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13章 还有热血


    ps:咳咳咳……兄弟们,现在先不要看,请等半个小时后再刷新。

    想来也是嘛,如果陈耕是一个40多岁、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老国企官员也就罢了,这么一份成绩虽然很惊人,但也不至于让人接受不了,但陈耕才多大?他去年才毕业啊!一个去年这个时候才刚刚加入工作的小年轻,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把一家企业的年销售额做到上千万……她自动忽略了丁若烟口中的“至少不得”四个字……简直就跟听天书一样!不,天书里都没有这样的情节。

    至于丁若烟说的那个润华实业收购了上汽集团发动机制造厂这一点,就更是没谱的事情了,上汽集团是什么公司?那是咱们中国唯一还在生产轿车的汽车制造企业!

    这么一家历史悠久、实力强悍到让人只能仰望的企业,会将自己的核心部门出售?还是出售给一个刚刚工作一年的小年轻?

    可能吗?根本不可能!

    颜蕾一百个、一万个肯定,丁若烟这小丫头是被人给骗了,不过这会儿她也挺佩服陈耕的嘴皮子功夫:若烟这小丫头在自己这群小姐妹里是出了名的主意正,那个叫陈耕的小子居然能够将这小丫头给迷的三迷五道的,必须得说,这小子还很有点儿本事。

    不过没关系!

    任凭你小子有多少种变化,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看姐姐我如何凭借一双火眼金睛来揭穿你这只白骨精!

    丁若烟聪明归聪明,可毕竟不像颜蕾这样已经步入社会工作了两年,不知道自己的小姐妹已经打了“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心思,抱着颜蕾的胳膊撒娇道:“好姐姐,我跟他是四年的大学同学呢,而且陈耕现在是我们学校汽车工程系宋镜瀛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宋老先生可是咱们国家的第一批博士生导师……”

    可惜,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的颜蕾,根本就没把这话听进去,反而敏锐的发现了陈耕这个大骗子的话里面的又一个漏洞:宋镜瀛老先生颜蕾当然是知道的,国内汽车技术领域的泰山北斗级的存在,但老人家对学生的要求是出了名的严格,从成为汽车专业的博士生导师开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五六年了,老人家带过的博士生还有区区十几个人,而且据说老爷子年纪大了,已经不打算再带学生了,陈耕一个本科生,何德何能能得到宋老先生的垂青?

    又是一个谎言!

    果然是个骗子!

    敷衍的应付着丁若烟:“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们丁大小姐眼里出西施,不,是出潘安,这个姓陈的小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青年俊彦,这次我去蓉城一定好好地帮他出口气,成了吧?”

    丁若烟可不知道自己的小姐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戳穿陈耕的画皮,还以为她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打算认真的帮陈耕一把,拉着颜蕾的胳膊笑的一脸灿烂:“谢谢蕾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陷得这么深,唉,希望自己戳穿了那个姓陈的小子的画皮之后,小丫头不会伤心太久吧。颜蕾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是笑道:“知道我对你好就成,臭丫头,以后可千万不能有了男人就忘了姐妹。”

    “怎么会呢,”丁若烟松了一口气,一脸灿烂的笑道:“就知道蕾蕾姐你最好了……”

    陈耕不知道此时此刻已经有人将自己与骗子画上了等号,否则丫能哭死:对于一名《参考消息》的记者来说,这些都是轻轻松松就能求证的事吧?大姐您稍稍去相关单位求证一下就能知道丁若烟说的是不是真的,不用这么先入为主吧?

    蓉城的媒体们还是很给孟海波和黄文清面子,虽说这两年国家在军队和军工方面的投入与大比例缩小,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认识了很多年了,这点交情还是有的。

    比如《荣成日报》的副总编******,在陈耕向大家敬酒、并且表示希望能够与蓉城的媒体加强合作、大家对润华实业的发展多提宝贵意见之后,很明白陈耕这话里面的意思的他,当即道:“陈经理你尽管放心,等我们的记者下去调查明白之后,如果真的存在某些地方政府的部门借用手中的职权故意为难企业,我们绝对不能坐视和姑息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是我们媒体的职责。”

    众人一阵称是。

    陈耕感激的道:“那我就先代表我们厂几千号工人谢谢大家能够帮我们主持正义,实不相瞒,我们也通过各种渠道与对方沟通过,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们也不愿意做的这么激烈……”

    “陈经理,你这话我不爱听,”大概是酒有点上头的缘故,《蓉城晚报》的主编黄琦站了起来,慨然道:“现在社会上*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身为媒体,我们就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舆论监督功能,为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查遗补缺,看到一些地方上的*和滥用之前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谁是最痛心的?”

    红着一张脸,黄琦将自己的胸脯拍的梆梆响:“我不敢说我们媒体人是最痛心的,但绝对是最痛心的人之一!我告诉你,如果情况真的和你说的差不多,这件事我们蓉城的媒体管定了!”

    黄琦的这番话,立刻得到了其他报社领导的附和:

    “对!这件事我们报社一定跟踪到底!”

    “老黄说的没错,身为媒体人,我们绝不能对这种情况无动于衷!”

    “小陈经理你尽管放心,我们一定帮你主持公道!你们公司也不要因为这一粒老鼠屎就对我们巴蜀失去了信心,我们欢迎你们公司多来我们巴蜀投资……”

    80年代的媒体记者是真正的无冕之王,心怀正义的媒体和记者比90年代中后期以及新世纪不知道多了多少,陈耕是个生人,大家对他的话本能的不怎么相信,可如果润华实业在绵州被人欺负了的事情是从孟海波和黄文清的口中说出来的,那情况又截然不同了,虽然大家不是第一天出来工作的生瓜蛋子,不会被人两句话就鼓动的热血沸腾,但大家心里其实都明镜似的:虽然可能多少上有些出入,但大致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了。

    实话实说,改革开放的确是极大的提升了国内的经济水平和老百姓们的收入,但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对于地方政府的某些部门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公然行违法之事的事情大家早就听说过不止一起两起了……普通老百姓或许还会拿这种事情当谈资,但作为媒体记者,大家知道的远比老百姓知道的多。

    众人一阵称是。

    陈耕感激的道:“那我就先代表我们厂几千号工人谢谢大家能够帮我们主持正义,实不相瞒,我们也通过各种渠道与对方沟通过,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们也不愿意做的这么激烈……”

    “陈经理,你这话我不爱听,”大概是酒有点上头的缘故,《蓉城晚报》的主编黄琦站了起来,慨然道:“现在社会上*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身为媒体,我们就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舆论监督功能,为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查遗补缺,看到一些地方上的*和滥用之前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谁是最痛心的?”

    红着一张脸,黄琦将自己的胸脯拍的梆梆响:“我不敢说我们媒体人是最痛心的,但绝对是最痛心的人之一!我告诉你,如果情况真的和你说的差不多,这件事我们蓉城的媒体管定了!”

    “小陈经理你尽管放心,我们一定帮你主持公道!你们公司也不要因为这一粒老鼠屎就对我们巴蜀失去了信心,我们欢迎你们公司多来我们巴蜀投资……”

    80年代的媒体记者是真正的无冕之王,心怀正义的媒体和记者比90年代中后期以及新世纪不知道多了多少,陈耕是个生人,大家对他的话本能的不怎么相信,可如果润华实业在绵州被人欺负了的事情是从孟海波和黄文清的口中说出来的,那情况又截然不同了,虽然大家不是第一天出来工作的生瓜蛋子,不会被人两句话就鼓动的热血沸腾,但大家心里其实都明镜似的:虽然可能多少上有些出入,但大致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了。

    实话实说,改革开放的确是极大的提升了国内的经济水平和老百姓们的收入,但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对于地方政府的某些部门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公然行违法之事的事情大家早就听说过不止一起两起了……普通老百姓或许还会拿这种事情当谈资,但作为媒体记者,大家知道的远比老百姓知道的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