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46章 如何搬走一家工厂


    ps:咳咳咳……兄弟们,还有400多字没有完工,请大家等半个小时后再刷新。¥f,

    在与格雷海德见面之前,陈耕还需要与金德勒见一面,和金德勒见面的地点是外滩一个刚开不久的西餐厅,两个月不见,金德勒的气色好了很多,整个人也胖了不少。

    金德勒的精神状态完美的诠释了“钱虽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绝对能够解决超过99.9999%的问题”这话的正确性。

    将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金德勒一边咀嚼着一边含混的对陈耕道:“陈,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我想要的只是狼堡不要的。”陈耕慢吞吞的切着牛排,道:“这个不难,对吧?”

    “陈,别开玩笑了,你知道狼堡为什么要这么做,”金德勒叹了口气,将刀叉放下,苦笑着道:“你要知道,这种事情可不是我们项目组能够说了算的,为了保证所有的机器都会被彻底的销毁,狼堡那边会派出专员来监督整个销毁的过程……”

    “你等会,”陈耕拦住他,惊讶的道:“销毁?上次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这是狼堡刚刚传达的指令,上汽方面还不知道呢,”金德勒随口解释了一句,同时小心的叮嘱道:“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

    “当然,我闲的啊,”陈耕随口应了一声,催促道:“赶紧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不都明白么,在狼堡总部的人看来,一个拥有完善的产业链和生产制造能力的上汽不符合狼堡的利益,所以……”耸耸肩,金德勒道:“你懂的。”

    “果然是这样。”陈耕咧咧嘴。

    果然是这样,狼堡从一开始就是包藏着祸心,想方设法的想要将上汽肢解掉,将上汽集团变成狼堡在中国的代工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狼堡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动手了。

    金德勒大咧咧的道:“所以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将上汽发动机厂吞下去对不对?但我明确的告诉你吧,不成的,狼堡的那些大人物们绝对不允许一个还具备生产能力的上汽集团发动机制造厂继续存在……”

    金德勒絮絮叨叨的念叨着,总之话里话外的就是一个意思:狼堡总部想要废掉上汽集团的发动机生产能力的决心无比坚定,而且是宁愿补贴上汽集团一大笔钱也绝对不能让这批设备外流的那种,上汽发动机厂的高层对这个方案还挺接受,所以这次上汽发动机制造厂是铁定废掉了,你就不要想的太多,这次来魔都好好地吃一顿、玩几天,我来做个东,回头你回去就是了……如果这还不满足,我可以帮你申请一下,帮你弄辆进口小车。

    “我要车做什么,”陈耕摇摇头:“老金,干脆一点,我和你明说了吧,不管怎么样,上汽发动机厂的那些设备都必须交给我……”

    “那不可能!”金德勒惊叫一声,连叉子上的牛排都掉到了地上。

    “好吧,让我更正一下,除了那些我都看不上眼的设备之外,其他的都系我都要带走……不要这么看着我,也不要说不可能,如果事情很简单我就不会来找你了对不对?”

    金德勒看着陈耕,不说话。

    陈耕同样看着金德勒,同样也不说话。

    终于,还是金德勒没有忍住,他叹了口气,郁闷的道:“嘿,你不要这么一直看着我,知不知道我的心里压力很大?”

    “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对不对?”陈耕一脸无辜的望着金德勒。

    “我是真的没办法……不过或许我们可以想一个办法……”虽然陈耕一句威胁的话都没说,可已经充分意识到陈耕对这件事有多么重视的金德勒,还真不敢冒着得罪陈耕的危险,原因么,刚刚尝到了成为一个有钱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的他,脖子可是在陈耕手里卡着呢。

    “这就对了么……”陈耕笑了:金德勒这家伙,总算还不是太笨。

    “这件事需要格雷海德的配合,”顿了顿,金德勒又补充了一句:“而且需要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没问题,”陈耕想了想,道:“这样吧,你想办法组织一次对上汽发动机制造厂现有设备的现场摸排,咱们先去看看有哪些设备是我一定要的,有哪些是可要可不要、就算不要也能找到替代品的,有哪些是完全可以不要的。”

    “你的意思是……”金德勒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虽然我很想将上汽发动机厂都搬空,但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还有些困难,”陈耕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退而求其次。”

    一家发动机生产工厂需要的生产设备很多,但最核心的生产设备却很少,比如炼钢炉,这东西虽然是任何一家发动机制造厂必备的装备,但这东西不但沉重,而且技术含量很低,润华实业根本没有必要拆上汽发动机厂的炼钢炉,只要他们需要,随时都可以从市场上卖到一套全新的金属冶炼设备,这东西就属于完全可以不要的;

    但用于汽缸衬套、曲轴、活塞、轴瓦等这些精密部件加工的精密机床以及相应的专用夹具、量具,就是比较稀罕的东西了,但上汽发动机厂的这些精密加工设备还是五六十年代的产品,如果润华实业能够打通国外的渠道,从国外购买到一批精密数控加工设备,哪怕是二手的,不但精度比这些好,效率也比这些设备的高,这就属于可要可不要的了,但这些设备需要先登记一下,确定哪些设备可以从国外买的到,那些买不到的设备则需要动动上汽发动机厂的脑筋……

    这么做,最大的好处就是从原来的搬空一个工厂,变成了偷走一家工厂比较值钱的几种东西,工程量和难度都降低了很多,自然,实现的可能性也就大了许多。

    “这个简单。”金德勒松了一口气:“不过你需要先见一下格雷海德,”耸耸肩,金德勒道:“你知道的,他才是头儿,这件事你绕不过他。”

    的确,如果自己想要打上汽发动机厂的主意,格雷海德就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一个人,陈耕痛快的点头道:“好吧,你来帮我安排。”

    …………………………………………

    “陈,恭喜你,能在半年时间里做到这一切,你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和陈耕在普桑项目组实习的时候相比,格雷海德对陈耕热情的简直一塌糊涂,甚至可以说是含蓄的恭维。

    作为狼堡派驻普桑项目组的最高负责人,格雷海德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起码自己在魔都的一年多时间里,看到他的笑脸的时候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今儿个这家伙是怎么了?

    不过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金德勒,陈耕立刻恍然大悟:资本主义嘛,一切以金钱说话,金德勒是什么人?狼堡派驻普桑项目组公认的踩了****的幸运家伙,原本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发动机工程师,现在居然已经正在向百万富翁的行列中前进了,而是谁缔造了金德勒这个正在成型中的百万富翁呢,是眼前这个年轻人:陈耕。

    一个能够缔造百万富翁的人,自然值得格雷海德给予足够的尊重。

    陈耕觉得这是好事,这意味着接下来的沟通过程中格雷海德不会有外国人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了,他最烦的其实就是外国人在和你谈判的时候露出来的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非常讨厌:你牛x什么啊?

    “谢谢,”面对格雷海德的恭维,陈耕并没有以东方人一贯的谦虚来示人,反倒是更西方一些:“我可以认为这是对我能力的肯定么?”

    作为狼堡派驻普桑项目组的最高负责人,格雷海德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起码自己在魔都的一年多时间里,看到他的笑脸的时候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今儿个这家伙是怎么了?

    不过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金德勒,陈耕立刻恍然大悟:资本主义嘛,一切以金钱说话,金德勒是什么人?狼堡派驻普桑项目组公认的踩了****的幸运家伙,原本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发动机工程师,现在居然已经正在向百万富翁的行列中前进了,而是谁缔造了金德勒这个正在成型中的百万富翁呢,是眼前这个年轻人:陈耕。

    一个能够缔造百万富翁的人,自然值得格雷海德给予足够的尊重。

    陈耕觉得这是好事,这意味着接下来的沟通过程中格雷海德不会有外国人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了,他最烦的其实就是外国人在和你谈判的时候露出来的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非常讨厌:你牛x什么啊?

    “谢谢,”面对格雷海德的恭维,陈耕并没有以东方人一贯的谦虚来示人,反倒是更西方一些:“我可以认为这是对我能力的肯定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