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42章 我们都被人给算计了


    ps:第二更到。

    这可太意外了。

    陈耕设想了各种可能,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原因是这么的离奇:不过是因为自己老爹的晋升拦住了别人的路,某些领导就用手中的权利来为他的亲属出气?真是……

    “x他娘!”难得骂一句粗话的陈耕,这次狠狠的骂了一句粗话。

    “x他娘!”刘前进也跟着狠狠的骂了一句。

    实话实说,对于陈耕之前开出来的借用资质的条件,整个第三军械维修厂的领导们都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在第三军械维修厂的人看来,润华实业就是自己的孩子,润华实业有出息了,他们这些当父母的脸上也有光彩,虽然已经分家了,但孩子还很孝顺,现在孩子要用父母的东西,做父母的能说不吗?

    但谁能想的头顶上的婆婆是个恶婆婆呢?这这是太不幸了。

    骂完了娘,刘前进道:“小陈,我听说王冬在很多地方都说了,只要他在这个位子上待一天,咱们军区有汽车生产资质的单位,有一家算一家,就甭想从他们手里借到资质!”

    对此陈耕并没有感到多么意外,他带头道:“能理解,一个能干出这种事来的人,他什么事干不出来?”

    “那你怎么办?要不……找个人给你帮忙说和一下?”刘前进试探着问道。

    “不!”陈耕不假思索的、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认真的望着刘前进,道:“厂长,我知道您是为了我着想,不过您说,我有错吗?我爸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

    “是啊,没有,既然我们什么也没做错,反倒是某些个别领导鼠肚鸡肠,拿着人民给予的权利作威作福,咱凭什么向他们低头?”陈耕愤然道。

    “你说的这些大道理谁都懂,可人家怎么着也是领导不是……”刘前进的语气有些无奈。

    说起来他其实是很羡慕陈耕的,润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有军队背景,但主管华东军区军队企业的军区后勤部却管不到陈耕的头上,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恶心一下陈耕,刘前进敢肯定,如果不是王冬管不到陈耕头上,他早就开始收拾陈耕了。

    陈耕苦笑起来:“也是,倒是我单纯了。”

    社会就是如此,否则怎么还有那么多领导家的孩子在批条子、搞车皮?王冬用这种方式给他连襟出气,实在是没什么好奇怪的。

    “所以在这个事上,我和老彭是真的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刘前进歉意的道:“为了这个事老彭去后勤部找了好几趟,可……小陈,实在是对不住,叔叔伯伯们没本事,这件事上帮不了你什么忙。”

    原来如此!

    陈耕心头的最后一个疙瘩也解开了,他刚刚还有些奇怪刘前进为什么不早点和自己说透这件事,现在才明白,敢情根子出在这里:第三军械维修厂觉得对不住自己,想着默默的帮自己把问题解决了,不成想那个王冬吃了秤砣铁了心,丝毫不肯给润华实业机会。

    这一点才是陈耕心头的刺,此前陈耕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第三军械维修厂的这些人怎么忽然间就变的这么见钱眼开、让自己觉得陌生了,现在这根心头的刺终于被拔了出来,陈耕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只要不是第三军械维修厂这边的问题,有多大的困难都能解决。

    如果这件事是第三军械维修厂做的,那才真是让人伤心,但现在,陈耕心里舒服多了。

    “多大点事啊,”陈耕笑着道:“有吉普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又不是只有咱们华东军区才有,全国200多家呢,我就不信离了咱们华东军区我们就一点招都没有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海洲就有一个,登瀛还有一个。”

    “你想要借用别人的生产资质?”刘前进听的大惊:“这可不是一笔小钱,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不,我们不借。”

    “不借?”刘前进眨了眨眼。

    “我们不借,我们直接收购!”陈耕说的豪气干云。

    “……”

    收购?刘前进没想到陈耕的野心竟然这么大,直接收购一家具备吉普车生产资质的单位?下意识的就想提醒陈耕别冲动,可话到了嘴边,想到润华实业的账上还有好几千万在那里趴着,立刻就苦笑了:钱这个东西,对于陈耕来说似乎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

    转过了这个弯,刘前进心头也敞亮了,点头道:“如果能收购下来也是一个好事,有了这个资质,以后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唉……其实咱们第三军械维修厂原本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再往前走一步的,谁知道遇上了这么一个王八蛋!”

    说起这件事,刘前进脸上满是黯然。

    他知道这次的机会对于第三军械维修厂有多重要,虽说因为军区的指示,第三军械维修厂子未来很有可能失去向普桑独家提供化油器的机会,但是……

    嗯?!

    刘前进倒吸了一口气,猛地想到了一点什么,他抬起头来震惊的望着陈耕。

    “怎么了?”刘前进的反应让陈耕有些惊讶。

    “你说……”刘前进牙疼般的倒吸着气,一字一顿的道:“给魔都警备区第二机械厂提供化油器技术培训这件事,和王冬有没有关系?”

    “不会吧?”陈耕被刘前进的这个猜测给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道:“这可是大忌……咝……”

    当兵的人最恨的是什么?自然是叛徒,是在背后捅自己刀子的人,军人是一群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玩命、彼此抱团取暖的一个群体,对于群体成员的忠诚度看的极重,如果强令第三军械维修厂向魔都警备区第二机械厂提供化油器相关制造技术真的是王冬在背后搞的鬼……

    “……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良久,陈耕小心翼翼的道:“而且……好歹也是军区的高级领导,他不至于这么没有大局观吧?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干这种事,这胸襟未免也太小了些。”

    “我知道,可要不然你怎么解释这件事?”刘前进脸色的铁青:“之前我一直想不通,咱们华东军区好歹也是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魔都警备区只是大军区下属的一个警备区,他们凭什么能让咱们华东军区低头?如果是有人在背后捣鬼,那就能说得通了……”

    陈耕无声的点了点头:是的,如果真的是王冬在刻意报复第三军械维修厂,以这种方式为他的连襟出气,那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但是,他王冬怎么就敢这么做?他怎么就敢这么肆无忌惮?

    别说王冬是华东军区后勤部的一个副部长,就算他是部长,一旦被扣上了一个“吃里扒外的叛徒”的帽子,也别想在这个群体内混了,还是身在后勤部副部长的高位,让他忘记了这个群体最忌讳的事情是什么了?

    刘前进却是越琢磨越觉得这事儿说不定真的与王冬有关系,继续说道:“要说胸襟,呵呵……一个能够干出这种事情的人,你觉得他的胸襟能够大到哪里去?”

    陈耕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可是,现在咱们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王冬跟这件事有关系,而且……就算知道了这件事是王冬干的,咱们又能拿他怎么办?人家毕竟是军区的主要领导。”

    “领导怎么了?领导还不是一样要吃饭?一个不想着好好带着大家伙儿好好工作、整天就知道琢磨自己那点小心思、就知道琢磨自己那点小利益的领导,配让我叫一声领导么?”刘前进似乎是真的被惹怒了,用力一挥手对陈耕道:“调查的事你放心,我会调查明白的,如果他王冬跟这件事没关系也就算了,如果这事儿真是他在背后干的,哼哼……真当咱们第三军械维修厂是泥捏的不成?”

    虽然不知道刘前进打算干什么,不过看刘前进那信心十足的样子,似乎如果真的是王冬在背后捣鬼,他也真的有办法来处理似的,陈耕心里松了一口气,道:“那你多小心。”

    刘前进摆摆手,匆匆的去了。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调查明白:之前军区的拿到命令将刘前进乃至整个第三军械维修厂给憋了个半死,大家死活想不明白军区为什么会下这么一道命令,但是现在么,呵呵……王冬最好祈祷自己和这件事没关系吧。

    可以刘前进对王冬的了解,王冬和这件事没关系的可能性真不大。

    ……………………

    回到公司,陈耕将第三军械维修厂和润华实业有可能是被人给算计了的事情和谢闵声老爷子说了一下。

    “可能性很大,”谢老爷子在阴谋诡计当中混了一辈子,甚至还没等陈耕说完,他就断然道:“我之前也觉得奇怪呢,化油器培训那件事怎么琢磨怎么觉得古怪,不过那事儿和咱们没关系,我也就没多想,可现在看来,这个王冬……呵呵,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么!”

    “您也觉得这事儿是王冬干的?”陈耕问道。

    “至少他是脱不了干系!”谢老爷子毫不犹豫的道:“而且,不管有多么不合理,你觉得能解释的通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