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11章 崇高的目标


    ps:咳咳咳……还差大约七八百字,大家暂时不要看,等半个小时后再刷新。

    这个理由其实才是最能打动大家的理由。

    为什么?

    当然是现在的物资供应实在是太成问题了,自开始实行价格双轨制之后,同一个厂家的同一款产品,计划内和计划外的差几速达到了国家规定的20%,但这远远不是市场的真实反映,在国家进一步放开了限制之后,个别紧俏商品的计划外和计划内的差价不但是翻倍的,而且是翻好几倍!

    这也造成了这一时期无数人借着各种关系和批条一夜之间暴富,这是社会问题,而且是共和国积攒了几十年的矛盾的集中爆发,不是任何人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改变的了的,陈耕也没狂妄自大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得了这种现状,他只是真真切切的感受着这种价格双轨制的实行,对于润华实业的生产经营实在是影响太大了。

    这也是大家的共识。

    但如果有一个大型甚至是超大型的养猪场呢?润华实业就可以凭借一头头的猪,换来超低价的各类生产物资,大幅度降低企业的生产和运营成本,不客气的说,别看只是小小的一头猪,但绝对堪称是润华实业发展的助推器。

    所以,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大家几乎迅速改变了之前的不解和坚持,整齐划一的支持陈耕的这个决定:这个养猪场要上!不但要上,而且要上就要上大的!

    就像是谢闵声老爷子补充的那样:“一个年出栏前把头生猪的养猪场对咱们来说没什么意思,咱们自己也要吃,还要送人情,还要供应市场一部分……尤其是送人情。说不定送着送着就成长期定点供应的了,最少也得年出栏1万头左右的那种,估计用不了一年,就得把规模扩大到年出栏3万头左右,就是不知道需要多大的投入。”

    年出栏10000头生猪,就意味着每天要出栏差不多30头生猪。差不多相当于海洲市区生猪供应量的30%了,而年出栏30000头生猪,更是意味着每天出栏的生猪数量将近100头,几乎相当于平日里海洲市区每天的生猪供应量!

    这个数字当然很不小,但对于润华实业现在正在准备做的事情来说,其实也并不多,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润华实业去找某家钢铁厂商谈钢管和冷轧钢板的供应,对方说了。价格没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按照计划内的价格给你们供货,但你们每天给我们提供10头生猪怎么样?我们也不白要,我们按市场价给钱。

    哪怕是一个中小型的钢铁厂,工人人数也在三四千以上,一个国有大型钢铁厂的工人人数动辄超过两三万,10头生猪真的不算什么,平均到每个人的嘴里估计也就是一筷子的事。但如果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加10头生猪,而且是每天保证有10头生猪。那可就了不得了,厂里甚至能够给促成这桩合作的后勤管理人员、工会主席重点褒奖、提一提。

    这还只是钢铁厂,生产一辆摩托车需要几百个企业分工协作,而作为海洲摩托车产业基地的倡议者,润华实业还需要帮助各家零配件企业打通关系,再算上自己消化的。一个平均每天出栏100头生猪、年出栏30000左右生猪的大型养猪场也只能算是勉勉强强。

    但谁都没想到,陈耕的胃口更大:“我的意思,我们不只是搞一个养猪场,我们做成一个综合性的大型农畜产品供应基地。”

    “怎么说?”谢闵声的眼睛顿时一亮,以他对陈耕的熟悉。他立刻就意识到陈耕这是又有新主意了。

    “我在报纸上看过一个新型的饲养方法,也叫立体养殖法、生态循环养殖法:首先养鸡,用鸡粪来养猪、用猪粪来养鱼、用鱼粪再来养鸡……”

    “这不是基本上不花钱了?”有人惊讶的道。

    “怎么会不花钱?”没等陈耕说话,谢闵声老爷子自己先笑了:“一把玉米,鸡吃完了才能拉出来多点?还是需要在各个环节添加食物的,不过相比于原来添加的量少了不少,大概能减少2成?”

    “没错,就是这样,具体能减少多少我不清楚,但估计最少也能减少2成的饲料和我粮食的投喂量,”陈耕点头道:“我知道在巴蜀有一位鹌鹑大王用这种模式养鹌鹑,经过这么个循环,可以让鹌鹑蛋的成本降低到和鸡蛋差不多,如果咱们是养鸡,我估计最少可以让鸡蛋、鸡肉和猪头的价格降低30%。”

    降低30%?众人顿时一阵惊叹:这么一来,就有更多的人吃上猪肉了。

    “不是有更多的人吃上猪肉了,咱们的这点供应量,相比于整个市场的需求量来说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只能说是咱们的利润率扩大了,”陈耕认真的纠正道:“不过咱们知道是这么一个循环,但具体这个循环要怎么设计,各个环节需要保持多少数量才能保证让这个循环进行下去,需要多少人工,这些都需要咱们请专家来帮咱们设计。

    对了,报纸上还刊登了农业专家对巴蜀地区这位鹌鹑大王的模式的点评,专家说这个思路非常好,不过还可以进一步扩展,比如塘泥和多出来的粪水还可以用来种菜,如果是种植反季节大棚蔬菜,利润还会更高……”

    大家又是一阵赞叹。

    谢闵声提议道:“干脆,咱们和海洲农科所以及畜牧所合作,把咱们的综合饲养场做成一个他们的户外试验基地好了,嗯,农业口的日子挺紧巴的,如果他们与咱们合作,咱们可以给他们每人每月一定的顾问费用,算是补贴一下他们。”

    对于谢闵声的这个建议,大家当然是更没有意见了。

    会议进行到这里本来差不多应该结束了,但陈耕挠挠头,道:“大家还记得我刚刚说的那个社会责任感吗?”

    大家顿时愣了一下:咱们养猪来供应市场,难道还不算是践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吗?

    陈耕笑眯眯的说道:“总设计师说过,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目的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咱们办养猪场当然是好事,可还是与总设计师的指示贯彻起来……”

    “小陈,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谢闵声皱了下眉头,忍不住道。

    “很简单,咱们觉得年出栏30000头生猪其实也不是很够,但再扩大规模的话投入会很大,既然这样,咱们为什么不想办法变通一下?”

    “变通?怎么变通?”

    大家还在迷茫,惟独谢闵声老爷子的眼睛亮得厉害!

    “不是有更多的人吃上猪肉了,咱们的这点供应量,相比于整个市场的需求量来说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只能说是咱们的利润率扩大了,”陈耕认真的纠正道:“不过咱们知道是这么一个循环,但具体这个循环要怎么设计,各个环节需要保持多少数量才能保证让这个循环进行下去,需要多少人工,这些都需要咱们请专家来帮咱们设计。

    对了,报纸上还刊登了农业专家对巴蜀地区这位鹌鹑大王的模式的点评,专家说这个思路非常好,不过还可以进一步扩展,比如塘泥和多出来的粪水还可以用来种菜,如果是种植反季节大棚蔬菜,利润还会更高……”

    大家又是一阵赞叹。

    谢闵声提议道:“干脆,咱们和海洲农科所以及畜牧所合作,把咱们的综合饲养场做成一个他们的户外试验基地好了,嗯,农业口的日子挺紧巴的,如果他们与咱们合作,咱们可以给他们每人每月一定的顾问费用,算是补贴一下他们。”

    对于谢闵声的这个建议,大家当然是更没有意见了。

    会议进行到这里本来差不多应该结束了,但陈耕挠挠头,道:“大家还记得我刚刚说的那个社会责任感吗?”

    大家顿时愣了一下:咱们养猪来供应市场,难道还不算是践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吗?

    陈耕笑眯眯的说道:“总设计师说过,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目的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咱们办养猪场当然是好事,可还是与总设计师的指示贯彻起来……”

    “小陈,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谢闵声皱了下眉头,忍不住道。

    “很简单,咱们觉得年出栏30000头生猪其实也不是很够,但再扩大规模的话投入会很大,既然这样,咱们为什么不想办法变通一下?”

    “变通?怎么变通?”

    大家还在迷茫,惟独谢闵声老爷子的眼睛亮得厉害!

    “很简单,咱们觉得年出栏30000头生猪其实也不是很够,但再扩大规模的话投入会很大,既然这样,咱们为什么不想办法变通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