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292章 登瀛市被动了


    ps:咳咳咳……兄弟,暂时不要看,请等一个小时后在刷新。

    没错,因为登瀛和海洲是两个完全平行的行政区域的缘故,登瀛市的领导心情好的话,或许还会买海洲市的领导几分面子,如果心情不好,说不买……其实也就不买了。

    是以润华实业想要通过海洲政府向登瀛政府施压,效果其实并不怎么样,但如果是江南省的电视、报纸甚至电台都开始报道这件事,登瀛市的领导们可就坐不住了,因为他们就有可能会面临上级领导质疑的危险江南省的领导可不会管你们登瀛市是怎么考虑的,他们只知道一点,润华实业不但是江南省的利税大户,而且发展势头强劲,在润华实业已经有了外迁迹象的情况下,因为一家市属汽修厂而得罪了润华实业?实在不是聪明人能够干出来的事儿。

    “前段时间一直都是你和江南省电视台、江南省的报纸、杂志的同志们联系的,这点小事应该不为难吧?”望着陈耕,谢老爷子笑眯眯的问道。

    “这个简单,交给我了,”陈耕也在笑,之前只是没有思路,现在思路有了,事情就简单了:“保证够登瀛市的同志们喝一壶的,不过,老爷子……”话题一转,望着谢闵声,陈耕缓声道:“这件事也给我提了个醒,咱们公司现在可没有专门的公关部,公关这一块的工作一直都是办公室、采购和销售部门兼着的,我的意思,咱们是不是应该仿照国外的公司,成立一个专门应对此类事件、同时协助公司树立公司对外形象的公关部门了?”

    必须要立刻讨论出一个应对的办法了。

    “还有这样的事?”刚刚从蓉城那边回来的谢老爷子,刚刚还是满脸开心的笑容,可是听陈耕说竟然出现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老爷子顿时就怒了,老爷子和汽车、发动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虽然还不能说是共和国汽车界的元老级人物,但也是共和国汽车界的长辈,对登瀛市第二汽修厂的做法相当的看不惯:“这些混蛋,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陈耕苦笑着道:“真没想到他们做的这么过分,早知道当初宁可顶着压力,也得想办法收拾一下这些一心钻到钱眼里的混蛋了。”

    “这件事不怪你,”谢老爷子摆摆手,道:“现在除了咱们之外,做212悬挂改装的单位光我知道的没有50家也得有30家,人家一个个的在当地的关系都根深叶茂的,咱们就是一个外来户,人家当地政府凭什么配合咱们欺负他们本地的企业?”

    谢老爷子的这番话算是说出了当下的国情和无奈:地方保护。

    地方保护当然是有缘由的,不能你颠颠的跑到某个地方,面对当地地方政府说你们这的xx企业仿冒了我们的产品,侵犯了我们的利益,这样是不对的,你们要帮我收拾他。

    客气一点的地方政府会当着你的面点头说“好好好,回头我就去处理”,然后依然如故,不客气的就会哼哼两句:“啊,这个事啊,我们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不能你说我们当地的企业侵犯了你们的利益,我们就听你的,我们要调查一下,等调查明白了我们会酌情处理的,这个你要理解一下,对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实想想也是,没道理人家放着本地的企业不保护,反而去保护你这个外来户不是?你这个外来户为我们当地提供了多少税收?给我们解决了多少就业问题?和我有交情么?没有?!什么都没有,你让我为了你去收拾我自己亲生的娃?!你没喝多吧?当爹妈的还护着自己亲生的娃呢。

    地方保护这个东西存在了几千年了,哪怕是30年之后,中央不停的三令五申的要求各地禁止各种形式的地方保护,但地方保护从来没有停止过不但是在国内,皿煮、自由的世界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地方保护,号称大灯塔国的美利坚,不也整天的说咱们衣服倾销、轮胎倾销、哪怕是手机这种消费品不也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不允许来自中国的手机在大皿煮国出售么,这可是以国家的力量来实行的地方保护,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大家都不是第一天出来上班的毛头小子,这个道理自然是都懂,想到各地严重到几乎不加掩饰的地方保护主义,大家齐齐的叹了口气,甚至就连一向最愤青的林书瑶都摇头:“咱们根本就那人家没办法嘛”。

    “是啊,听说哪个魏连坤和登瀛市的很多领导的关系还很不错。”

    “上次咱们和登瀛那边交涉,那边就这么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了,估计这次的情况也差不多。”

    “话也不能这么说,以前是没出事,当地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可现在不但出事了,还是他们工业局的车子出事了,他们还能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可是听说了,登瀛当地有不少政府部门和单位的车子都是在这个登瀛市第二汽修厂改装的,那个乔向东也不是没根脚的人,他回去之后如果一闹腾,我就不信那些在登瀛市第二汽修厂改车的会不担心自己遇到和他乔向东一样的情况,这年头谁不怕死?而且越是当官的就越怕死。”

    “话倒也是这么个道理,如果他们自己用着没事肯定会帮魏连坤说话,可现在他们自己的车都要出问题了,登瀛当地的干部领导能不恨他魏连坤?”

    …………

    大家叽叽喳喳,说什么的都有,但一番讨论下来,大致的意思却是明确了:除非登瀛当地准备收拾这个魏连坤,否则咱们润华实业拿人家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而且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什么也齇,否则说不定咱们一出手,当地人觉得外地人来欺负咱们了,又瞬间抱团,平白的让魏连坤那个混蛋躲过一劫。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想到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如此厚颜无耻的窃取了自己的技术,用咱们润华实业的大肆赚钱、在背后里嘲笑咱们拿他没办法之外,现在出了事还要咱们替他背黑锅,这心里真的不是一般的不爽。

    陈耕心里也不是一般的郁闷,但老实说,他也没什么好办法,正皱着眉头,忽然间看到谢老爷子眉宇间那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心里头顿时一动:莫非老爷子有办法了?

    也是!

    老爷子可是从动乱年代走过来的老运动员了,即便是在那个乱七八糟的年代也依旧稳稳地坐在上汽公司发动机厂厂长的位子上,安稳的简直堪称不倒翁,说他没点儿对付别人的办法,谁信?早就被人折腾死八百回了。

    “老爷子,您就别逗我们玩了,有什么好主意您就尽管说出来,看我们这些人闹笑话很好玩么?”陈耕没好气的对谢老爷子道。

    “哈……”被陈耕说破了,老爷子也不着恼,笑着道:“其实你们说的也差不多了,说的也都没错,就是没说到点子上,我就再说一点吧,没错,不管是从地方保护的角度还是从其他什么角度来考虑,如果咱们向登瀛那边施压,登瀛那边收拾登瀛第二汽修厂的可能性都不大,地方保护嘛,抱团嘛,家丑不可外扬嘛,‘我的孩子我能打,但你欺负就不行’嘛,但大家完全可以反过来考虑:如果咱们主动帮他们扬了扬家丑呢,他们会怎么办?”

    咱们主动帮登瀛那边扬一下家丑?陈耕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老爷子,您的意思是……”

    “没错,”谢老爷子笑着点头:“你说,如果咱们江南省电视台报道了登瀛市某家汽修厂给登瀛市工业局改装的车子不到半年就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你说登瀛市的当地政府看到这则报道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肯定是把魏连坤那家伙叫过来讯吃一顿。”陈耕不假思索的道。

    这是官场惯例了,作为江南省的一个地级市,江南省电视台报道了这件事,就意味着省里的领导有极大的可能知道了这件事,哪怕登瀛市的领导心里不怎么乐意,也要做出一番姿态了,否则万一哪天省里的领导问起了这件事,自己可怎么回答?反正把魏连坤那家伙叫过来训斥一顿又死不了人。

    “没错,最少是训斥一顿,”谢老爷子再次点头:“可如果省里的报纸紧紧随其后做出了深入报道,挖掘出了内幕和真相:这个登瀛市第二汽修厂在没有获得我省著名企业润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212吉普改装授权,却冒充是润华实业的授权合作单位,以润华实业授权合作单位的名义改装的这些车,润华实业早就知道这件事,曾经多次通过各种方式向登瀛市的领导反映这个问题、说明了其中的危害,但登瀛市的领导一直不予回应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