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12章 穷酸衙门


    公司内部取得了共识,接下来的问题就简单了,无非就三件事:土地,资金以及技术。

    土地简单,现在的润华实业是海洲市政府的心尖子,他们巴不得润华实业在海洲投投投,只要润华实业需要用地,那真的只是一句话的事。

    土地不用着急,正经是先搞清楚一个一期年出栏10000头生猪的养猪场需要多大的投资、占地面积是多少、人员配置情况是怎样的?

    陈耕和谢闵声老爷子干脆一起去了海洲市农科所。

    走到农科所的门口,陈耕看的直皱眉头,“海洲市农业局农业科学院”的木牌上面满是斑驳的岁月痕迹,不少字上面的黑漆脱落了不少,最下面甚至已经有些腐烂了,看上去这块牌子用了最少也应该有七八年的时间了。

    牌匾如此,大门干脆就是一个用钢筋焊的大门,大门里面一览无余,钢筋之间的缝隙大的足以让六七岁的小孩钻进钻出,院墙是用石头垒起来的,一看就是50年代的产物,顺着钢筋大门往里面看,正对着大门是一派石头做主体材料的瓦房,木质的窗户和门框同样掉漆掉的斑驳的厉害,最要命的是,门口连个看门的老大爷都没有……

    一句话,典型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穷衙门。

    看着眼前斑驳的牌匾,陈耕笑着道:“原来人家叫农科院啊。”

    谢闵声也是摇头:“长见识了。”随即又指了指旁边挂着的另外一块上面写着“海洲市农业局农科院畜牧所”的牌子,笑道:”还以为今天跑完了农科所还得再跑一趟畜牧所呢,敢情人家是一家。”

    这俩土鳖,这才知道畜牧所是农科所下属的一个分支机构。

    陈耕笑着点头:“这倒是方便了,省的咱们再跑一趟。”

    方便是方便了,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大门用一把硕大的锁锁着,还没有一个看门的大爷,自己两人这可怎么进去?

    正在陈耕琢磨着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正对着大门的那间房子里面走出来一个人,看到站在大门口的陈耕和谢闵声两人以及两人背后的吉普车。不由得愣了一下,立刻快步向大门走来。

    走的进了,陈耕这才看到这位身上的穿着简直就是给国家公务员抹黑:外面穿着一件短棉衣,从露出的衣领看,里面还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中山装,下面一条黑棉裤、一双黑棉鞋,棉裤的左腿膝盖部位还补了一块不小的补丁……总之就俩字:穷!

    “你们找谁?”来人打量了陈耕和谢闵声两人以及他们背后的吉普车一眼,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们就找咱们农科所……”

    陈耕的话音还没落。对方就认真的纠正道:“我们是海洲市农科院,不是农科所,下面县一级的才叫农科所。”

    “好吧,是农科院,”陈耕哭笑不得的点头,他脑中忽然浮现出孔乙已里面的一段文字:“我们来找咱们农科院。”

    “哦,那你们具体是找谁?”对方继续问道。

    “不是找谁,就是找咱们农科院,”陈耕道:“我们打算建一个年出栏10000头生猪的大型综合性养猪场,希望咱们农科院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技术支持……”

    “你们一套搞一个大型养猪场?是年出栏10000头生猪的?”很遗憾。没等陈耕说完,对方的眼睛陡然开始放光,刚刚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样子瞬间瞬间消失不见。兴奋的就跟打了半斤鸡血似的,好不客气的打断陈耕的话,说话就跟机关枪似的,一连串问题如同出膛子弹向陈耕和谢闵声两人射来:“是不是真的?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我给你们说,养猪可不是一件小事,选址很重要,你们选址好地方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推荐一个……”

    这是……穷疯了啊。陈耕和谢闵声老爷子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这位同志。我们这次来就是里找咱们农科所……哦,不。农科院合作的,不过是不是先麻烦您帮我们开一下门?”指了指紧缩的大门。陈耕提醒道。

    “啊?哦哦……是是是,先开门先开门,”被陈耕这么已提醒,这位不知道是海洲农科所……农科院什么职务的同志,终于意识到对方还被拒之门外呢,尴尬的道:“总有人来我们农科院偷东西,所以平日里我们就锁着门……老郑,老郑,你死哪去了?有客人来了你不知道?”

    看着院子里面光秃秃的树枝,陈耕很好奇大冬天的怎么会有人来这穷的也就能有鸟来拉屎的地方偷东西,能偷什么东西?是偷大家藏在地窖里的地瓜,还是萝卜土豆?要不就是推走两车石头回家盖个羊圈?

    “看来农业机构真是够穷的,这根本就是穷的要饭了啊。”趁着这位到现在也没给自己介绍一下身份的老兄喊人来给自己两人开人的当口儿,陈耕低声对谢闵声道。

    “是啊,民以食为天,无农不稳,可咱们国家的农业技术研发机构的处境都困难么?”谢闵声叹了口气,眼前看到的景象超出了谢闵声的想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一个地级市的农业技术科研机构竟然是这样的场景,外观尚且是如此,里面能多大的指望?

    陈耕明白谢老爷子的意思,低声道:“希望他们脑子里还有真本事吧。”

    谢老爷子没说话,只是无言的点了点头。

    ………………………………

    有人来找农科院合作了,而且是拿着一个年出栏10000头生猪的大型养猪场来向农科所……农科院院寻求技术支持,这个消息对于快要穷疯了的海洲市农科院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而且对方是开着一辆吉普车来的之后(能开得起吉普车,起码证明了对方的经济实力),院长朱新亮瞬间陷入了癫狂状态,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咆哮着让大家赶紧准备点水果热茶,总之一定要让客人感受到农科院的热情……千万不要让客人跑了。

    等陈耕再次见到农科院的同志的时候,已经是10分钟之后,海洲农科院的院长、副院长、副书记、调研员、纪委书记以及院长助理们总计13个人悉数到齐。

    双方一番寒暄,陈耕这才知道刚刚那位裤子上有个补丁的同志叫李兆庆,别看人家穿的寒酸,可却是个干部,职务是院长助理,不过短短10分钟的时间,李兆庆同志已经换了一条裤子,虽然不怎么新,但好歹是没有补丁了。

    “院长同志,我们是润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我叫陈耕,这位是我们润华实业的副经理谢闵声同志,这次我们过来呢,是准备建造一个咱们海洲地区最大的大型综合性养殖场,咱们海洲农科院是海洲地区农科技术和畜牧技术最强的机构,我们希望能够得到咱们在技术方面的支持……”

    陈耕的自我介绍,将海洲农科院的一众领导们吓的一哆嗦当然,也是高兴的一哆嗦:润华实业?大鱼啊!

    下面区县的乡镇或许不知道到润华实业,但海洲农科院虽然是冷门到不能再冷门的衙门,可好歹也是海洲农业局下属的机构之一,办公地点终究是在海洲,怎么会没听说过润华实业的大名?领导们瞬间就激动了:如果能够傍上润华实业这个大款,农科院的日子怎么着也能比现在好过很多吧?

    朱新亮立刻、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站起来,对陈耕和谢闵声说道:“原来是程经理和谢副经理,久闻两位同志的大名了,今天两位来我们农科院,我们农科院真是蓬荜生辉。

    润华实业选择农科院作为合作对象,我们农科院一定向润华实业提供最好的、最周到的技术支持,嗯,这样,要不我先给两位介绍一下我们农科院的情况?”

    “麻烦朱院长了。”陈耕笑着点头,想了想,又道:“来之前我门特意了解了一下咱们农科院的情况,对咱们农科院的成就还是有所了解的,过往取得了很多辉煌的成绩,不过能不能请您重点介绍一下咱们畜牧所的情况,回头您带我们参观咱们农科所的时候再详细介绍咱们农科所?”

    朱新亮愣了一下,连忙点头:“当然没问题,既然润华实业打算搞大型养猪场,是应该向您重点介绍一下咱们农科院畜牧研究所的情况。

    畜牧研究所的主要研究领域是畜禽健康养殖技术指导、绿色养殖技术推广、畜禽新品种培育、畜禽疫病诊断与防控、饲料资源开发利用、畜产品加工等,另能够为为围绕畜牧产业所涉及的优良品种、饲养技术、饲草饲料开发利用以及畜禽产品深加工等诸多方面提供技术服务和支持。

    另外,咱们的畜牧研究所还与市畜牧局有密切合作,在畜牧兽医、疫病防治等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说……”说到这,朱院长话题一转:“润华实业如果打算办养猪场,技术方面您完全不用担心,农科院可以向您提供全面周到的技术支持。”

    ps:好久没三更了,今天努力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