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51章 更好的办法:下


    ps:兄弟们,还有1000字没有完成,请大家半个小时后再刷新。◎,

    但这话立刻就招来了其他人的反驳:“没犯错就不能待岗了?整车组装厂那边的人犯了什么错,他们怎么就待岗了?”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曾经的上汽集团是围着上海牌sh760a型轿车打转的,可以说所有人都围绕着最后的组装工厂服务,组装工厂可谓是上汽集团皇冠上那颗最璀璨的宝石,从整车组装工厂出来的人,走路的时候脑袋都比其他车间的工人的脑袋昂的高一些,但随着组装出来的普桑轿车越来越多,上海轿车在市场上的销量越来越少,整车组装车间的工人的地位也越来越低,在产能从巅峰期的8000多辆跌至去年的不足2000辆之后,上汽集团终于对他们曾经的“宝石”动手了:年初,整车组装车间里有近500人被整体调了出来。

    说是调整工作分工,但这批调出来的工人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被安排了新的工作岗位,其余的超过三分之二的工人还处于“学习和技能培训”阶段,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再上岗工作,天知道?!

    整车组装工厂都尚且是如此,何况是发动机厂?大家的心情一下子变了。

    这下子真的是群情激奋。

    之前虽然谢老爷子也再说这件事,但大家其实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德国人想要拆了发动机厂?拆就拆呗,反正我们是上汽的工人,别说是拆了发动机厂,就算是把整个上汽都拆了,上面也得给我安排工作,否则我就带着一家老小去领导家吃饭去,可现在,所有的信息都无声的指向了一点:拆了发动机厂,固然能有一部分人被安置,可大多数人都得去“学习和接受技能培训”,再联系到这一两年来发动机厂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样子,恐怕能有三分之一被安置下就算是好的了。

    不管是从感情上还是情理上,大家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我们为上汽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现在就捞着这么一个结局?但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声音……

    “可我还是不能理解,咱们的整车业务可没停呐,如果咱们厂拆了,咱们这些老家伙全都挪了地方,那咱们的上海轿车上用的发动机和变速箱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直接停产了呗,反正咱们的上海轿车现在也是一个半死不活的模样,去年还卖了差不多2000辆,可今年这个趋势,估计连1500辆都悬……”

    “就算不停产,也可以用普桑上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吧?”

    “你傻了?普桑上的发动机虽然和上海一样是纵置发动机,但却是前驱的,用的是前驱变速箱,上海是纵置后驱,他们的变速箱根本就没法用到上海上……”

    这话立刻就招来了其他人的反驳:“那也不一定,虽然不能用桑塔纳的变速箱,但狼堡也不是没有纵置变速箱啊,他们完全可以把他们的纵置变速箱也进口一部分,而且性能比咱们的好得多……”

    “好了,都别吵了,”夏示福打断双方的争论:“不管怎么说,这对咱们发动机厂终究不是一件好事,这个总没错……老厂长,既然您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那您说说您是怎么想的?”

    对啊!

    夏示福的话音一落,众人立刻醒悟过来:既然老厂长还挂念着大家,为了这简直专程从海洲跑回来,那肯定就是有了办法,既然这样,那咱们直接就听老厂长的好了,老厂长总比咱们的脑子好使吧?

    “老厂长,你指点一下我们吧,咱们应该怎么做?”

    “老厂长,您就再辛苦一下。”

    “老厂长,关键时刻还是要您来坐镇啊……”

    …………

    一直没说话的陈耕和张向阳,已经对谢闵声老爷子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老爷子看似什么也没说,就将大家与他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这是真本事,不服不行。

    “大家放心,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谢老爷子也不谦让,上来第一句话就承认了自己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但这番话一出口,众人对他反而是越发佩服:老厂长就是老厂长,虽然已经退下来了,可还是惦记着大家,听说有问题,立刻就来了。

    “我的办法其实只有一个,”迎着大家一双双期待的眼睛,谢闵声老爷子竖起一根指头:“那就是让领导们知道咱们发动机厂上千号工人的态度:发动机厂绝对不能拆!拆了咱们发动厂,不说咱们大家伙儿怎么安置,就说正在生产的上@海轿车可怎么办?没有咱们厂提供的发动机和变速箱,难道卖空壳子么?

    而且,咱们上@海轿车可是被领导点名表扬过的车,是专门给厅局级以上领导配的高级干部用车,和红旗轿车一样是咱们中国人的骄傲,现在红旗轿车停产了,上@海轿车要义不容辞的扛起振兴咱们中国人汽车工业的义务,如果上@海轿车再停产,咱们国家可就真的没有自己生产的的轿车了,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连一辆小轿车都不能自己生产,这不是国际笑话么!看看联合国的其他那四个常任理事国,有那个国家不是汽车工业大国、强国?”

    说到这里,老爷子狡黠的一笑:“只要上@海轿车不停产,咱们就有充分的理由要求继续生产发动机了不是?”

    对啊!大家终于反应过来:不能停产上@海轿车!只要不停产上@海轿车,咱们发动机厂自然也就能够找到不停产的理由,比如说上升到民族的高度,说什么“上@海牌轿车必须使用自己生产的发动机”啊之类的……

    这个理由简直太强大了,虽然现在还只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思路,但一下子,大家觉得心头的大石头被搬开了,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但有人期期艾艾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可是,话是这么说,但普桑的发动机工厂……”

    但这话立刻就招来了其他人的反驳:“没犯错就不能待岗了?整车组装厂那边的人犯了什么错,他们怎么就待岗了?”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曾经的上汽集团是围着上海牌sh760a型轿车打转的,可以说所有人都围绕着最后的组装工厂服务,组装工厂可谓是上汽集团皇冠上那颗最璀璨的宝石,从整车组装工厂出来的人,走路的时候脑袋都比其他车间的工人的脑袋昂的高一些,但随着组装出来的普桑轿车越来越多,上海轿车在市场上的销量越来越少,整车组装车间的工人的地位也越来越低,在产能从巅峰期的8000多辆跌至去年的不足2000辆之后,上汽集团终于对他们曾经的“宝石”动手了:年初,整车组装车间里有近500人被整体调了出来。

    说是调整工作分工,但这批调出来的工人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被安排了新的工作岗位,其余的超过三分之二的工人还处于“学习和技能培训”阶段,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再上岗工作,天知道?!

    整车组装工厂都尚且是如此,何况是发动机厂?大家的心情一下子变了。

    这下子真的是群情激奋。

    之前虽然谢老爷子也再说这件事,但大家其实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德国人想要拆了发动机厂?拆就拆呗,反正我们是上汽的工人,别说是拆了发动机厂,就算是把整个上汽都拆了,上面也得给我安排工作,否则我就带着一家老小去领导家吃饭去,可现在,所有的信息都无声的指向了一点:拆了发动机厂,固然能有一部分人被安置,可大多数人都得去“学习和接受技能培训”,再联系到这一两年来发动机厂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样子,恐怕能有三分之一被安置下就算是好的了。

    不管是从感情上还是情理上,大家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我们为上汽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现在就捞着这么一个结局?但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声音……

    “可我还是不能理解,咱们的整车业务可没停呐,如果咱们厂拆了,咱们这些老家伙全都挪了地方,那咱们的上海轿车上用的发动机和变速箱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直接停产了呗,反正咱们的上海轿车现在也是一个半死不活的模样,去年还卖了差不多2000辆,可今年这个趋势,估计连1500辆都悬……”

    “就算不停产,也可以用普桑上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吧?”

    “你傻了?普桑上的发动机虽然和上海一样是纵置发动机,但却是前驱的,用的是前驱变速箱,上海是纵置后驱,他们的变速箱根本就没法用到上海上……”

    这话立刻就招来了其他人的反驳:“那也不一定,虽然不能用桑塔纳的变速箱,但狼堡也不是没有纵置变速箱啊,他们完全可以把他们的纵置变速箱也进口一部分,而且性能比咱们的好得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