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54章 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领导们,不好了,”一直在外面紧盯着记者的动静的办公室副主任匆忙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道:“记者来了,来了……来了……”

    “慌什么?”总经理不悦的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事慢慢说。●⌒,.”

    “是……是……”办公室副主任努力喘了两口气,这才结结巴巴的道:“记者……来了很多……一大群……各大报社的都有……”

    来了一大群记者?各大报社的都有?一群养尊处优的领导们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尼玛,这下子看来问题有些难办啊。

    周鸣立刻问道:“不是说了让你请他们去会议室等一会么?”

    为了让记者高抬贵手,在会议伊始,大家就达成一个共识:绝对不能让媒体将这件事报道出去,为此大家紧急批准了一笔10万的专项资金,就这个时代而言,用10万来应付记者真的是一笔巨款了。

    办公室副主任的一张脸皱的跟佛手瓜似的:“他们不肯去……”

    众位领导们的脸色顿时齐齐的一变:麻烦了!

    按照之前的预算,但凡只要是来的媒体人,不管是记者还是摄影师,哪怕只是一个助理,每个人都有红包拿,最少的也是100,正规的记者是300元起步,就是为了让记者“照顾照顾”……说白了就是封口费。

    此前众人都觉得300块钱无论如何也不能算少了,况且已经明确的告诉了相关的经办人员,如果这10万不够就立刻追加,不设上限,可大家万万没想到记者竟然不去!

    这下子事情可就严重了,这些记者摆明了是想要抓大新闻的节奏啊。

    有位副经理终于忍不住了,气急败坏的大声骂道:“这些记者,真是……无法无天、目无大局!”

    这话倒是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这些记者,为了一点新闻,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这个时候,倒是有不少人开始怀念起10年前了:那个时候的上汽,内部可是有一支武斗队的……

    “那……现在怎么办?”办公室副主任哆哆嗦嗦的问道。

    事情搞的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种大场面的办公室副主任被吓坏了。

    “还能怎么办……”

    没等开口的这位把话说完,另外一位办公室副主任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大声的嚷嚷道:“周副经理,周副经理,坏了,德国人打电话来了,他们说……他们说……”

    “他们说什么?”周鸣的脸色一变,连忙问道。

    其他的领导们的脸色也跟着一垮:难道最糟糕的消息真的来了么?

    “电话是格林海德先生打来的,”刚刚冲进来的这位办公室副主任哭丧着脸,一副死了爹娘老子的表情:“他说,现在的情况让他感到很不安,他对眼下的局面表示十分焦虑,还表示……还表示……”

    “卧槽!”周鸣再也忍不住了,指着这位吞吞吐吐的办公室副主任的鼻子骂道:“有什么话你不能一气说完啊?”

    “是,”被骂了一句,这位的舌头倒是灵光了不少,飞快的道:“格林海德先生说,如果咱们不能迅速拿出有效的措施来解决这一情况,他会考虑暂时带着狼堡的团队成员暂时躲进德国驻魔都总领事馆。”

    躲进总领事馆……

    一众领导们不由得面面相觑,每个人的脑门上都浮现出了五个字:这事儿大了!

    是的,这事儿大了,一旦狼堡驻上汽集团的整个技术团队集体搬进了德国在魔都的总领事馆,共和国的国家政策出现重大变动的消息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被传回欧洲,到时候必然会引起全球范围内的重大影响,进而就是国内震荡,到时候自己这些人……咳咳,能落得一个提前退休的结果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在如此现实、如此巨大的压力面前,总经理终于也无法稳坐钓鱼台,拍案而起亲自做出了指示:“同志们,现在问题有多严重不用我说,大家都明白,为了不给国家的形象抹黑,为了不让国际友人误会我们国家,我们必须要迅速、有效的解决眼下的问题,必要的情况下,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顿了顿,总经理的目光落在周鸣身上,道:“这件事由你负责解决,半个小时内必须出来结果。”

    “不惜一切代价”这个词可谓意味深长,有可能是壮士断腕,也有可能是无条件的答应抗议人群的条件,要看下面具体执行的人怎么理解,当然,最重要的是看下面的人执行的结果如何,总之一点:这件事必须在最短的时间解决。

    “是!”

    虽然满心的不情愿,可周鸣却不得痛快的……最起码是装作痛快的……答应下来,没办法,大家都知道陈长生是他周鸣的人,现在陈长生负责的那一摊子出了问题,本质上就是他周鸣负责的那一片儿出了问题,不让他周鸣来解决问题,难道让其他人帮他抗雷么况且谁又愿意帮他周鸣抗雷?

    深深的看了周鸣一眼,总经理吩咐道:“快去吧,大家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周鸣沉重的点点头,他很明白总经理这话的意思:如果是好消息,那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一切都好,可如果你没办法给大家带来好消息,在我倒霉之前,你一定比我先倒霉。

    这就是官场的规则,你如果给大家带来了麻烦,大家第一个要处理的就是你,别指望冷冰冰的官场会在你最危急的时候拉你一把,那不现实,大家能够不落井下石已经说明你人品爆发了,而周鸣自忖自己似乎没有那么好的人品……

    ……………………

    “老三,快看,里面出来人了,”张向阳忽然捅了捅陈耕,小声道:“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是上汽的那个周鸣?”

    “没错,就是他!”上汽集团发动机制造厂里面有上汽集团所有领导班子成员的介绍,当然也少不了图片,这个周鸣是排在第三号的家伙,更是陈长生背后的主子,陈耕对他印象深刻。

    对周鸣印象深刻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陈长生的主子,更是因为在陈耕的记忆中这家伙在几年后因为贪腐而锒铛入狱,也是整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汽落马的级别最高的官员,当时整个上汽一时间风声鹤唳,普通工人们倒是很扬眉吐气了一阵子。

    虽然知道陈长生背后的人是周鸣,可现在周鸣就出来了,这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出乎陈耕的意料:看来上汽的领导层真的是急眼了。

    确定了这人就是周鸣,张向阳立刻激动了:“他娘的,总算是出来了。”

    陈耕点了点头:“注意点。”

    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周鸣的脚还真有点发软,狠狠的瞪了陈长生一眼: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他算是恨死了陈长生了。

    恨归恨,眼前的问题还是要解决,深吸了一口气,周鸣举起扩音器喊道:“同志们,我是周鸣,请大家不要激动,先听我说一句。”

    周鸣好歹是上汽几天领导层的第三号人物,此刻他站出来足以表明上汽领导层对于解决问题的诚意了,不管是此前喧闹的还是心里不信的,当周鸣站出来之后,大家下意识的想要听听周鸣怎么说。

    看到眼前的人群归于寂静,周鸣心里头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眼前的工人情绪一个激动做出点什么不冷静、不理智的事情来,连忙再接再厉的大声道:“同志们,大家的要求集团领导们都听到了,我出来,就是代表咱们集团领导班子向大家澄清一件事:公司从来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关闭咱们发动机厂……”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们打马虎眼?”没等周鸣说完,下面忽然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谁不知道你们没打算关闭发动机厂,你们只是打算把里面的设备报废掉?那和关闭发动机厂有什么区别?”

    这话一出口,原本以为公司领导层会给大家伙儿一个明确答复的人群顿时失望无比:我们都知道咱们集团没打算关闭发动机厂,你周鸣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跟咱们大家伙儿玩这个文字游戏,有意思么?

    一时间群情激奋……

    “就是!这种不关和关了有什么区别?”

    “公司要承诺,不能报废我们发动机厂的任何一台设备,要保证我们的开工。”

    “对!不能报废我们的任何一台设备,要保证我们的开工……”

    “不许拿我们工人当傻子糊弄……”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周鸣,此刻已经彻底傻了……

    …………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下一刻,一群人忽然冲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照相机就是一阵猛拍。

    完了,记者来了……看着眼前这群人的气势,周鸣哪里还不知道,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这么多的记者一起来,上汽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能够“安抚”好他们?

    ps:兄弟们,第一更,千年赶紧码第二更。

    千年回来了,今天2更,明天开始3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