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69章 汽修行业的春天到了


    “三哥,咱们润华实业是不是真的要和二纺合并啊?”杨雷趴在陈耕的办公桌上,两眼眼睛里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八卦。

    “这都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对于这没跟脚的传言,陈耕哭笑不得。

    “您真不知道?”杨雷一脸怀疑的盯着陈耕,见陈耕不像是在撒谎,这才半信半疑的道:“可厂里私下里都传开了,说咱们润华实业要和二纺合并,到时候二纺的小姑娘可着由咱们挑,您已经答应二纺那边了,给他们盖新楼,算是给二纺的聘礼……”

    “去去去,胡说八道也要有点谱好不好?”不等杨雷说完,陈耕已经大致猜到这流言是怎么回事了,没好气的在杨雷脑袋上抽了一巴掌:“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讲究的是婚姻自由,还二纺的小姑娘们由着你们可劲的挑,你们以为这是旧社会的包办婚姻呢?”

    “嘿嘿……”被陈耕抽了一巴掌,杨雷也不着恼,嬉皮笑脸的道:“我知道这不大可能,可这不是想着万一呢么……三哥,真的没有这回事?”

    “真的没有!”陈耕板着脸,心里却是各种无奈和哭笑不得:“老五,我说你是不是闲的无聊啊,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跟个老娘们似的到处扯舌头?”

    杨雷还不到二十岁,说起来还是个孩子,正是好面子的时候,最受不了被人把自己与碎嘴长舌头老娘们搁一块儿,陈耕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急眼了:“谁扯舌头了?谁扯舌头了?三哥你可不能随便冤枉人。”

    “我冤枉人了吗?”陈耕一脸好笑的望着他:“说说,我怎么冤枉你了?你说你刚才像不像是个长舌头老娘们?”

    “我……我……”杨雷的一张脸憋的通红。

    他当然不愿意说自己是个碎嘴老娘们,但是实话实说,自己刚才八卦的样子的确与自己最鄙视的碎嘴老娘们差不多,是以虽然憋的脸红脖子粗,却是愣是没办法把“你就是冤枉我了!”这句话说出来。

    “好了,不说这个了,”虽然是自己的兄弟,但嬉闹也要有个限度。凡事都要适可而止,打住了之前的话题,陈耕道:“说吧,这次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他不信杨雷来找自己就是为了这点八卦。

    “是……是……”杨雷忽然迟疑起来。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咱们兄弟之间有必要这么客气吗?”

    “那……我就直接说了,”咬了咬嘴唇,杨雷终于开口道:“是这么回事,我几个朋友觉得现在的汽车和摩托车越来越多,不想当工人了。想出去做汽车和摩托车维修,他们不敢来找你,就让来来打听一下你的意思,”说完,杨雷连忙补充了一句:“都是很好的朋友,我实在推脱不过去,所以……”

    “没关系。”陈耕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介意:“他们想要出去做汽车和摩托车修理?这个想法其实很不错。”

    “真的?三哥你真的汽修这东西有前途?”杨雷的眼睛一亮,既然三哥这么厉害的人都觉得做汽车维修比较有前途,那就肯定有前途,三哥的话绝对错不了。

    “在我看来。汽车维修这个行业绝对算得上是朝阳产业……”

    见杨雷一脸迷茫,立刻明白这个词汇有点过于新鲜了,遂给他解释道:“朝阳产业的意思就是这个产业是个比较有发展前途的行业,就像是早晨**点钟的太阳一样。”

    “明白了,”杨雷恍然大悟的点头:“三哥你接着说。”

    “好,你想啊,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咱们国家的汽车保有量也肯定会越来越多,现在已经允许私人购买汽车跑运输了,买车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买车的人越来越多。就意味着将来修车的人也越来越多,从这个角度来说,做汽车维修这个行业还是挺有前途的,未必能够让你大富大贵。但只要你的技术过得去,混一个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小康生活很轻松,我个人觉得虽然同样是个体户,但比开个饭店什么的更有前途。”

    杨雷听的频频点头,越想就越觉得可不就是这道理么,三哥这话真是说到了点子上。一句话就把自己心里头那个迷迷糊糊、却怎么也抓不住的感觉说出来了。

    但下一刻,陈耕一盆凉水就泼在了他的头上……

    “但这有个前提,就是你的维修技术过硬,你修车的技术好,价格还公道,如果不管是什么车,到了你手里很快就能给人修好,口口相传之下,你的生意肯定很快就会红火起来,但如果你的技术不行,或者你的价格有问题,就跟个厨子做的饭菜不好吃一样,你觉得这生意你做的出来吗?”陈耕道:“既然是你的朋友,估计年龄应该和你差不多,老三,你好好想想,觉得他们的维修技术跟厂里的那些老师傅怎么样?能不能独当一面?有没有那个能力自己去开店赚钱?”

    “呃……”杨雷想了想,无言的垂下了头。

    就像是陈耕说的那样,自己的小兄弟都是一群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在三哥回到第三军械维修厂之前,大家还都是整天吊儿郎当的在街上闲逛,有个屁的修车技术?就跟三哥说的这样,一个厨子,炒的菜难吃的自己都吃不下去,还指望着开饭店挣钱?这不是天大的玩笑么。

    看到杨雷的表情,哪怕不问陈耕也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了。

    叹了口气,陈耕道:“行了,回去之后把这个道理和你的朋友说明白吧,如果他们真的想开店做汽车和摩托车维修,那就老老实实的选个师傅,用个两三年时间好好学点技术,之后再想出去开店也不迟,不要太好高骛远,总之先把基础打扎实了再说。”

    “是,我知道了。”杨雷垂头丧气焉头耷脑的,跟被霜打的茄子似的,回答的声音都有气无力。

    “老五,”在杨雷的脚即将迈出办公室之际,陈耕忽然开口了:“你帮朋友我不介意,可以后要多张个心眼,别被人当枪使了。”

    焉头耷脑的杨雷愣了一下,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谢谢三哥,我知道了。”

    杨雷只是单纯,不愿意在自己朋友身上耍小聪明,但绝对不是笨,有了陈耕这句话,他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杨雷走了,陈耕却在思考。

    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进行,车辆的保有量越来越多,毫无疑问车辆维修行业的春天已经到了,润华实业有着海洲最强大的汽修技术和师资力量,如果任由这些掌握着良好汽修技能的师傅在车间里拧扳手,那无疑是对人才的巨大浪费。

    “所以你想做汽修?”面对陈耕,谢闵声老爷子皱着眉头:“现在公司的核心是发动机,搞汽修会不会有点……嗯,太匆忙了?”

    照顾陈耕的面子,谢闵声老爷子没好意思说陈耕是不务正业。

    谢闵声老爷子没好意思说,陈耕却自己说出来了:“您是想说我不务正业吧?”

    谢闵声老爷子婉转的道:“咱们如果是要做汽修,肯定不能跟路边补轮胎的小店似的,买个千斤顶、近点易损件就算是齐活了,需要添置的设备可不少,这些可都是钱,这么一来公司的财务就紧张了。而且现在公司里汽修技术好的基本上都是212吉普改装的师傅,这边会不会受影响?”

    212吉普改装是润华实业的现金奶牛,一号发动机的研发和二号发动机的改进工作能够这么顺利的推动,这头现金奶牛绝对是居功至伟,谢闵声老爷子绝对不能看着这头现金奶牛受到任何一丁点的伤害。

    “您的担心非常有道理,”陈耕点点头,首先肯定了老爷子的担忧,不过随即他语气一转:“不过不知道您注意到了没有,那些汽修技术好的师傅,现在都有意无意的留着一手,不肯用心的带徒弟。”

    为了提高212吉普的改装工作效率,润华实业给每一位老师傅都配了三五个徒弟,这里面也有着让老师傅起到传帮带的作用,不过这些老师傅们在意识到汽修技术是自己拿高工资、高奖金的根本之后,就不怎么愿意教自己的徒弟学技术了,更多的时候是拿自己的徒弟当小工来使唤。

    陈耕知道,这是这些老师傅们知道自己的精力不如年轻人,担心自己教会了徒弟之后饿死了自己这个师傅,这才心照不宣的故意留了一手,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但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这种情况就不是好现象了,原因么,这些老师傅们的做法,限制了年轻人往上走的渠道。

    “我注意到了,”陈耕说的这个问题谢闵声老爷子当然注意到了,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谢闵声老爷子自己其实也是束手无策:“可技术掌握在那些老师傅的手里,他们不愿意教,咱们能怎么办?难不成还能硬逼着他们教不成?这东西也没法硬逼着教啊。”

    “所以啊,汽修。”陈耕说出了解决问题的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