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20章 扮穷


    “我肯定不,”没想在自己认为不可能的时候居然峰回路转,潘相宜强忍着心中的激动,连忙道:“您以后会经常来首都?那可好哇,来之前千万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好打土豪分田地。”

    着,潘相宜的脖子却是红了。

    陈耕却似乎没有意识到潘相宜这话里更深一层的意思,当即道:“好啊,我正愁这没个首都的当地人带各处转转呢,这下子我算是赖上你了。

    我给你啊,对于吃我可是相当的有心得,吃不能光看东西有没有名气,像是全聚德这种地方,好吃是没错,但我觉得真正能够代表一个地方饮食文化的还是街头巷尾的那些吃……对了,潘记者,我记得你是首都本地人对吧?”

    “没错,我就是首都本地人,找我你算是找对人了,不是给你吹,对首都的大街巷,整个首都找不到几个比我更熟的,”陈耕话的功夫,潘相宜已经飞快的调整好了自己,一脸的灿烂:“那就这么定了,以后你来首都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找好吃的。”

    “那就这么定了,你带路,我请客!”

    ……………………

    刚刚送走潘相宜,陈耕对面的房门被悄悄的打开了一条缝,林书瑶从里面探出个脑袋,一张脸上满满的都是八卦:“老板,这位潘记者好像对你有意思哦。”

    “去去去!人不大心思不少,”陈耕没好气的挥手撵人:“进我房间里的朋友就是对我有意思?要照你这么岂不是你也对我有意思了?”

    “呸,谁对你有意思了,少自作多情!”林书瑶脸一红,没好气的呸了陈耕一口,不过脸上的八卦之色却是丝毫未减,反而更加兴奋了几分:“经理,你看她刚刚那满脸春风的样子,你敢她不是对你动了春心?”

    陈耕背着手,冷不防忽然的敲了下林书瑶的脑袋。

    “你干什么?”猝不及防的林书瑶连忙捂住脑袋:“很痛的知不知道?”

    “痛吧?”哼了一声,陈耕道:“林书瑶︽≥︽≥︽≥︽≥,m.≯.≯同志,你好歹也是一位未婚的女同志,不要一口一个‘春心’的挂在嘴边好吧?还有,明天的会议资料你都准备好了吗?”

    原以为应该能够镇得住这女人了,但陈耕的算盘失算了,他太低估了八卦对女人的吸引力,那是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脑瓜崩就放弃的。

    “就知道用这一招。”捂着脑袋,林书瑶不屑的撇撇嘴,哼道:“也不看看本大姐是谁,本大姐是那种会耽误正事的人吗?某人放心,明天的会议资料早就准备好了。”

    “那就再去审阅一遍,明天的会上,与会的军工企业有十多家,有一招呼不到都是麻烦,再去审核一遍!”陈耕摆摆手,不容辩驳的道:“还有,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闲?正好,你那份关于车队建设的资料我看了,是有些可取之处,不过整体上简直就像是学生写的东西,我已经批改了,回去再好好地写一份。”

    完,不等林书瑶话,林大经理背着手、迈着八字步悠然自得的走了:丫头片子,跟我斗,你还嫩的很!

    望着陈耕螃蟹一般的背影,林书瑶一脸不服的狠狠的抽了两下鼻子,声哼道:“哼,牛什么嘛,就知道欺负我,有本事自己去做啊……”

    只是想到那么一大堆的资料在等着自己,林大秘书的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然后,狠狠的、声的咒骂道:“不就是被我中了么,真是……张扒皮!”

    为了今天的这个会,陈耕向酒店方面租借了一个礼堂作为会议室,同时还定了15桌酒席大家辛辛苦苦的来了,作为东道主的陈耕自然要让大家好好地吃一顿。

    和陈耕一起站在门口欢迎诸位前来的军工企业负责人的林书瑶,趁着人少的空档声的向陈耕问道:“经理,这些人不会是走错门了吧?怎么一个个都穿的这么寒酸?”

    不怪林书瑶会这么问,实在是来的这些人的衣着打扮太让人吃惊了,起来今天来的这些企业的负责人,行政级别基本上都是一个正厅级,处级的一个都没有,可你再看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吧,基本上就是穿了最少四五年、已经洗得发黄的的确良半袖衬衫配黑色或者深蓝色的长裤,要么就是一身草绿色夏季军装的打扮,就在刚刚,还有一个热的满头大汗却依旧穿着春秋季军装、而且领口的风纪扣扣的紧紧的、还带着一军帽的同志过来签到……林书瑶其实不是怀疑,而是吐槽。

    其实陈耕心里其实有同样的吐槽:你们好歹也是企业的领导啊,至于这么寒酸?

    对于林书瑶的这个问题,陈耕咧着嘴道:“是简朴了,不过……嗯,艰苦朴素是我d的一贯优良传统嘛,不要太大惊怪。”

    林书瑶翻着白眼道:“艰苦朴素?拜托!经理,这可艰苦朴素沾不上边吧?就算他们单位现在的日子再不好过,可一个个的最少都是管着一两千人的大厂子的领导,就算一不贪,一年也不少赚,总不至于连身出门的衣裳都没有吧?我还真就不信了。依我看啊,他们就是故意装穷!”

    故意装穷?

    为什么要故意装穷呢,当然是因为盘子就这么大,但偏偏来的这些企业,谁家都是一大家子要养活着,这个时候,用故意装穷这一招,不定就能从陈耕手里多要配额,白了,还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一套。

    所以啊,这些领导干部们故意穿的这么寒酸,还真的很有可能是在故意装穷、装困难,想明白了,陈耕也笑了:“看来大家与上级领导斗争的经验很丰富嘛!”

    “所以啊,这些人简直太可恨了,平日里在单位的时候还指不定怎么大鱼大肉的过日子呢,这会儿就出来跟咱们装穷了。”林书瑶的嘴巴上都能挂油瓶了,在她看来,适当的装一下没问题,但你装的太过火就过分了,真当我是傻子呢?你这是在藐视我的智商知不知道?

    林书瑶却还不肯这么善罢甘休,扭头对同样作为“东道主”和自己站在一起欢迎大家、主要是给自己介绍来的是哪个哪个单位的谁谁谁的孟海波和黄文清两人道:“孟厂长,黄书记,您两位给,这次来的这些单位的领导,他们的情况是不是真的困难到自己连身好的衣服都买不起了?”

    虽然这个问题是林书瑶问的,但林书瑶作为陈耕的秘书,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了陈耕,所以面对林书瑶的这个问题,孟海波和黄文清还真不好不回答,但问题是你让孟海波和黄文清怎么回答?

    要困难,大家的日子肯定是都不太好过,否则也不至于润华实业才露出个要合作的意思,大家就全都屁颠屁颠的来了,都是大国企,谁还不要脸面?;可反过来,虽然现在的情况很困难,也基本上没有了生产任务,但国家不是还承担了80%的工资么,大家还不至于吃不上饭,要穷到了厂领导都要穿破衣服的程度,那也是真的不至于,而且是装的太过火了。

    可问题在于两人也不好把话的太透,大家都是同行,你们成发现在是过上顿顿大鱼大肉、豆浆一次买两碗的好日子了,却也不能拦着我们这些现在只能吃糠咽菜的穷亲戚追求好生活不是?还不许我们扮一下穷好多混好处?

    正在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陈耕看出了他们的为难,摆摆手,对林书瑶、同时也是对黄文清和孟海波道:“你啊……不管怎么,大家也是一片公心,你就少两句吧。”

    看着脸上有尴尬的黄文清和孟海波两人,林书瑶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那番话是有些不合适,陈经理的没错,他们故意装出这么一副寒酸样,白了不还是为了自己单位、为了自己单位的工人?既然是一片公心,自己这话的的确是有不太合适。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对不住啊。”

    孟海波和黄文清松了一口气,连忙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陈经理,马上就要过来的这三位我给你介绍一下,分别是……”

    ……………………

    站在台上,陈耕打量着众人。

    同样的,众人也在用怀疑、审视以及期待的目光打量着站在他们前面的陈耕:这子实在是太年轻了。

    来之前大家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对润华实业做了足够充分的了解,也知道陈耕带这润华实业的确是做的很不错,但他们之前的成功是侥幸的偶然还是必然?和他合作能否让自己单位的财政状况得以缓解?

    无数个问题在会场的上空交织着,这,是整个巴蜀军工界,以及军工界背后的科技界对陈耕的一次考核,是一次大考。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耕开口了,他的第一句话就让不少人一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