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26章 中信要截糊


    /s日pt>刘长志重重的在陈耕胸口锤了一拳,开心的笑道:“好小子,没想到,你现在是越来越能折腾了!”

    陈耕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道:“叫哥,老四,记住了,我是老三,你是老四,乖乖的叫三哥。”

    “滚!”刘长志没好气的呸了一口,再看看陈耕,忽然哈哈笑起来:“走,先回酒店……老三,不是我说你啊,你们润华实业现在这么有钱,是不是该考虑搞一个驻京办了?”

    “滚!”陈耕毫不客气的将这个字奉还给了刘长志,一脸鄙视的望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打的什么主意,你是想着以后天天来蹭吃蹭喝吧?”

    刘长志脸上毫不愧色:“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我还不知道你……”

    兄弟俩一路说说笑笑的,刘长志随手从中控台拿过一份资料丢给陈耕:“这是你让我打听的人,贾廷良,林业出版社书籍装帧设计师,工作成绩辉煌,79至80年的时候是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北京厅、接待厅的室内整体设计的总设计师;在80年至81年期间作为北京首都机场室内总设计师的身份参与了机场的室内设计;前年的时候负责津门食品街室内整体设计,是咱们国内目前最好的室内设计师之一,很多老一辈的设计师对他的评价很高,认为他未来极有可能成长为国内的顶级设计大师,老三,你找他做什么?”

    “你没注意到他之前还有个身份么?”

    “什么身份?”

    “大红旗,也就是a770型轿车的总设计师,这个身份怎么样?……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好好开车。一个不小心一车两命你知不知道?”

    “我擦!”刘长志呆呆的看着陈耕,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没跟我开玩笑?他真的是大红旗的总设计师?”

    毕业之后就来了《人民@日报》的刘长志,自然格外清楚大红旗这款轿车有着怎么样伟大的意义。现在老三居然托自己打听大红旗总设计师的下落……这画面太美,刘长志不敢去想。

    “你就当我是开玩笑好了……”

    “有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么?”刘长志一脸的无语。转而开始替陈耕担心起来:“对了,我听说中信国际那边对这位贾廷良同志挺感兴趣,这段时间正在和他接触……”上下打量了陈耕一番,刘长志的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自信:“老三,不是我看不起你啊,我觉得只要不是傻子,任谁都知道在你们润华实业和中信国际之间应该选择谁吧?”

    “谁说的?我们起码有50%的把握好吧?”

    “你竟然有50%的把握?”刘长志惊讶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好不好,在刘长志看来。老三能够请的动贾廷良的几率绝对不超过1%……实际上根本就是0%,之所以给了一个百分点,完全是看在大家兄弟一场的面子上。

    “是啊,要么答应,要么不答应,不就是50%么?”

    “这么个50%?”刘长志再次无语……

    ………………………………

    “你找谁?哪个单位的?”林业出版社的门卫老大爷一脸警惕的看着陈耕,目光之严厉就像是在防备着阶级敌人。

    对于这种目光陈耕早就习惯了,他乖乖的递上工作证:“同志你好,我找贾廷良同志。”

    门卫老大爷拿着陈耕的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半天,嘴里还嘀咕着“这么年轻的人就是副厂长了?”之类的话。再三确定和工作证似乎没问题之后,才对陈耕道:“贾廷良同志不在。”

    “不在?”陈耕傻了:你拦着我盘问了半天,现在告诉我他不在?

    “不在。这有好奇怪的么?”

    “不奇怪,不奇怪,”很清楚这些看门老大爷有多么惹不起的陈耕,连忙满脸堆笑的递过去一包红塔山,小心的陪笑道:“大爷,那您知不知道贾廷良同志是怎么个情况?”

    “他呀?”看在红塔山的面子上,老大爷的脸色好了很多,终于不再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了,一脸羡慕的道:“人家被中信国际看中了。中信那边要成立一个什么中信室内装修公司,请他国家当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呢。啧啧……”

    中信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陈耕吃了一惊,连忙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老大爷皱着眉头琢磨了好一会儿。才不是很确定的道:“有一个星期了吧?没错,有一个多星期了,我记得是上个星期一还是上个星期二,贾廷良同志就没来上班……”

    我咧个擦!

    今天是星期4,就算是从上个星期二算起,那不也有10天了?!陈耕心里头瞬间心急如焚,连忙又塞过去一包红塔山,急切地问道:“大爷,那您知不知道贾廷良老师住哪儿?”

    这下子红塔山也不好用了,老大爷警惕的道:“那你先告诉我,你找贾廷良老师做什么?”

    “是这么回事,我一个师弟,知道贾廷良老师是咱们首都最好的设计师,想要跟着贾老师学习一段时间,哦,对了,我那个师弟是华清大学的学生……”

    “这么说来你也是华清大学的学生喽?”看门的老大爷忽然打断陈耕的话,问道。

    “是,不过我已经毕业了……”

    “难怪呢,看着这么精俐的一个娃子,原来是华清大学的啊,这就难怪了……”老大爷一脸恍然大悟的点头:“不过你觉得贾廷良同志能收你的学弟?”

    “收不收的,总要努力试试么,贾老师是咱们国内最好的设计师之一,选老师当然要选最有本事的,这样才能学到真东西……”

    “没错没错,”老大爷兴致勃勃的点头:“既然是华清大学的娃子那就好办了,嗯,你记下一下:林业出版社家属院9号楼1单元411,不过听说中信那边给他准备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大房子,就是不知道人家有没有搬走,你可得快点……”

    陈耕心急如焚!

    他没想到中信的动作竟然这么快,在陈耕的计划中贾廷良可不仅仅是a770大红旗的前任设计师这么一层身份,陈耕看中的是他对车辆造型中“大气”这一点的把握,就这一点老说,贾廷良对于“大气”的把握,即便是放在国际中也是翘楚,甚至可以说这是他独有的一个天分,在国内无人能出其右,一个这么厉害的汽车设计师,现在竟然转身去做室内设计,在陈耕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

    遗憾的是,陈耕赶到林业出版社家属院的时候,贾廷良家的屋门紧锁,让陈耕失望而归,唯一让陈耕心中稍感安慰的是,他们家的家具一应俱全,说明贾廷良还没有搬走,这勉强算是一个好消息。

    事到如今,陈耕不敢再迟疑了,自己必须要找一个重量级的、够分量的人帮自己说项……

    “贾廷良?我知道,他设计的a770嘛!”宋镜瀛老先生连连点头,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陈耕道:“你想让贾廷良去你们公司?好小子,倒是挺敢想,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陈耕老老实实的点头:“我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可能。”

    “那你还……”

    “所以我这不是来找您了么?”陈耕腆着脸笑道:“我相信有您出马,一定能够说服贾廷良老师的。”

    “你老师我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宋镜瀛老先生被陈耕的这一记马屁拍的极为舒爽,却是故意板着脸道:“再说了,人家去中信直接就是做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凭什么要去你们那个穷乡僻壤啊。”

    “因为我们在做汽车啊!”陈耕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把国内所有从事汽车行业的企业挨个数一遍,我敢说,只有我们润华实业是最用心做汽车的。”

    “只有你们是最用心做汽车的?”宋镜瀛老先生被陈耕这话逗的笑了起来:“凭什么?照你这么说,是不是一汽、二汽、上汽和北汽这几家汽车企业都不如你们?”

    陈耕却是一脸的认真:“我不敢说一汽、二汽、上汽和北汽他们的未来和技术不如我们,现在的这四家国企在技术上和人员上肯定比我们强,可我敢说,单就对汽车的用心和虔诚上,我敢保证,他们的确不如我们。”

    “好大的口气!”宋镜瀛老先生有些被陈耕的口气给惊住了,只是回首自己这个关门弟子以往做过的事情,心底里一个极度荒诞的念头不由得冒了上来,心头瞬间就是一动。沉吟了好一会儿,宋镜瀛老先生终于一脸凝重的开口了:“好,只要你能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我就答应你,帮你做这个说客。”

    不等陈耕回答,宋镜瀛老先生接着道:“就算我这张老脸不够,我也可以再帮你请其他人?”

    闻言,陈耕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老师,这是我们正在搞的两款车,已经完成了造型开发,请您批评指正。”

    宋镜瀛老先生的确是抱着“批评指正”的心态来打开这个文件袋的,但当看到第一张照片之后,他的表情瞬间就严肃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