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47章 狼堡的忌惮


    “我想买下上汽发动机厂的设备。”陈耕没有绕圈子,爽快的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为什么?”格雷海德仿佛真的是第一次听陈耕说起这件事一样,不解的道:“恕我直言,在我看来那个发动机厂和一家废旧金属回收中心没有什么区别,里面的很多设备都是在德国已经淘汰了好几十年的落后的古董,或许只有在那些机床博物馆里面才能见的到。”

    金德勒跟着连连点头,道:“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认为这家工厂完全没有任何收购的价值,但陈却一定要坚持这么做,所以……”

    金德勒似乎很替陈耕惋惜,陈耕却是被金德勒和格雷海德的话刺的心头一痛!

    你以为我不想用更好的设备啊?你以为我们国家不想用更好的设备啊?但哪怕就是5年前,我们国家就算是想要购买更先进的生产设备,我们买的着么?

    哪怕共和国去卖血,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肯将先进的发动机生产涉笔卖给中国,美国人以及他的小朋友们不乐意,苏联人以及他的小朋友们也同样不乐意,得不到外部的技术支持,以共和国孱弱的工业研发能力和生产能力而言,又完全不具备自我研发、自我升级和自我造血的能力,不继续坚持着使用这些破烂,我们还能怎么办?

    难道不能升级就不用了?

    当然不可能!

    何况,哪怕就算是现在,全世界又有哪个国家肯将他们的发动机技术和先进的生产设备卖给我们?根本就没有!

    “我当然不是一定要那些破烂。”陈耕将“破烂”两个字咬得很重。望着金德勒和格林海德一字一顿的道:“如果狼堡能够将发动机厂生产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动力总成提供给我们的话。我们才不会要这么一堆破烂。”

    “no、no、no,”听到陈耕的话,格雷海德的脑袋立刻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陈,我们是朋友,从朋友的角度来讲,如果你需要,我很乐意向你提供这些产品,但你知道的。我说了不算,别看我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但这里的一切运行指令都来自于狼堡总部,而对于这些发动机,狼堡总部的要求是只供给普桑,不能提供给其他任何企业,所以……我只能说我很抱歉。”

    摊开手,格雷海德做了一个“我也很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就没办法了,”陈耕脸上显出一丝遗憾,一丝恰到好处的遗憾。双手一摊,无奈的对格雷海德道:“您看。这就是问题所在,我的工厂需要有发动机的供应,而狼堡又不肯向我提供这类产品,所以我就只好捡破烂了。”

    “但是狼堡的要求,是要将这批设备报废……”格雷海德望着陈耕的眼睛,慢慢的道。

    报废?!

    陈耕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他知道狼堡对共和国的汽车市场狼子野心,但却没想到狼堡做事情做的竟然这么绝,为了彻底断绝上汽自制发动机的能力,

    当聋子的感觉不好受,张向阳除了将咖啡搅的跟漩涡似的之外没有任何事情可做,现在看到陈耕的脸色不好看,终于忍不住了,低声向陈耕问道:“老三,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格雷海德先生说,狼堡总部准备将上汽发动机厂的所有设备全部报废。”陈耕低声时候道。

    “什么?报废?!”张向阳一下子就震惊了,急道:“那些设备不是正用的好好的么,怎么忽然就要报废了?”

    张向阳曾经也参观过上汽集团发动机制造厂,里面的设备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有些设备的年龄已经可以追溯到本世纪的头几年,但即便是已经使用了七八十年,可却依旧运转良好,可想而知一辈辈的工人们对这些机器和设备投入了多少感情,当时带着自己参观的工人师傅无比自豪的对自己说:“这些设备,我们还能再用30年!”

    还能再用30年啊,这么好的设备德国人竟然就要个我们报废了?情绪顿时就有些激动。

    陈耕示意张向阳不要着急,同时低声道:“这是狼堡总部的意思……”

    “为什么?”张向阳完全无法理解德国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些设备不是还能用么?”

    “德国人看不上,”陈耕给张向阳打了个一个简单的比喻:“你比方说,你用惯了液化气,家里电饭煲、微波炉这些家用厨房电器一应俱全,现在再让你每天去砍树枝子烧火做饭,你乐意吗?”

    张向阳立刻不说话了,刚才情绪激动的他没有意识到一点:没错,上汽发动机厂的设备的确还能用,但问题是人家觉得这些设备太落后了,根本就看不上,就像是烧柴灶做饭和用液化气、天然气做饭一样,虽然一样都能够把饭做熟,但做熟和做熟那能一样么?

    说实话,不但狼堡看不上上汽发动机厂现在的这些生产设备,陈耕同样也看不上,他完全无法接受这些设备中的某些、准确的说是其中相当一部分的设备的年龄比自己爷爷的年龄还大,诚然,这些设备的确是还能使用,但使用这些设备的都是围着这个机器打转了几十年的老工人,对这台设备熟悉的程度就像是熟悉自己的身体,所以他们能够在这台设备现在的公差已经大的惊人的情况下,依旧能够用这台早就该报废的设备生产出合格的零件,但换一个人来操作这台机器就彻底不行了,你会发现这台机器根本就没法用。

    这些机器对于操作人员的要求太高了,换一个人来就有可能完全不“兼容”。

    格雷海德能够听懂一些中文,虽然陈耕和张向阳说话的声音很小,不过还是被他听到了一部分,他点头道:“那些老掉牙的老古董肯定是要报废的,这没有任何疑问。”

    陈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格雷海德问道:“格雷海德先生,我听说虽然狼堡打算在上汽发动机厂的旧址安装新的生产设备,但却并没有打算使用发动机厂的这些工人?”

    “是有这么回事。”格雷海德点点头。

    “为什么?”陈耕问道:“我对上汽发动机制造厂的情况有所了解,据我所知上汽发动机厂的工人都是有着10年以上丰富经验的工人,理论上来说,狼堡更应该使用这种经验丰富的工人才对。”

    “你说的就是问题所在,”说起这个,格雷海德显得很郁闷:“就是因为他们使用这些老掉牙的设备的经验太丰富了,反而很难转换到新设备上,对于狼堡来说,与其费时费力的教会他们使用新机器,还不如另外找一批人。”

    陈耕立刻恍然,上汽发动机厂的这批工人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固然,他们对这批设备熟悉的就像是熟悉自己的手脚,但同时因为年龄的关系,他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反而弱了很多,以至于狼堡根本就看不上这些工人。

    格雷海德跟着补充道:“当然,狼堡也不是全然不使用他们,这里面的有些工人的素质还是很不错的,我们会从中择优录取一部分人补充进我们的发动机制造工厂。”

    等会!

    陈耕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一直到1991年最后一辆上海sh760b型小轿车驶下生产线的时候,使用的还是上汽集团发动机厂自己生产的改进型金凤685q型2.4l直列六缸汽油发动机,也就是说,狼堡这次的小心思没有成功,嗯,不过狼堡也不是一无所获,因为狼堡的施压和上汽高层也的确看不上上海轿车以及上汽发动机厂,在这件事之后,他们顺水推舟的将上海轿车的生产线和发动机的生产线给搬到了绍兴。

    陈耕的眼睛忽然亮了……

    “格雷海德先生,我坦白的说吧,我对这些工人很感兴趣,我对这些设备也很感兴趣,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得到这些东西。”沉默了好一会,陈耕慢慢的开口了。

    “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陈耕打断他的话:“我希望狼堡方面能够慎重考虑一下我们的交情。”

    格雷海德的眼睛一眯:“我认为我们的交情已经不适于现在的情况了。”

    他有些不高兴,当初狼堡方面之所以答应陈耕向他提供避震器,其中一个条件就是从此之后陈耕补得利用他发现的狼堡轿车的漏洞再来敲诈勒索,而在格雷海德看来,陈耕这番话分明就是违反了当初的协议,这让他很不高兴。

    “我们当初是达成了协议的,我怎么会违背我们的协议呢,”陈耕笑了:“不过你说,媒体会不会对这件事感兴趣?如果狼堡逼迫上汽拆掉他们的发动机工厂的消息成了全国人们讨论的热点话题,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格雷海德的脸色瞬间变了:他没想到陈耕竟然这么卑鄙。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相当管用,对于自己在中国的名声,在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之前,狼堡其实是相当在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