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76章 北汽来人


    ps:兄弟们,这一章暂时不要看,等2点以后再看。`

    再次重复一遍,这一章暂时不要看,等2点以后不要看。

    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这一章等点以后再看。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估计大家也听烦了,觉得解释就是掩饰,咳咳……

    好吧,大家等2点以后再刷新,然后在之后的本月总结里面我再和大家汇报一下这个月糟糕的情况,让兄弟们失望了,千年也很汗颜。

    对不起。

    ————————————————

    头好痛……好沉……

    陈耕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水……”

    “您醒了?”原本没指望能够得到回应的陈耕,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欣喜的声音:“您等一会儿啊,我这就给您倒水。”

    听声音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

    “好……”陈耕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大脑处于停摆状态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人。

    一阵悉悉索索的倒水声之后,女孩柔柔的声音再次响起:“陈经理,水来了,我扶您起来。”

    陈耕处于停摆状态的大脑这次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不是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女孩的声音,连忙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过去,一张姣好的面容映入了陈耕的眼帘:果然不认识。

    小姑娘大约一米六左右,皮肤雪白,光滑细腻,虽然这个年代的衣服都比较宽大,但仍然遮掩不住她堪称火爆的身材,的一塌糊涂……好吧,屁股翘不翘其实没看到。

    不过面对这么一位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身材如此火爆的、自己此前从来没见过的女孩,陈耕心里其实一点也没紧张,原因么是因为这位小姑娘身上穿的这身制服,这身制服告诉陈耕。这小姑娘就是华东饭店……也就是华东军区驻京办……的服务员,看到自己喝醉了,崔红军帮自己安排一个服务员照顾一下醉酒的自己,虽然按照规定似乎有些不合适。但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至于这小姑娘为什么会漂亮的跟挂历中的女明星似的,还不是因为华东军区驻京办代表着华东军区的形象,有资格被送到这里来工作的服务员无一不是军区千挑万选出来的,难度一点都不必军区文工团的选拔的难度低,还有。`您也别人为这些服务员和文工团的小姑娘们就是xxx的后宫、xxx挑选妃子的储秀宫了,别看人家小姑娘看上去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服务眼,但实际上这些小姑娘们的父母,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有可能是军区的中高级军官,或者是地方上的政府部门的领导。

    谁真的以为这些小姑娘好欺负,敢伸出安禄山之爪那才是打错了算盘,立马收拾的你不要不要的。

    虽然自己是醉酒了,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让人家小姑娘扶自己起来?陈耕摇摇头道:“谢谢,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

    小姑娘却是不由分说的将胳膊伸到陈耕的脖子后面。扶着他做起来,甜甜的笑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陈经理,您喝水。”

    说着,将刚刚被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双手端到了陈耕的面前。

    陈耕也不是矫情的人,点点头

    “我是怎么回来的?”一气灌下去

    只是很郁闷的,陈某人喝断片了,他清楚的记得这次聚会是怎么开始的,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

    头好痛……好沉……

    陈耕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水……”

    “您醒了?”原本没指望能够得到回应的陈耕,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欣喜的声音:“您等一会儿啊,我这就给您倒水。”

    听声音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

    “好……”陈耕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大脑处于停摆状态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人。

    一阵悉悉索索的倒水声之后,女孩柔柔的声音再次响起:“陈经理,水来了,我扶您起来。”

    陈耕处于停摆状态的大脑这次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不是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女孩的声音,连忙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过去,一张姣好的面容映入了陈耕的眼帘:果然不认识。

    小姑娘大约一米六左右,皮肤雪白,光滑细腻,虽然这个年代的衣服都比较宽大。`但仍然遮掩不住她堪称火爆的身材,的一塌糊涂……好吧,屁股翘不翘其实没看到。

    不过面对这么一位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身材如此火爆的、自己此前从来没见过的女孩,陈耕心里其实一点也没紧张,原因么是因为这位小姑娘身上穿的这身制服,这身制服告诉陈耕,这小姑娘就是华东饭店……也就是华东军区驻京办……的服务员,看到自己喝醉了,崔红军帮自己安排一个服务员照顾一下醉酒的自己,虽然按照规定似乎有些不合适,但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至于这小姑娘为什么会漂亮的跟挂历中的女明星似的,还不是因为华东军区驻京办代表着华东军区的形象,有资格被送到这里来工作的服务员无一不是军区千挑万选出来的,难度一点都不必军区文工团的选拔的难度低,还有,您也别人为这些服务员和文工团的小姑娘们就是xxx的后宫、xxx挑选妃子的储秀宫了,别看人家小姑娘看上去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服务眼,但实际上这些小姑娘们的父母,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有可能是军区的中高级军官,或者是地方上的政府部门的领导。

    谁真的以为这些小姑娘好欺负,敢伸出安禄山之爪那才是打错了算盘,立马收拾的你不要不要的。

    虽然自己是醉酒了,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让人家小姑娘扶自己起来?陈耕摇摇头道:“谢谢,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

    小姑娘却是不由分说的将胳膊伸到陈耕的脖子后面,扶着他做起来,甜甜的笑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陈经理。您喝水。”

    说着,将刚刚被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双手端到了陈耕的面前。

    陈耕也不是矫情的人,点点头

    “我是怎么回来的?”一气灌下去

    只是很郁闷的,陈某人喝断片了。他清楚的记得这次聚会是怎么开始的,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

    头好痛……好沉……

    陈耕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水……”

    “您醒了?”原本没指望能够得到回应的陈耕,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欣喜的声音:“您等一会儿啊,我这就给您倒水。”

    听声音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

    “好……”陈耕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大脑处于停摆状态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人。

    一阵悉悉索索的倒水声之后。女孩柔柔的声音再次响起:“陈经理,水来了,我扶您起来。”

    陈耕处于停摆状态的大脑这次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不是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女孩的声音,连忙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过去,一张姣好的面容映入了陈耕的眼帘:果然不认识。

    小姑娘大约一米六左右,皮肤雪白,光滑细腻,虽然这个年代的衣服都比较宽大,但仍然遮掩不住她堪称火爆的身材。的一塌糊涂……好吧,屁股翘不翘其实没看到。

    不过面对这么一位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身材如此火爆的、自己此前从来没见过的女孩,陈耕心里其实一点也没紧张,原因么是因为这位小姑娘身上穿的这身制服,这身制服告诉陈耕,这小姑娘就是华东饭店……也就是华东军区驻京办……的服务员,看到自己喝醉了,崔红军帮自己安排一个服务员照顾一下醉酒的自己,虽然按照规定似乎有些不合适,但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至于这小姑娘为什么会漂亮的跟挂历中的女明星似的。还不是因为华东军区驻京办代表着华东军区的形象,有资格被送到这里来工作的服务员无一不是军区千挑万选出来的,难度一点都不必军区文工团的选拔的难度低,还有。您也别人为这些服务员和文工团的小姑娘们就是xxx的后宫、xxx挑选妃子的储秀宫了,别看人家小姑娘看上去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服务眼,但实际上这些小姑娘们的父母,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有可能是军区的中高级军官,或者是地方上的政府部门的领导。

    谁真的以为这些小姑娘好欺负,敢伸出安禄山之爪那才是打错了算盘。立马收拾的你不要不要的。

    虽然自己是醉酒了,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让人家小姑娘扶自己起来?陈耕摇摇头道:“谢谢,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

    小姑娘却是不由分说的将胳膊伸到陈耕的脖子后面,扶着他做起来,甜甜的笑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陈经理,您喝水。”

    说着,将刚刚被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双手端到了陈耕的面前。

    陈耕也不是矫情的人,点点头

    “我是怎么回来的?”一气灌下去

    只是很郁闷的,陈某人喝断片了,他清楚的记得这次聚会是怎么开始的,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

    头好痛……好沉……

    陈耕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水……”

    “您醒了?”原本没指望能够得到回应的陈耕,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欣喜的声音:“您等一会儿啊,我这就给您倒水。”

    听声音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

    “好……”陈耕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大脑处于停摆状态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人。

    一阵悉悉索索的倒水声之后,女孩柔柔的声音再次响起:“陈经理,水来了,我扶您起来。”

    陈耕处于停摆状态的大脑这次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不是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女孩的声音,连忙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过去,一张姣好的面容映入了陈耕的眼帘:果然不认识。

    小姑娘大约一米六左右,皮肤雪白,光滑细腻,虽然这个年代的衣服都比较宽大,但仍然遮掩不住她堪称火爆的身材,的一塌糊涂……好吧,屁股翘不翘其实没看到。

    不过面对这么一位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身材如此火爆的、自己此前从来没见过的女孩,陈耕心里其实一点也没紧张,原因么是因为这位小姑娘身上穿的这身制服,这身制服告诉陈耕,这小姑娘就是华东饭店……也就是华东军区驻京办……的服务员,看到自己喝醉了,崔红军帮自己安排一个服务员照顾一下醉酒的自己,虽然按照规定似乎有些不合适,但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至于这小姑娘为什么会漂亮的跟挂历中的女明星似的,还不是因为华东军区驻京办代表着华东军区的形象,有资格被送到这里来工作的服务员无一不是军区千挑万选出来的,难度一点都不必军区文工团的选拔的难度低,还有,您也别人为这些服务员和文工团的小姑娘们就是xxx的后宫、xxx挑选妃子的储秀宫了,别看人家小姑娘看上去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服务眼,但实际上这些小姑娘们的父母,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有可能是军区的中高级军官,或者是地方上的政府部门的领导。

    谁真的以为这些小姑娘好欺负,敢伸出安禄山之爪那才是打错了算盘,立马收拾的你不要不要的。

    虽然自己是醉酒了,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让人家小姑娘扶自己起来?陈耕摇摇头道:“谢谢,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

    小姑娘却是不由分说的将胳膊伸到陈耕的脖子后面,扶着他做起来,甜甜的笑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陈经理,您喝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