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18章 养猪场场长人选


    直到回到家,陈耕还在忍不住琢磨,这次的事情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魔都那边到底是拿出了什么样的条件,才会让华东军区做出这样的决定?

    只是任凭陈耕怎么想,他想不出来华东军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个事实也间接的证明了陈耕的确不是个搞政治的材料。

    可看着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的陈耕,袁佳有些看不过眼了:“我是说你是怎么回事呢?自打回来就愁眉苦脸的,谁欠你钱了?”

    “可不是有人欠我钱了么……”左右没事,陈耕简单的把这次的事情和自己老妈说了一遍。

    听陈耕说完,袁佳也是咂舌不已:“这都是叫什么事啊,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有?”

    “谁说不是呢?”陈耕苦笑道。

    “估计上面又在折腾什么东西,这些事情咱们不懂,也懒得去费那个心思,”袁佳摇摇头,忽然忸怩起来:“儿子,我和你说个事。”

    “妈,有什么事您说就是了,”陈耕没多想,随口道:“是不是又有人找到您,想要让您找几辆车当婚车了?成,您说个时间,我来安排。”

    自打大家知道润华实业整天和汽车打交道之后,袁佳的日常生活就多了一件事:总有平日里根本就不认识、但总能通过七扭八拐的关系找上门来的人,希望袁佳能帮忙,找陈耕借一下车用,这其中又以用作婚车的居多。

    虽然每次袁佳都说是“最后一次了,那是的小姨子家的表弟的,说起来都认识,我也不好意思……”云云。但在多次“最后一次”之后,陈耕也已经习惯了。

    “你这熊孩子,你妈我找你说事就是为了找你借车么?”袁佳脸一红。抬手作势欲打,却是没好意思。顿了顿,道:“不是这个,是……嗯,第二罐头厂的杨阿姨你还有没有印象?”

    “第二罐头厂的杨阿姨?”陈耕点点头,这个杨阿姨他当然有印象:“就是那个在您10岁出头的时候搬到姥姥家旁边、后来嫁给鲁叔叔的那个,是吧?我记得我大学之前她经常来找您玩,怎么?”

    “你记得就好,”袁佳松了一口气。略一迟疑,道:“你们公司现在不是在弄什么养猪场么,现在还招不招人?”

    陈耕的反应多快啊,袁佳这话露了个头,他立刻反应了过来,皱眉道:“杨阿姨想要过来?她在罐头厂不是做得好好的么?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还是个小领导,是……是……”

    “是他们厂部办公室的副主任,”袁佳把话接了过去,道:“我琢磨着,你们的养猪场现在不是正招人么。正缺一个能够让你放心的人帮你守着,你杨阿姨的性子你是了解的,很认真很细心的一个人。难得的是人很善良,干活从来都不偷奸耍滑,你觉得让你杨阿姨担任你们养猪场的场长怎么样?”

    “杨阿姨的性格我知道,怎么说呢……”陈耕想了想,那个在自己小时候经常来自己家、而且经常给自己罐头吃的女子的形象浮现在陈耕的脑海,对袁佳说道:“这个养猪场其实不需要这个场长有多强的能力,他只需要能够监督着下面的人按照农科院和畜牧所给出的每天工作的进程表严格执行就行了,比如每年早晨8点开始喂猪,每头猪需要喂食多少。比如什么时候清理猪圈,什么时候给猪打针……不需要他能力多强。求的就是一个心细。”

    “你这么说,我更觉得你杨阿姨适合这个位子了。”听陈耕说完,袁佳一拍大腿:“你袁阿姨之前做的就是办公室的工作,办公室的工作你还不清楚么,别的没什么要求,就是不能出岔子,必须得心思、耐心。”

    “您老人家难得开一次口,我还能不同意?”陈耕笑嘻嘻的道,毕竟是自己老娘给推荐的人,而且陈耕对这位杨阿姨也很了解,老实说,陈耕也觉得杨阿姨做这个养猪场的场长完全没问题,只是以往转弯抹角的求老娘的人也不少,陈耕还从来没见自己老娘这么卖力的替别人说项过,心里不免有点好奇,问道:“不过杨阿姨现在的工作不是做的好好地么,怎么忽然就不干了?”

    “还能是为什么,他们厂不景气了呗,”说起这个,袁佳忍不住叹了口气:“自打去年下半年开始,他们厂的开工情况就是有一天每一天的,到了年底的时候干脆就直接停工了,年底里其他单位又是奖金又是米面肉蛋的,你杨阿姨他们单位除了工资,就一人发了2斤苹果,你说这算什么事啊?”

    过年的时候一人就发2斤苹果?陈耕听的直咧嘴:这确实是惨了点。

    不过陈耕还是有点好奇,这个时代,就算是工厂里的处境在艰难,也很少有愿意从厂子里出来的,哪怕自己只能领基本工资,也看不起大街上摆摊的,大家宁愿等着、靠着,也不愿意自己出来做点什么,人们的想法很“朴素”:咱们单位是国企啊,咱们是工人啊,工人阶级是国家的主力,国家怎么能看着咱们没有工作呢?再等一等,再等一等,国家肯定要给咱们想办法的,说不定现在正在讨论……

    至于你们这些大街上摆摊的,现在虽然能挣几个钱,可等你们老了,国家会给你们养老么?我们就不一样了,等我们老了,退休了,国家就要管着我们吃、管着我喝、管着我们住,我们生病了也是国家出钱给我们看病。

    这种思想,一直延续到90年代末,当国家正式提出“下岗”这个概念的时候,很多人还不愿意相信:我为国家工作了一辈子,国家就这么不管我了?

    在这个时候,杨阿姨竟然肯主动走出来,这确实是大大出乎了陈耕的意料。

    袁佳却继续道:“其实依着你鲁叔叔的意思,是想让你杨阿姨等着的,毕竟国家不可能放着他们不管,可你杨阿姨却等不了了,娟子的成绩不错,七月份说不定能考个大专,如果考上了,学费、生活费这些钱怎么办?从哪里出?唉……你杨阿姨其实也是被逼的。”

    袁佳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惋惜,似乎觉得她辞职从现在的单位出来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原来是因为这个。陈耕点点头:“我倒是觉得杨阿姨的做法挺好的,挺有魄力……成,既然杨阿姨有办公室的工作经验,管理一个养猪场也不需要多强的工作能力,那您就给她说一声,她过来试试吧。

    工资待遇方面,这个场长的待遇等同于润华实业的副厂长,正式转正后月工资200,每个月的奖金和福利在工资的50%至100%之间浮动,如果工作出色,年底还有绩效奖金。

    不过您可得给我杨阿姨说,如果来我们这上班,虽然工资待遇不会差,可养猪场么,您也能知道,不会干净到哪里去,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这个道理我还不知道?”从儿子这里得到了许诺,袁佳喜滋滋的道:“对于你杨阿姨来说,只要能够挣钱,脏点臭点算什么……你先歇着啊,我这就去给你杨阿姨说一声。”

    说完,不等陈耕说话,拎着包喜滋滋的出门去了。

    望着自己老妈高兴的样子,陈耕笑着摇摇头。

    ………………………………

    虽然现在是养猪场的基建时期,但作为养猪场的场长,杨阿姨必须立刻上任,并且作为润华实业的代表协调润华实业、施工方以及农科院等各方的关系,一开始陈耕还有些担心杨阿姨能否做好这份工作,但很快,陈耕就发现杨阿姨这10多年的办公室工作不是白做的,而且女性天生就比男性具有亲和力,入职短短几天的时间里,竟然将工地上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各方都对她的工作表现的十分满意,连谢闵声老爷子都对她的工作赞不绝口,说她是最合适的场长人选。

    “老爷子,这边没什么大事了,这段时间就辛苦您多盯着点。”

    “你放心去吧,”谢闵声老爷子大刺刺的点头道:“放心,有老头子我在这里盯着,保证出不了事。还有你……”转过头望着站向阳,谢老爷子眼睛一瞪:“臭小子,出门在外,你一定要照顾好陈经理,小陈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小心我唯你是问!”

    张向阳吓的一缩脖子,乖乖的点头应道:“老爷子您放心,哪怕老三少一根汗毛,回来之后您尽管收拾我。”

    “唔……”谢闵声老爷子这才满意的点头:“路上小心点,还有,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该吃的就吃,该花的就花,穷家富路的道理不用我教你们俩吧?再一个,记得在外面不要惹事,不要随便看热闹,现在社会复杂,可不比前几年了,凡事多留个心眼没坏处……”

    在谢老爷子的唠叨声中,陈耕和张向阳悄然登上了北去的火车。

    ps:兄弟们,今天还是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