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62章 笑歪了嘴的魔都


    ps:咳咳咳……兄弟们,现在不要看,请等2个小时后再刷新。

    在知道了谢闵声是什么人之后,谷处长就对润华实业是否肯从宝山搬到浦东去不怎么报希望了,他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其实在宝山也不错,不管怎么说润华实业能够落在魔都都算得上是自己的工作成绩,只是想到如果能够说服一家企业落户浦东市里能够给予的奖励,他就心里黯然的厉害……

    所以当接到张向阳的电话的时候,谷处长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张科长,您就别和我开玩笑了……”

    “谁和你开玩笑了,”电话里的张向阳语气不怎么好:“也不知道我们陈经理到底是被你灌了什么*汤,死活都要把工厂放在浦东,我们有什么办法?”

    这话……不像是在逗自己玩啊,发觉事情似乎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行性之后,谷处长的精神顿时一振,连忙道:“你们在哪?我这就过去!不不不,您等一下,我这就让市委招待所安排一下……”

    谷处长和姚一鸣一走,谢老爷子就再也忍不住了,一副兴师问罪的语气:“小陈,既然你都知道浦东那边的情况了,怎么还打算去浦东?宝山那边的情况不比浦东强的太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张向阳没说话,不过眼中同样有些好奇。

    陈耕给谢老爷子和张向阳分别倒了两杯水,笑道:“老爷子,您别着急,喝口水慢慢听我给您说……向阳,你也一起听听。”

    谢老爷子咕咚咕咚的把水一饮而尽,气呼呼的道:“好,你说,我都是想要看看你能不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为什么青睐浦东,这个还是要看魔都的整体地形,咱们把地图摊开来,”陈耕说着,顺手将谷处长留下来的魔都市地图在桌子上铺开,指着地图道:“老爷子您看,浦东和浦西,只隔着一条黄浦江,但两边的经济差异之大简直像是两个世界,您看浦西这边是什么?人们口中的大上海,这边呢,现在还是一片农田,现在去看看,估计麦子长得不错。”

    可惜,没有人觉得陈耕的话有多幽默,谢老爷子皱着眉头道:“就是因为这样,咱们才更加不能去浦东不是?”

    陈耕笑道:“老爷子您别着急啊,先听我说,咱们先看浦东,现在黄埔、长宁、徐汇、静安、普陀、闸北、虹口和杨浦这魔都最核心的八个区已经没有多少发展的空间,但作为共和国北方的经济中心、北方唯一一个集海运和内河航运于一身的超大型港口,魔都今后肯定想要发展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往宝山、嘉定、青浦、松江、闵行、以及更远的奉贤和金山走,要么是跨过黄浦江,大力发展距离核心八个市区只有一江之隔的浦东。”

    “这些一看地图就能看明白么,”谢老爷子点点头,倒是没有刚才那么恼火了,戳了戳地图借着道:“还有呢?只这么一条理由可不行,在1918年的时候国父可就说过要发展浦东了,建国后魔都的第一任市长陈毅元帅也说过要大力发展浦东,可这都七八十年过去了,浦东那边不还是野鸭子乱飞?”

    “您说的是,”陈耕点头道:“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为什么接下来魔都要发展浦东而不是发展嘉定、青浦、松江这几个区?

    首先一个,浦东紧挨着黄浦江,水路交通很方便,很适合发展外向型工业;其次,浦东距离市内八区相对嘉定、青浦这几个区近的太多,只要在黄浦江上修一座通行量大一点的桥就可以轻松解决交通的问题……”

    “你说的这个我们这些老魔都人都知道,”谢老爷子打断陈耕的话,道:“只要在黄埔修一座大桥来沟通黄埔和浦东,浦东立刻就能发展起来,可有专家算过,想要修这么一座桥的难度很大,整座桥的长度差不多要八千多米,造价要五六个亿!魔都根本就不可能拿出这么大一笔钱。修不了桥,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

    现在黄浦江上就一条黄浦江大桥(后改名为松浦大桥),但黄浦江大桥在松江,想要通过黄浦江大桥通联黄埔和浦东根本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修新桥。

    修一座桥就要五六个亿?张向阳被吓的直吐舌头:尼玛这座桥是金子打的啊?

    五六个亿可拿不下来,陈耕记得很清楚,黄浦江上修通的第二座黄浦江大桥:南浦大桥的整个工程造价高达8个多亿。他点头道:“您说的没错,想要修一座沟通黄埔和浦东的大桥,整个工程的造价的确相当不菲,但反过来说,如果要大力发展其他几个区,不仅与市内八区距离更远,而且在道路建设上需要花费的资金数量恐怕也不比修一座桥来的少。

    魔都的那份《魔都市总体规划方案》上面已经提出了要在黄埔和浦东之间修一座桥,具体位置就在陆家嘴的上面一点,最重要的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现在国际和魔都都有钱了,所以综合各方面的信息,我认为在黄浦江上再修一座大桥的时机已经成熟,不出意外的话,下半年就应该开始讨论这件事,最迟到90年,整个项目就能开工。

    等到大桥一修通,您看吧,现在鸟不拉屎、实际上与黄埔、徐汇、静安、虹口这魔都最繁华的一个区只有一江之隔的浦东,立刻就成了一块风水宝地,到时候大家恐怕会挤破头的想要挤进来。”

    谢老爷子盯着地图瞅了半天,才抬起头来望着陈耕道:“你就这么看好浦东?连我这个老魔都人都不敢说这座大桥什么时候能够开工,你就这么有自信,敢保证三年内大桥一定能开工?”

    陈耕当然有这个自信了,他记得很清楚,南浦大桥是1988年年底动工的,91年12月1日正式通车,点头道:“修桥最重要的是要有钱,您托人打听一下就能知道这几年魔都市的财政收入几乎是跨越式的增长,魔都市为什么敢向中央提出要发展浦东?就是因为经过这几年的改革开放,国家攒下了一点家底,魔都也同样攒下了一点家底,有钱了,以前只能想想的事情现在也能去做了。”

    是这样吗?谢老爷子皱着眉头,他忽然发现陈耕说的的确有道理,自己身在其中还没发觉,但现在回过头来仔细想想,的确,不说最近10年,就说最近5年吧,魔都也大变了样,这些变化可都是要有钱才行的,这么说来咱们魔都兜里也的确是存了仨瓜俩豆,可以惦记着在黄浦江上修第二座桥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张向阳忽然抬起头来望着陈耕,若有所思的道:“老三,你看你对浦东了解的很详细啊,你不会是在海洲的时候就开始了解这方面的资料了吧,要不然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嗯?

    谢闵声猛然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望着陈耕:张向阳不说他还没意识到,现在想想,似乎还真是这样?就他刚才说出来的这些话可不是一个对浦东、对魔都不怎么了解的人能够说出来的。

    “我在普桑项目组实习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浦东,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仅仅是隔着一条江,黄浦江两岸的经济差异就这么大,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如果有一座桥来沟通两岸,浦东立刻就是一块投资的热土,我认为,浦东差的,就是一座桥,准确的说,就是差了修桥的钱;”

    反正吹牛不用上税,陈耕就不客气了,道:“可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有钱了,可以修桥了,而对于咱们润华实业来说,现在是进入浦东最好的机会,现在的浦东正亟待开发,完全是白纸一张,因为没什么工业,土地成本几乎为零,咱们想要怎么发展都可以按照咱们自己的意思来,魔都为了开发浦东也会竭尽所能的给咱们提供各种条件和优惠,但若是将来浦东真正开发出来了,咱们再想获得这么好的优惠条件可就难了。”

    再次低头看着地图,良久,谢闵声猛然抬起头来:“你就这么看好浦东?”

    “未来的浦东,会成为北方的窗口市。”陈耕斩钉截铁的道。

    虽然通过陈耕的言语已经知道了他对浦东很看重,但陈耕对浦东的评价高到这种程度,依旧吓坏了谢闵声和张向阳:浦东会成为北方的窗口市?你开玩笑也不是这个开法的好不好?

    “老三,我相信你,”关键时刻,张向阳站在了陈耕这边:“想要吃肉,总要冒点险。”

    “没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点风险都不肯冒,别说吃肉了,连口汤都喝不上,”谢老爷子重重的一捶桌子:“咱们就要黄浦江沿岸和陆家嘴的地,这么一来就算浦东开发不起来,靠着沿江的优势,对咱们的影响也能降到最低。”

    陈耕大拇指一挑: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