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78章 拯救成发


    ps:第三更,兄弟们没想到吧?不过,嗯,这一章暂时不要看,请大家2个小时后再刷新。

    说完,杜思睿这个一米七多的汉子,眼睛都红了。

    虽然他从成发出来了,但对于成发还是有着深厚的感情,绝对不想看到自己曾经工作的单位落的如此境地。

    “说吧,我能做些什么,”陈耕一脸认真的开口了:“润华实业之前是曾经与成发有过一点小小不愉快,但那都是小事,成发是咱们国家航空发动机设计和研发体系的重要构成部分,我不能能看着成发就这么倒下去,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你说都是一个军区的兄弟,照顾照顾咋了?难道还能欠你们的钱不还不成?林铮这家伙到底不是从新兵连里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来的,办事就是不够利索……

    “呵……我不利索?我要是利索,就该被他们坑死了,”面对来给自己打小报告的林书瑶,陈耕笑着道:“只要开了一个口,后面我照顾谁不照顾谁都不行,可这么十多家单位,还不得直接把咱们单位给吃垮了?到时候人家来一句‘哎呀,这两个月我们单位有点事,兄弟你多担待一下,过两个月兄弟我一准连本带利的一起还你,兄弟我的为人是什么样你还不知道么?连我还信不过?’,这么一来二去的,咱们哭都找不到地方。”

    “不至于吧?”林书瑶觉得陈耕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怎么我听你说的就跟演义小说似的?”

    “不至于?”陈耕笑了:“我问你,这些家伙手里没钱也就罢了,可一旦手里有了仨瓜俩枣,看到其他兄弟单位和自己平级的家伙都混上桑塔纳了,自己还是一辆开了十几年的破212,你说他心里会不会舒服?以前手里是没钱,现在手里有钱了,他能忍得住?”

    “……”林书瑶抿着嘴,不知道给怎么说。

    她不是刚入伍才一天两天的菜鸟,当然知道军队是个讲团结、讲战斗力的地方,你带的兵这次夺得了全军演习第一名,那下次我说什么也要超过你,但同样,军队同样也是个讲排场、讲面子的地方,而且讲排场、讲面子的情况还非常严重,你用了一辆7年车龄的212吉普,那我就要想方设法的弄一辆5年车龄的,说什么也得比你的车子新!

    军队企业的情况更加严重,a单位的厂长坐了一辆侉子,b单位的厂长就想弄一辆212吉普压过a一头,被b压了一头的a不服气,如果有机会,他说什么也得弄一辆纯正的轿车……

    手里有了钱之后,大家会买车、盖房子、给工人发奖金发福利,但指望他们换货款?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的拖延不还,被逼急了就少少的换一点,接下来接着不还,再被逼急了就嫌你不够意思……到时候你就里外不是人了。

    陈耕两手一摊,说道:“所以说啊,一开始我就谁的面子都不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样反倒是谁也说不出话来。”

    “可是……有些单位的财务实在是紧张,他们拿出钱来啊。”迟疑着,林书瑶勉强找了一个理由。

    陈耕顿时就笑了:“哈哈哈……我还真不信了,如果他们拿着和我们润华实业签订的合作协议书去找银行弄贷款,银行在确定这笔钱百分百的能收回来的情况下,会不借钱给他们?有这份合作协议在手,活人还能被尿给憋死?”

    林书瑶顿时哑口无言。

    陈耕说的没错,只要和润华实业签订了合作协议,他们去找银行弄贷款,几乎是一找一个准,只是……

    脸红红的瞪了陈耕一眼,林书瑶没好气的道:“粗俗!”

    说完,跺跺脚,林书瑶气哼哼的走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陈耕摸着下巴,一脑袋的雾水:嘿,你个小秘书,竟然敢冲老板使性子?还真是反了你的天了!不过说起来,自己帮军区里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军区的决定也快该下来了吧?

    什么决定呢?润华实业从军区借用40名汽车兵的决定。

    陈耕猜的没错,军区里虽然有人对陈更不肯赊账这一点颇有微词,但润华实业几乎是手把手的教、甚至陈耕还表示,如果前期大家打不开销路,润华实业可以帮忙推销一下,确保在前期能够打开局面,在这样的支持面前,任谁也不好说陈耕不够意思,再让陈耕赊账未免就有些蹬鼻子上脸了,自然,对于润华实业借用40名汽车兵的请求,没怎么费力的就通过了,不但如此,在知道润华实业现在对驾驶员的需求比较大之后,军区首长大手一挥,直接特批给了润华实业50个司机培训名额,并且是由军区运输连的优秀教官给进行培训。

    学开车啊,消息一出来,整个润华实业都轰动了,报名的员工络绎不绝,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女性也跑来报名,不过这种“小事”就不用陈耕掺合了,他和谢闵声谢老爷子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次的车队长途测试中。

    这是润华实业第一次做车辆的长途测试,润华实业没有任何经验,或许这不但是润华实业的第一次车辆长途测试,也是共和国民用乘用车辆的第一次跨地区、跨气候的长途测试,整个润华实业上上下下都无比紧张,谁都清楚,在历时4个月的长途测试中,谁保不准什么时候车队就会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和危险,所以,各种物资需要尽可能的往充分里准备。

    即便是如此,陈耕和谢闵声还是唯恐遇到的危急情况超出了车队的处理能力,又缠着军区首长死缠烂打的要了一堆的介绍信,确保一旦遇到了极其严重的情况后,车队可以向当地军队求救。

    “陈经理,那个……我想和您说个事……”送走车队,杜思睿找到陈耕,吞吞吐吐的,一副想要说点什么又张不开嘴的样子。

    杜思睿的样子倒是把陈耕给吓得不轻,连忙问道:“杜工,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咱们商量着来,总要把问题给解决了。”

    “不是,是……嗨,是这么回事,”杜思睿一跺脚,一咬牙:“是这么回事,成发的同志前两天来找我了。”

    “成发来找你了?”陈耕的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怎么?成发想让你们回去?”

    当初那两批从成发来支援润华实业的人全都被陈耕给留了下来,对这件事,成发方面当然很不高兴,自打那之后双方的合作就算是断了,但现在成发又来人了,这就不得不让陈耕多想了:难道成发想要绕过自己直接和那两批工程师、设计师们联系,说服他们回去?

    不过对于成发能否说服那几十名工程师和设计师走人,陈耕的心态却是十分乐观:润华实业的工资、奖金以及福利待遇绝对是国内企业最顶尖的,成发就算拍马追也追不上,更不要说润华实业对人才的重视和尊重以及人文环境是成发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陈耕就不相信习惯了润华实业的这些人,还肯回成发。

    “不是这个,”杜思睿连忙摆手:“是这么回事,他们来找我,是想通过我和您联系一下,看看双方能不能进行合作。”

    “合作?”陈耕愣住了,是真的愣住了,他满心的以为对方是来挖自己墙角的,没想到竟然不是?连忙向杜思睿问道:“杜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穷闹的?”杜思睿叹了口气,不过陈耕没有一口拒绝自己,他心里却也暗自高兴,陈经理对自己真的是很重视的:“您也知道,从80年前后开始国家就不停的压缩军费开支,这两年压缩的更厉害,以前的时候除了人吃马嚼之外多多少少的还能剩下一点研究经费,可今年,上面拨的那点钱连人吃马嚼都不够了,现在成发内部人心涣散,眼看着走的人越来越多,单位领导如果再不想办法,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成光杆司令了。”

    “有这么严重?”陈耕瞪大了眼睛,他知道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末这段时间里,军工系统的人才流失情况特别严重,但他没想到成发的情况已经严重到连人员的基本工资都发不足了,如果这话不是从杜思睿的嘴里说出来的,陈耕一定认为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可能还要更严重一些,”杜思睿苦笑着道:“现在成发内部人心相当的不稳定,总工和副总工级别的倒是还算稳定,只走了2个副总工,不过下面的工程师、助理工程师以及技术工人,被当地和南方的企业给挖走了不少,剩下的人也在琢磨着跳出去,所以……成发真的快要撑不住了,再这么折腾下去,成发就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