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03章 艰难的机床行业:下


    ps:咳咳咳……兄弟们,这一章暂时别看,抱歉,请等一个半小时后再刷新。

    觉得自己闯了大祸的朱晓平,一路上提心吊胆的,尽量躲在人群的后面,躲在陈耕的视线看不到自己的地方,如果地上有条地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虽然陈耕现在看上去笑嘻嘻的,可谁知道他会憋着什么坏呢?小年轻不都是这样的么,把面子看的比天还大,这种情况自己早就见的多了……

    总之,在意识到自己刚刚冲动的做法给济二机床厂的计划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之后,朱晓平看什么东西都觉得上面蒙着一层灰蒙蒙的色彩。

    一路上,张宝玮也在密切的观察着陈耕,看他对这件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他也不是没有年轻过,也不是没和单位里的那些刚刚分配下来的大学生打过交道,在来之前特意了解了一下陈耕过往的他,认为陈耕必然是一个取得了一定成绩之后极度自我的年轻人,容不得别人有丝毫冒犯的那种。

    但接下来的观察却让张宝玮惊讶乃至是疑惑不解了:陈耕对这件事似乎豁达,后者干脆一点的说,他根本就将这件事当做一回事。

    他不是装作豁达,是真的没将朱晓平刚刚的冒犯当做一回事。

    一开始他还有些不解,可随后他就想明白了,然后就在心里苦笑:就好比一个人,会在乎一直小蚂蚁从他鞋上爬过去么?

    当然不会!

    原来他是根本没把朱晓平当做一回事啊?张宝玮心里忍不住自嘲了两句:这样也好。

    不过这么一来,他的心思倒是放松了不少,待到谢闵声赶过来之后,两人又是一阵寒暄。直到这个时候张宝玮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极短的时间内,陈耕迅速明白了对方的来意: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的落成,必然需要大量的剪板、折弯、钻孔、车、镗、磨等各类用途的机床以及模具、夹具和刀具,哪怕摩托车生产过程当中所需要的生产设备并不需要很大型,但架不住数量大。更何况还有很多的摩托车零配件企业在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落户,这意味着将会是一个总金额不低于600万的庞大采购项目,几百是对于济二机床厂这种“罗汉”级别的国有特大型机床制造企业来说也是一块大大的肥肉了。

    但是!

    没错,济二机床厂是国内机床行业的特大型企业。你们牛,是共和国机床行业的十八罗汉,但请你们搞清楚,你们是来求着我们给你们业务做的,老兄。你先摆正自己的位置好不好?

    你们济二机床厂再牛x,再是共和国机床行业的“十八罗汉”之一,可请记住,你们也只是“之一”,除了你们,外面还有十七个“罗汉”呢,现在你就跟我摆出一副“我是大爷!”的嘴脸来,给谁看呢?让我怎么相信大家以后的合作能够愉快?

    司机可不知道陈耕在这里想什么,看着陈耕在发呆,立刻就道:“嗨。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没听到我再和你说话呢么?还不赶紧去叫你们领导?”

    陈耕的眉头皱的越发厉害了:虽然还没有和济二机床厂接触过,但他们的员工素质就是这样的?

    “小曲,你怎么说话的?”就在陈耕犹豫着是不是给这司机一个警告的时候,吉普车的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人,先是批评了司机两句,这才一脸和气的对陈耕道:“这位同志,请问你们公司的领导在吗?我们是济二机床厂来找你们单位联系业务的,我叫张宝玮,这位朱晓平同志的性子比较急,如果有什么不当的地方。同志别介意。”

    说完,张宝玮狠狠的瞪了司机一眼:“小朱,还不赶紧给这位同志道歉?”

    这人竟然是张宝玮?陈耕吃惊的微张着嘴:张宝玮是什么人?简单的说,正是张宝玮将济二机床厂从共和国机床行业的“十八罗汉”之一打造成了世界三大冲压设备制造商之一。从1991年至2003年这长达13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都是济二机床厂的掌门人,现在的他,不是济二机床厂的副厂长也应该是副总工程师吧?

    “为什么……”叫朱晓平的司机显然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噘着嘴,满心的不情愿。

    张宝玮立刻狠狠的等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却是把司机给吓坏了。有些怨愤的抬头看了陈耕一眼,却还是不情不愿的道:“这位同志,对不起……”

    “算了,”陈耕打断他的话,道:“反正你也不是真心实意的想要道歉,这种没诚意的话说了也没没什么意思。”

    朱晓平目瞪口呆,继而就是愤怒:这人……会不会做人啊?我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倒是张宝玮,一愣之后竟然是笑了:润华实业的人,有点意思啊。

    冷不丁的一看,确实是眼前这个小年轻太不通人情世故,不管朱晓平是不是诚心诚意的给你道歉,可他既然给你道歉了,你就就坡下驴把这个小冲突了了算了呗?怎么还死揪着不放?陈耕的做法很不符合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行为习惯。

    可反过来,人家凭什么要接受朱晓平这毫无诚意的道歉呢?

    是谁先语气不善的得罪人的?是朱晓平。

    朱晓平无礼在先,如果他态度承认也就罢了,偏偏道歉的时候还一副“我是给你面子”的得瑟模样就凭你这态度,我凭什么原谅你?我是吃你家米了还是从你家领工资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眼前这个小年轻丝毫没有做错,而且,就算是人家不给自己面子又能怎么样?自己是能扣他一分钱工资呢还是能让润华实业辞退了他?

    都不可能,既然如此,人家当然没有必要给自己好脸。

    他刚要说话,却不防眼前这个小年轻笑眯眯的道:“您是济二机床厂的张宝玮张副总工吧?你好,我是润华实业的陈耕,欢迎大家来我们润华实业参观考察和联系业务。”

    “……”

    刚刚还一脸不善的朱晓平,嗓子眼里“咕噜……”了一声,一张脸瞬间就变成了一张大红布:这个小年轻竟然就是润华实业的经理陈耕?

    我擦!

    张宝玮心情简直难以形容,如同一万匹羊驼呼啸着从心头奔腾而过:自己是来联系业务的,但谁能想、谁又敢想自己在要拜访的单位的一时间,自己带来的人想上来就得罪了要联系的这家单位的经理?

    这是何等的卧槽?!

    对方会怎么看自己?会怎么看济二机床厂?会怎么看济二机床厂的企业文化?

    大家都说管中窥豹可见一斑,那么,从济二机床厂的这个司机的身上是否也能看出一些济二机床厂的一些东西呢?

    这一刻,张宝玮真的很有种一把掐死朱晓平的冲动!

    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是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哪怕朱晓平得罪的是他们公司的副经理都没有这么严重,可偏偏这个混蛋得罪的正是陈耕本人。

    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训斥朱晓平一顿?

    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才这么做?陈耕会怎么看?

    在心里发狠回去之后立刻就让朱晓平去后勤澡堂去烧锅炉的张宝玮,狠狠的瞪了朱晓平一眼,脸上全都是歉意:“陈经理,真是……你看这事儿整的……这样,我什么都不说了,请陈经理今晚一定要给我个摆酒谢罪的机会,成不成?”

    “张副总工这说的是哪里话,”陈耕笑着道:“朱司机话虽然说的难听了点,可也就是嘴巴上不怎么把门,其他的倒也没什么……来来来,不管怎么说,大家远来是客,赶紧里面请……老王,你给谢老爷子打个电话,让他一起过来见见咱们济二机床厂的朋友。”

    说完,陈耕笑道:“我们厂负责日常生产工作的谢闵声谢老爷子是上汽集团发动机厂的厂长,这才刚刚退下来,好不容易被我们请来了,估计您和他应该认识。”

    “谢老爷子在你们这里?”张宝玮立刻就是一惊,谢闵声的大名他当然知道,济二机床厂曾经向上汽集团发动机厂提供过不少机床设备,当年自己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就跟着师傅在上汽发动机厂帮他们安装和调试过机场,对于那位谢闵声老爷子的印象很深刻。一脸惭愧的道:“当年我们在上汽集团安装和调试设备的时候,谢老爷子对我们特别照顾,这可真是……陈经理,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说这个干什么,芝麻粒大的小误会,一句话就揭过去了,”陈耕哈哈笑道:“走走走,咱们先去我办公室里喝点茶,这天寒地冻的,一路上你们可遭罪了。”

    以212吉普那不带暖气且四处撒风漏气的尿性,张宝玮他们一路从海岱省开车过来,也是挺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