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07章 不给面子


    ps:咳咳咳……兄弟们,不好意思,现在先不要看,请等2个小时后再刷新。

    陈耕觉得有孟海波这个地头蛇出面事情肯定很容易就解决,绵州的军工企业和军工科研单位一大堆,随便谁说不上两句话啊?不说研究核武器的工程物理研究院,就说有着亚洲最大风洞群的共和国空气动力与发展中心和共和国燃气涡轮研究院吧,这两家单位可都是有着明确的与润滑合作意向的啊,有了这么两个地头蛇的牵头,事情还不很容易就被解决了?

    但生活远比小说更有戏剧性,当第二天陈耕接到孟海波的电话的时候,陈耕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你说三台那边不给你们面子?”

    孟海波尴尬的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就在昨天,自己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对陈耕表示你尽管放心的把事情交给我,我一准漂漂亮亮的帮你把事情办好,可言犹在耳,自己马上就改开口说“兄弟,对不住了,这事儿我没给你办好!”……这是打脸啊,而且还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孟海波感觉自己的脸都被抽肿了。

    “是有点多,”孟海波不好意思的道:“眼下大家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大家都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了,所以……”

    陈耕叹了口气:“孟厂长,我理解你想要拉老朋友一把的心思,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让我们很被动?万一我们拉不动,你说到时候我们是直接丢下不管呢还是硬着头皮拉、最终生生的把自己给拖垮?”

    陈耕的这番话,语气并不如何激烈,但孟海波听的却是心头一阵发凉。

    之前他还没有意识到,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没错,陈耕是让自己帮忙联系巴蜀大地上的那些军工企业,但没让自己给帮忙分配业务啊!

    自己这么做算是怎么回事?说难听点,且不说润华实业有没有这么做的计划,就算有,那也是润华实业来分配,关你成发和孟海波毛线的事?这是越俎代庖你知不知道?!最极端的情况,陈耕甚至极有可能因此而放弃这次的合作,到那个时候自己可就例外不是人了。

    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孟海波,冷汗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不得不硬着头皮辩解道:“陈经理您误会了,大家没有拖垮润华实业的意思,不过大家的生产能力都不错,听说我们成发在为你们代工发动机,大家都挺心动……当然,如果润华实业另有安排,我们完全可以按照润华实业的意思来。”

    陈耕叹了口气,孟海波的做法让他很不高兴,他敢肯定孟海波十有*没有和自己说实话,但反过来,他其实也能理解孟海波为什么会这么做:一句话,都是穷闹的!

    大家伙儿现在的日子真的不是一般的难过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不是没办法了,谁能干出这种把自己的脸皮丢在地上让别人踩的事儿来?

    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不快放到一边,陈耕道:“孟厂长,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帮了我这个忙……嗯,这样吧,你和大家说一声,我们润华实业肯定要和大家合作,但各家的情况不一样,所以肯定不可能不是每一家都能做发动机,不过请他们放心,我们润华实业既然把大家叫到了一起,就肯定给大家找一个能够赚到钱的门路,好不好?”

    电话另一头的孟海波张着嘴,他万万没想到成发这次可以用“冒犯”来形容的举动,陈耕在高高举起之后竟然什么也没做,就这么把板子轻轻的落了下来,还给出了这么一个承诺,再反观自己,孟海波忽然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之前算计润华实业的那些做法,让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十足的小人。

    嘴唇翕动了两下,孟海波嗫喏着道:“陈经理,谢谢……”

    “大家都是朋友么,以后多理解一下就行了……”陈耕哈哈一笑,正要说话,却不防林书瑶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

    刚要问问怎么了,林书瑶已经快步走到陈耕跟前,显然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连忙捂住话筒,对孟海波说了句:“孟厂长,稍等。”,急切的问道:“怎么了?”

    “咱们在外面路试的车队,被人给拦住了。”看到陈耕正在和人打电话,林书瑶用最简短的话说明了情况。

    “怎么可能?”陈耕愣了一下:“在哪里发生的?车队的领队没有说明咱们是一支正在跑路测的车队么?”

    “在巴蜀绵州,”林书瑶飞快地道:“扣车的是绵州三台县公安局……”

    “你等会儿,”陈耕连忙拦住她,惊讶的道:“扣车是一个县公安局?”

    虽然于是偏远的地方执法的情况就越乱,但公安局扣车,这未免也太扯了吧?

    “当然是公安局啊,”林书瑶道:“今年年初的时候,交通部把公路交通的管理工作移交给了公安系统,从今年开始,城乡道路的交通管理工作由公安系统来负责,所以公安局既是公安局,也是交警队,您忘记了?”

    陈耕拍拍脑袋,他还真忘记了。

    老实说,对于共和国的公路交通管理这一块,陈耕一直没搞清楚,大概是95年之后吧,国内各地的公路交通基本上就是交警在管理了,但在那之前,各地交警部门的成立时间有早有晚,道路交通管理的主管部门有的是交通局,有的是公安局,有时候是交通局和公安局一起管当然,一起管也意味着出了麻烦之后大家都表示这不归我管……

    绵州那边的道路交通已经交给公安局来管理了?这个情况可真有点出乎陈耕的意料,他本以为应该还是交通局在管着呢,不过这不是重点,点点头,陈耕示意林书瑶继续说。

    “电话里刘领队没说太清楚,只是说对方把咱们的车队拦下来之后,咱们已经把情况和对方说明白了,也愿意交一定的罚金,但对方就是不肯放行,说咱们车队的这些车子没有车牌,属于非法上路,按照规定全部扣留……”

    不等林书瑶说完,陈耕已经气极而笑:什么要扣押,这分明就是看到润华实业的这支车队是一支外地车队,动了心思想要将这支车队留下来啊。

    也是,按照正常的逻辑,一家2000多公里之外的公司的测试车队,就算我们给你扣下来了你们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就算你们在当地很厉害,但再厉害也是在你们江南省,到了我们巴蜀,是龙你的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在老子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子就是天!

    “其他的都可以先放在一边,”陈耕摆摆手:“最重要的是人有没有事?”

    “人倒是没什么大事,主要是咱们车队里不少都是现役军人,他们没敢怎么样,只是把车子给扣下了……”

    人没事就好,陈耕松了一口气,但下一刻,他心头的火气就更大了:“三台公安局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咱们车队里可是有40名现役军人,他们还敢这么做?”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于这一点,林书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咱们的人已经和对方解释了咱们公司是华东军区下属的一家企业,可对方就是执意不肯放人,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还能是怎么想的,被这几十辆车冲昏头了呗,一下子抓住了几十辆没牌的车,这下子他们三台的各个部门、县委县政府还不得过个肥年?”陈耕冷笑着,心里头也有几分恼火:你们随车出去的可是40多名现役军人啊,竟然被一个县公安局给卡住了?

    或许有人觉得你们车队里有40多名现役军人又怎么样?有40多名现役军人又不代表你们在执行军事任务,难不成你们还敢把人家三台公安局的人揍一顿不成?

    直接揍一顿当然不行,但直接开车走人那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至于将来双方打官司,首先,只要车队走了,出了三台境,对方能做什么?什么也不能做?;其次,就算三台通过绵州向润华事业抗议,也自然有华东军区帮润华实业扛着,可华东军区会认为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么?当然不会,相反,军区的领导们觉得现在这个情况才真的丢人呢:你们这可是40多人啊,竟然连个小小的县公安局都没招?一群怂蛋!

    在被三台公安局拦下来的时候直接强行走人,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被人拦下来了,问题反倒是严重了。

    陈耕明白这些猫腻,林书瑶可不知道,她震惊的小嘴张的老大:“他们怎么敢?”

    陈耕冷笑一声,道:“连一支有着40多名现役军人的车队他们都敢拦下来、强行扣留,你说他们有什么不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