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17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p:兄弟们,已修改。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郁闷,郭东海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老弟你看,省里的态度是这样的,对相关当事人一定进行严肃的处理,所以《光明日报》和《参考消息》的记者朋友们……”

    前面装傻没关系,但郭东海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再装傻可就不合适了,陈耕点点头:“省里的意思是没有必要把事情闹起来?”

    总算是不跟我打太极了,郭东海松了一口气,连忙点头道:“是,这件事一定要给老弟你一个说法,不过说起来也不是多大的事,既然《光明日报》和《参考消息》的记者都是你的朋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

    “这个……我说了也不算啊,”陈耕一脸的为难,不待郭东海玩变脸,陈耕给他解释的道:“不瞒您说,《光明日报》的这两位记者是我老师托我走的《光明日报》副社长的关系,人家人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是吧?”

    那俩记者竟然是《光明日报》的副社长亲自安排的?郭东海真的是结结实实的被吓到了,同时心里头对陈耕破口大骂:屁大的一点事,你直接发动了这么重量级的存在,难不成你的人情就这么不值钱?

    如果自己有这么一层关系,我该如何利用才能够发挥出这个关系最大的价值呢?郭东海不由自主的歪楼了……

    好在郭东海还记得自己今天是为了什么来的,连忙把歪掉的楼纠正过来,试探着向陈耕问道:“既然这是你老师的路子,老弟,你看看能不能……”

    看着陈耕脸上的表情,下面的话郭东海说不下去了:陈耕的脸上写着“我发动了这么多的关系、费了这么大的精力才解决了这件事,你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想我配合你们,你觉得我是不是傻?”

    给钱!

    郭东海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在陈耕的脸上看到了这俩金光闪闪的大字。【愛↑去△小↓說△網w w.i q 】

    他当即就有捂胸口的冲动,这个时候,郭东海就格外痛恨润华实业和陈耕的身份:华东军区你站在他们背后干什么?

    给钱当然是不可能的,巴蜀自己还缺钱呢,何况有钱也不能给啊,给了钱这件事的性质就变了,说明巴蜀在这件事上真的是理亏。所以钱是绝对不能给的,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才能在不给钱的情况下达成和解?

    这个问题当然不能由郭东海来问,否则多没b格?领导的威严还要不要了?装作没看出陈耕的意思,一番寒暄之后郭东海表示今晚自己代表省委领导在省委招待所安排了一桌,请大家务必到来。

    ………………………………

    郭东海一走,孟海波和黄文清就再也忍不住了,急不可耐的问道:“老弟,你怎么……”

    不等两人说完,陈耕就笑着道:“我怎么不顺着他们的意思,直接把这件事就抹了,也算是多个朋友多条路,是吧?”

    “……”望着陈耕,两人不说话了:既然你都明白这个意思,你为什么还不赶紧就这这个机会就坡下驴?

    “两位老哥,我问你们,如果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们觉得他们会感谢我吗?”笑容一收,陈耕反问道。

    两人的脑袋立刻摇的如同拨浪鼓:感谢陈耕?开什么玩笑!就现在,有些人估计还在背地里骂陈耕不懂事、给他们惹了这么多的麻烦。【愛↑去△小↓說△網w w.i q 】

    “所以喽,”两手一摊,陈耕道:“既然我卖他们一个好也没人感谢我,那我为什么还要卖好给他们?反过来,我从他们身上敲点儿不大不小的好处,真的会有人恨我吗?”

    不等两人回答,陈耕自顾自的回答起来:“也不会,大家其实都明白,我代表的是润华实业、是华东军区,而他们虽然当时脸上难看了些,可代表的却是巴蜀、是绵州,也就是说,说白了这是一次公对公的交锋,只要我不把这件事闹的天下皆知,通过媒体让全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了巴蜀的某个地方政府干了一件这么丢人的事,就与巴蜀政府的领导没什么私人之间的厉害关系,他们就不会记恨上我。

    反过来,巴蜀政府通过这次的事情知道了我陈耕、我们润华实业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们润华实业在巴蜀的投资还会少很多麻烦,您说是不是?”

    两人呆了好一阵子,然后,齐齐的叹了口气。

    陈耕的解释让两人一下子明白过来:对啊,润华实业背后站着的可是华东军区啊,这次的事情其实根本就是一次公对公啊,虽然陈耕这么做会让巴蜀这边有些灰头土脸,但既然是公对公,不涉及私人利益,谁又会在乎这个呢?

    自己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这么简单的道理竟然都没想透。

    “老黄,不服不行啊,”孟海波扭头看着黄文清,苦笑着道:“算起来咱们老哥俩也工作了差不多30年了吧?”

    “可不是快30年了么,我是55年参加工作的,现在屈指一算都工作了33年了。”不算不知道,屈指一算,黄文清大为感慨。

    “是啊,30多年了,以前咱们还经常自诩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可现在跟小陈一比,咱们可没脸见人喽……”

    看着陈耕在省委办公厅副主任面前侃侃而谈,丝毫没有弱了气势,更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软了脚,这一刻,黄文清和孟海波两人心头都是感慨的厉害。

    陈耕没想到自己这番话竟然惹的黄文清和孟海波两人这么一番感慨,还以为两人要主动退休,心头顿时大汗,连忙道:“两位老哥,小子我其实就是傻大胆,哪有您说的什么聪明机智?如果不是大家的帮助,这会儿我还不知道在哪个墙角蹲着哭呢……”

    “是你的本事就是你的本事,**都说了,过分的谦虚可就等于几骄傲,”和黄文清交换了一下眼神,孟海波用力一摆手,大声的道:“老弟,我和老黄托个大,就称呼你一声小老弟。”

    陈耕眨巴了两下眼睛,一颗心开始“通通通……”的跳了起来:似乎要发生些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连忙道:“两位老哥客气了,您两位的年龄本就比我大,能有两位老大哥是我的荣幸……”

    “呵呵……”陈耕的话让孟海波很舒服,笑了两声,道:“虽然我和老黄年纪比你大,可做生意的本事可就比你差远了,所以,老弟,如果你不嫌弃,以后我们成发的民营业务就跟着润华实业走了,还请老弟你允许我们成发附于骥尾。”

    陈耕猜测孟海波的意思极有可能是向加强两家公司的合作,但无论也没想到竟然是要唯润华实业马首是瞻,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愣了一下,陈耕连忙道:“孟哥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两家公司是合作伙伴,以后大家肯定要加强合作和往来,附于骥尾这样的话千万别说了,要说附于骥尾,也是我们润华实业附于成发的骥尾。”

    “小陈老弟,你就别客气了,”黄文清插嘴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也就实话实说,我们俩对于怎么管理好一家企业、让这家企业能够赚到钱,是真的不在行。

    我们成发是什么情况老弟你也看到了,几千张嘴嗷嗷叫着等着吃饭,说实话,为了让大家吃口饱饭,我和老孟什么招都想了,守在上级主管部门领导的门前半个多月的事也不是没办过,可国家没钱,我们也没办法,现在发现抱紧老弟你的大腿大家不但能够吃饱饭,还能喝口肉汤,老弟,你说换了是你,你会怎么做?我们的要求不高,只求老弟你赚钱的时候带我们一个就成。”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陈耕也就不再矫情,点点头道:“成发在机械、材料、工程方面的技术底蕴和积累是我们润华实业所望尘莫及的,( . )以后咱们两家单位加强合作和往来,附于骥尾这样的话咱们就不说了,总之一句话,有赚钱的门路我们肯定不能忘了成发。”

    孟海波和黄文清两人说了这么多,等的就是陈耕的这句话,陈耕话音一落,两人当即一脸欣喜的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

    至于这么做会不会被同行们嘲笑,呵呵……饭都吃不饱了,单位的人都留不住了,还讲什么面子?孟海波两人心里头可是清楚的很,就因为成发先行了一步,与润华实业搭上了关系,真个巴蜀军工系统的企业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的口水都流了一地。

    至于别人的嘲笑?没听说过咸菜都啃不上的人笑话别人大口大口吃肉的,正好相反,在知道成发与润华实业进行了这么大范围的合作,不但双方联合组建了摩托车组装生产公司,还即将为润华实业代工发动机之后,不少有多少人羡慕的口水流了一地:这根本就是躺在床上就赚钱啊。

    对于这些习惯了国家安排一切的军工企业们来说,润华实业与成发的这种合作方式简直太对他们的胃口了,大家只有羡慕,谁敢去嘲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