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32章 超乎想象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这一章先不要看,请等2个小时候再刷新。

    “胡营长,麻烦了。”陈耕一边说一边将两条中华塞胡连长手里,客气的道:“兄弟们拿去抽。”

    “陈经理真够意思,”胡连长大拇指一挑,略作推辞之后也就痛快的收了下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千万别跟我客气。”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

    对于眼前这位陈耕陈经理,胡连长还真有些好奇:这家伙是团长交代给自己的,一定要给这家伙介绍一个可靠的边贸中介,当时团长郑重的语气让胡连长印象深刻,这个陈经理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既然团长不说,胡连长自然也就识趣的不问。

    “你说的没错,”陈耕点头:“日本、欧洲和美国的钢铁、铝锭、铜锭的价格确实不便宜,再算上运费,和国内的价格相比其实也没什么优势。”

    “那我就不明白了,”谢老爷子皱着眉头:“除了从日本、美国和欧洲进口这类原材料之外,你还能从哪里想办法?总不能从澳大利亚、巴西直接进口铁矿石吧?先不说这个资质的问题,就说咱们自己,咱们也没有钢铁和铝、铜的冶炼能力和经验,难道你打算开个钢铁厂、电解铝冶炼厂和炼铜厂?国家能批?”

    中铝啊、宝钢啊这些国家级的矿产企业,你当一个个都是吃素的不成?

    陈耕笑着连连摆手:“建一个钢铁厂、铝厂和炼铜厂?我疯了?那得投入多少钱?不用那么麻烦,咱们直接买就成,而且保证比国内的价格便宜,而且是便宜很多很多。”

    “哪里有这样的好事?”谢老爷子有些不服气了:“你告诉我哪里有?我怎么就没听说过?”

    陈耕指了指北方,道:“北边。”

    “北边?”谢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变:“你是说……北边?”

    “您至于这么紧张么?”陈耕笑了起来:“哪怕咱们两**事对峙最紧张的阶段,两国的贸易似乎也没有断过吧?更不要说这两年两国之间的对峙局面基本上结束了,您这么紧张干什么?”

    “是……可是……可是……”谢老爷子张着嘴,“可是”了半天,硬是没有“可是”出什么来。

    陈耕接着道:“84年8月份的时候,耀国总a书记到黑a河视察工作,亲口做出了‘南有深a圳,北有黑a河’的指示,要求黑a河的党政军三方的领导‘下放权力,不要统,要搞开放政策,聘请专家,展专业户,开展边境贸易,要无所不包’。

    并且当时耀国同志还归纳了32个字、四句话:第一句话,争取长期睦邻友好,不要打仗;第二句话,坚决反对任何侵略。假使有人要来扩张我们,我们不怕,要坚决斗争到底;第三句话,不要别国一寸土地;第四句话,不给别国一寸土地……”

    谢老爷子目瞪口呆!

    贾廷良目瞪口呆!

    贺永清目瞪口袋!

    除了帕斯卡尔·舒尔茨这个对中苏两国的情况不了解的老外还懵懵懂懂的之外,其他所有人全都目瞪口袋!

    对于他们这一辈子、甚至是这几辈的人来说,陈耕的这番话对他们的冲击简直就是颠覆性的,中两国从6o年代就开始对抗,从6o年代走到7o年代,又到8o年代,不客气的说,在过去的这多年、几乎四辈人的时代里,中苏两国一直都在对抗着,“巅峰时期”的两国功在边境线上陈兵百万,核大战一触即,共和国大搞大三线建设、大搞“地下长城工程”建设的目的,就是以整个北方领土的战略空间换取打赢这场核战争的时间,甚至巅峰时期一直对抗到7o年代、8o年代中期。

    共和国的数代人对苏联的看法很一致,而且很复杂:苏联曾经是我们的老大哥,但他们现在是一个强大的、邪恶的、几十年来一致在欺负我们、图谋我们的国家,或许更高层会考虑的更深一些,但低于在场的这些行政级别最高的也不过是谢闵声这个副厅级的国企干部来说,他们真的考虑不了这么远,现在听陈耕说润华实业要与苏联做生意,大家看着陈耕的眼神都表达出了同一个意思:你开玩笑吧?

    “大家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陈耕挑了挑眉毛:“那大家知不知道,就在去年夏天,中苏两国政府还签署了《两国关于198o199o年交换货物和付款协定》,这个协定大家总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德国其实也处于苏联核阴云的威胁下,而且相比于中国,德国人对苏联的恐惧更胜一筹,没办法,谁让二战的时候的德国人让苏联人给轮了一遍呢,但德国的情况和中国毕竟又不同,虽然整个欧洲都在苏联的铁蹄下瑟瑟抖,可整个欧洲也抱团取暖了不是?大家靠着一起,不管有没有用吧,起码有个心理安慰,不像共和国这么悲催,不但要扛着苏联,还要扛着美国,所以对于陈耕的这番话,刚刚还懵懵懂懂、半懂不懂的帕斯卡尔·舒尔茨竟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舒尔茨用格外别扭的兴奋的道:“意思是中苏两国之间建立了一定程度范围内的正常贸易关系?你们两个国家结束对抗了?上帝啊,我真羡慕你们。”

    谢老爷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真的?咱们真的和苏联签订贸易协定了?”

    “而且是以货易货的贸易协定,也就意味着如果咱们能够找到老毛子感兴趣的商品,咱们甚至一分钱的外汇都不用出,就可以从老毛子那里换来咱们需要的东西。”陈耕补充了一句,同时给谢老爷子使了个眼色:这件事咱们回头再细说。

    谢老爷子懂了,这其中肯定还有其他的内情。但既然陈耕说了回头再和自己细说,他也就不再着急,微微点了下头。

    谢老爷子能够忍得住心中的好奇,但整个会议室顿时“哄……”的一下就炸开了:大家无暇去想陈经理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怎么对这件事记得这么清楚、又怎么之前没想到这一招的,他们只知道一点:如果不用外汇就能够从老毛子那里以易货贸易的方式换来自己需要的工业原材料,那这笔生意可就太赚了!

    论起电子方面的科技水平,老毛子比咱们强不了太多,但论起工业、冶金、机械、机床等这些方面,实话实说,老毛子甩咱们不止八条大街!大家已经已经兴奋的憧憬着润华实业从老毛子那里得到了质优价廉的原材料,然后将国内的竞争对手们甩开七八条大街的美妙前景了。

    但谢老爷子却不这么看,会议一结束,他脸色沉重的问道:“的那些,是不是很棘手?”

    “倒不是很棘手,而是……怎么说呢,有点不怎么合法。”

    “不合法?”谢老爷子眼睛一瞪:“怎么个不合法?”

    至于“不合法的生意不能做”这一点,呵呵……大家其实也不要太低估国有企业领导人的胆子。

    陈耕压低了声音道:“和海军的同志做的差不多。”

    和海军的同志们做的差不多?谢老爷子的眼睛霍的瞪圆了:“你是说……走私?!”

    陈耕无声的点了点头。

    谢老爷子从来没想过陈耕竟然打算这么做,焦躁的扯了扯头:“可是……可是……为什么?只是因为关税?”

    没错,在整个8o年代以及9o年代中后期之前,军队都或多或少的干了些类似的事,但谢老爷子从来没想过陈耕竟然也会做这样的事,这太颠覆他对陈耕的认知了。

    “因为很便宜,”陈耕抿着嘴:“您大概也知道苏联的重工业很达,但您或许不知道苏联的轻工业极其不达,这么说吧,一扇子猪肉,只要你能运进去,黑市上卖到上前卢布没问题,如果你能找到钢铁厂的门路,就这一扇子猪肉最少能换到2吨上好的钢材。”

    一扇猪肉等于上千卢布?等于2吨好钢?谢老爷子被陈耕的话给吓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小陈,你你你……开玩笑的吧?”

    “您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陈耕反问道。

    谢老爷子不说话了,他立刻开始盘算起来。

    虽然不知道陈耕说的是真是假,但谢老爷子倒是多少能够明白陈耕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一扇子猪肉才多少钱?换成rmb也不过不到o元;一千卢布能换多少rmb?

    现在美元对卢布的兑换比率大约是1:o.6,即1美元只能兑换大约o.6卢布,反过来则是1卢布没能兑换大约1.667美元;而同时期,rmb与美元的兑换比例大约是1:2.8,等于以卢布能够换4.667元rmb,单纯的以汇率来算,1ooo卢布相当于4667元rmb,一扇子价值不足o元的猪肉,在老毛子那里等于4667元rmb?

    谢老爷子彻底理解陈耕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哪怕算上运费,一扇子猪肉的成本也不会过4oo元吧,奇妙的是,润华实业自己还有数个大型的养猪场……

    当然,实际的情况不同,可能上下会有些浮动,但谢老爷子敏感的意识到,现在国内许多从事纺织、轻工业制成品、食品加工的国有企业,因为市场的原因,生产出来的产品堆满了仓库,其中军队企业更是其中的重灾区,如果润华实业能够用这些东西去老毛子那里换东西……

    “这……咱们这是要啊!”谢老爷子激动的两条腿软。

    陈耕无声的点了点头。

    谢老爷子从来没想过陈耕竟然打算这么做,焦躁的扯了扯头:“可是……可是……为什么?只是因为关税?”

    没错,在整个8o年代以及9o年代中后期之前,军队都或多或少的干了些类似的事,但谢老爷子从来没想过陈耕竟然也会做这样的事,这太颠覆他对陈耕的认知了。

    “因为很便宜,”陈耕抿着嘴:“您大概也知道苏联的重工业很达,但您或许不知道苏联的轻工业极其不达,这么说吧,一扇子猪肉,只要你能运进去,黑市上卖到上前卢布没问题,如果你能找到钢铁厂的门路,就这一扇子猪肉最少能换到2吨上好的钢材。”

    一扇猪肉等于上千卢布?等于2吨好钢?谢老爷子被陈耕的话给吓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小陈,你你你……开玩笑的吧?”

    “您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陈耕反问道。

    谢老爷子不说话了,他立刻开始盘算起来。

    虽然不知道陈耕说的是真是假,但谢老爷子倒是多少能够明白陈耕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一扇子猪肉才多少钱?换成rmb也不过不到o元;一千卢布能换多少rmb?

    现在美元对卢布的兑换比率大约是1:o.6,即1美元只能兑换大约o.6卢布,反过来则是1卢布没能兑换大约1.667美元;而同时期,rmb与美元的兑换比例大约是1:2.8,等于以卢布能够换4.667元rmb,单纯的以汇率来算,1ooo卢布相当于4667元rmb,一扇子价值不足o元的猪肉,在老毛子那里等于4667元rmb?

    当然,实际的情况不同,可能上下会有些浮动,但谢老爷子敏感的意识到,现在国内许多从事纺织、轻工业制成品、食品加工的国有企业,因为市场的原因,生产出来的产品堆满了仓库,其中军队企业更是其中的重灾区,如果润华实业能够用这些东西去老毛子那里换东西……(未完待续。)8