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72章 宋镜瀛老先生的关心(一更到)


    李干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虽然在此前的沟通中,这位《青年参考》的大记者就已经说了,让军区首长放心,这次是好事,大家也知道是好事,但在最终的报道没有出来之前,大家心里总是有点犯嘀咕,但现在没关系了,知道下来的这个记者竟然是陈耕同志在大学时的同寝室室友,李干事之前所有的担心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深谙国内媒体和宣传习惯的宣传干事很清楚,能安排陈耕同志的大学室友来采访他,这本身就说明了上面在这件事上的态度。那么……

    军区应该做点什么来多撷取些政治资源呢?

    陈耕可不知道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这位军区的宣传干事的脑子已经转了这么多弯弯绕绕,此刻他正沉浸在与老友重逢的喜悦中,仔细端详了郭剑一番,陈耕很是欣慰,用力锤了郭剑一圈,陈耕开心的道:“精气神看上去不错,有点大记者的模样了,看来你们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挺照顾你的啊。”

    郭剑笑的合不拢嘴,连连点头道:“是啊,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都挺照顾我的,要不然我一个非中文专业出身的记者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资格出来**采访,知道不?这次是我们领导知道这次下来采访的对象是我以前的同寝室兄弟后,特意安排的。”

    看得出来老七在《青年参考》的日子过得挺不错,陈耕也由衷的为自己的兄弟感到高兴,不过说到采访,陈耕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征兆和风声都没有,忽然就是你们《青年参考》下来了?”

    不管是1985年还是2015年,《青年参考》、《参考消息》以及《人民日报》这种中央媒体,不是什么人想上就能上的,陈耕不认为自己有个在《青年参考》工作的兄弟,《青年参考》就能对自己格外照顾。但老七的到来又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郭剑很惊讶。

    “我知道什么?”看着郭剑惊讶的样子,陈耕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段时间我都要忙死了,而且也没人和我说过什么啊。”

    “你可真实……”见陈耕的表情不像是作假,郭剑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中央媒体都下来了,你竟然还一无所知?到你这份上也真是没谁了。干脆问道:“那你们江南省媒体关于你们的报导你知不知道?”

    “江南省的媒体对我们做了报导?什么报导?”陈耕越发的莫名其妙了。

    倒是一旁陪同陈耕接待首都的大记者的谢闵声老爷子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可能,连忙问道:“记者同志,您说的……是不是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的事?”

    记者来了。看上去还是相当正面的事情,这当然是好事,但身为被采访者,连记者是为什么来的都没有搞清楚,这个可就尴尬了,尽管谢老爷子觉得应该和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有关系,但在郭剑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之前,他也不敢保证就是这个事。

    “这位是……”郭剑疑惑的扭头看向陈耕。

    “这位是我们润华实业的经营顾问、副经理谢闵声同志,”陈耕介绍道:“谢老先生此前是上汽集团发动机厂的厂长,当初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请到谢老爷子出山来帮我们一把的。”

    上汽集团发动机厂的厂长?郭剑顿时肃然起敬。连忙主动伸出手来,道:“谢老先生你好,我是陈耕同宿舍的兄弟,我叫郭剑。”

    “郭记者你好,”做了一辈子工作的谢老爷子,倒是淡定的厉害,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中央来的大记者就怎么样,依旧是淡定无比,和郭剑握了握手,谢老爷子这才继续问道:“是不是和正在海洲建设的那个摩托车产业基地有关系?”

    “的确是因为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的事。但也不全是因为这个……老三,你真不知道?”话说到一半,郭剑再次狐疑的扭头向陈耕问道。

    “向主席发誓,我真的不知道。”陈耕苦笑道:“不瞒你说,我现在一天到晚的忙成狗了,到现在还一头的雾水呢。”

    郭剑信了,大家在同一个寝室里生活了4年,彼此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老三说他不知道。那就一定是不知道,给陈耕解释道:“前段时间,你们江南省的媒体对你们的那个摩托车产业基地和你们润华实业研发成功的那台摩托车发动机进行了不少报道,这么大范围的密闭报道,引起了首都不少媒体的机构的注意……”

    随着郭剑的娓娓道来,陈耕逐渐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江南省和海洲的媒体对于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给予大量的报道,毕竟这个基地的建成,不但对于海洲的经济是一个巨大的拉动,对于江南省来说也是一个拉动经济发展的强劲火车头,不管是处于政治还是经济、宣传方面的考量,大量的报道都是势在必行,曾经有一段时间,江南省媒体和海洲媒体几乎每天都在连篇累牍的进行报道,到了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的程度。

    这件事陈耕当然是知道的,但让陈耕不解的是:“老七,这种事情你们《青年参考》也感兴趣?”

    嘿!你个小陈同志,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合着《青年参考》的来报道你还报道错了?军区跟着一起来的宣传干事登时就郁闷了,轻咳了两下,他低声提醒陈耕:“陈耕同志,《青年参考》是一份以青年人的视角为主的报纸,对做出了成绩的青年干部感兴趣,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好吧,这么说也的确说的过去。知道对方其实是为了自己好,陈耕对这位宣传干事点点头表示了自己的感谢。

    倒是郭剑,他对陈耕说道,同时也是解释给这位陪同自己一起前来的宣传干事听:“其实报社里本来是有些犹豫的,领导们有些拿不准,不过后来咱们的宋主任亲自给报社的领导打了电话,帮你说了不少话,领导这才让我下来,”

    郭剑心里其实很羡慕陈耕,虽然当初宿舍的兄弟们对于陈耕放弃首都优渥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一意孤行的要下基层很不解,但看看老三吧,这才毕业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自己搞出了一款国内先进水平的摩托车发动机,当初陈耕说过的话大家都没怎么当一回事,可现在,他已经实现了,不但如此,他甚至还推动了一个摩托车产业基地的成立,虽然这个摩托车产业基地还在建设之中,可前景却已经可与预料。

    同寝室的好兄弟已经做出了足以让自己仰望的成绩,再反观自己呢?就在前几天,自己还在为自己得到了主编的青睐而暗自得意不已,现在再看看老三,郭剑心里惭愧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宋主任帮我说话了?”原来是宋老先生在背后帮了自己一把,明白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陈耕的鼻子一酸,差点儿就落下泪来。

    这倒不是陈耕矫情,帮他的人不少,陈耕还不至于多愁善感到这个份上,他只是没想到宋镜瀛老先生都已经这么忙了,竟然还在关注着自己,再想想,自己有多长时间没给老先生打个电话了?想到这,陈耕又是感激,又是惭愧。

    郭剑却没有注意到陈耕已经发红的眼眶,他有些兴奋的对陈耕道:“听说国家防务部的领导也帮你说了话……对了,老三,告诉你个好消息,据说你被增补进总政评选的全军优秀青年标兵的候选名单了,有很大的几率能够获选,另外团中央明年的全国十大新长征突击手可能也有你的一份,到时候咱们在首都好好聚聚。”

    虽然很羡慕陈耕取得的这些荣耀,但郭剑更多的还是为自己的兄弟感到高兴,身为一个宿舍的兄弟,郭剑很清楚陈耕能取得今天的这些荣耀,到底付出了多少。

    “我要去首都?”陈耕有些惊讶。

    “你说呢?”

    好吧,如果真的需要陈耕去首都,陈耕似乎还无法拒绝,而且实话实说,能却首都接受一个荣誉称呼,陈耕心里还是有点儿小骄傲。

    ……………………

    “陈耕哥哥,你又要去首都领奖了吗?”千墨看着陈耕的表情有些崇拜。

    “这个可不敢说,”陈耕摆摆手道:“现在结果还没出来呢,结果没出来之前,一切都不好说……”

    “老师说了,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不给陈耕说完的机会,千墨耸了耸鼻子:“要我说啊,你就是去首都领奖的。”

    “为什么这么说?”陈耕有些惊讶。

    “多简单啊,如果?让你去首都领奖,他们让你去干嘛啊?”千墨理直气壮的道。

    千墨的这番话算是说透实质: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既然都已经指明要陈耕去首都了,这个信号难道还不够清楚吗?如果不是入选了,怎么可能会要求陈耕一定去首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