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89章 被苦主找上了门


    要不要、有没有必要上100万台发动机的产能呢?甚至……100万台发动机的产能能否满足企业未来发展的需求?毕竟润华实业不但要对外出售发动机,还需要满足自身发展的需求。

    理工科喜欢用数据说话,正在忙活着分析和调研润华实业的物流车队应该是多大规模的林书瑶就又接到了一个任务:调查现在与润华实业有合作关系的这些摩托车生产企业未来的产能扩张计划是怎么样的。

    一切都很顺利,如果不是陈耕发现有人在润华实业的大门口闹事的话……

    “小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和客户打起架来了?”皱着眉头,陈耕向门口的保安问道。

    “陈经理,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客户,”门口的保安……这年头的保安可不是后世的保安能够相比的,这年头的保安不但是正式职工,而且工资比普通工人都要高半级,人家肩上的责任比较大嘛……气呼呼的对陈耕道:“他来咱们公司闹事……”

    “谁闹事了?谁闹事了?”没等小王说完,刚刚和小王骂的面红耳赤的这位同志立刻就不干了,指着小王的鼻子骂道:“你们改的车子出了问题还敢不认账……”

    “您听听您听听,”不等对方说完,小王就气愤的道:“经理,咱们厂改的汽车没有一万辆也有几千辆了,就没听说过有一辆出问题的,这不是讹人么……”

    “谁讹人了?谁讹人了?”这位也不是好像与的,立刻就跳着脚骂道:“我们的车子是在你们的授权改装厂改的,结果走在路上莫名其妙的就断了一根杆子,你们竟然还不承认……”

    润华实业授权加盟商改装的212吉普出了问题,而且是非常严重的连杆断裂?陈耕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这可是大事!

    拦住正要说话的小王,陈耕满脸堆笑的对对方道:“这位同志,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润华实业的经理陈耕,您能不能和我说说您改装的那辆212吉普是怎么断裂的?”

    “你是润华实业的经理?”这位明显一腔怒火的同志一脸怀疑的看着陈耕,不耐烦的摆手道:“小同志,就你这个年纪别说是经理,能混成小组长就不错了,别闹了,赶紧的,把你们公司说了算的人叫过来。”

    听对方竟然敢怀疑陈耕的身份,这么好的“舍身救主”的机会小王怎么肯错过?当即跳出来指着对方的鼻子道:“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都给你说了……”

    “小王你先不要说话!”陈耕皱着眉头呵斥了一句,这才转过头来对这位太同志道:“这位同志,在润华实业的门口,当着这么多来拉货的经销商的面冒充他们的经理,这也需要点勇气,你说是不是?”

    “呃……倒是也有点道理,”看着陈耕一脸坦然的样子,刚刚还有些不耐烦汉子脸上显出半信半疑的神色,迟疑了一下,终于点点头:“好吧,就算你不是他们的经理,也肯定是个小头头……既然这样,找你也是一样的,你就告诉我,我们的车子出了问题,现在该怎么办?”

    陈耕正色的道:“您放心,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是在我们润华实业总部以及各个授权加盟合作单位改装的车子出了问题,我们一定负责到底,绝不推诿!”

    与此同时,陈耕心里也在疑惑:在设计这套悬挂系统的时候,自己留出了足够多的设计冗余,这位老兄到底是怎么用的,竟然能把连杆给搞断?

    “这还像句话,”听陈耕这番话,汉子的脸色倒是好转了不少,转过头去一脸不悦的对小王道:“你这小同志就是不会说话,我从登瀛大老远的过来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难道是为了讹你们的钱不成?给你说,只要你们把自己该负的责任负起来,有一是一,有二说二,咱们就好好地来,真要玩不讲理的,谁怕谁啊?”

    登瀛?陈耕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恶心了自己挺长一段时间的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问道:“同志,你们是登瀛的?”

    “没错,怎么?登瀛的不行?”这位同志眼睛一瞪。

    “行,当然行,我们有不少客户就是从登瀛那边过来的,很多都成了我们的朋友,”陈耕说着,从包里摸出一包烟,同时给对方也地过去一根:“来,先抽根烟。”

    “霍中华?”对方有些意外的看了陈耕一眼,点点头道:“现在我有点相信你是润华实业的经理了,一般人可抽不起中华。”

    “润华实业的经理也不比别人多领多少工资,冒充他也没什么意思不是?”陈耕呵呵的笑着,同时伸出手道:“同志,天挺热的,我办公室里有风扇,咱们一边喝茶一边慢慢聊,您放心,没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你说是不是?对了,还没请教您贵姓,在哪儿高就?”

    “这倒也是,没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香烟果然是拉近人际关系的神器,抽着共同的烟,这位来找麻烦的老兄的神色缓和了很多,和陈耕握了下手,道:“我叫乔向东,是我们登瀛市的工业系统的一个小干部。”

    “原来是乔同志,”陈耕点点头,一边带着乔向东向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向他问道:“乔同志,能给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么?”

    “还能是怎么回事,前两天我们单位的几个同志下去工作,在路上正走的好好地,车子忽然有些左摇右摆的晃,司机下车检查了一下,说是后轴的一根连杆断了,虽然开着暂时还没事,可连杆都断了谁还敢坐?”说起这个,乔向东满腹的牢骚:“当初做这个改装,还是你们在我们登瀛的授权改装店一再的去找我们,说这儿改装多么多么的舒服我们才去做的,谁知道这才改了不到三个月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质量问题,以后谁还敢用你们的车子……”

    乔向东在这里巴拉巴拉的表示自己的不满,陈耕心里却是哭笑不得:成了什么也不用问了,润华实业这是被李鬼给坑了!

    刚刚陈耕还想向乔向东问一下他们那个连杆断裂的车子现在在什么地方、有没有拖到海洲来,但现在看来没有问的那个必要了,因为乔向东他们出问题的这辆车子根本就不是润华实业下面的授权加盟改装单位给改装的!

    不过现在,看着正在发泄自己不满的乔向东,陈耕觉得还是等会儿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比较好……

    把乔向东请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又给他倒了杯水,聊了一会儿后,陈耕才开口道:“向东同志,不瞒你说,嗯,也不管你信不信,我要说的是,对于你们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不过其实这件事我们也是受害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乔向东一脸愕然,随即就有些愤怒了:“你们是不是打算不认账?”

    “别激动别激动,您听我给您解释,”陈耕又递过去一根烟,对乔向东有些恼火的面孔就装作看不到,道:“您先听我说,等我说完了您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好,你说。”人都是好面子的,这会儿陈耕对自己礼遇有加,哪怕心里觉得陈耕这是打算不认账了,可乔向东还是有点抹不开面子心里头倒是在暗自发狠:不管你一会说什么,这事儿咱们没完!

    “您看这里……”

    陈耕指着自己办公室的一面墙,墙上是一副大尺寸的中国地图,在中国地图旁边的旁边还有几张地图,分别是江南省、江北省、海岱省、魔都市的地图,指着这些地图,只是地图上还贴着小红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指着地图,陈耕对乔向东道:“这是我们经过我们润华实业培训、认可的所有授权加盟企业的标示图,截止到上个月,我们润华实业的授权加盟单位总共是53家,遍及整个华东六省一市,在咱们江南省的授权加盟单位最多,有超过25家,但其中惟独没有登瀛。”

    乔向东的脸色终于变了。

    在陈耕开始介绍这份地图的时候,他就已经站起了身,看着地图上插着的标示,的确,在江南省,除了登瀛之外,其他所有的地级市都插上了小红旗,旁边还特意标注了授权企业的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但惟独没有登瀛,但自己单位那辆出问题的车子的的确确的是在润华实业的授权加盟合作单位改装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乔向东皱着眉头问道,他觉得自己有些被搞糊涂了。

    陈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向东同志,我问一句,你们的车子是在登瀛市第二汽修厂改装的吧?”

    “没错,就是那里……”

    “说出来您可能不信,你们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其实并没有得到我们任何形式的授权,他们是个野路子。”

    “怎么可能?”乔向东震惊了:“我在他们那里明明看到你们给他们发的那个授权铭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