐夫的单位生产摩托车,就想要通过自己准姐夫的关系给自己弄一辆摩托车。

    这是人之常情,如果老三能够通过内部关系以内部价弄到一辆摩托车,老三在自己的女朋友、准小舅子甚至是未来的岳父岳母面前不但有了面子,会被他们高看一眼,对他们两个的未来也是一个推动。

    从个人的感情上来说,这个小忙必须要帮,但摆在陈耕面前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如果老三这个口子开了,其他人想要给自己开方便之门,那该怎么办?

    自己今天给老三开了方便之门,就要对单位的其他人一视同仁,这不仅涉及到管理理念,更重要的是一个公正公平的企业环境,而且张向阳的话也提醒了陈耕,生活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类似的情况也无法避免。

    看到陈耕沉吟不语。张向阳脸上渐渐的浮上来一抹失望,讪讪的道:“如果不方便……”

    “方便,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意识到这是对自己的人情世故和处理关系的能力是一个考验。自己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陈耕,听到老三这话,连忙摆摆手,道:“一辆摩托车而已,咱们兄弟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我在想。既然咱们兄弟都有推脱不过去的人情,那其他人呢?如果只照顾了领导,员工们怎么办?这个事给我提了个醒,必须要拿出一套可行的方案来。”

    “啊?”张向阳没想到老三刚刚在思考的竟然是这个问题,而不是想着如何回绝自己,又是高兴,又是为自己误会了兄弟觉得不好意思:“老三你……如果太麻烦就算了,我也没想到会给咱们公司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二哥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张向阳的话让陈耕顿时不高兴了:“不说咱们兄弟之前是从小到大一个头磕在地上的交情,就说一点,就算今天你不来。你敢保证不会有别人来找我?你觉得到时候别人能比你好说话、愿意听我解释?”

    “……”张向阳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他还真不敢保证,他心里其实很清楚,就算自己不来,也会王向阳、李向阳……来找老三的,这么一想,张向阳心里的内疚和不好意思倒是消散了许多:老三说的没错,也就亏得是自己来和老三说这种事,他还能和自己顺便商量一下,如果换个人来。他能和谁商量啊?

    想到这里,张向阳也顾不得自己的女朋友和准小舅子了,连忙问道:“那怎么办?”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一定有办法的……”皱着眉头。陈耕在房间里慢慢的踱着。

    至于张向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有了!”陈耕忽然开口道。

    张向阳的眼睛顿时一亮,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陈耕道:“首先一个,润华实业的员工,每人都可以以成本价内部认购摩托车一辆,为了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和经营。所有的车辆在未来三个月内,分三次交付。至于购车款,可以选择一次性全款支付,也可以选择分期支付,分期支付的话,从每月的工资中扣一笔固定的数额,连扣三年。

    这车买下来之后,你可以自己用,也可以给家人用,甚至送人都没有关系,不过如果是现在从工资里扣除的,就算是你把车子送了人,也要继续从你的工资里扣钱。”

    “这个办法好,谁都说不出个不是来。”张向阳听的连连点头:这个办法等于是对全厂所有职工,大家不论远近亲疏全都一视同仁,谁都别说谁占了便宜谁吃了亏,既然大家一视同仁,自然也就避免了纷争的出现。不论远近亲疏,打紧接着,张向阳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谁先拿车谁后拿车呢?”

    “简单啊,等所有准备买车的人都统计上来之后,用抽签来决定提车的先后顺序。”这个小问题自然难不倒陈耕,他立刻想到了从古至今被公认为最公正公平、几年后连福利彩票都用的方式:抽签。

    “抽签?这个办法好,谁也不能说什么。”张向阳佩服死陈耕了,再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比抽签更公平了,先抽签的不一定早提车,后抽签的不一定晚提车,这个要看运气和手气,如果你运气和手气不好,抽的签排在了后面,你能怪得了谁?谁都不怪,要怪就只能怪你手气不好。

    只是高兴完了,张向阳忽然意识到问题似乎还是没有解决:“可是我这边……”

    “别急啊,这就到了第二招了,”陈耕笑眯眯的道:“如果是抽签抽在了后面,却在这个过程中订婚或者结婚的,顺序自动提前,算是厂里对他们的祝贺;如果是已经结了婚的职工,职工本人或者职工的爱人的直系亲属有人结婚或者订婚的,待遇与前者等同。”

    张向阳立刻就意思到陈耕第二招的绝妙之处,妙到张向阳都忍不住要鼓掌喝彩了:不管是结婚还是订婚都是一辈子的大事,在这种大事面前,所有人都认为把提车的机会让给他们是应该的,更不要说润华实业的职工。没结婚、没订婚的占了相当的比例,谁不希望自己能有个这样的优待?

    对于那些被挤到了下个月的人来说,其实也没多大的关系,左右无非是多等一个月而已。算不了什么。

    而那个对已婚职工的政策,更是连出现最后一丝反对的声音的可能都给去掉了:就算你结婚了,你的直系亲属、你的爱人的直系亲属里总又还没结婚、订婚却想要托你买辆摩托车的吧?只要有这种情况,你也可以享受到这种优待。

    “至于你,二哥。”陈耕嘿嘿的贱笑道:“你去告诉二嫂,就说厂里的规定就是这样的,陈耕那小子不是个东西,连这点都不通融,如果想提前让咱弟弟提车,就只有……”

    “嘿嘿嘿嘿……”没等陈耕说完,两人已经心照不宣的奸笑起来:如果想提前提车,那就订婚好了。

    明白了这是老三故意给自己那个对象挖的坑,张向阳前所未有的觉得这个坑挖的好、挖的妙、挖的呱呱叫。

    ……………………

    只是当陈耕喜滋滋的去找谢闵声老爷子,询问谢老爷子自己的这件事办的怎么样的时候。谢闵声的一句话就把陈耕给问懵了:“在职工这一点上你处理的很好,勉强也能称得上是滴水不漏,可既然你把职工考虑的这么周到,怎么就没考虑到领导们?”

    “领导们?”一脸“你快夸奖我啊!”的表情的陈耕,一下子陷入了呆滞。

    “没错,就是领导们,”谢闵声老爷子点点头:“而且不止是润华实业的领导们,以润华实业与第三军械维修厂之间的关系,第三军械维修厂那边的领导你考虑过了吗?军区首长那边的情况你考虑过了吗?还有,咱们单位那些合作单位、关系户那边。这些你都考虑过了吗?”

    “不会吧?这么多?”陈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过虽然惊讶,陈耕心里其实也明白,谢闵声老爷子说的一点都没错。润华实业的关系必须要维系,领导们的关系也需要维系,而作为一种价格高昂的耐用消费品,摩托车是被许多人关注的,只要知道润华实业这边可以生产摩托车,不管是否可以上牌。大家都会通过自己的关系从润华实业搞一辆。

    “您的意思是,也给他们一些额度?”陈耕小心翼翼的向谢老爷子问道。

    谢闵声老爷子直接丢给陈耕一个白眼:你小子,这不是废话么!

    陈耕有些讪讪的:“老爷子,那您觉得,大约需要再准备多少?”

    “200辆左右差不多吧。”

    “200辆?要这么多?!”陈耕惊呼一声。

    “这还算多?”谢闵声老爷子不屑的道:“我问你,到时候必然会有各种各样的关系找到润华实业和第三军械维修厂的领导身上,就算每个人的限额有多有少,可平均下来每个人2.5辆的不算多吧?这么一算,差不多就是5辆车。”

    “不多。”陈耕诚恳的点头。

    “这就是了,军区领导那里呢?军区不但帮咱们解决了原材料的问题,还一路为咱们单位保驾护航,不夸张的说,没有军区首长们的支持就不会有咱们润华实业的今天,至少是不会发展的这么顺利,拿100辆车给军区首长们调配不过分吧?”

    “太不过分了。”陈耕心悦诚服: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如果不是老爷子的提醒,自己竟然就把军区首长们给忘记了,这可就不止是丢人的问题了。

    “还有一个,考虑到咱们和地方上需要打交道的时候越来越多,虽然咱们不需要卖他们太多面子,可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也不多准备,50辆车专门应付海洲方面,你觉得多不多?”

    “不多,一点也不多,”陈耕立刻道,他可是清楚,随着国家工作重心的转移,虽然现在军方在地方政府面前还能占据一些优势,但用不了几年情况就截然不同了,趁着现在地方政府的日子不好过的当**好他们,属于低投入高回报的投资,这种好事当然不能错过。想了想,陈耕道:“既然这样,咱们干脆多给地方上一点配额?”

    “绝对不能这么做!”谢老爷子对陈耕的这种危险地想法毫不留情的给予了严厉打击:“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你不懂?你给的多了,人家可就不当一回事了,正经是故意吊着他们的胃口才能把事情办成……对了,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一点事。”

    “您说。”陈耕连忙道。

    “海洲市场,”谢老爷子一脸严肃的道:“小陈,你还要知道,咱们润华实业扎根在海洲,海洲甚至整个江南省就是咱们润华实业的大本营所在,江南省咱们润华实业暂时力有不逮,但在海洲,绝对不允许第二个摩托车品牌的出现,海洲这个市场是属于咱们润华实业的,是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的禁脔。”

    “可是……”陈耕弱弱的道:“咱们公司暂时没打算生产摩托车啊。”

    谢老爷子毫不留情的揭示了陈耕不这么做的危险之处:“那我问你,既然现在生产摩托车的技术含量这么低,随便来个人,只要会拧螺丝就能组装摩托车,如果咱们不来做这个市场,会不会有海洲当地的企业来做这个?

    如果有海洲当地的企业来做摩托车整车生产,你觉得在海洲政府的眼里,咱们润华实业和这家单位谁是亲生儿子?”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一定会有这么一家单位出现,而且时间绝对不会太久,只要这家单位出现了,海洲方面必然会将资源、政策向他们倾斜,这是毫无疑问的。意识到这一点,陈耕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老爷子语重心长的对陈耕道:“所以啊,这块市场咱们绝对不能让出去,不能只满足于做一个发动机提供商,咱们要做就要做最好的整车生产商!”

    陈耕重重的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