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29章 良骥:下


    ps:咳咳咳……兄弟们,不好意思,现在的请暂时不要看,请2个半小时后再刷新。

    “您说的没错,”陈耕坦然的点头:“对于一辆刚刚完成了造型开发的车来说,只相当于万里长征走了第一个1000公里,后面还有工程开发、工厂试做和试验阶段,不客气的说一句,限于技术、加工难度等因素,这个项目随时都有夭折的可能,而且就我们国家现有的工业基础来说,这个项目夭折、无疾而终的可能远比成功的可能性要大,而且是大的多。”

    “唔……”这下子,贾廷良对陈耕瞬间越发感兴趣了:这个年轻人,竟然没有丝毫的隐瞒!

    的确,贾廷良自己也是这么看的,陈耕设计的那款越野车的造型的确很漂亮,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不能量产,那永远都只是一个造型,偏偏,以国内现在的工业基础来说,想要完成这么一款车,其难度甚至比自己当年开发ca770大红旗还要难!

    说实话,陈耕给宋镜瀛老先生的那两套照片,对于任何一家汽车制造企业来说都是最高机密,北斗星是铃木汽车的战略车型,那辆越野车同样也是某汽车制造企业的战略级车型,陈耕能将这两套照片给宋镜瀛老先生看已经是对他莫大的信任,宋老应该主动帮陈耕保守住这个秘密的,在没有征得陈耕允许的情况下他将这两套照片给别人看了,哪怕这个人是陈耕想要招徕的人,也是有些说不过去。

    宋老明白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才这么愧疚。

    陈耕却很明白宋老的为难之处。想要说服一个曾经担纲过大红旗的总设计师、以室内总设计师的身份总览人民大会堂的数个厅的室内设计、以室内总设计师的身份总览首都国际机场室内设计的超牛级存在,如果宋老不帮陈耕拿出点真材实料来,贾廷良会给陈耕这个见面的机会?

    开什么玩笑?!

    陈耕牛x不?单就汽车设计领域的水平来说,陈耕绝对比贾廷良牛x的多,但只是本事牛x没用,要大家都公认你牛x才成。怎么才能让大家公认你牛x?像贾廷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做出了许多实实在在的、让大家称赞不已的成绩,这才能让大家承认你牛x,虽然大家也承认陈耕很牛x,但谁也不认为陈耕和贾廷良之间会有什么可比性,宋老能用陈耕的两套设计帮他争取到这个机会其实已经很难得了。

    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陈耕笑的很开心:“老师,太感谢您了……您别放在心上。我信的过贾廷良老师的人品,像他这么骄傲的人,先不说我的设计能不能入他的法眼,就算是他再喜欢,以他的骄傲也不会据为己有或者四处传播的。”

    听到陈耕这话,宋老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将陈耕视为自己的关门弟子,但其实直至一个名义。并没有指点过陈耕什么,心里不免就有些“发虚”。现在未经陈耕允许就将陈耕的设计拿给别人看,在圈内可是大忌,好在陈耕很懂事,不过即便是如此老爷子心里也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关切的道:“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谢谢老师,不过不用了。”陈耕道。

    “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您和我一起去,说不定贾廷良老师会小瞧我……”陈耕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哈哈……”听陈耕这么说,老爷子顿时爽朗的大笑:“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

    和贾廷良见面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厅,当知道这个地方的时候,陈耕的第一反应是吃惊。但紧接着就释然了:也是,现在已经是1986年了,像是贾廷良这样的精英,在这个时代本身就对西方的一切充满好奇和向往,将吃西餐视作一种高大上的社交方式实在是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陈耕的这辆车不免就有些尴尬。

    陈耕的车其实不算差,一辆临时从华东军区驻京办借来的桑坦纳,临出门之前被华东军区驻京办小车班的同志给洗刷的黑漆锃亮,阳光下看着倍儿精神,和大街上的212吉普、伏尔加相比,简直堪称优雅的美男子,但相比于这家西餐厅门口停着的那些车,这辆桑坦纳登时就从美男子变成了丑小鸭。

    为什么呢?

    因为这家在首都挺有名气的西餐厅,门口停着的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进口车,连辆桑塔纳都见不到,陈耕甚至看到了一辆由一汽代工的、底盘代号为w1的奔驰200,也就是由一汽代工的当代e级。

    我擦!陈耕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娘。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看着从桑坦纳上下来的陈耕,餐厅的服务员上前拦住他,操着一口磕磕巴巴的英语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隐藏的很好的鄙视。

    陈耕明白这鄙视的意思:你丫开一辆桑坦纳,也好意思来我们家餐厅这吃饭?

    别管这服务生的英语多么磕磕巴巴,你必须的承认,在1986年的今天,一家在中国的西餐厅,能找到一个会说英语的服务生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看年龄,应该是某个大学里来兼职的学生。

    陈耕当然不会和这么一个服务生较劲,当即用流利的足以让眼前这服务生撞墙的英语道:“我来见以为姓贾的朋友,唔……7号桌。”

    “您是贾先生的朋友?”不知道是7号桌的客人太尊贵,还是陈耕的英语太流利让对方误会了陈耕的身份,服务员愣了一下,随即热情的几乎要洋溢出来:“先生,这边请……”

    “谢谢。”陈耕说着,随手塞过去一张10美元的小费知道这次来的是西餐厅,陈特意带了200美元,没想到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这么容易就赚了10美元,服务员越发热情了,几乎是一路搀扶着将陈耕送到贾廷良的面前。

    7号桌是一个靠窗的桌子,稍稍扭头往外一瞅就正好能够看到停车场,直到这一刻,陈耕才看到贾廷良真正的样子,45岁的他正处于一个男人一生中最风华正茂的年纪,西装革履、意气风发、自信飞扬,面部打理的很精致很整齐……这一切说明贾廷良是一个很注重自我享受、同时也很懂的生活的人。

    看到陈耕,贾廷良很客气的站起身来和陈耕握手:“你就是陈耕先生吧,你好,我是贾廷良。”

    “贾老师你好,”陈耕客气的笑了笑,与他握了握手:“前几天我在一汽那边拜访了几位朋友,可是久闻贾老师您的大名,现在一汽汽研所的同志们说起您来还是赞叹不已。”

    曾经在一汽工作过的经历以及担任ca770大红旗轿车的总设计师一职是贾廷良最为自豪的经历,听陈耕提起一汽的同志还在怀念自己,贾廷良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笑容:“没想到我都离开快10年了大家都还记得我……小陈,吃点什么?”

    飞快的在桌子上扫了一眼,贾廷良的面前放着一杯咖啡,一盘慕斯蛋糕,典型的下午茶,他老实不客气的道:“不瞒您说,我还没吃午饭呢,来一份菲力牛排,6成熟,要蘑菇汁,再来一份浓汤……贾老师,您要不要来一份?”

    “不了,我不饿。”贾廷良摇摇头,心里头却是暗自称奇:你这样真的好么?

    今天这个与陈耕的会面,其实严格来说是带有浓浓的“面试”味道,而且还是贾廷良“面试”陈耕,但陈耕这个“被面试者”丝毫没有接受面试的自觉,看不出来有丝毫战战兢兢的样子,神经粗大的简直一塌糊涂!

    任凭贾廷良如何想,他也没想到自己与陈耕的第一次见面是这样的,但毫无疑问的,陈耕在自己面前坦然的表现的确吸引了贾廷良的好奇,他开始对陈耕越发的感兴趣起来了。

    只是,贾廷良心里又隐隐的有点不舒服,或者准确的说是不甘心:我贾廷良可是国内汽车设计领域的大师唉,我可是国内最著名的室内设计师唉,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伙,想要请我去你们公司任职,在看到我的时候难道不应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副唯恐我不去的忧虑么?难道你不知道,如果我不去,其实是你们公司的损失?

    莫名其妙的,贾廷良被陈耕的表现激起了一点好奇心……好吧,其实是好胜心。

    轻轻搅动着咖啡,趁着等牛排的空当,贾廷良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了:“我看了你的那两个设计,必须得承认,那是两个非常棒的设计,但我有个问题。”

    这就开始忍不住了么?比自己想的似乎还要容易一些么。陈耕心里暗笑,脸上却稍稍严肃了一些,点头道:“您请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