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90章 最好的结果和最坏的结果


    ps:咳咳咳……兄弟们,请等一个小时后再刷新。

    “没错,他们的确是有这个铭牌,”迎着乔向东震惊无比的目光,陈耕点点头:“但他们的铭牌并不是我们授权的,是他们自己做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从未向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做出过212吉普的改装授权,”陈耕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为了获取当地消费者和有意改装吉普车的单位的信任,他们自己找人做了那个授权铭牌,毕竟……”耸耸肩,陈耕的语气很无奈:“那东西也不是个技术含量多高的玩意儿不是?”

    “可是……”乔向东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好使了:自己气势汹汹的来找李逵的麻烦,可李逵告诉自己你找错人了,其实你是被李鬼给坑了?使劲抿了两下嘴唇,乔向东摇摇头道:“仅凭这么一份地图,说服力不够。”

    他有些相信陈耕的话了,这些地图一看就是天天挂在这里的,陈耕不知道自己到来,自然也就不可能提前把登瀛市的小红旗拔掉,但就像是他自己说的这句话那样,仅凭这么几幅地图?说服力不够!

    陈耕当然知道仅凭一副地图就想要说服登瀛市工业系统的一名干部根本就不可能,他上面的这番话只是为了在乔向东的脑子里种下一颗怀疑的、肯听自己继续说下去的种子而已,现在乔向东肯听自己说话了,说明这颗种子发芽了,这就很好。点点头道:“只凭这么几张地图,说服力当然不够,如果您愿意听,我可以向您提供更多、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好,你说。”乔向东点点头,脸色却是更加不好看了,俗话说的好,冤有头债有主,作为登瀛市的地头蛇,他这次来海洲找润华实业的麻烦其实是很有几分无奈的。

    在来海洲之前,乔向东其实已经初步了解了一下润华实业在海洲的地位和能量,觉得仅凭自己的一家之言,想要从润华实业这里讨个公道,如果润华实业好说话那还好办,可如果他们润华实业很难缠,自己十有*也就是走个过场,这口气自己也只有忍了:除了回去之后多说说润华实业的坏话,当有人准备改装吉普车的时候说润华实业的技术如何如何不行、如何如何坑人之外,自己还能怎样?

    但陈耕的这番话却给了乔向东新的希望: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干的,以自己的能量,就算动不了他们,也能折腾的他们半死不活。

    不过现在么,还是要听听陈耕怎么说。

    陈耕道:“其实早在去年的时候,我们在登瀛的朋友就告诉我们,说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在冒充我们润华实业的特许授权加盟合作单位,在登瀛市从事212吉普的改装工作,我们对登瀛市第二汽修厂的技术实力比较怀疑,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我们曾与对方联系过,说如果你们想要做212吉普的改装,可以来我们这里接受培训,等考核完毕后我们会授权给你们。”

    “结果呢?”乔向东立刻问道。

    “没错,他们的确是有这个铭牌,”迎着乔向东震惊无比的目光,陈耕点点头:“但他们的铭牌并不是我们授权的,是他们自己做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从未向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做出过212吉普的改装授权,”陈耕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为了获取当地消费者和有意改装吉普车的单位的信任,他们自己找人做了那个授权铭牌,毕竟……”耸耸肩,陈耕的语气很无奈:“那东西也不是个技术含量多高的玩意儿不是?”

    “可是……”乔向东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好使了:自己气势汹汹的来找李逵的麻烦,可李逵告诉自己你找错人了,其实你是被李鬼给坑了?使劲抿了两下嘴唇,乔向东摇摇头道:“仅凭这么一份地图,说服力不够。”

    他有些相信陈耕的话了,这些地图一看就是天天挂在这里的,陈耕不知道自己到来,自然也就不可能提前把登瀛市的小红旗拔掉,但就像是他自己说的这句话那样,仅凭这么几幅地图?说服力不够!

    陈耕当然知道仅凭一副地图就想要说服登瀛市工业系统的一名干部根本就不可能,他上面的这番话只是为了在乔向东的脑子里种下一颗怀疑的、肯听自己继续说下去的种子而已,现在乔向东肯听自己说话了,说明这颗种子发芽了,这就很好。点点头道:“只凭这么几张地图,说服力当然不够,如果您愿意听,我可以向您提供更多、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好,你说。”乔向东点点头,脸色却是更加不好看了,俗话说的好,冤有头债有主,作为登瀛市的地头蛇,他这次来海洲找润华实业的麻烦其实是很有几分无奈的。

    在来海洲之前,乔向东其实已经初步了解了一下润华实业在海洲的地位和能量,觉得仅凭自己的一家之言,想要从润华实业这里讨个公道,如果润华实业好说话那还好办,可如果他们润华实业很难缠,自己十有*也就是走个过场,这口气自己也只有忍了:除了回去之后多说说润华实业的坏话,当有人准备改装吉普车的时候说润华实业的技术如何如何不行、如何如何坑人之外,自己还能怎样?

    但陈耕的这番话却给了乔向东新的希望: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干的,以自己的能量,就算动不了他们,也能折腾的他们半死不活。

    不过现在么,还是要听听陈耕怎么说。

    陈耕道:“其实早在去年的时候,我们在登瀛的朋友就告诉我们,说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在冒充我们润华实业的特许授权加盟合作单位,在登瀛市从事212吉普的改装工作,我们对登瀛市第二汽修厂的技术实力比较怀疑,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我们曾与对方联系过,说如果你们想要做212吉普的改装,可以来我们这里接受培训,等考核完毕后我们会授权给你们。”

    “结果呢?”乔向东立刻问道。

    “没错,他们的确是有这个铭牌,”迎着乔向东震惊无比的目光,陈耕点点头:“但他们的铭牌并不是我们授权的,是他们自己做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从未向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做出过212吉普的改装授权,”陈耕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为了获取当地消费者和有意改装吉普车的单位的信任,他们自己找人做了那个授权铭牌,毕竟……”耸耸肩,陈耕的语气很无奈:“那东西也不是个技术含量多高的玩意儿不是?”

    “可是……”乔向东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好使了:自己气势汹汹的来找李逵的麻烦,可李逵告诉自己你找错人了,其实你是被李鬼给坑了?使劲抿了两下嘴唇,乔向东摇摇头道:“仅凭这么一份地图,说服力不够。”

    他有些相信陈耕的话了,这些地图一看就是天天挂在这里的,陈耕不知道自己到来,自然也就不可能提前把登瀛市的小红旗拔掉,但就像是他自己说的这句话那样,仅凭这么几幅地图?说服力不够!

    陈耕当然知道仅凭一副地图就想要说服登瀛市工业系统的一名干部根本就不可能,他上面的这番话只是为了在乔向东的脑子里种下一颗怀疑的、肯听自己继续说下去的种子而已,现在乔向东肯听自己说话了,说明这颗种子发芽了,这就很好。点点头道:“只凭这么几张地图,说服力当然不够,如果您愿意听,我可以向您提供更多、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好,你说。”乔向东点点头,脸色却是更加不好看了,俗话说的好,冤有头债有主,作为登瀛市的地头蛇,他这次来海洲找润华实业的麻烦其实是很有几分无奈的。

    在来海洲之前,乔向东其实已经初步了解了一下润华实业在海洲的地位和能量,觉得仅凭自己的一家之言,想要从润华实业这里讨个公道,如果润华实业好说话那还好办,可如果他们润华实业很难缠,自己十有*也就是走个过场,这口气自己也只有忍了:除了回去之后多说说润华实业的坏话,当有人准备改装吉普车的时候说润华实业的技术如何如何不行、如何如何坑人之外,自己还能怎样?

    但陈耕的这番话却给了乔向东新的希望: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干的,以自己的能量,就算动不了他们,也能折腾的他们半死不活。

    不过现在么,还是要听听陈耕怎么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