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20章 好多的钱


    ps:兄弟们,这是昨天的第三更。…≦。…≦

    李解放的问题也印证了陈耕的猜测。

    “怎么回事小五,你们好歹也是咱们一汽的招待所,茅台的配额总还是有的吧”李解放奇怪的问道。

    “有啊,当然有,”小五一脸傲然的点头:“咱们三招一个月有2箱的茅台配额呢,要是按照规定来,这两箱茅台怎么着都够了,可尼玛这些王八犊子的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连喝高粱烧的资格都没有的小王八蛋也敢要茅台,还说不准这些小王八犊子的七大姑八大姨是什么人,再来几个什么狗屁科长啊处长啊之类的小官,再来几个够资格的领导”

    小五两手一摊,格外的无奈:“你说这还有的剩么”

    “啧”李解放撮着牙花子,道:“那你可是够为难的。”

    “谁说不是呢。”

    李解放又问道:“降低点资格不成没有茅台,这些王八蛋还不能喝汾酒、剑南春”

    说起这个,小五越发的恼火了:“这些王八犊子的德行难道你还不清楚”

    “也是,”李解放点点头,一脸同情的拍拍小五得肩膀:“成了,那我们先去吃东西,你赶紧去找酒吧能找到不”

    “找的到就找,找不到老子在外面转一圈,难不成他们还能吃了我”小五忿忿的骂了句娘,道:“真把老子惹急了,老子把这事儿往上一捅,看这些王八蛋怎么办。”

    “还真是巧了,”陈耕笑眯眯的插了一句:“小五兄弟是吧我这里倒是有2瓶茅台,你要不要”

    小五愣了一下:“你有”

    “有。”

    陈耕点点头。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拉杆箱,里面整整8瓶茅台让李解放和小五倒吸了一口气:“卧槽”

    “只能给匀给你2瓶,”陈耕对小五道:“兄弟。不是兄弟小气,是一会儿我和解放兄弟要干掉两瓶等把这两瓶给那几个人送过去你也过来。咱们一起吃剩下的我办事要用,所以不好意思了。”

    如果陈耕只拿2瓶酒出来,倒是真显得小气了,可陈耕明确的说明了自己这茅台是用来办事的,再表示还有2瓶是大家一起喝的,这手笔之大,不管是谁也得翘着大拇指说一个大大的“服”字

    茅台是什么茅台是手榴弹,茅台是**包。茅台是火箭筒不管多么难以攻克的碉堡工事,只要揣着茅台上阵,就没有攻不破的。

    如果攻不破,那一定是茅台少了。

    如果是两瓶茅台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四瓶

    都是社会上混了多年的狐狸了,都知道陈耕送来的这2瓶茅台的分量有多重,陈耕这话一出口,小五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先扭头看了李解放一眼,见李解放点了下头。这才重重的点头对陈耕道:“两位兄弟,咱什么也不说了,您两位稍等一会。我这就回来小芬,小芬,赶紧过来,带这几位贵客去三号厅,按照处级标准给这三位哥们整一桌。”

    说完,不能陈耕说话,小五一脸坚定的道:“哥们,就这么说定了,我这个去去就回。”

    这个“小五”在一汽第三招待所里似乎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官。那个小芬竟然二话不说的真的按照他的吩咐安排起来。

    陈耕心里有些好奇,只是双方这才第一次见面。他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倒是李解放。在大家分别坐定、服务员送上茶水和瓜子、花生等零食之后,好奇的向陈耕问道:“哥们,你给我说说,这次你来是找什么样的人对了,你们单位是干什么的”

    沉吟了一下,陈耕还是决定说实话:“既然兄弟你这么痛快,我就直说了,我这次来,是想要找那些级别比较高的技工师傅,最少5级以上的技工,在岗的和已经退休的都可以;第二个,如果有机会的话,想要请几位汽研所的退休老工程师过去指点一下我们的工作,当然,如果有现在在岗的、不过想要出去看看的工程师或者设计师,那就再好不过了。”

    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陈耕也不介意说的更多一点:“我们单位能够给出的待遇是,只要符合我们要求的,到了就能分到一套房子,根据能力分两室一厅和三室一厅的不等,工资和奖金方面,5级技工每个月最低200的工资,加上奖金、每个月发的米面肉蛋之类的东西,总数不会低于350,另外如果愿意带徒弟,每个月还能再拿50,年底还有一个不少于600的红包。

    至于6级技工和工程师,他们的待遇是”

    “卧槽”听陈耕说完,李解放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瞪着眼睛对陈耕道:“兄弟,你们单位不是外企吧怎么这么有钱”

    在大家的印象里,只有外企才舍得给工人开这么高的工资,至于国企现在一汽的一名6级技工,一个月的工资加奖金加各种福利,总数不会超过150元。

    眼前这个自己刚刚认识的哥们,给一个五级技工开出来的月工资,平均一下不低于450,这还真是最低的数字,李解放觉得,说不定每个月的工资过500都不是没有可能,是他们原来工资的三倍还要多,这么高的工资,除了那些财大气粗的外企之外谁舍得这么花钱

    在必要的时候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不是坏事,只能赢来别人更多的尊重,陈耕道:“我们单位不是外企,不过是与华东军区合办的合资企业,嗯我们公司开发了一个业务,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就是改装212吉普车的底盘”

    “这个我听人说过,听说那个公司靠着这个业务赚老鼻子钱了卧槽那个公司就是你们公司难怪了,难怪你们愿意给人开这么高的工资”李解放一脸的震惊和了然之色。

    李解放对这个专门该212吉普的南方单位怎么会有印象按说双方隔着好几千公里的距离,李解放应该不知道才是。

    这其实还真没什么好值得奇怪的,一汽集团的轿车业务现在虽然停止了,但并不妨碍一汽人平日里对国内其他的汽车制造企业点评一番,哪怕是点评起国内最大的乘用车制造企业上汽,他们也依旧是一副“也就是国家现在不让我们一汽做轿车了,如果国家批准我们一汽继续生产汽车,否则你们这些家伙算个鸟蛋”的架势。

    润华实业的212吉普底盘改装在南方很有名,作为国内最大的汽车制造企业,一汽当然也听到了一些相关的传闻,大家在讨论的时候不免就会悻悻的来一句“这是了狗了,那些家伙懂什么要是我们一汽来做,保证比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草台班子好无数倍”

    但此刻李解放听说自己面前的这两人就是润华实业的人,那感觉就截然不同了,如果一定要做个形容的话,大概就和若干年后咱们看沙特差不多:“卧槽狗大户”虽然满嘴都是不屑,但满满的都是嫉妒羡慕恨。

    “兄弟你不知道吧,我们单位还开发了一个的摩托车发动机,现在在南方也卖的老火了,”张向阳忍不住插了一嘴,语气中不免带着几分得意:“现在我们公司什么都缺,缺设备、缺工人、缺有经验的老师傅和老工程师、老设计师,可就是不缺钱”

    “向阳,”陈耕对张向阳摇摇头,随即一脸真诚的对李解放道:“李哥,咱们兄弟这么投缘,有句话,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说。”

    “你说。”李解放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他已经预料到陈耕想要说点什么了。

    “是这样,兄弟我呢,对咱们常春以及一汽一点都不了解,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解放大哥你呢,是在常春从小长大的地主,和咱们一汽这边有这么熟,所以我就想,你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些那些经营退休在家的老技工师傅、老工程师以及老设计师等我说完,”

    拦住张嘴要说话的李解放,陈耕道:“此外呢,我知道咱们一汽是个大单位,里面肯定也有不少怀才不遇的、不被领导看重的人,这样的人,你能不能也帮我介绍一下

    当然,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兄弟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也肯定不能不能让你白忙活,这样,两个方式,第一个呢,只要是你帮我介绍的,咱们没成功一个,我给你100块钱的茶水费你千万别推辞,你找朋友打听消息也得给人家塞包烟不是第二个办法呢,只要能介绍20个以上,我就不给你钱了,不过我帮你把改装212吉普的生意做出来,以后咱们兄弟就算是常合作了,你看怎么样”

    “”

    李解放已经傻了,在陈耕说每成功的给他介绍一个人就给自己100块钱的“茶水费”的时候他就傻了:在一汽,这样的人简直不要太多,那自己能拿多少钱的介绍费

    1000

    2000

    亦或者是三五千

    陡然间,他全身猛然冒出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好多的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