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24章 主要看气质


    ps:咳咳咳……兄弟们,不好意思,这一章还差不少,大家暂时不要看,请大家等一个半小时后再刷新吧。````

    ————————————————————

    赵栓柱的形象多少有些出乎陈耕的意料。

    知道赵栓柱是一个七级技工,而身为一名七级技工,只是手里有活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有足够的加工技术,而想要理解复杂的加工技术就需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相匹配。

    所以每一名技艺足够精湛的高级技工不但本身就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加工高手,同时也有相当杰出的文化水平,但到了赵栓柱的家,看到的一切还是大大出乎了陈耕的意料:首先一点,赵栓柱身上在有着浓浓的技术工人气质的同时,竟然还有几分教师等知识分子才会有的气质;其次,他家里有一组书架,这些书架并不是摆在哪里好看的、装点门面的,上面结结实实的放满了书,陈耕一眼扫过去,竟然全都是与机械加工、金属材料等有关的书籍。

    这就很了不得了,这最起码也能说明赵栓柱是个肯学习、同时也是一个爱学习的人,对于一名技术型工程来说,这真的太珍贵了。

    在陈耕飞快的大量赵栓柱和他家里的摆设、重点是他的书架的时候,赵栓柱也在打量陈耕。

    对于一名七级技工来说,他是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吃饭问题的,靠着自己的本事,自己走到那里都能吃得饱饭,而且会吃的很好,在不用担心自己的吃饭问题之后,自然而言的。赵栓柱对于自己未来的新东家其实是很挑剔的,用一句最粗俗的话来解释的话,那就是:老子其实不缺那口吃的。老子走到哪里也不缺一口吃的,你想让我去你那儿工作?可以啊。不过你凭什么?!

    陈耕很年轻,非常年轻,这一点赵栓柱早就从李解放的口中听过了,但当亲眼看到陈耕的时候,赵栓柱还是被陈耕的年轻所震惊了:这也太年轻吧?简直就跟刚分配到一汽的大学生没什么区别,嗯,还有就是张的太好看了点,不管到了哪个单位都肯定是那种特别能招惹小姑娘的那种……

    下意识的。赵栓柱竟然有些庆幸自己只有三个儿子,没有姑娘,要知道,赵栓柱两口子可一直都为自己没能再生个老姑娘(小女儿)倍感遗憾的。

    其次,就是陈耕身上的气质。

    陈耕很年轻,但他身上却散发着一种令人信服的气质,很自信,赵栓柱在厂里的那几位八级技工身上看到过这种气质,他自己其实也有何种气质,但却没有厂里的那几位八级技工那么浓。在他看来,陈耕身上的这份气质简直和厂里那几位八级技工没什么去呗。

    这就让人惊讶了,这小家伙不过是个小奶娃子。他哪里来的这分气质?

    但气质这个东西是最骗不了人的,举一个最粗俗的例子:你让一个叫花子装百万富翁,哪怕他身上穿着百万富翁一样的衣服,也没百万富翁的那份气质不是?所谓的穿上龙袍也不像皇上,就是这个道理。

    ————————————————————

    这么简单就赚了50块钱?

    李解放愣了一下,随即大喜过望:陈耕说这钱是给自己朋友的,但实际上还不就是给自己的?

    之前虽然陈耕说了要给自己钱,但自己没见着,心里不免总是有些打鼓。现在看到钱了,虽然只有50。但李解放的心却忽然安定了下来:既然陈耕现在为了自己的一个电话都会给钱,那么其他的事情还用说嘛?

    在任何时候。金钱的力量都是巨大的,犹豫了一下,李解放还是将这50块钱接了过来,不好意思的道:“其实打电话是花不了什么钱的,不过我那个朋友在厂部办公室里工作,想要打听的很多情况都要麻烦他,我准备请他好好搓一顿……”

    没等李解放说完,陈耕拍拍脑袋:“不好意思,我疏忽了……”说完,在李解放惊愕的目光下,陈耕再次掏出钱包,从里面数出200块钱来递给他。

    看到这钱,还没等陈耕开口,李解放先跳了起来,道:“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我给你说,我……”

    陈耕笑道:“兄弟,别激动,我给你说,这钱可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的活动经费,你找人办事,总要买盒烟、请人吃顿饭吧,这钱总不能让兄弟你出,那样兄弟我也未免太不仗义了,先用着,不够了再给我说。”

    说完,不等李解放说话,陈耕扭头对张向阳道:“向阳,再给解放兄弟拿条红塔山,算是解放兄弟的招待用烟。”

    张向阳向来是唯陈耕马首是瞻,有了陈耕的这句吩咐,他二话不说,打开他随身带着的那个大好的拉杆箱,从里面拿出一条崭新的、封口完好的红塔山。

    “这……”李解放使劲咬了一下嘴唇,心里在发呆:这……是真的?!

    此前,不管陈耕怎么说,在没见到钱和好处之前,李解放心底里总归是打了个小小的问号,或许这个问号只存在于他的潜意识里,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所以在办事的时候李解放总是有些迟疑:万一这家伙是个骗子呢,老子将来还是要在常春这地面上混的,如果头顶上顶着一个“专门骗父老乡亲的骗子”的帽子,这辈子都甭想抬起头来做人了,所以,从昨天一来,他虽然对陈耕的事情比较上心,但绝对称不上是“十分上心”。

    可现在不同了,不管是陈耕给自己的这250块钱……我们就不用纠结250这个数字到底是不是在骂人了……还是已经递到自己面前的一整条红塔山香烟,都在无声无息的提醒着李解放:这是真的,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大老板!

    李解放的心态在悄无声息间发生了变化。

    犹豫了一下,李解放大大方方的接过钱,爽快的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跟林老板你客气了,不过您尽管放心,这钱我绝对不会乱花,保证这每一分钱我都给你花到刀刃上……”

    “该花的还是要花,”陈耕笑着道:“而且该花的钱就不能小气,如果我们一边对人许诺你将来来了我们公司能够有什么什么样的福利条件、能拿到多高多高的工资,一边在这里却扣扣嗖嗖的,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是了,”李解放的确是个聪明人,话一点,他立刻就透了,恍然大悟的道:“这就跟那些老板们一样,只要有了钱,小老板们肯定想方设法的去买个摩托车,再有钱一点的就会想方设法的去弄辆小汽车,就是老话说的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

    又聊了一会儿,李解放兴奋的走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赚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大钱”。

    李解放刚走,张向阳就有些疑惑不解的道:“老三,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嗯,这家伙会不会自己偷偷的私藏一部分。”

    “有很大的可能,”陈耕点点头:“不过办这种事情,只要目的达到了,细节方面就不要去追究太多……”

    看到张向阳不解的样子,陈耕笑道:“水至清则无鱼,为了实现最终的目标,对于一些小细节大可以装作看不到,何况你不觉得李解放想要从咱们这里多赚到一分,他就需要多付出2分的力气吗?咱们又不是傻的,他说什么咱们就信什么。”

    张向阳恍然大悟!

    “还有一个,”陈耕道:“在见了这位七级技工之后,常春这边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为什么?”听陈耕时候要将常春的这一摊子交给自己,张向阳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整个人直接呆住了,等他醒过来,这才忙不迭的摇头道:“不行不行,这边的事情我一个人应付不来……”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陈耕微笑的望着张向阳,道:“二哥,咱们给所有人的人都明码标价了,你只要按照咱们给出的价码来拉人就行了,何况还有李解放这个地头蛇来配合你?就算有人的要求高了点儿,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不是太过分,只要他的能力能达到咱们的要求,高一点就高一点吧,你知道的,咱们缺的其实不是钱,而是人才。”

    不怪张向阳这么震惊,实在是,那可是大红旗啊!那可是只有d和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乘坐的大红旗轿车啊!在这个时代的人的心目中,大红旗不但是国车,更是一辆神车,但凡是能够当得起“d和国家领导人”这个称呼的,出行是大红旗;在国家的重要外事活动中,担任交通工具的也必然是大红旗,甚至在刚刚过去的1984年的那场无数国人感到深深自豪的大阅兵中,能够承担检阅车这一尊贵身份的车型,能且只能是大红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