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86章 太热了!


    ps:兄弟们,今天只有2更了,另外……咳咳,这一章请大家一个半小时后再刷新。

    谢老爷子忙活着去蓉城的各大高校招生去了,前段时间在各高校处处碰壁、不少高校甚至根本就不给润华实业机会,这个结果给了老爷子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但当接到陈耕的电话,说蓉城的各大高校都向润华实业敞开了大门,能忽悠到多少年轻学生就完全看他谢老爷子的本事的时候,谢老爷子瞬间就换发了青春,兴致昂扬的投入到了招生工作当中去。

    谢老爷子去忙了,陈耕也没闲着,从外国请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给授课这件事,现在就可以进行前期的准备了这事儿必须要通过金德勒。

    听陈耕说完自己的想法,刚刚办好离职手续的金德勒沉默了好久,就在陈耕以为是不是电话掉线了的时候,金德勒开口了:“陈,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想要学习先进的企业管理方法的中国企业家。”

    “呃……”陈耕不太明白金德勒这话的意思:难道我这么做不对?

    “一家企业只顾着埋头做技术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好的营销和管理,”不过金德勒似乎也没有给陈耕解释的意思,自顾自的道:“知道吗?听到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我非常非常高兴,真的,我对我们的合作更加有信心了。”

    尼玛!

    陈耕咂摸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敢情金德勒这厮以前是不看好润华实业?你丫不看好我还跟我合作,还玩的这么开心?

    不过仔细想想,看不看好跟在一起玩的开不开心似乎也没什么直接的关联,对于金德勒来说,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事业启动的第一桶资金,说难听点,只要与陈耕的合作能够让自己赚到第一桶金,至于接下来润华实业是生是死,这和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这个忙你帮不帮?”心情不太好,陈耕的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帮,为什么不帮?”金德勒答应的干脆利索,好像那个随时准备把陈耕踹下船的阴险小人和他没什么关系:“不过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对这一块并不熟,所以我需要找朋友帮你打听一下。”

    “当然,有消息了告诉我一声就成。”

    “ok,”金德勒应了一声,又问道:“还有,价格方面你有什么要求?你知道的,越好的讲师和专家的价格就越贵,你还要请他们来中国,这个费用……你该明白的,不会便宜……”

    岂止是不便宜啊,根本就是很贵好不好?!想到自己请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哪怕只是中等水平的团队,那价格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陈耕想的是,请5个讲师过来给大家上半个月的课,不算吃饭、住宿、来回的机票费用,只算“出场费”,也就是培训费,6万马克能搞得定不?

    6万马克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可是2万美元多呢,这可是1986年的2万多美元,人均就是4000多美元,折合12000多马克,相当于这一时期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2个月的月薪。

    半个月的培训期,算上来回在飞机上耽误的时间,满打满算的也就是20天时间,20天赚一个大学教授2个月的工资……陈耕都想转行去给人上课了。

    ………………………………

    联系愿意来中国进行授课的企业管理专家需要一些时间,但另外一件事却是再也等不得:媒体的宣传效果正式发挥出作用了。

    谢老爷子忙活着去蓉城的各大高校招生去了,前段时间在各高校处处碰壁、不少高校甚至根本就不给润华实业机会,这个结果给了老爷子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但当接到陈耕的电话,说蓉城的各大高校都向润华实业敞开了大门,能忽悠到多少年轻学生就完全看他谢老爷子的本事的时候,谢老爷子瞬间就换发了青春,兴致昂扬的投入到了招生工作当中去。

    谢老爷子去忙了,陈耕也没闲着,从外国请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给授课这件事,现在就可以进行前期的准备了这事儿必须要通过金德勒。

    听陈耕说完自己的想法,刚刚办好离职手续的金德勒沉默了好久,就在陈耕以为是不是电话掉线了的时候,金德勒开口了:“陈,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想要学习先进的企业管理方法的中国企业家。”

    “呃……”陈耕不太明白金德勒这话的意思:难道我这么做不对?

    “一家企业只顾着埋头做技术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好的营销和管理,”不过金德勒似乎也没有给陈耕解释的意思,自顾自的道:“知道吗?听到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我非常非常高兴,真的,我对我们的合作更加有信心了。”

    尼玛!

    陈耕咂摸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敢情金德勒这厮以前是不看好润华实业?你丫不看好我还跟我合作,还玩的这么开心?

    不过仔细想想,看不看好跟在一起玩的开不开心似乎也没什么直接的关联,对于金德勒来说,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事业启动的第一桶资金,说难听点,只要与陈耕的合作能够让自己赚到第一桶金,至于接下来润华实业是生是死,这和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这个忙你帮不帮?”心情不太好,陈耕的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帮,为什么不帮?”金德勒答应的干脆利索,好像那个随时准备把陈耕踹下船的阴险小人和他没什么关系:“不过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对这一块并不熟,所以我需要找朋友帮你打听一下。”

    “当然,有消息了告诉我一声就成。”

    “ok,”金德勒应了一声,又问道:“还有,价格方面你有什么要求?你知道的,越好的讲师和专家的价格就越贵,你还要请他们来中国,这个费用……你该明白的,不会便宜……”

    岂止是不便宜啊,根本就是很贵好不好?!想到自己请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哪怕只是中等水平的团队,那价格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陈耕想的是,请5个讲师过来给大家上半个月的课,不算吃饭、住宿、来回的机票费用,只算“出场费”,也就是培训费,6万马克能搞得定不?

    6万马克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可是2万美元多呢,这可是1986年的2万多美元,人均就是4000多美元,折合12000多马克,相当于这一时期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2个月的月薪。

    半个月的培训期,算上来回在飞机上耽误的时间,满打满算的也就是20天时间,20天赚一个大学教授2个月的工资……陈耕都想转行去给人上课了。

    ………………………………

    联系愿意来中国进行授课的企业管理专家需要一些时间,但另外一件事却是再也等不得:媒体的宣传效果正式发挥出作用了。

    谢老爷子忙活着去蓉城的各大高校招生去了,前段时间在各高校处处碰壁、不少高校甚至根本就不给润华实业机会,这个结果给了老爷子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但当接到陈耕的电话,说蓉城的各大高校都向润华实业敞开了大门,能忽悠到多少年轻学生就完全看他谢老爷子的本事的时候,谢老爷子瞬间就换发了青春,兴致昂扬的投入到了招生工作当中去。

    谢老爷子去忙了,陈耕也没闲着,从外国请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给授课这件事,现在就可以进行前期的准备了这事儿必须要通过金德勒。

    听陈耕说完自己的想法,刚刚办好离职手续的金德勒沉默了好久,就在陈耕以为是不是电话掉线了的时候,金德勒开口了:“陈,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想要学习先进的企业管理方法的中国企业家。”

    “呃……”陈耕不太明白金德勒这话的意思:难道我这么做不对?

    “一家企业只顾着埋头做技术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好的营销和管理,”不过金德勒似乎也没有给陈耕解释的意思,自顾自的道:“知道吗?听到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我非常非常高兴,真的,我对我们的合作更加有信心了。”

    尼玛!

    陈耕咂摸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敢情金德勒这厮以前是不看好润华实业?你丫不看好我还跟我合作,还玩的这么开心?

    不过仔细想想,看不看好跟在一起玩的开不开心似乎也没什么直接的关联,对于金德勒来说,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事业启动的第一桶资金,说难听点,只要与陈耕的合作能够让自己赚到第一桶金,至于接下来润华实业是生是死,这和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