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85章 送上门都不要与主动求着要


    润华实业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瓶颈。虽然公司的规模在飞速的扩大,但管理却有些跟不上了,润华实业如果想保持高速、健康的发展,就必须提高企业的管理水平和运营效率,这是陈耕对润华实业当前情况的认识,但他没想到,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技术领域,润华实业的短板竟然也这么大。

    舒尔茨的一席话如同一阵狂风,将陈耕心中原本的一点小得意和小骄傲吹的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陈耕就个格外的怀念若干年后猎头公司横行的年代,只要老板您出的起钱、舍的出钱,您说您要什么样的人才吧,俺们一准给您找来,就跟古代皇帝选妃一样让他们站您面前排成一排,让您可劲地挑都没有问题……呃,只限于年薪百万以下的。

    但问题是这年头上哪儿去找猎头公司去?最悲催的是,共和国这批做企业的高官们,自己连市场经济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没搞清楚呢,至于那些老外,让他们帮着练内功没问题,但销售、采购这一套就算了,严重的水土不服。

    “所以你打算引进西方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制度?”谢老爷子对陈耕的想法很赞赏:“很好啊,是该怎么做了。”

    “您支持我这么做?”陈耕瞪大了眼睛。

    “我什么不支持?”谢老爷子笑了:“我可是咱们润华实业的常务副总经理,这种为公司好的事情我有什么理由不支持?这段时间来,我总感觉好像有种无形的力量在拦着咱们公司的发展,否则咱们公司原本是可以走的更快一点的,舒尔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明白了,就是咱们的管理水平不行、内功不够……别这么看着我,老头子我像是这么在乎个人得失的人么?只要是为了公司好的事,别说是这个常务副经理,就算是让我下去当一个车间主任,我也没意见。”

    陈耕有点不好意思,润华实业对管理方式进行调整,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谢闵声这些“老家伙”,陈耕这次专门抽时间和谢老爷子说这件事,就是想要找一个让双方都能满意的办法,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呢,老爷子已经把话说出来了。

    果然是人老成精。

    “是我小人了。”陈耕惭愧的道。

    “你小子啊,就是想的太多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什么没经历过?活了大半辈子了,该怎么做,什么时候该进一步、什么时候该退一步,心里都清楚,”谢老爷子批评了陈耕两句,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但陈耕这么重视和尊重自己,老爷子心里还是很开心,他继续说道:“不过舒尔茨毕竟不是咱们中国人,有时候不是很了解咱们中国的国情,他的话有些有道理,不过有些也得捡着听,比如说你不适合当这个总经理吧,我觉得就不对,作为公司的一把手,你完全可以董事长和总经理一肩挑么。

    当然,舒尔茨说你擅长于技术和设计以及公司长远的战略发展,这些都没错,你把太多的精力放在总经理负责的日常事务上也的确是太浪费了,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也不是不能灵活变通,比如你完全可以逐渐将工作交给交给副经理们,让他们做好你的助手,但你是董事长与你董事长兼总经理,区别很大,董事长太高高在上、距离下面太远了,很多时候不是那么得心应手,将来咱们公司发展起来了、一切都走上正轨了,到时候你再辞掉总经理的职务也不迟,但现在,你必须是咱们公司的带头人。”

    想想,似乎也的确是这个道理,帕斯卡尔·舒尔茨的话本身是没错的,他的那番话也的确是为公司着想,但问题在于帕斯卡尔·舒尔茨是一个纯粹的德国人,对于在中国生活了只有不到1年时间的帕斯卡尔·舒尔茨来说,他更多的还是以一个德国人的视角和思维方式来思考中国的企业管理,水土不服以及考虑不周也就在所难免了。

    “等过一阵子,咱们说什么也得去德国学习一下人家先进的企业管理方式、方法和经验……瞧我这脑子,都糊涂了,”说着,谢老爷子却忽然一拍大腿:“你完全可以和金德勒联系一下,让他在德国给我们找一些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教授,来给我们上上课啊!”

    对啊!

    陈耕觉得自己简直傻到了家,山不来就我,那我就去就山嘛,既然这段时间很忙,没有时间去外国学习,那完全可以把外国的洋和尚们请过来嘛。

    一旦打开了思路,陈耕的脑袋立刻就灵活起来,他立刻道:“咱们的不少供应商不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么?这样,干脆咱们联系一下大家,看看有多少家单位愿意接受这个培训,如果愿意学习的单位多,到时候咱们大可以组织起来,一起学习。”

    “这个办法好!”谢老爷子顿时赞同道。

    …………………………………………

    陈耕以为愿意接受这类培训的企业应该不少,但一通电话下来,结果却让陈耕大为失望,愿意接受这个培训的企业寥寥无几,只有杭城橡胶厂、万向公司等聊聊几家企业,真正的小猫两三只,这个结果让陈耕大失所望:这种送上门来的学习机会你们都不愿意学?

    “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谢闵声老爷子倒是很开的开:“有些人觉得自己赚了几个钱就满足了,典型的小富即安,这样的企业也没有资格永远作为咱们公司的合作伙伴,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像是杭城橡胶厂、万向集团这样肯学习、肯上进的企业,以后咱们就把他们培养成咱们的核心合作伙伴,大家一起扶持着往前走,不也挺好的么?”

    “也只能这样了。”陈耕无奈的道: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

    但让陈耕意外的是,一个自己没想到的人却为了这件事费尽周折的主动找到了自己。

    “张厂长?”听着电话里那个严重失真的声音,陈耕惊讶的不得了:“您是怎么找到我的?”

    86年的电话网还是模拟网络,不但电话费昂贵无比,连接方式更是复杂无比,需要一级一级的电信机房工作人员给帮忙转接,就这还经常接不上,更要命的是接上了还经常掉线,bp机和大哥大虽然有了,但只在东南沿海的个别城市才开通,而且甭想漫游,想要通过电话找人,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远在海岱省的张宝玮竟然找到了自己,陈耕只能感慨,这真是太神奇了。

    张宝玮也知道国内电话网的尿性,保不准下一刻就会掉线,顾不得和陈耕寒暄,急切的问道:“陈经理,我跟您打听个事。”

    “你说。”陈耕顿时严肃起来,能让张宝玮如此费尽周折的找自己的事,应该不是什么小事吧?但下一刻,陈耕就有些发傻。

    “是这么回事,陈经理,听说你们准备从德国请一些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来给你们上课,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陈耕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张宝玮找自己竟然就是为了这件事,一时间除了目瞪口呆,还有些哭笑不得:“不是吧?你这么着急的找我,就是为了这个事?”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张宝玮的声音相当急切:“陈经理,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张宝玮这么重视这件事,陈耕也认真起来,这是对朋友最基本的尊重:“是有这么回事,不过现在只是一个想法,而且能不能请来、什么时候能请来这些都说不准……”

    没等陈耕说完,张宝玮就大声道:“兄弟,老哥求你一件事,这件事千万算上我们济二机床厂一个。”

    “您是认真的?”

    “你觉得我这么费劲巴拉的给你打这个电话,是为了和你开玩笑?”张宝玮反问。

    好吧,陈耕承认张宝玮说的的确没错,自己现在可是在蓉城,他费尽周折的联系上自己,肯定不是为了和自己开玩笑,肯认真学习的人是值得尊重的,况且陈耕向来也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痛快的答应下来:“这个好说,你先给我一个大致的数字,你们单位大概能来多少人听课?”

    “最少20个人。”

    “多少?”陈耕被吓的差点儿咬到舌头:“20个?!”

    “是最少20个,我尽量安排更多的同志来学习,”张宝玮认真的纠正着陈耕的错误:“这样的能够学习到国外先进的企业管理理念和方法的机会太难得了,对于我们济二机床厂非常重要,我一定让大家尽量的争取到这个机会,另外这些课程的录像你说什么也得给我一份。”

    陈耕不知道说点什么了,他发现自己甚至都没有张宝玮重视这次的学习机会,难怪济二机床厂能够成为共和国机床行业在锻压和铸造技术领域的领头羊,有这么一位爱学习的企业领导人,这是他们济二机床厂应得的。

    面对这样一个人,陈耕唯有重重的点头:“放心,一定有你们的一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